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孤独的站台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4本章字数:3156字

    我看了一眼秋彤,她正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我,我心里一颤,忙低头不语。

    “走吧——”秋彤说了一句,我忙跟在秋彤后面回公司。

    回去的路上,雪花依旧在飘,我和秋彤一前一后,都没有说话。

    到了公司楼下,秋彤没有上楼,却走向了她的专车,掏出车钥匙。我正要拔腿上楼,她说:“亦克,你过来——”

    我不知她有何事,走过去。

    “我想去看看元朵的父母,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秋彤的语气比较温和,用商量的口吻。

    秋彤第一次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我激动地不行,使劲点头:“好,好,好。”

    秋彤看我脑袋如捣蒜一般地点着,皱了皱眉头,打开车门上车。

    于是,我坐在秋彤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秋彤做我的专职驾驶员,一起去看望元朵父母。

    开车前,秋彤给元朵打了个电话,问清了她父母住的宾馆地址和房间号。

    路上,雪越下越大,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不知道是不是比往年下得更大一些。

    秋彤开着车不说话,仍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暗暗祈祷和自己今天会上的发言无关。

    秋彤打开车内的音乐,一阵悠远舒缓忧郁的乐曲在车内飘荡,正是我最喜欢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我心中一阵悸动,想起了亲爱的网络知己浮生如梦,头脑一热,激情上涌,不由旁若无人轻轻随着曲调哼唱起来。

    我此时有些投入有些忘形,竟然是在用英语哼唱。

    秋彤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立时清醒过来,忙闭上嘴巴,半低着脑袋。

    “亦克——”秋彤目视前方,手握方向盘。

    “在——”我忙答应。

    “你很喜欢这首歌?”秋彤缓缓道。

    “还行吧。”

    “你会用英语唱这首歌?”

    “我不懂英语,以前在足疗店的时候,店里经常放这首歌,我听熟了,也就能模仿几句而已。”我有些紧张。

    “听你发音还挺标准,那就是你模仿能力很强了。”

    秋彤的话让我心里一颤,我大学英语可是过了六级的。

    “胡乱模仿的,就会这几句,别的都不会了,我其实连音标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语无伦次地说道。

    秋彤又扭头看了我一眼:“今天我听你在会上发言,通畅流利,抑扬顿挫,轻重分明,侃侃而谈,口才很不错,怎么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老是磕磕巴巴,连主次都不分明呢?”

    我忙说:“那是我紧张过度,过度之下,超水平发挥了。我现在都忘记自己今天会上讲了些什么了。”

    “是吗——”秋彤拖着长腔:“我今天怎么看不出你怯场紧张呢,倒是看到你从容自如不慌不忙。还有,你那高度紧张之下的超水平发挥,不光发挥了口才,还发挥了思路和思辨思维能力,是不是?”

    秋彤明显是在说反语。

    我挠挠头皮:“我……我不知道。我今天只是把平时元经理吩咐的事情复述了一遍而已。这些都是元经理教我的,你不是说要我好好跟元经理学习吗,我在贯彻领导指示呢。”

    “呃。”秋彤又看了我一眼,眼神捉摸不定,嘴角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然后转过头,不说话了,继续开车,车内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继续播放着。

    秋彤停止了盘问,我松了口气,老老实实坐在那里,不敢乱说乱动了。

    到了元朵父母住的宾馆,秋彤下车打开后备箱,拿出两个提盒。

    “提着!”秋彤用半是命令的语气说。

    我忙接过去,然后和秋彤一起上楼,去了元朵父母的房间。元朵父母和元朵都在,张晓天也在。

    看到我们来了,元朵父母喜出望外,拉住我的手就不放,倒是把秋彤晾在了一边。

    张晓天站在旁边眼有些发热,秋彤则奇怪地看着我们,嘴巴半张了一下,随即就和张晓天打起了招呼。秋彤知道张晓天和元朵的关系,对张晓天的出现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

    等元朵父母和我热乎完,元朵忙给他们介绍秋彤,我也放下手里的礼物,说是秋总送的,大家不免又客套了半天。

    元朵父母知道了秋彤的身份,有些受宠若惊的表情,一再感谢秋彤的亲自探望,又感谢秋彤对元朵的照顾和关心。秋彤拉着元朵父母的手,很礼貌很尊敬很谦和地和他们交谈,夸元朵聪明能干,夸他们有个好闺女。

    我看到屋里收拾好的几个包裹,问起来,才知道元朵父母一会儿就要走,下午5点的火车回通辽。

    “叔,婶子,来一趟不容易,怎么不多住几天呢,在这里好好玩玩。”秋彤说。

    “不行啊,家里还有牛马羊等着伺候呢,这天气变冷了,得准备足饲草,还不能冻着。”元朵妈妈说:“这次来,一来是看看闺女,二来呢,她爸爸这身体来复查一下。”

    秋彤拉着元朵妈妈的手,关切地看着元朵爸爸:“叔,您身体咋了?”

