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风水轮流转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5本章字数:3328字

    段翔龙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和我一样,自己打拼,做起了外贸公司,经营的内容和我相同,同在明州,自然而然不知不觉就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

    虽然我们俩一直保持着面子上的客客气气和和气气,甚至见了面还会亲热拥抱招呼,彼此尽量明着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暗地里的竞争和争斗,却是一直没有停止的。当时,我的公司经营状况明显超出他的翔龙外贸公司一大截。

    还有一点,那就是当时我和段翔龙同是芸儿的追求者,但是,芸儿最后选择的是我。

    虽然我们3个在一起吃饭喝茶的时候他表现地很落落大方依旧谈笑风生,但是我心里有数,我知道,按照他的阴奉阳违性格,依照我对他的为人做事风格了解,即使他什么都不说,他心里一定是会有那种不可遏制的嫉妒和难受。

    我那时就断定:因为事业和爱情,他会嫉恨我,因为芸儿选择了我,他会记恨芸儿。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我竟然破产成了破落户,而段翔龙却依然过得有滋有味,不但生意依旧红火,而且竟然还占据了我的大本营,这里竟然成了他的公司所在地。

    我看着段翔龙的宝马开走了,然后穿过马路,走到小楼前面,看着楼前挂的牌子:明州翔龙外贸实业有限责任公司。

    我默默地注视了许久这座孤寂的小楼,怀想着那过去的难忘打拼时光,感慨万千,妈的,鹊巢鸠占,朱颜改啊。

    我又深深地想着芸儿,想着芸儿和我在这座小楼里的欢乐往昔岁月。

    我不知道,此刻的芸儿,会不会回头望一望过去的岁月,会不会想着两人最初梦想的起点慨叹情深缘浅。

    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和芸儿,也许已经不再是同一片灯火阑珊,我们在不同的江湖中演绎各自的角色,不知道还有没有再相交的可能。

    我想,或许我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一切人一切事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不然,沧海亦永远变不成桑田。

    我感怀良久,终于黯然离去。

    我在大街上独自溜达着,借着夜幕的掩护,在这个曾经无比熟悉而又现在却又陌生伤感的地方灰溜溜徘徊了很久,直到李舜打电话叫我回去。

    “事情有了重大进展,开始谈实质性的内容了。”李舜眉飞色舞地告诉我,“我刚才给家里打电话了,明天海州飞过来一帮人,开始对口做相关的策划,开始做造价核算经济效益,为具体谈判准备材料。”

    “祝贺你,老板!”我说。

    “亦克,谈判业务的事情你也不懂,也就不用参与,我这边最近几天暂时不需要你,明天你先回海州,机票已经给你订好了,过会儿会把航班号发到你手机里!”李舜说。

    我觉得有些突然,又有些高兴,我巴不得赶紧回海州,元朵的病情,秋彤的工作,芸儿的踪迹,都让我在明州坐立不安,李舜让我回去,岂不是太好了。

    “你回去有重要任务,主要给我做两件事。”李舜说,“第一:没事带着五子和小六多到夜总会去转悠着,维持好那里的秩序,防止我不在家有人给我砸场子捣乱。”

    “没问题!”我答应着。

    “还有,第二件事——”李舜顿了顿,看着我,压低嗓门:“你回去给我把张晓天抓起来——”

    闻听李舜此言,我吃了一惊。

    “什么?抓张晓天?”我看着李舜:“老板,你找到张晓天的下落了?为什么要抓他呢?”

    李舜两天前才刚安排我打听张晓天的下落,我还没来得及行动,这李舜竟然就已经有张晓天的消息了,而且还要把他抓起来。

    “废话,没找到他怎么抓他。”李舜摇晃了一个脑壳,脸色一沉,说:“为什么要抓他?你哪里来那么多废话?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

    我不语。

    “你回去后,会有人告诉你张晓天在哪里,你要立刻去把他给我抓起来,等我回来发落。”李舜看着我,“记住,别给我弄死了,也不要揍他,我要活的完整的人。还有,抓张晓天,要用计,不要鲁莽,一定不能惊动他周围的任何人,这一点一定记牢——”

    我又点点头。

    我此刻不知道李舜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不能多问。

    回到房间,我很快收到了李舜的手下给我发过来的明天的航班信息。

    我看了下,边打开电脑上网边摸出手机给秋彤发了个短信:“秋总,明天中午之后就不用麻烦你照顾元朵了。”

    我知道聪明的秋彤一定会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我发完短信,登陆扣扣,浮生如梦在线。

    “晚上好,如梦!”我先给她打招呼。

    “客客大神晚上好!”她给我发过来一个拜大神的表情。

    “在干吗呢?”我说。

    “等下哈,我在发一个手机短信。”她说。

    这时,我的手机收到了秋彤的短信:“哦……亦克,你能确定你明天中午之后可以照顾元朵?”

