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烦恼来自于执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3本章字数:3087字

    10分钟后经理回来了,兴奋地搓着双手:“老弟,老板答应了,我们搞一个月的活动,从明天就开始,赠送半年的。”

    我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面不改色:“那好,我先给你一本收据,用完了你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

    事情就这么谈成了,从售楼处出来,我看着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狠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臂。

    妈的,一个人,如果不逼自己一把,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晚上,我犒劳了下自己,买了两瓶海州啤酒半斤牛肉,在宿舍美美打了一次牙祭。

    酒足饭饱,打开电脑,带上耳机,在扣扣音乐里听着忧郁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开始上网。

    我之所以戴耳机是为了避免听到那帮学生回来后例行活动的动静,长期这么骚扰,荷尔蒙分泌会失调的。

    浮生如梦在线。

    我主动给她发过去一个握手的表情,她随即回复了一个微笑。

    “好几天没见你了!”我说。

    “有事出去了,今天刚回来!”

    “哦。”

    “看到你在听《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喜欢这首歌吗?”

    “是的,其实我喜欢它,是因为这首歌的忧郁。”

    “此刻,你的心情是忧郁的吗?”

    “或许,可能,差不多,不过,在忧郁的日子里,偶尔也还能寻找到一丝光亮。”

    “这么说,你今天是找到了一丝光亮了?”

    “白天刚谈成了一笔生意,多少心里感到一些安慰。”

    “祝贺你,你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我心里一阵惭愧,不错,曾经自己是一个自信而小有成就的企业主,但现在却什么都不是。

    我说:“我其实是一个垃圾的企业管理者。”

    “别这么作践自己,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怎么样,这几天忙不?”

    “一般,你呢?”

    “忙啊,刚接手新工作,很多东西需要熟悉,有压力,也有动力,阻力也不小。”

    “有信心吗?”

    “必须有!办法总比困难多嘛。人生就是奋斗,我可以接受失败,但是不能接受未曾奋斗过的自己。”

    我心里一震,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而充满高昂的斗志,只是经历了双重打击的我现在变得心灰意冷。虽然自己现在也在做事,但心中没有了曾经的豪情壮志,现在的努力,只不过是为了度过眼前的危机混口饭吃而已。

    其时,我带有一种自虐倾向,不想让自己有思想。

    一会儿我说:“你心态很好,一定会成功的!”

    浮生如梦:“谢谢你的鼓励,我相信一句话:一个人的生命中有很多事情足以把你打倒,但真正能把你打倒的是自己的心态,所以,我觉得心态很重要。”

    我心中一动。

    浮生如梦:“你的忧郁是来自于烦恼吗?”

    “不知道,唉。”

    “不要叹息,我觉得,或许你应该是一个执着的人。”

    “何以见得?”

    “因为,人的一切烦恼来自于执着。”

    我心里一动,半晌没有说话。

    接着她问我有关营销的问题,我给予了详细的回答,她不时发过来大拇指表情,显然很满意。

    我然后问她:“你们营销的商品是什么?”

    “一种文化产品。”

    “太笼统,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你猜猜?”

    我今天刚推销完自己的文化产品,于是下意识打出两个字:“报纸!”

    浮生如梦发过来一个呆呆的表情:“啊——恭喜你,答对了。”

    我一楞,这个浮生如梦的原来营销的是报纸,那自然就是和我同行了,不同的是她是高高的管理者,我是低低的推销员。

    我不由问:“你哪家报社的?”

    海州有大大小小十几家报纸,竞争相当激烈,每年都有发行大战。

    “对不起,暂时保密好吗?要是告诉你了,你就能知道我是谁了,那这网络就木有神秘感了。别忘了我们做网络朋友的初衷。”

    我明白她的意思,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浮生如梦该不会是秋彤吧?

    元朵早上无意中说过一句话,秋彤出去考察刚回来,而这个浮生如梦也是出去刚回来。

    一想到这里,我又开始了剧烈的蛋疼,世界真的这么小?现实中避不开秋彤,在虚拟世界里难道也无法摆脱她?

