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敏感部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6本章字数:3125字

    我说:“你说——”

    “最近医学杂志刊登了一个患例,南京一位植物人丈夫被妻子通过触觉刺激唤醒。这位妻子采取的办法是反复触摸植物人丈夫的敏感部位,坚持不懈,最终将丈夫唤醒。”医生说,“触摸敏感部位,从医学角度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你不妨试试。”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说:“敏感部位?是哪些部位?”

    医生笑了笑:“小伙子,自己去琢磨吧,她身上哪些部位敏感,你应该知道吧?”

    说完,医生离去。

    我醒悟过来,不由感到很棘手。

    我知道,医生是在暗示我抚摸元朵身体的敏感部位,通过触觉刺激来唤醒她。元朵身上哪里最敏感,自然就是那几个部位。

    可是,我又觉得有巨大的心理障碍,毕竟,这有违于传统的世俗和道德理念。

    虽然我和元朵有过那种关系,可是,那时我处于高度亢奋迷醉状态,对于中间的过程根本毫无记忆,完全记不得当时的情景。

    在我的感觉里,我似乎仍然和元朵是那种纯洁的关系。

    我不由踌躇着,拿不定主意。

    边寻思我边打开电脑,下载了一部分视频,都是美丽的大草原的,搭配着优美的音乐和歌曲,放在元朵床头,屏幕面向元朵,反复循环播放。

    弄完这一切,我坐在元朵床头,看着沉睡的元朵,反复想着医生刚才的话,终于鼓足勇气,轻轻伸出手,开始抚摸元朵的耳垂。

    抚摸了半天,没有任何反应。我又开始将手慢慢往下抚摸元朵的嘴唇和脖颈,仍旧没有反应。

    我咬咬牙,将手慢慢往下滑,滑向元朵的……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秋彤站在门口。

    我的心一慌,手甚至还来不及拿出来。

    “亦克——你——你在干什么?”秋彤睁大眼睛看着我,脸上的神情很奇异,看不出是气愤还是不可思议。

    我忙将手抽出来,看着秋彤:“我……我……我没干什么?”

    “你什么你!”秋彤的脸色涨红,走进来看着我,眼神有些怒气:“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元朵?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我不是在干什么腌臜事,我是想替元朵治疗,通过触觉唤醒她。”接着,我将刚才医生的话和秋彤说了一遍。

    秋彤听我说完,将信将疑:“我怎么没听说这事?”

    “我也是医生刚才说了才知道的!”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找医生问问:“秋彤伸手点点我,嘴巴翘着,“亦克,要是没有这回事,我回来打你!你等着——”

    说完,秋彤转身就去了医生办公室。

    秋彤刚才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笑,秋彤有时候带着一股孩子气,刚才说要打我的话,不由让我想起那晚和我如梦聊天时,她也是说:“打你,打你……”

    二者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相同。

    一会儿秋彤回来了,脸上带着微微的一丝笑意:“好了,我问了,是有那么回事!”

    我擦擦额头的汗:“那就好,我可以避免一顿揍了!”

    “噗嗤——”秋彤笑起来,“我吓唬你的,你以为我真会打你?我敢吗,哪里能打得过你呢!”

    我也笑了下,心里突然觉得很受用。

    “亦克,你出去一下,我来试试这个触觉刺激治疗法,管用的话,以后就由我来代劳,尽量不让你出手!”秋彤自作主张地说。

    我于是出去,在楼前的草坪里随意散步。一会儿,我突然想起了平总,于是摸出电话打了过去。

    平总在电话里告诉我,集团高层正在开会,研究发行公司总经理人选的问题。

    我一听急了,我靠,那边在研究关系秋彤的大事,秋彤却没事一般跑到这里。

    “结果出来了吗?”我问平总。

    “没有……我这会儿不方便,回头再聊。”平总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我一圈圈在草坪上疾走,心乱起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秋彤出来了,擦擦额头的汗,冲我喊道:“亦克,你过来!”

    我忙跑过去:“秋总,怎么样?有效果吗?”

    秋彤边往病房里走边说:“我按照医生说的几个部位都试了,都没有任何反应。”说话间,我们一起进了病房。

    我不由有些愁眉苦展,说:“看来,这事要慢慢来,不能急了!”

    秋彤不说话,看着元朵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这时说:“秋总,刚才我听到一个消息,集团高层在开会,研究发行公司总经理的人选问题!”