    我知道秋彤问这话的意思是要知道李舜是不是和我一起回来的,他如果是和我一起回来,我自然是没空看元朵的,如果我能去看元朵,那么就说明我自己回来的。

    “确定!”我用手机给秋彤回复,边在电脑上对浮生如梦说:“给谁发短信啊?”

    “亦克——”浮生如梦回答说。

    这时,秋彤回复的手机短信到了:“那里的大巴很少,出租车很贵,黑车太多,老是宰客,要不要去接你?”

    “谢谢秋总,不用,已经有安排!”我回复给秋彤。

    其实,没人去机场接我。

    手机回复完,我又忙着在电脑打字:“亦克?你给那小子发什么短信?你不好好和我专心聊天,还发手机短信。那好吧,不和你说话了,你忙吧。”

    “哎——看你,别这样啊,我和他说正事呢!”浮生如梦回复道。

    “哦,这么说,你和我说的就不是正事,那我更不敢打扰你喽。”我心里暗暗乐着。

    这时,我的手机收到了秋彤的短信:“那好吧,祝平安。”

    “嗯,谢谢!”我忙着用手机回复完,这时浮生如梦的电脑扣扣回复到了:“哎,小客客,别这样啊,好了,我不和他发短信了,专心陪你。”

    我乐了:“刚才你是不是很忙?”

    “是啊,那边的手机短信要发,有事情要谈,你这边呢,小客客大神不能得罪,哎,做人真累哦。”浮生如梦发过来一个擦汗的表情。

    我呵呵笑了:“辛苦了!”

    “不辛苦,只要小客客不生气,俺就满足了。”

    “我怎么会生你气呢?”

    “俺就知道你不会生气的,故意这么说呢。哎,天气越来越冷了,要到元旦了,新的一年又要到了。”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了一种紧迫感:“你那事今天还没有动静?”

    “木有啊!咋了?”

    “你真沉得住气,稳坐钓鱼台啊!”

    “那倒不是,该做的我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要由人家定夺了。”

    “你怎么做的?”我十分好奇。

    “等成了我再告诉你,如果不成,你就永远也不知道了!”

    “我觉得会成!”我说。

    “你倒是挺会觉得,我怎么就不觉得呢?”

    “因为你反应迟钝,我反应灵敏!”

    “是吗,你反应灵敏吗?那你把耳朵伸过来,让我拉一拉,看你疼不疼?”

    “好啊,那你拉吧。”我发过去一个拧耳朵的表情。

    “嘎——好啊,那我就拧客客耳朵啦。”

    “哎哟——好疼啊——”我发过去一个呲牙咧嘴的表情。

    “哈哈……”浮生如梦开心地笑起来。

    第二天上午,我直接去了明州机场,乘坐直达海州的飞机,中午11点多,降落在海州机场。

    此次回来,我不但要完成李舜安排的看场子和抓张晓天的任务,还要看护元朵病情,关注秋彤复职,寻找芸儿踪迹。

    出了机场,我没有停留,直接去了医院。

    离开海州短短几日,我却感到了别样的一种眷恋和牵挂,我隐隐觉得自己似乎要离不开这个城市了。

    一发现这个想法,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到了元朵病房门口,我伸头往里看去,秋彤正坐在元朵床头,握着元朵的手,和沉睡的元朵在说话。

    我站在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看,看着秋彤和元朵,听着秋彤的低语。

    “元朵,你的亦克大哥就要回来了,你一定很着急了很想他了,是吗?”秋彤轻声对元朵说着,边伸手抚摸着元朵的脸庞:“我的小元朵,你可知道,你的大哥是多么关心你牵挂你,在外出差,每天都要问询你的情况,他是多么渴望你早一天醒过来。不光是他,我也怀着同样的期望。

    我不知道你对亦克是怎样的一种情怀,也不知道你和亦克之间到底曾经是怎样的关系,可是,我分明看到,亦克对你,却是充满着那样醇厚的亲情和关爱,丫头,世间这样有情有义的男人不多了,你是不是应该感到幸福和感动呢?

    亦克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善良的好人,虽然他现在混得不咋地,没学历没社会地位没经济基础没家庭背景,但是,我总是觉得,好人应该会有好报,他最终也应该有好报的。

    我以前对他有很多偏见,现在,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是那么深地误解了他,看错了他,他不但对你那么好,那么疼怜,还救了我,为了救我,差点就搭上自己的生命。

    丫头,不知怎么,我突然好羡慕你,嫉妒你,能有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如此对你,你知足了,唉,你看姐姐我,这一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我的经历和身世还有我的性格已经决定了我的下半生,人都是命啊,我的命,只能是如此了。”

    说着,秋彤发出深深的一声叹息,那叹息里充满了忧郁和无奈,还有对命运的屈从和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