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不知天高地厚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6本章字数:3242字

    “什么背景还不清楚,这个刁世杰是最近才崛起的一个家伙,手下人不少,开办的项目也不少,有夜总会,还有建筑工地和赌场,听说最近开始涉足房地产项目。张晓天投奔他之后,被委任为那新开发的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还挺牛逼!”五子说。

    “嗨——管他什么鸟背景,在海州,他再牛逼,还能牛过咱们李老板?这刁世杰狗日的自己也没个鸟数,竟然还敢我们争生意。也就是老板最近事情多,没来得及修理他,让他多蹦跶几天。”小六神气活现地说,“张晓天是瞎狗眼了,就因为被李哥揍了一顿,就敢背叛李哥投奔我们的对头,我看他是活腻了,当初李老板待他不薄,等李老板回来,非废了他不可。”

    “是啊,在海州,但凡是道上混的,谁敢得罪李老板,这个刁世杰,我看也是不知天高地厚,和李老板斗,只能是自己找死。”五子附和着说。

    我没有说话,反复寻思着李舜叮嘱我的话,琢磨着李舜让我“请”张晓天的用意。

    我觉得事情不会像五子和小六说的那么简单。

    很快到了佳华房地产公司门前,五子停车,小六从包里摸出一把乌黑铮亮的手枪,吓了我一跳。

    “亦哥,带着这个,以防不测:“小六把枪递给我,“我和五子都带好家伙了。”

    我接过来掂了掂:“真家伙?”

    “呵呵,亦哥,当然是真家伙,子弹都压进去了。”小六笑着说。

    我看了看五子和小六:“你们身上的枪都发挥过用场?打过人?”

    五子笑着摇摇头:“没,不过,发挥过不少用场,这玩意儿谁不怕?拿出来一比划,就都吓趴了。不过,也要以防万一,真遇到不怕事的,那就真打,我和小六都是专门练过手的。”

    我说:“这枪哪儿来的?”

    小六看了五子一眼,五子不说话,小六笑了下:“亦哥,你怎么这么好奇哈,我们只管用就是,管他哪里来的呢。这年头,只要有钱,什么买不到啊,别说手枪了,就是微冲,也一样能买到。”

    我不再问了,把枪装进口袋:“好吧,你们俩都呆在车上,我自己过去。”

    “这——”小六和五子一愣神。

    我说:“你俩听不听我的?”

    五子和小六忙点头:“听,当然听亦哥的,老板吩咐过了。”

    “那就好,你俩在车上等着!没有我的话,不准胡乱动!”说完,我下了车,进了房地产公司的大门,直接上楼,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敲门进去,看见了张晓天,此刻正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喝茶,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还有两个小伙子坐在沙发上玩扑克,一看就知道是刁世杰给张晓天配的保镖。

    张晓天看见我,一下子愣了。

    那两个小伙子也用戒备的眼神看着我。

    “张总,你好啊,呵呵,几天不见,你发达了。”我笑着冲张晓天伸出右手。

    我断定张晓天此时不知道我跟李舜干的事情。

    “哦,小亦啊!”张晓天勉强笑笑,站起了和我握手,同时请我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我一屁股坐下,看着张晓天:“老兄,你可真不仗义,找到发财的地方,也不通知兄弟一声,我找的你好苦啊!”

    张晓天脸色微微一变,继续强笑着:“亦克,你还真能打听,我来这里才刚上班一天,你就知道了。怎么,找我有事吗?”

    我说:“是啊,无事不登三宝殿,呵呵,还不是关于元朵……”

    我说到这里住了嘴。

    张晓天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冲那两个小伙子摆摆手:“你俩先出去一下,我要和客人谈工作。”

    两个小伙子站起来,看了看我,然后出去了,同时把门带上。

    张晓天深呼吸了一口,看着我,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冷冷地说:“亦克,找我要钱的吧?”

    我微微笑着看着张晓天,不说话。

    张晓天咬了咬牙:“元朵那事,我该花的钱都花了,你还要怎么样?我这刚找到一个职位想赚钱,你就像个苍蝇一样叮过来,有完没完?我给你说过,那是个无底洞,再多的钱投进去都白搭,你既然想揽,那你就自己去想办法挣钱做活雷锋啊,找我干啥,你烦不烦?”

    我摸起张晓天办公桌上的烟,抽了一颗出来,点燃,慢悠悠地吸起来。

    “妈的,该我倒霉,遇见穷鬼了。”张晓天嘟哝着,伸手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沓钱,往我跟前一扔,“这是5000块,老板刚给我发的生活费,赶紧拿着走人,以后不许再纠缠我。我告诉你,元朵那事,以后和我没关系了,你要是再敢来找我麻烦,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别因为你会两下子就没人怎么着你,我这里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我站起来,拿起那沓钱,在手里抖了抖。

    “赶紧走人,走——”张晓天不耐烦地说,“再不滚蛋,我就叫人了!”

