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炼器师的魅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2本章字数:2145字

    当五长老倒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转折上,不,绝对不可能……但就这么出现了!

    江疏影惊诧,这怎么可能?他看向身边的女子,赵思梅也是不可思议,怎么有人能一招灭了中级幻宗!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丝毫玄力的人!他们本都以为这女人是最好对付的一个!谁料竟是他们中最厉害的!

    而司寂那边稍稍慢了一些,他只是初级幻宗,对付中级幻宗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眼看着敌人杀招来袭,司寂还是背后迎敌,情况紧急至极!

    “我去帮忙!”妃君子喊道,人没出去,鞭子已经甩了出去。

    可谁知,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轰——!”幻宗强者的玄气波动传来,妃君子的鞭子瞬间砸了回来。

    紫月急了,护住君子,当看清楚状况后,眼底闪过一抹惊愕。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司寂和对手的战场突然被炸出一个深坑,尘土高高扬起,足有二十米高,紫月诧异地见到,六长老的腹部被轰出了一个窟窿,而罪魁祸首正木讷地僵直着手臂,缓缓收回僵硬带血的手。

    嘶……

    忽然,六长老动了动,妙不言的手里竟是又摸出了一颗黑色玄力珠,里面蕴含的惊人力量,站得最远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住手——!”

    妙不言想要再拍一颗上去,那六长老却是“嘭——!”的一声,倒地不起,死不瞑目!

    震撼!

    绝对震撼!

    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这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

    都死在了大意上!死在了看似弱者的手里!

    出人意料!

    太惊悚了!

    看上去强的那个,未必是最强的!

    江疏影的心笼罩了阴霾,五六长老,顷刻间死去。

    “是炼器师!”赵思梅心思缜密,忽然惊道,江疏影也是一愣。

    “炼器师!竟然是炼器师!”

    这一变动,令所有人都惊讶到了,目露狂热和崇拜。炼器师可是炫彩大陆难得一见的人才,而且刚刚那一下,竟然可以破解中级幻宗的力量,这样一来,这位绝对是炼器宗师级别的大神!

    “走!”江疏影面色复杂,五六长老虽和他不亲,但他们好歹也是江家的人,一下子死了三位长老,看来这件事不能善了了。吃了败仗的他,默默带着赵思梅离开,视线却在紫月的脸上多做了几分停留,他,到底是谁?

    “江家的五六长老都是中级幻宗,居然都被他们给杀了!简直让我们这些人都开了眼了!”

    “太可怕了!那四个人,哪里是什么羊啊,简直是狼!不要碰!碰不得!”

    “尤其是他们老大,一招秒杀!一招就把一个中级幻宗秒杀了你们信吗?说出去我都不信!那人就好像一点玄气都没有,却有堪比高级武宗的力量!太可怕了!”

    紫月四人却是没有多想,更不知道会被大家那么评价,她只是想震慑一下群狼,告诉周围的江湖人士,他们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儿。

    只打了几架,就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为什么他们刚刚见到你都跟狼见到了肉一样?”紫月终于有机会问出自己的问题了,看向满脸黑黢黢,被尘土弄得一身脏的妙不言,他正在拼命掸开身上的灰尘:“因为我是炼器宗师啊!谁知道会在七星阁这么不受待见!”

    妃君子道:“阁主,您带他这个拖油瓶来不就是为了他的机关术么?现下他的能力被江家看到了,恐怕不得善了啊。”

    “来一个杀一个!”妙不言发出豪迈的宣言,然而却继续和灰尘做斗争。

    妃君子点点他的头,不屑地说:“你刚刚那是运气好,离他很近,而且又是急中生智!要是再来一次,大家都有了准备,死的那个一定是你!”

    妃君子这么一说,妙不言觉得还真是这样,于是又害怕啦。

    这时,一直没讲话的司寂忽然按住了妙不言的肩膀。

    后者吓了一跳,炸了毛一般地跳起来。

    司寂认真地看着他说:“谢谢你。”

    妙不言像是见了鬼一般:“你说谢谢我?”

    “嗯,刚刚要是没有你,可能我真的要死在中级幻宗手里,不能陪你们继续下面的路了。”

    妙不言打着哈哈:“咱们俩谁跟谁,兄弟嘛!不说谢谢!”

    说完,见到司寂的脸又冷了,妙不言立刻闭嘴,呵呵傻笑,“不,不……我不是你兄弟。”

    “不……”司寂沉冷的声音缓缓响起,“你就是我的兄弟,生死与共。”

    “呐呐!”紫月笑眯眯将各自的手交叠在一起,遥望远星,紧紧握住四个人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四个,再加司命、金大叔、枭夜,还有我从来没见过的筱仁,和……颢辰,九个人,都是七星阁的一部分,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同生共死、荣辱与共!”妃君子道。

    妙不言郑重道:“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司寂最后将手放上来,与三人对视,目光相触:“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这天夜晚,四个人并排躺在青草地上,望着树影婆娑,星光璀璨。

    远处歌声曼妙、打斗不止、身后幻兽嚎叫声也不曾停歇,唯有他们这块地方无人打扰,许是今天白天将人给打怕了,无人敢上来结交或是挑衅。

    妙不言忽然问道:“阁主,我给您送的书您看了吗?”

    “你是说那本朱雀志?”见他点头,紫月揉揉太阳穴,不太感兴趣地说,“看了几页,都是在说一些古代传说,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这时,妙不言凑了过来,一张侧脸放大,离紫月极近,在星光下,平添了几分神秘,“阁主,上次你说的紫微星,我又查了很多古籍,都没有记载,但是我忽然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了。”

    “为什么啊?”

    “直觉。”

    “直觉?”紫月狐疑。

    “对啊,做我们这行的,都靠直觉。”

    紫月哂笑。

    妙不言以为她不相信,于是补充道:“譬如阁主你自己,打斗的时候有打斗的直觉,肌肉能瞬间做出反应,你有这个天赋,但我没有,而我的直觉就在机关术、炼器上面,我能看到材料、看到阵法时,做出最直觉的反应。你们却不行。”

    妃君子闻言,道:“这也是明天江家会找我们的原因。他们需要你的直觉。”

    妙不言快哭了,他不要和江家那群人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