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无法割舍的牵挂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5本章字数:3195字

    秋彤坐下,倒了一杯水,双手捧着水杯,慢慢喝起来,眼睛盯着水杯,眼神怔怔的。

    一会儿,秋彤说话了:“我把检查报告交给孙总了,他又和我单独谈了半天话,然后,让我陪他一起吃午饭,在金沙滩度假村吃的,饭后,他要我到他房间去坐一会儿,说要继续谈工作,我没去,借口身体不舒服,回来了。”

    不出我所料,孙总果然不怀好意,开房间谈工作,谈他妈逼啊,摆明是不安好心。

    我坐在床沿没有说话。

    秋彤喝了几口水,看着我,突然笑了:“亦克,我发现你很聪明!”

    我说:“是吗,我觉得自己很笨呢!”

    秋彤摇了摇头:“你才不笨呢,我现在觉得你有些大智若愚,其实,你看事情很敏锐,脑瓜子很好用。你做发行员,确实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在大客户部做业务,倒是真的挺适合你,看来,元朵还是很有眼光的。”

    秋彤提到元朵,我的眼神不由黯淡下来,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

    秋彤默默看着我:“亦克,看得出,你对元朵很关心,很在意。”

    我说:“秋总,元朵是我的领导,是我的老站长,我一来发行公司就跟着她干,她对我的工作生活都很关心,对我帮助很大,她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很难过。”

    此刻,我说的是真心话,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伤感。

    秋彤轻声说:“亦克,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元朵如果知道你此刻对她如此关心,她会很感动的。相信元朵一定会苏醒会康复的,一定能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只是,可惜,你辞职了。”

    秋彤的口气显得有些惋惜。

    我看着秋彤:“秋总,你什么时候能重新回到发行公司的工作岗位?”

    秋彤一愣神:“不知道。该写的检查写了,该做的检讨做了,该接受的处分我也领了,下一步,就看集团领导怎么安排了。这事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默然看着秋彤。

    秋彤捋了捋头发,接着说:“在单位干事,我向来保持一个原则,该做的,我会做,不该做的,我绝对不做,我从小就是这个倔脾气,越拿权势压我逼我,我越不干。”

    看着秋彤紧抿的嘴唇,我看到了秋彤从小到大逐渐养成的孤傲性格,那是孤儿身世所带来的极度自卑和自尊所铸就,难道,性格真的决定命运?

    我这时又想起了赵达剑,这个赵主持现在掌控着发行公司,不知道将会如何折腾。

    这时,我仍然不知道赵达剑和孙栋恺是何种关系。

    从那天起,秋彤听从了我的意见,不在医院陪护我了。虽然不来医院,秋彤还是经常会给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这让我感到很知足。

    秋彤送给我的那本营销书,我没事就看一会,这本书秋彤似乎看了很多遍,上面很多地方都有她用笔做的记号。

    我的身体一天天迅速好转,医生说很快就可以出院。

    这些日子,我每天都会去看元朵,在张晓天的注视下默默地看着沉睡中的元朵。

    这天,我委托小护士到医院附近帮我买了一个无线上网卡,晚上,我坐在床上打开尘封已久的电脑,开始上网,登陆扣扣。

    我想看看我的浮生如梦。

    登陆后,浮生如梦不在线,我却看到了很多她给我的留言:

    “客客,我好些天没有登陆扣扣了,因为周围出了一些事情,今天才开始上网来看你,你现在在哪儿呢,你还好吗?很牵挂你。

    一直没有看到你的留言,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不方便上网呢?我现在晚上可以上网了,可是,我看不到你,你此刻漂泊到哪儿了呢?我最近工作和身体都很好,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勿念。”

    我咬咬嘴唇,叹了口气,这丫头在骗我呢。

    我继续往下看。

    “客客,我给你说,我现在发现那个亦克人还真不错,以前我老是对他有偏见,觉得他人很猥琐,流里流气。其实,我以前是误会他了,他那时对我非礼也是无意的,现在我觉得这人挺正义正直的,而且,还很有些潜质,可惜,文化水平低了一些,还有,他辞职了。”

    我苦笑了一下。

    “客客,此刻正是午夜时分,窗外大雪飘飘,寒风凛冽,不知远方的你有没有觉得寒冷。独坐电脑前,深深思念着你,想着不知在何方的你还好吗?明月夜,千里长,月朗星稀佳梦醉;云中客,知音寻,尤惜此缘人无悔。

