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张晓天留了一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4本章字数:3104字

    “你嫌职位低是不是?要不——”张晓天咬咬嘴唇,“我给老板汇报一下,聘你做营销策划部副经理,做我的副手,这总该行了吧?”

    没想到张晓天还留了一手,我仍旧摇摇头:“老兄,我说了,不去,这个和职位高低收入多少都没有关系!”

    张晓天的脸色一寒:“老弟,说实话,你是不是不想离开元朵?我想提醒你一下,睁大双眼,看清自己几两沉,你自己不掂量掂量,你配得上元朵吗?别做那不现实的梦。”

    张晓天的口气开始露出了不屑和鄙夷。

    我没动气:“老兄,别着急,别发火,为这事,至于吗?我知道自己几两沉,知道自己和你没法比,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元朵。难道我说想继续做发行员就一定要和元朵站长联系起来吗?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太没自信了?

    我真的是缺乏做你们工作的能力,老兄不要想多了。对于老兄和元站长,我衷心希望元朵能获得真正的爱情,能获得永远的幸福,我诚心祝福天下所有的有情人。”

    张晓天听我这么说,脸色缓和下来,又似乎将信将疑。

    我继续说:“老兄,我虽然比你小,但我知道,真正的爱情,是要两情相悦的,是要靠真诚付出来收获的。我知道你喜欢元朵,你追求她,那是你的事情,你有这个自由,但我不希望看到元朵受到任何人的任何伤害,希望她能找到一个让她有安全感和归属感的好男人。”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发酸,有些不舍,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须得这么说,没有别的选择,我宁愿让自己在今后的漫漫流浪征途中,永远保留对元朵的一份亲情和疼爱。

    张晓天听我说完,拍拍我的肩膀:“老弟,说的好,这话我爱听。当然,我会对元朵很好的,我相信自己是能带给她幸福的。其实,在我们俩之间,我当然是很有自信的,相信元朵不会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毕竟,这个社会,大家都是现实的,元朵也不会例外,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

    我听出了张晓天的矛盾和外强中干,笑笑:“那老兄就不用有这么多的担心了,加油努力吧,祝你成功!”

    张晓天带着似乎比较满意的神情告辞离去,我不知道他心里是否真的放心,但我确实觉得张晓天比自己适合元朵。

    天黑了,我买了一碗康师傅吃完,继续在站上等元朵,想到赵达剑一直对元朵的不良企图,阵阵忐忑不安。

    打元朵的电话,不通,心里不由更加不安,甚至有一丝不祥之感。

    一直等到晚上11点多,元朵终于回来了,脸色红扑扑的,浑身酒气,头发有些凌乱,走路摇摇晃晃。

    我心里“咯噔”一下,忙把元朵扶到办公室:“元朵,出什么事了?”

    元朵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咧嘴傻笑一下:“大哥,你一直在等我。”

    我给元朵泡了一杯浓茶:“喝点茶,醒醒酒。”

    元朵端起水杯喝茶,我拿毛巾到水龙头弄湿,回来给元朵擦脸。

    元朵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神辣辣地看着他:“大哥,你对我真好,我好幸福。我知道,大哥,你是关心我疼我的,你是喜欢我的。”

    我慢慢将手抽出,坐到元朵对过:“你都急死我了,打你电话一直不通,怎么搞的?今晚你怎么喝了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情况,说说——”

    元朵又喝了几口茶,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手机没电了,对不起,大哥,让你担心了。下午我跟着赵总下去检查投递和征订情况,然后,到了晚饭时间,赵总找了一个滨海的小饭店,要了单间,安排驾驶员出去吃饭,要了两瓶白酒,命令我必须陪他喝。”

    我心里暗暗诅咒赵达剑,看着元朵。

    “他喝一杯就要我也喝一杯,不喝他就要灌我。”元朵咬了咬嘴唇:“我心一横,就跟他喝起来。就这样,两瓶白酒,一人一瓶,分开喝,最后他那一瓶还没喝完,人就成了一滩烂泥,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我就把驾驶员叫来,结完帐把他架上车走了。然后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就打车回来了,洗脸的时候头发也弄乱了。”

    我吓了一跳:“老天,你喝了一斤白酒,还没事似的,你竟然就有这么大的酒量。”

    元朵憨憨地笑起来:“大哥,别忘了我是草原的女儿,我们草原人,酒量都很大的,我只是平时不喝罢了。赵总今天的算盘我其实心里明白,但他没想到我还没醉,他自己已经倒了。不过,我也确实喝了不少。”

    我赞许地看着元朵:“不错,学会用智慧保护自己了。”

    元朵拿起毛巾又擦了擦脸,目光温柔地看着我:“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等我的。大哥,你吃饭了吗?”

