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咱们是亲兄弟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5本章字数:3102字

    “你给我还客气什么?我说过,咱们是亲兄弟,我这个当哥的关心兄弟,还不是应该的?”李舜乐呵呵地说着,又亲热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你出来了,很好,今晚哥在洲际大酒店设宴给你接风,隆重洗尘,哎——那地方还是咱兄弟俩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呢。”

    “李老板,不敢当,我今天来是找你有事。”

    李舜如此亲热地搂着我,我觉得有些不适,于是晃动了下肩膀。

    “兄弟你说,只要哥能办到的,万死不辞!”李舜似乎对我的不适有所觉察,将胳膊拿下来,拍拍胸脯。

    我没有说话,吸了一口烟,看了看旁边几个平头青年。

    李舜明白了,挥挥手:“你们出去,我和我兄弟要谈事情!”

    “是——老板!”那几个人恭敬地答应着出去了。

    “说吧,兄弟,就咱们俩了。”李舜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李老板,那天你和我说的事情。”我边斟酌边说:“我考虑过了,如果李老板说的是真心话,如果李老板真的瞧得起我,我愿意到你这边来打杂。”

    李舜眼神一亮,“啪——”一拍大腿站起来,喜出望外地看着我:“兄弟,哥等你这句话很久了,我这眼光还真没看错人,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给哥这个面子。我这边正缺你这样的好手,你能来我这里,帮我做事情,实在是最好不过。”

    我也站起来,看着李舜:“谢谢李老板高抬厚爱,我会努力干好,只是能力所限,如果干得让李老板不满意,随时可以将我扫地出门。”

    “哈哈,老弟多虑了,我看中的人,绝对没有错,我看中的不仅是你一身的好功夫,还有你是个坦荡磊落的汉子,你帮我做事,我绝对放心。”

    我冲李舜点了点头:“那就请李老板吩咐吧,从现在开始,我就跟你干了。我的工作是——”

    李舜眉飞色舞地说:“还是我上次说的,你做我的私人助理,做我的贴身保镖,除了负责我的安全,还帮我打理其他事务,总之,凡是我安排你的事情,你都要去做。待遇呢,还是我上次给你承诺的,一个月3个数,这只是基本生活费,其他的另外说。还有,我再另外给你提供一套房子,只要你不离开,这房子就归你住……总之,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给元朵治病,这笔钱正是雪中送炭。我点点头:“谢谢李老板看重,我会好好做事情的。”

    “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就跟着我了。”李舜满意地说,“兄弟,你放心,跟着我,保管吃香的喝辣的,票子大大的。”

    我默默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对了。”李舜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办公桌跟前,从抽屉里摸出一张卡走到我跟前,递给我:“兄弟,给——这是我上次给你的那张卡,里面还是那20万,算是我感谢你救了秋彤。”

    我把卡推回去:“这卡我不能要,李老板能接收我,能给我如此高的待遇,我已经感激不尽,哪里还能要这钱,再说,我救了秋总,秋总也给我输血救了我,我还要感谢秋总呢,我们扯平了。”

    李舜执意要给我那卡:“那要不就换个说法,算是当哥的给兄弟的安家费,或者见面礼,这总归行吧?”

    “无功不受禄,我刚来还没有做事情,哪里能要这个,如此重礼实在是不敢当,不然,我会心里很不安的。”我继续拒绝。我估计我手里的钱可以支撑元朵一个月的治疗费,现在元朵已经过了初期的抢救阶段,花费没那么多了。

    李舜见我决意不收,点了点头,将卡放进口袋:“好吧,既如此,那我也不再勉强。”

    我呼了一口气,知道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了,虽然李舜一口一个“兄弟”,但我必须要明白自己几两沉,知道自己的身份,拿人家的钱就要给人家办事,那3万块的月薪李舜可不是用来打水漂的,不是养废物的。

    我立正站好,恭恭敬敬地冲李舜鞠了一躬,说:“我刚来,很多事情不了解,不熟悉,还望李老板多指点。”

    李舜对我的表现似乎很满意,正色说:“你进入角色很快嘛,很好,兄弟看来也是个明白人,心里很有数,既然这样,我也不装逼弄景了。今后,我就是你的老大,你就是我的助理,我的保镖,我走到哪,你就跟到哪,除了我不让你跟的之外。至于具体的工作,我会慢慢给你安排。但你要记住一句话:对我,要百分之百服从,百分之百忠心!”

