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6章有机会就做掉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5:22本章字数:2172字

    紫月一脸很懂的模样,勾住他的脖子,安慰道:“放心吧,炼器师无论有没有玄力,是不是废物,都无所谓的,会有一大帮人宠着你,给你钱花,喊你尊者,让你为他们炼器,替他们破除机关!”

    “我生是七星阁的人,死是七星阁的鬼!”

    表忠心啊?

    众人笑,就连不苟言笑的司寂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令紫月大为愉悦,想要逗他,他却怎么也不肯笑了。

    十一月初五,天气转凉,秋风瑟瑟。

    而紫月他们昨夜商量的对策一个也没用上,因为今天找上门来的,是赵家。

    “我是赵思梅,昨天见过的。”她笑语间隐隐有一股英气,而这股英气在女子中不多见,紫月曾在霍九心身上看到过,虽然赵思梅比不得霍九心的霸道强势,但自有一份傲骨。

    “赵小姐,什么事?”紫月问。

    赵思梅只带了自己的侍女,并无其他人,她因他的冷淡而愣了一愣,更加礼貌道:“公子,你不说自己名姓吗?这样好像不礼貌呢。”

    “夜月。”

    “夜月?”赵思梅姣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惊艳,“好冷好美的名字呢。公子若是不介意,我就直接喊你夜月如何?”

    “赵小姐,你直接开门见山吧,我不喜欢和人太客气了。”

    “是我鲁莽了。”赵思梅的脸上展露出一抹失落,转念间便是莞尔一笑,“你们昨天和江家结了仇,我想邀请你的队伍加入我们赵家。”

    紫月并不诧异,她在听说赵家小姐这个名字时,就明白是来邀请她的,他们四个足够强大,又有一名熟悉机关的炼器师,背后却缺一个世家,而赵家,确实是他们的首选。

    假如紫月他们不笨,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会同意,也好过和江家结仇或是合作。

    点到为止,说了,但不点破。很聪明的女孩,这是紫月对赵思梅的第一印象。

    “不好意思,我们四人直来直往惯了,不喜和别的家族结盟,让赵小姐的心意白费了。”

    登时,赵思梅的脸上快挂不住了,她身为赵家千金,诚心邀请他同行,却被他拒绝,是个男人都不能拒绝她的请求,这等倒错,她的眼里涌现出了火光,“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我们已经考虑得很明白了。”

    赵思梅紧紧盯着紫月看了半晌,然后不悦地对丫鬟说:“我们走!”

    这件事传到了郑家耳朵里,他们也想找机会拉拢神秘的四人团队,派出了最能言善辩的郑家八长老亲自前去说服,结果却败兴而归,那郑家八长老只说了一句话:“夜月那家伙油盐不进,我第一次见这样不通情理之人!”

    其他家族想要拉拢,却是不敢再去了,因为就连郑、赵两家都没法子,那些小型家族怎么拗得过他们?

    夜月这个名字就这么传开了,而且越传越惊悚,他把赵家、江家、郑家都给得罪了,这可是赤渊城一半的势力啊!大家都在暗地里旁观,他一身诡异的身法及背后的实力,是否真的能手眼通天,无惧赤渊城半城家族。

    谁也不敢下结论,毕竟,武师证道,秒杀一个中级幻宗,非一般人能做到。

    血狼佣兵团的团长叶鸿武,刚刚抵达虎雀山脚,便听到众人在议论夜月这个人,于是有属下问出了心中问题:“老大,他们说的夜月和娄家七小姐相比,谁更厉害?”

    叶鸿武摸摸下巴上又长出的一小短搓胡子,思索片刻,沉吟着说:“我只见过娄家那位出手,要让我亲自见到夜月出手,才能下结论。”

    老大是不肯说,还是真不知道?

    这时,有一略显成熟的壮汉忽然道:“我倒是觉得夜月更厉害一些。”

    “木二爷此话怎讲?”所有人都眼睛雪亮地凑了上来。

    “帝都崛起的天才少女娄紫月,也只是赢了霍郡主后便再无新的战绩。那霍郡主再强悍,说到底只是同辈人里的佼佼者,一介七阶幻灵师。”木二爷坐在帐篷里喝酒吃肉,扫了一眼围观的小伙子们,继续分析,“而这位名叫夜月的,年纪轻轻,却是能赢过成名已久的中级幻宗,不更让人震惊吗?”

    “木二爷说得对啊。”所有人附和,连连称是,眼里流露出敬意和战意。

    听着属下们的笑语,叶鸿武则是将目光扫向数万人的探险队伍,放眼望去,帐篷、幻灵师比比皆是,其中不乏高手,更有隐藏的强大敌人。

    赤渊城的四大家族早已驻扎完毕,抢占了离墓穴口最近、地段最好的位置,等待着神墓的开启;而帝都的几大家族也相继抵达,因事态凶险,他们派出的都是家族长老和精英弟子,年幼的嫡子嫡女未在其中。

    十一月初八,午后。

    虎雀山外十里的清水河边,除了水声,一切都静谧极了。

    “阁主,苑青桐和苑红叶两位今天到了。”

    河岸,妃君子坐在草丛上,望着正在沐浴的女子,入了神,心中惊叹,每每看到她时,她都惊为天人,那么完美的身材和脸孔,上天对她可真是厚爱。

    “他们是和斗兽场一起来的吗?”紫月挥出一道水龙,将自己包裹在内,待到水龙落下时,她已换好了锦衣华服,踏水而出。

    “是的,苑家弟子和斗兽场客卿分别由苑青桐和绿泽带队,您要不要先和他们碰个头?”

    “不必了,我们闹了那么大的动静,他们应该知道是我们。”紫月微一沉吟,穿好靴子,“苏子熙来了吗?”

    “苏子熙和苏湘儿都没来,苏家老爷子好像不同意他们冒险,说是苏家血脉属水,到赤渊城这座火城来会有危险。”

    “娄府呢?”

    “娄冬雪来了,阁主,要不要……”妃君子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紫月从没忘记过,在训诫堂时,她当着家主和执法长老的面,是如何想置她于死地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前她在娄府,她不好下手。现如今,他自己跑出娄府要来送死,丢了小命,也理所应当哪……

    “有机会就做掉她。”紫月按上她的肩膀,轻声说道。

    “是,阁主。”墓主人为防死后被盗墓,一定会布置重重机关,死一个娄冬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墓穴口放出九色奇光!”周围的人疯了一般往一个地方涌去,嘴里喊着,“大家快去看啊!神墓要开了!快进去!”

    “九色奇光?那不就是超神器的光吗?我去找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