    既然她不愿意说,我决定在不询问她底细的情况下试探一下她的真实身份。

    从谈报纸营销入手。

    我:“做报纸营销,宏观的我搞不来,不过微观的一些东西,倒可以给你提供一下思路,比如,实用见效快的实战策略。”

    对方果然很感兴趣:“快说。”

    “比如,可以搞报商合作……”我侃侃而谈,抛出了诱饵。

    对方沉默片刻,接着回复:“你说的对我的思路很有启发,我会认真考虑。”

    鱼儿上钩了,我静观鱼儿咬钩后的表现。

    我就看海州哪家报社会在最近推出这个举措来。哪家搞这个,浮生如梦就是哪家报社发行的掌门人。

    我暗暗祈祷浮生如梦千万不要是秋彤,却又有些心不由衷。

    人在很多时候都是自相矛盾的。

    之后连续两天,投递完报纸,我就在站里帮元朵干活,等着验证自己那晚抛出的诱饵。

    我似乎有一丝不详的预感,浮生如梦弄不好就是让我胆战心惊的秋彤。

    这天等到下午4点多,什么迹象都没等到,倒是等来了房产公司那销售部经理的电话。

    现在,该给这经理一个名字了:张晓天。

    张晓天在电话上很兴奋,说我的办法效果很好,这两天涌上门来的客户比以前1个月加起来还多,还有5个当场就决定买房子,只是订报收据太少,要到站上来取收据。

    放下电话,我和元朵说了下,元朵快乐地蹦起来:“亦克大哥,真看不出,你竟然能耐这么大!”

    我不动声色地说:“不是我有能耐,赶巧了,我去人家门上订报纸,正好那销售部经理有这个营销计划……”

    我感觉出那张晓天是个好大喜功之人,也就干脆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同时我不想木秀于林,以免引起秋彤的注意,也不想招来同行的嫉妒。

    元朵目光里闪过一丝遗憾:“那销售部经理真牛,你够幸运的。”

    一会张晓天来了,我介绍元朵和张晓天认识,元朵和他握手:“张经理,刚才听我大哥说了,这个营销策划出自你之手,你可真有水平,以后多多指导。”

    张晓天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接着打个哈哈:“这个……小意思,吃这碗饭,就得干这事,本职工作而已。”

    说完,张晓天又赞许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着元朵,眼神有些闪烁。

    元朵给张晓天拿了10本收据,张晓天看看表:“到下班时间了,不知道元站长能否赏光共进晚餐呢,我请二位一起吃个便饭。”

    张晓天很聪明,知道初次见面单独邀请元朵未必能成,就把我拉上了。

    元朵看着我:“亦克大哥,你有空吗?”

    我正好想借这个机会开开荤打打牙祭,点点头。

    于是,大家一起去了附近的餐馆。

    吃饭时,张晓天兴致很高,毫无愧色地给元朵大谈营销的技巧和经验,显得深喑此道。

    看得出,这家伙初次见面就对元朵很有好感。

    元朵用敬佩的目光看着张晓天。

    酒足饭饱,张晓天主动提出要送元朵回家,元朵有些迟疑,看着我,我冲张晓天说:“我喝多了,那就有劳张经理了。”

    元朵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我挥挥手径自离去。

    回到宿舍,登陆扣扣,浮生如梦在线。

    浮生如梦说:“我这两天一直在琢磨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打算在10月份大征订开始前成立大客户开发服务部,采取包括报商联盟等多种方式,搞集团作战,向规模要效益。”

    我眼前一亮,浮生如梦的视界很开阔,我一点拨,她竟然就能把一片绿叶变成整个春天。

    又一想,她要在10月份大征订开始前成立这个大客户开发服务部,那短期内无法验证浮生如梦的真实身份了。

    不由有些遗憾。

    浮生如梦又说:“到底是浙商,肚子里就是有货。”

    我发出一阵惨笑,我是一个失败的浙商,输地一塌糊涂,事业和女人都没了。最可悲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公司破产和芸儿突然离去的真正原因。

    一时没有说话,心里隐隐作痛。

    浮生如梦:“你在想什么?”

    我叹了口气:“浮生如梦,我问你,你相不相信人生会有如果,相不相信过去的事情会再回来?”

    浮生如梦:“我觉得,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过去的不会再回来,即使回来也不再完美。”

    我沉默了,眼前浮现出芸儿的影子,还有那往日的欢笑和甜蜜。

    浮生如梦继续说:“有时候,人还是简单了好。对于过去,不可忘记,但要放下。”

    我心里一动,不由问自己是否该从对芸儿的伤痛和迷恋中走出,是否该将芸儿放下。

    记得有人说,如果你很想要一样东西,就放它走。如果它回来找你,那么它永远都是你的,要是它没有回来,那么不用再等了,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你的!

    我的心起起落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