• 第192章赤渊城的江家来挑衅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2本章字数:2152字

    有客人来了他都没看见,真是活回去了!立刻抱着酒坛过去,“客官您等着,我这就拿过去!”

    当小二将酒坛抱过去时,那说话的男子抬了一眼,只一眼,小二的魂儿立刻被勾了过去,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好看的男子,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好一个翩翩佳公子!

    “别盯着我家公子看,看久了,小心瞎了你的眼!”

    他身边一凶巴巴的白衣男子瞪了他一眼,小二立刻回神:“对,对不起,你们的菜,都上齐了,请慢用!”心里暗道,这位白衣男子长得也好看……

    “不言,你把人家吓坏了。”紫月一身紫色锦衣,男装扮相,学着妙不言手里揣着一把折扇,眼角眉梢微微翘起,玩出一个微妙的笑意,美得令人心悸。

    “我最讨厌人家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你了,看着就烦人。”说完还拼命拿着手帕擦桌子,擦完就把帕子扔得远远地,白衣上面,绝对不染纤尘。

    妙不言是有洁癖吧?桌子要擦干净的,一点灰尘不能有,人也要完美的,一点瑕疵不能有……紫月抚额道:“君子,我发现没带司命来,一定是个错误。”这个世界上,妙不言怕司命。

    妃君子一袭粉绿浓妆、凤钗环珮叮咚作响,笑吟吟地摇头笑道:“有司寂在,他翻不出什么浪来。”

    话音一落,妙不言的身子下意识地抖了一抖。

    紫月暗道,这搭配果真是强悍,往对面一瞅,一身黑衣的司寂坐在这儿,就好像一尊冰山,不说话、不开玩笑,无时不刻都在尽职尽责地保护他们。

    三个月过去,终于来到虎雀山脚,已经是傍晚了。

    十一月初三,虎雀山山脚。

    “我答应爷爷,明年三月要去帝国学院报道的,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

    “阁主不必担心,倘若您不能及时报道,我会派人替你去报道的。”妃君子眨眨眼,宽慰她。

    “君子,你真是我的救星。”紫月躺在帐篷里,双手枕在脑后,感激地朝君子投去一眼。

    后者站在帐篷前,拎着帘子,玩味笑道:“阁主不许耍贫嘴,在君子眼里,您就是除了王爷之外的第二天才,用不着去那什么学院了。想去帝国学院的人多的是,自然会有人愿意代替你去的!”

    紫月咋舌,妃君子的嘴巴永远那么毒啊,她现在后悔了,让司命来吧,“君子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啪……!”帘子被重重地拉下,眼前一片黑暗,紫月摸出九月明珠,刺溜一下,就钻了进去。

    九月明珠里的灵气充沛,适合修炼,但现在紫月吸收的玄力都被枭夜吸收了,不然她杀了三个月的怪,不早就晋级了不是?经过三个月的杀怪路程,紫月有感觉星阙剑的力量增强了。

    “颢辰啊,来,乖乖地……让我抱着睡……”

    雪白的天狐在九月明珠的这三个月,竟然长高了,长到了半人那么高,外面的透明薄膜也跟着消失了,紫月抱着毛茸茸的狐狸脖子,下巴蹭了蹭软软的肚子,闭上眼,睡觉……

    今夜,她做了个好梦,但是醒来后,什么都忘记了。

    她轻轻地拎起狐狸耳朵,嘴巴凑上去,小声说道:“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紫月的意念一动,来到九月明珠的另外一个地方,淡紫、暗紫的麒麟窝在蒲公英上,后腿跪地,前肢懒懒地伸展着,全身都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吭哧吭哧”打了个响鼻,粉色舌头伸了出来,睡熟了像极了孩子。

    蒲公英就在它身旁打着旋儿,时不时地微风吹起,毛绒绒的小花絮就落在身上,一切是那么可爱,那么宁静。

    “都睡着了……紫夕,祝你好梦。”

    “枭夜,祝你也好梦哦!”

    紫月走出帐篷,就听见呼啦啦的吵闹声,眼前人头攒动,绿草如茵:“不言,这是怎么回事?”

    前面这十多名虎背熊腰的六阶幻灵师瞪着他们,气势汹汹地是想要做什么?

    “他们要占我们的地盘,说我们不配驻扎在这儿。”妙不言骚包地摇着羽毛扇,从人群堆里钻了出来,站到紫月身边,务必将这个问题扔给紫月解决。

    “我们是江家的,知道不?识相地快点让开!”嚣张的声音自为首那人嘴里蹦出来。

    “江家?哪个江家?”紫月抬高音调,冷冷问道。这个时候,司寂已经上来了,他见到阁主已经在处理了,便没有出声。

    “江家都不知道?赤渊城的江家懂吗?赤渊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江家不成?”那人嚣张极了,好像不知道江家的存在就是天大的笑话似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窃窃私语,但耳力好的都听见了:“江家?可惹不起啊!看来他们要让出来了!”

    “他们才四个人,估计打不过江氏一族!”

    “认栽吧!碰到江家还能怎么样?”

    紫月环视一周,立刻明白这位的背后是世家大族,妃君子和她耳语了几句,引得紫月眉毛微皱:“赤渊城由四大世家守卫,即江家、郑家和赵家,再加上霍家。他们是赤渊城的老家族了,虽比不得霍氏一族的千年底蕴,但也比娄府底蕴深厚,您一定要小心行事。”

    说起来,赤渊城比帝都还要久远。但,紫月唯独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不好意思,这位小哥,凡是都要讲究个先来后到。我们昨晚就到了,不让!”

    “不让?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为首之人是七阶幻灵师,自然看不起这边的小白脸和女人。

    “你们就让一让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是啊是啊!强龙不压地头蛇。”

    有人上来劝了,但也有人看好戏:“我倒要看看,这场戏怎么收场,那四个人中两人显然是没有战斗能力的,另外两个,一个还是女人,啧啧啧……必死啊!”

    围观群众把这一圈挤得水泄不通,涨了江家弟子的气焰,有一弟子邪笑着握拳,出头道:“老大,他们的领队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要是蹂躏在身下……”

    声音戛然而止……

    “嘭——!”

    骤然间,一道拳头撞击骨肉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发生了什么?这谁啊?擦擦眼睛,再揉一揉,看清楚了没?没看清楚!嘶……看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