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浇上汽油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6本章字数:3160字

    车子很快出了城,沿着滨海大道一直往前开,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拐了好几个弯,最后在一座外表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二层小楼跟前停了下来。

    小楼左侧是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大房子,周围都是树林,没有什么建筑物,更看不到一个人影。

    我猜不透李舜让我们把张晓天带到这里来的意图,但是我知道五子和小六肯定得到了什么比我更具体的指示。

    “到了,下车吧!”五子停车开门,小六拉着张晓天下了车,我也下车。

    头罩仍然没有取下,小六推着张晓天往前走,不是奔小楼,而是去旁边的那大房子。

    五子则从车后备箱提出一个塑料桶,里面装满了液体,跟在我们后面。

    进了大房子,是个空旷的大仓库,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灰尘满地,好似很久没有人进来的样子。

    五子在后面关上仓库的门,里面光线变得有些昏暗。

    这时小六才把张晓天的头罩取下来。

    张晓天低头揉揉眼睛,很快适应了室内的光线,看看周围,看看我们,有些疑惑地说:“这是哪里?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

    “干嘛?马上你就知道了!”小六阴沉沉地一笑,接着从身上掏出一副精致的不锈钢手铐,“咔嚓——”把张晓天的双手铐住了。

    “啊——你们干什么?”张晓天惊叫一声,挣扎了一下,没想到越挣扎手铐越紧,不敢再动了。

    五子放下塑料桶,从身上摸出一根麻绳,走到张晓天跟前,蹲下,利索地困住了张晓天的脚脖子,张晓天站立不稳,一下子躺倒在地上。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

    “啊——你们要干嘛,要干嘛?”张晓天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喊叫着。

    “马尔戈壁,叫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到!”小六凶相毕露,弯腰提起塑料桶,打开盖子,边说着边往张晓天身上倒出液体。

    顿时,一股汽油味道散布开来,原来里面是汽油。

    我大吃一惊,他俩这是要烧死张晓天啊!

    张晓天几乎就要吓晕了,惊恐地看着我:“你们不能这样,不能啊!亦克,你救救我!”

    我不能再保持沉默了,大喝一声:“住手——不许胡来!”说完,我就要过去制止小六。

    还没迈开步子,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我的太阳穴,不知什么时候五子已经站在我的身后,枪口正顶住我的脑袋。

    “亦哥,对不起,你不能管这事,否则——”五子口气加重了一下,“那就对不起了!”

    我不敢动了,我知道,这一定是李舜的意思,五子和小六都是有奶便是娘的主儿,我要是阻止,五子真敢开枪,那我就要在张晓天之前去见阎王爷了。

    “有话好好说,干嘛要这么干!”我身体不动,嘴里说着,看着小六将一桶汽油将张晓天浑身上下浇了一个透凉。

    “住嘴,不准再说话!”五子的枪口又冲我脑袋顶了顶。

    小六将塑料桶扔到一边,随手摸出打火机,喃喃地对张晓天说:“张老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今儿个兄弟三个一起给你送行,你就好走吧!”

    “啊——”张晓天发出绝望的嚎叫,身体剧烈扭动着,哀求着:“兄弟,饶了我,饶了我,救救我,求你们了,我家里还有老父老母啊,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你们放了我,我回头给你们一大笔钱。”

    小六面无表情,不吭气,将打火机点着,慢慢靠近张晓天。

    我心里巨大的惊恐,要出人命了,张晓天要在我面前被烧死了。我不能见死不救,张晓天再有过错,也不至于死。

    我打定主意,暗暗运气,决定瞬间出击我身后的五子,接着击倒小六,救出张晓天。

    此时,我已经不去考虑李舜会对我怎么样了。

    正要出手,仓库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接着,仓库的大门被推开,李舜站在门口。

    小六一见,忙关死打火机。

    五子的枪口却依然指着我的脑袋。

    李舜慢慢走进来,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许文强礼帽。

    “李老板,饶了我——”张晓天一见李舜,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

    李舜慢慢走过来,不看张晓天,却看着我,目光很冷漠,盯住我看了几秒钟,接着冲我身后的五子示意了一下,五子将枪收了起来。

    “李老板,我——”我刚要说话,李舜却伸出食指放到嘴边:“你给我住嘴——”声音不大,但是似乎很不高兴。李舜和我说话的时候,嘴里发出一股怪怪的香臭味,我知道,那是溜冰后的味道。