    我捏着那沓钱冲张晓天脑袋就狠狠摔了过去,钱洒落一地。

    “靠——你找死啊,妈的!”张晓天怒骂一声,猛地站起来:“亦克,你是不是活够了,来——”

    张晓天还没喊出声,我的左手瞬即已经伸过去,捏住了张晓天的下巴,张晓天嘴巴一下子张不开了,哼哼唧唧挣扎着。

    我右手接着就掏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张晓天的脑门。

    张晓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浑身哆嗦起来。

    “张总,你还打算喊人吗?”我轻笑着说,边用枪口点了点张晓天的脑门,“你要是敢叫,我立刻就叫你脑袋开花。这可是真家伙,你要不要试试?”

    “呃——不,不——”张晓天嘴里含糊地叫着,一个劲儿摇头。

    我松开张晓天的下巴,枪口依旧指着他的脑门:“张总,还赶我走不?”

    “不了,不了。”张晓天战战兢兢地说:“亦克,好兄弟,你坐,咱们有事好商量。”

    “怎么个好商量法呢?”我收起枪,坐下看着张晓天。

    “我再给你一些钱!”张晓天又拉开抽屉,拿出厚厚一捆钱,足足有5万,推到我跟前,“亦克,这是5万块,你都拿走,我现在手里只有这么多了,这是财务今天提了准备出去送礼用的。”

    “还有那些呢?”我指了指地上散落的老人头。

    “好,那些也都给你!”张晓天忙弯腰捡钱。

    我看着张晓天把钱捡完,整整齐齐放到我跟前,叹了口气:“张总,你怎么就知道钱呢?你以为我今天来,一定是找你要钱的?”

    “你不要钱,是什么意思?”张晓天不解地看着我。

    “你把钱收起来,放好!这钱,我一分不要!”

    “这……”张晓天不敢动钱。

    我拿起钱,拉开张晓天的抽屉,把钱放进去,关上抽屉,然后搂住张晓天的肩膀,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张总,我说不要钱,就是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

    “我们哥俩这么久不见面了,我想约你出去好好聊聊,不知老兄给不给这个面子?”

    “你想干什么?”张晓天神色紧张地说。

    “我不是说了,约你出去聊聊呢,你这么紧张干吗?”

    “我不出去,你想聊什么,就在这里!”

    “张晓天——你必须得跟我走!”我收敛了笑容。

    “为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张晓天说。

    “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走!”我松开张晓天的肩膀,“张兄,你也是聪明人,别让我为难,好不好?”

    “亦克,你想带我走,你走得出去吗?”张晓天看着我说,“我这里除了那两个小伙子,门外还有保安,出了门,我只要喊一声,你就插翅难飞,我劝你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说这话时,张晓天似乎又增加了几分底气。

    我将右手伸进口袋,握住手枪,枪口指向张晓天的方向:“张总,你说我走得出去不?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既然敢来,就是有准备的,门口还有我的两个兄弟,可都是带了家伙的。你要是不想让吃饭的家伙搬家,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的好。到时候,你挨上一枪,死了去见阎王爷,不死受罪一辈子,而我照样能脱身,你信不信?不信,出了门你喊一声试试?”

    张晓天脸色惨白:“好,我跟你走!”

    “这就对了,听话是好孩子!”我揽过张晓天的肩膀,热乎乎地说:“张大哥,咱们走吧,车在门口等着呢!”

    于是,我和张晓天勾肩搭背出了门,门口的两个小伙子看着我们发呆,我冲他们笑了下:“两位兄弟,辛苦了,我约张总出去喝茶,你们歇着吧。”

    说着,我亲热地搂着张晓天的肩膀下楼,门口的保安见张晓天来了,都恭敬地打招呼,张晓天表情木然地点点头,不做声,跟我上了车,然后五子发动车,疾驶而去。

    车刚一发动,小六就拿出一个黑色面罩,套在张晓天头上。

    车子很快开到万达广场,此时已是晚上了,周围黑乎乎的。

    五子和张晓天趁着夜幕将张晓天架到我的宿舍,然后小六拿下张晓天的头罩。

    张晓天揉着眼睛,半天才适应了室内的灯光,看到五子和小六,大吃一惊,又看着我:“亦克,你——你和他们——”

    “马尔戈壁的张晓天,你敢叫亦哥名字,是不是想挨揍了。”小六举起拳头就要打张晓天。

    “住手——”我制止了小六,然后对张晓天说:“张兄,我现在跟着李老板打工。”

    张晓天立刻就明白了什么,脸色剧变:“你……原来不是你约我,是……李老板要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