    客客,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已经从沉沦中开始奋起,我想和你说,生活对每个人来说确实是不公平的。但是,如何对待生活却给予了我们公平自由的权利。

    所以,客客,有什么样的心态,往往就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只要你敢于直面生活,傲视不幸,笑对痛苦,就一定能攥紧命运的缰绳,活出不一样的人生。我对你始终充满信心。”

    我逐条看着,心潮起伏,感慨不已。

    看完留言,我没有回复,下了扣扣,关上电脑,沉默沉思了良久。

    在我受伤住院20天后,也就是12月20日,我的身体终于完全康复,医生批准我出院了。

    我的心却无法轻松起来,因为元朵始终在沉睡着,她脸上的纱布已经去除,外面的伤口已经愈合,但大脑里却是一团谜。

    按我本来的想法,我出院了就该走了,可是,元朵如此情况,我怎么能走得了。

    元朵此时已经成为我心中无法割舍的牵挂。

    上午,我正在病房里等待医生的最后一次查房,张晓天进来了,欲言又止。

    从张晓天的表情里,我预感到了什么,心里一沉:“什么事,说吧?”

    张晓天吞吞吐吐地说:“亦克,你也看到了,这么多天,元朵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始终都在这里看护着,每天都在往里烧钱,现在,我已经是弹尽粮绝了,医生也说了,继续治疗下去,就是个无底洞。”

    我冷静地看着张晓天说:“继续说下去。”

    “我想放弃治疗。”张晓天说。

    我大吃一惊:“张晓天,你再说一遍!”

    “我想放弃治疗!”

    “张晓天,你没这资格,没这权力!”我怒吼起来:“你不是元朵的亲人,放弃治疗,只有她的亲人可以做出决定!你现在看护元朵给她治疗,因为你是肇事者,你必须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知道我没资格没权力做出决定,我也知道我是肇事者,我有责任和义务给她治疗,可是,我现在已经是一穷二白,没钱了,我怎么办?你让我去变钱出来?”张晓天看着我。

    “那你找我是什么意思?”我说。

    “你去过元朵家,知道她家的地址,我想麻烦你去她家一趟,把她父母接来。”

    “然后,你就撒手一走了之,是不是?”我看着张晓天:“是你害了元朵,现在元朵处于这种情况,你打算扔下她不管溜之大吉,。张晓天,我告诉你,元朵父母完全可以起诉你,依照法律,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张晓天突然理直气壮起来:“亦克,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法律我比你懂,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元朵家人起诉我,我也不怕,我该赔偿的钱也基本抵得上花的这些医疗费了。我花了多少钱,你知道不知道?

    元朵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我要一辈子都陷在里面,一辈子陪着她?就因为我是个肇事者,我就要赔上我的一生?该做的我都做了,该付出的我都付出了,我已经尽心尽力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讲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元朵不是一直很喜欢你吗,不是一直对你很好吗?那你怎么不去照顾元朵呢?难道你愿意一辈子陪着一个不死不活的木乃伊……”

    张晓天话还没讲完,我就冲着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一拳打了过去。

    身体初愈,出拳无力,没有打掉他的牙,只让他的嘴角出了血。

    张晓天没敢还手,他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捂着流血的嘴角狠狠瞪了我一眼,愤然出门离去。

    当天上午,张晓天就不辞而别离开了元朵的病房,离开了医院,手机关机,不知所踪。

    我办完出院手续,没有离开医院,走进了元朵的病房。医生说费用快用完了,要停药。我摸了摸口袋里的近4万块钱,告诉医生,元朵继续治疗,用好药,治疗费用由我负责。

    医生看了看我,又和护士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出了病房。

    我在病房里默默注视着沉睡的元朵,许久……

    然后,我低头吻了下元朵的额头,离开了医院。

    当天中午,我出现在李舜装饰豪华的大办公室里。

    李舜看到我,脸上露出自得而又意外的表情,连忙从肥厚的真皮老板椅里站起来,几步走到我跟前,笑逐颜开地拍拍我的肩膀,亲热地搂着我的肩膀,招呼我坐下来,吩咐身边的人给我上茶。

    李舜递给我一颗大中华,我接过来,李舜拿着打火机:“啪——”打着,主动给我点烟。

    我深深吸了两口,然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兄弟,你身体康复了,祝贺。”李舜搂着我的肩膀,自己也点着一支烟,喷出一口浓烟:“这些日子,我是日思夜想你,估摸着你快出院了,正打算去医院接你,没想到你自己出来了。怎么样,恢复地不错吧?”

    “还行,没什么事了,谢谢李老板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