    “平时好好的,就是国庆节期间突然急性肾结石发作,在旗里医院做了手术,这次呢,正好借着来看闺女的机会复查了一下,现在好了。”元朵爸爸说。

    秋彤点了点头:“那就好,孩子不在家,您二老可要多注意身体。”

    元朵妈妈又拉着我的手,喜爱地看着我,然后对秋彤说:“上次她爸爸得急病,幸亏小亦在我们家,半夜亲自开车到旗里的医院,又拿出自己的一万五千元钱帮助交了手术费,她爸爸才及时做了手术,不然——”

    秋彤神情一震,看着我,我不自然地笑了下,转过头去。

    张晓天在旁边打个哈哈,说:“可惜当时我不在,要是我在也会这样做的,元朵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秋彤冲张晓天笑了下,又看了看元朵,打趣道:“张经理,认识到位就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哦。”

    张晓天冲秋彤恭敬地点头哈腰:“秋总教育极是,呵呵,哎——秋总,以后我是不是得叫你嫂子呢,什么时候能吃你的喜糖呢?”

    秋彤的脸色变得很尴尬,甚至有些难看,勉强笑了下,没有说话。

    显然,张晓天知道秋彤和李舜的关系了。

    这会儿,元朵的父母正看着我,眼里露出遗憾和失落的表情,一会儿,元朵妈妈掏出一个小布包递给元朵,冲元朵使了个眼色。

    元朵接过布包,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跟她出去。

    来到走廊,元朵把布包塞到我手里:“大哥,这是妈妈来的时候就准备好的,还你的钱,你拿着。”

    我不要,推回去,元朵又推回来。如此几次,元朵急了,脱口而出:“大哥,我们无亲无故,你凭什么不要?我们凭什么要欠你的钱?”

    说完,眼泪在元朵眼眶中打转。

    我怕元朵哭起来收不了场,忙接过钱揣进兜里,然后回到房间。

    元朵父母要走,我主动提出来去送站,秋彤也是这个意思。

    于是,大家一起送元朵父母去了火车站。我去买了站台票,和张晓天一起帮元朵父母把包裹提上车。元朵父母买的是卧铺,我把包裹放好之后,扶着元朵爸爸进卧铺,趁人不注意,将元朵刚给我的布包塞进了元朵爸爸棉袄的内侧口袋里,然后下车。

    火车一声长鸣,缓缓启动,在漫天的风雪之中奔向北方那遥远的茫茫大草原。

    大家和元朵父母挥手告别。元朵边挥手边擦着眼泪,我知道,那是漂泊的孤燕对父母的不舍和亲情。

    张晓天站在元朵身边,脱下风衣裹在元朵身上,然后自然地揽住了她的肩膀。

    秋彤孤立地站在风雪之中,头发有些凌乱,怔怔地看着元朵,眼里露出了羡慕和神往,还有几分悲伤和迷惘。

    我不知道秋彤如此的表情是因为张晓天对元朵的呵护,还是因为元朵有父母可以送别可以流泪,而她,没有,从来就没有。

    那一刻,我一阵悲楚,一阵凄凉,一阵冲动,想靠近秋彤,想将秋彤揽进自己的怀抱。

    当然,我没有这样做,我还有理智。

    送走元朵父母,大家分手,元朵跟张晓天走了,我跟着秋彤走。

    回去的路上出了点叉叉,雪天堵车,半个多小时走了不到1公里。

    天已经黑了,城市的灯光亮了起来,风雪依旧在肆虐。

    秋彤把车停在一家韩国烧烤店门口,对我说:“下车,先吃饭!”

    不知为什么,对秋彤的话,我似乎从根子里就缺乏反抗意识,除了服从还是服从。

    我跟着秋彤进了烧烤店,找了一个座位坐下,秋彤点完菜,服务员接着端来了燃着的木炭,盖上铁盖。

    我坐在旁边呆呆地看着,能和秋彤一起共进晚餐,能面对面和自己的女神坐在一起,我觉得好像是在做梦。

    “你喝不喝白酒?”秋彤看着我,边拿着夹子烧烤牛肉。

    我以为秋彤让我陪她喝一杯,乐滋滋地点头:“喝——”

    秋彤接着就要了一瓶38度的海州特酿,打开递给我:“好,那你喝吧。”

    我一愣:“你不喝?”

    秋彤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我开车,不能喝酒,你自己喝好了,天气冷,多喝点。你酒量如何?”

    我拿过酒瓶:“还行吧,不算很大,也不算很小。”

    “那好,这一瓶就归你了,把它干掉,不许剩!”秋彤用命令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