    秋彤仿佛没听见一样,照旧在沉思着。

    “秋总——”我提高嗓门叫了一声。

    “哎——你刚才说什么?”秋彤回过神来,看着我。

    我又重复了一遍。

    秋彤歪了歪脑袋:“亦克,你消息倒是很灵通,这事我已经知道了,研究就研究呗,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满不在乎?”我急了。

    “我晕,你还要我怎么在乎?我能怎么在乎?”秋彤漫不经心地说,“我能做的都做了,下一步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我在乎又能管什么用?”

    说完,秋彤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

    我则哭笑不得。

    这时秋彤直勾勾地盯住我,看得我有些发毛。

    “喂——亦克,你过来给元朵进行触觉治疗!”秋彤说,“我刚才弄了半天没反应,我在想啊,是不是因为我是女的,元朵这小妮子不喜欢,就故意没反应呢,要是换个男的,比如你,元朵对你很好,你又对元朵那么好,你来进行触觉刺激,说不定会有效果。”

    我说:“你这个话没道理,不合逻辑,元朵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没知觉,她哪里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触摸她啊,你不行,我怕也不会有效果!”

    “那不一定,试试呗,万一能有效果呢?你不试,怎么就知道不行?”秋彤用半是命令的语气对我说,“好了,休得多言,过来,开始进行——”

    其实我心里也带着一丝希望,但是,秋彤在这里看着,我怎么下得了手。

    我吭哧吭哧地看着秋彤:“秋总,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秋彤的脸色一红,扭身就出去了,轻轻带好门,留下一句话:“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秋彤出去后,我轻轻揭开元朵的被子,看着元朵的一片雪白,不由心跳加速,有些目眩。

    元朵的身体很干净,因为特护人员每天都会定时给她洗澡擦身,处理大小便,定时换被褥和床单。

    当然,这些都是我付了费用的。

    我深呼吸一口气,开始伸出右手轻轻抚摸元朵的……

    边凝神注意着周边肌肉和皮肤的反应。

    半天看不到任何反应,我又去抚摸元朵的另一个,半天之后,仍旧没有反应。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带着焦虑的心情继续着我的动作。

    突然,我感觉到元朵那部位的肌肉似乎颤了一下。

    我一震,睁大眼睛看着,手指又稍微加大了一点力气。

    果然,奇迹出现了。

    元朵有反应了!我的心里一阵剧烈的狂喜,大声叫起来:“啊——太好了——”

    叫完之后,我给元朵盖上被子,拉开门就往外冲,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秋彤。

    刚拉开门,正好和往里冲的秋彤撞了个满怀。

    “哎哟——”秋彤被我撞得往后就倒,我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揽住秋彤的腰,往我跟前一带,秋彤直接被我拉进了怀里。

    我和秋彤的脸都红了,我忙松开:“秋总,对……对不起。”

    秋彤迅速整理了一下衣服,捋了捋头发,急急地说:“好了,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了,不说这个,快说,你刚才说什么太好了?”

    我用力将拳头往空中一挥,兴奋地对秋彤说:“元朵……元朵身体有反应啦!刚才她的肌肉颤了一下。”

    “吖——呀——真的?太棒了!太棒了!”秋彤面露喜色,情不自禁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跳起来欢叫着。

    我和秋彤一起欢呼着,心里充满着激动和喜悦,眼角不由都迸出了泪花。

    好半天,我们才平静下来,然后秋彤看着我:“亦克,我今天真的好高兴啊,为元朵,也为你,苍天终于有眼了,继续加油努力。”

    我紧紧咬住嘴唇,使劲点点头。

    此刻,我的心里喜欲狂,幸福的热泪在心里滚滚流淌,为元朵,为秋彤。

    “亦克,今天是双喜临门啊!你带给我一个好消息,那么,我也告诉你一个刚好消息。”秋彤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愈发兴奋,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秋彤,压抑不住发自内心的喜悦:“快说,快说!”

    此时,我已经猜到了几分。

    “你猜猜——”秋彤脑袋一歪,很可爱的神态,抿嘴笑着看我。

    我强行压住内心的激动,故作迷惘地看着秋彤:“我……我猜不到啊。”

    “切——你就给我装吧。”秋彤说,“哼,我看你其实没那么笨。”

    我呵呵笑起来:“那我猜猜,我猜啊,你是复职了,一定是这个好消息,对不对?”

    “你这不是蛮聪明的嘛。”秋彤笑眯眯地说,“是哦,刚得到消息,集团高层会议决定我复职,董事长亲自作出的决定。”

    我一怔,集团老大亲自做出了决定,那么,孙栋恺自然是不能也对抗不了的了。

    可是,秋彤是用了什么策略让集团老大作出这个决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