    李舜最后这句话讲得口气很重。

    “是,老板,绝对服从,绝对忠心!”我站直身板朗声重复着,心里一阵悲哀,妈的,我今后要做黑老大的保镖了。

    但是,为了元朵,我必须这么做,我需要钱。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这里也有我的家法。”李舜沉声说道:“以后,你也会慢慢了解,任何人都要遵守,不该说的不能说,不该做的不能做,不该听的不能听,不管谁违反了,都要受到家法处罚,你也不能例外!”

    “是——明白!”我立刻回应。

    “任何人,如果背叛我,如果吃里扒外,如果背后给我弄西洋镜,那后果都是很惨的!不管他是谁,就是我的亲兄弟也不行!”李舜又说:“这一点,我必须要和你事先交代好,你听清楚了没有!”

    李舜的口气有些冷酷,还有些杀气。

    我点点头:“老板,听清楚了!”

    “嗯,那就好!”李舜的口气缓和了一下,接着又拍拍我的肩膀:“当然,亦克,我对你还是信任的,我相信你跟着我,能做的很好!”

    “感谢老板信任,请老板多多栽培!”我恭敬地回答。

    “来人——”李舜喊道。

    办公室的门随即被推开,那天的两个黑西装平头走了进来,立正垂手站好:“老板——”

    李舜指指我,对他们说:“五子,小六,从明天起,亦克就是我的私人助理,你们俩要听他的,和他配合好,听明白了没有?”

    “是——老板!”俩平头齐声答应,然后冲我点头招呼:“亦哥好——请亦哥多关照!”

    我不明白李舜为什么一开始就对我如此信任,给我委以重任。或许是因为我是外地人,在海州没有任何背景,也可能是因为我救了秋彤,又拒绝他的重金酬谢,让他刮目相看。

    当然,依照李舜的能力,他既然敢用我,自然有他的底牌。

    我冲五子和小六点点头:“两位兄弟好,大家今后互相关照!”

    李舜又看着我:“亦克,你会开车不?有驾照没有?”

    “会开车,有驾照!”

    李舜点点头,接着对五子说:“车钥匙——”

    五子忙掏出车钥匙递给李舜,李舜递给我:“楼下有一辆黑色的帕萨特,以后就归你开了。”

    我接过钥匙,点点头。

    李舜又对小六说:“过会你带着亦克去万达广场B座3单元906,他以后住那里。”

    小六忙点头,又讨好地看着我笑笑。

    然后李舜对我说:“亦克,今天你先安顿好住的地方,明天正式来上班,你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

    我点点头。

    这会儿,李舜不提给我接风的事情了。当然,我也不想让他为我破费。

    到现在为止,我除了知道李舜手下有房地产和夜总会项目,别的一无所知。当然,我不会随便问的。

    接着,小六带我去了万达广场我的住所,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装饰豪华,室内家具家电家居用品一应俱全,都是崭新的,似乎没有人住过。

    小六告辞离去后,我下楼到附近的专卖店买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和白色棉衬衣还有黑领带,花了4000多。这是我以后的工作服。回到住所,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

    然后,我去了医院,到住院处给元朵交了3万元的住院费,又找到医生,给元朵换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病房,请他们安排一个特护照顾元朵。

    新病房在医院住院大楼后面一座小二层楼的二楼,周围绿化地很好,楼前还有一小块草坪,环境很幽静。

    安顿好元朵,已经夜幕降临。我坐在病床前看着沉睡的元朵,伸手轻轻抚摸着元朵的脸庞,轻声说:“元朵,张晓天不管你了,没关系,他走了,还有大哥在,大哥已经找到能赚很多钱的工作了,挣的钱足够给你治病的。

    大哥一定要把你治好,一定要把你唤醒,不管你睡多久,大哥都陪着你,和你说话,你不会寂寞,不会孤单,等你醒过来,大哥带你回草原,去骑马,去高歌。”

    元朵没有任何反应,静静地躺在那里。

    和元朵说了一会儿话,我握住元朵的小手,轻轻抚摸着,低声吟唱: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

    我一遍遍唱着,想着和元朵曾经在草原的情景,想着淳朴善良热情的元朵家人,想着元朵的可爱和青春,不知不觉泪流两行……

    夜深了,我趴在元朵病床前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