    “吃了。”

    元朵看着墙角垃圾箱的方便面盒子:“又是康师傅?”

    “嗯。”

    “这怎么行,不能天天吃这垃圾食品,你的身体需要营养呢。”元朵心疼地看着我,“走,我们出去吃饭去。”

    我坚持不去,说不饿了。

    元朵眼珠一转,狡黠地笑起来,转身从沙发底下摸出一个电炉子,又摸出一个不大的不锈钢锅,然后变戏法一般从橱子里拿出一包面条,还有2个鸡蛋。

    “大哥,我下鸡蛋面条给你吃。”元朵边说边忙乎起来。

    很快,屋子里就飘起了鸡蛋面条的诱人香味。

    然后,我和元朵一起,将一小锅鸡蛋面条消灭地干干净净。

    “好吃吗?吃饱了吗?”元朵笑看我。

    我点点头:“好吃,饱了。”

    元朵开心地笑起来,面如桃花。

    我看着灯光下的元朵,想着今天元朵的侥幸脱身,心里隐隐作痛。

    “元朵,对不起,下午我惹你哭了!”

    元朵的神情黯淡下来:“大哥,别说了,不对的是我,我不该让你为难。”

    我默然无语。

    元朵又说:“大哥,虽然你整日沉默寡言,但我总感觉到你内心里隐藏着巨大的忧郁,你在用拼命的劳动来折磨自己,来掩盖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其实,你的心里很苦,是不是?”

    我不由赞赏元朵的聪慧和直觉,这丫头感觉很准。

    我强自笑着:“你在胡思乱想什么,我哪里有你想象地那么深沉,你脑子过于复杂了。”

    元朵目光迷惘地看着我,喃喃地说:“难道我真的是感觉错了吗?”

    “当然是。”

    元朵又低下头:“好奇怪,整个下午到晚上,赵总只字不提下午我和你在办公室的事情,好像他什么都没看见。”

    我心里一沉,按照我对赵达剑的了解,他这样未必是好事。

    我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对元朵说:“下午张晓天来了,约你吃晚饭的。”

    “哦。”

    “看得出,他对你是真心的。”

    元朵沉默了半天:“我不傻,早就看出来了,我也知道这个人不错。可是,我的心里同时装不下两个人的。”

    我叹了口气,看来,等自己离开就好了。

    “大哥,我又让你为难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

    “那就谈谈工作吧。”

    谈起工作,元朵来了精神:“下午公司刚下发了一个文件,是关于组织发行员搞三洗活动的,要求各站立即进行部署,洗街洗楼洗门头,这活动一下子把分散的力量凝聚起来了。这一定是秋总的主意,赵总是绝对想不出的。秋总真有办法,我很佩服她。”

    我心里暗笑,浮生如梦的行动可真够迅速,这么快就开始实施了。

    “确实不错,秋总工作真有思路。”我点点头,“元朵,秋总那天开大会说新成立的大客户服务开发部还缺负责人呢,你想不想去试试?”

    “我?”元朵笑了下:“说不想是假的,最近脑子没有停止琢磨这事,干这个站长,累倒不说,还老是被赵总骚扰,要是干了那个位置,在秋总的眼皮底下,赵总就不敢这么放肆了。”

    “那你琢磨地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脑子里东西不少,可老是觉得乱。”

    我想了想:“前几天偶然听到一个事,你听听看能不能有什么启发?”

    “大哥你说!”

    “那天我在公交车上听到两个保险公司的人交谈,说在和移动公司市场部谈判,让移动公司在给客户的年度积分回报礼品中,加入他们公司的一个保险项目,作为回报,他们准备让公司的全体员工都使用移动的电话……”

    元朵眼神一亮,抢过话头:“我明白了!我们也可以和移动公司合作呀,移动公司出钱订报纸回赠客户,发行员换掉小灵通使用移动手机,我们600多发行员,对他们来说,也是大客户……”

    “你真棒,这么快就借鉴过来有了自己的思路。”我微笑着,“假如你就这个做一个具体活动方案,以书面的形式给公司领导,你说,秋总会不会对你刮目相看呢?”

    元朵使劲点头:“对,这个方案太好了。不过这主意是你提出来的,竞争大客户部经理的机会,应该你去。”

    我摇摇头:“这个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我要是有那能耐,还用在这里和你说这个?”

    元朵看了我一会,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