    我不说话了,站在那里。

    接着,李舜转向了张晓天,脸色突然就变了:“哎——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搞的?这不是张总吗?怎么会在这里呢?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啧啧。”

    “李老板,是我啊,是他们把我带过来的,把我拷起来捆起来的。”张晓天带着哀求的口气:“李老板,我错了,你饶了我,饶了我……”

    “啧啧,张总是我请来的贵客,你们怎么能这样做呢,太不礼貌了,我们都是文明人,怎么能干这种不文明的事情呢?”李舜不阴不阳地说着,指指五子和小六,脸色一阴:“你们两个狗东西,给我过来——”

    五子和小六站到李舜跟前,还没站稳,李舜突然起脚,一人一脚,将他们踹到地上,接着大喝一声:“还不赶紧给张总松开,混蛋——”

    “是——老板!”五子和小六晕头转向地忙爬起来去给张晓天松开绳子,打开手铐,扶着张晓天站起来。

    “哎——张总,下面的人不懂事,不会做事,慢待你了,真不好意思。”李舜的声音又温和起来,对张晓天说:“你看,浑身都是汽油味……赶紧去洗下,换身干净衣服。”

    接着,李舜冲五子和小六使了个眼色,五子和小六忙搀扶着浑身打冷战的张晓天出去。

    李舜这又冷冷看了我一眼,接着转身跟着出去。我也跟着出去。

    出了仓库,进了那座小楼,原来里面是装饰豪华的一座别墅,暖意融融。

    五子直接带着张晓天去了楼上洗澡间,我和小六在楼下客厅里坐下。客厅的沙发茶几上放着一个冰壶,李舜不理我们,坐在那里,自己点着打火机咕噜咕噜地吸起来,室内很快就充满了那种香臭味。

    我的胃里阵阵作呕,却又不能去开窗,也不能出去。

    客厅内很静,我和小六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好一会儿之后,李舜停止了吞云吐雾,接着就坐在那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窗外,眼神有些虚幻和迷惘,一句话不说。

    又过了一会儿,五子下楼,冲李舜点了点头:“老板,他洗完澡换上新衣服了,在那房间里。”

    李舜点点头,接着站起来,身体摇摆了一下,转身上楼。

    李舜刚上楼,五子和小六就迫不及待地扑到李舜刚才坐的沙发前,争前恐后吸起来,客厅里的香臭味道更加浓郁了。

    我站起来,走到窗前,打开一扇窗户,使劲呼了几口气,胃里的感觉才算好点。

    半天,五子和小六满足了,坐在沙发上发呆。

    一会儿五子对我说:“亦哥,刚才的事情多有冒犯,还望亦哥多多理解,没办法,这都是老板的吩咐,我们只能照做。哎——你不该阻拦我们的,幸亏老板早有预料,不然啊……”

    我这时知道刚才仓库那一幕是李舜精心安排的一场戏,给张晓天来一个先兵后礼,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于是对五子说:“兄弟不必放在心上,我理解!”

    这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接着,李舜和张晓天一起下楼,李舜满面笑容地揽着张晓天的肩膀,那神情他们比亲兄弟还亲。

    张晓天一身崭新的休闲棉衣,手里提着一个鼓囊囊的纸袋,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兄弟,你走好,当哥哥的我就不远送了,出门往前走300米,往右拐走200米,在交叉路口,有一辆吉普车停在那里,你直接过去,上车后有人专门送你回去!”李舜笑呵呵地说,边和张晓天走到门口。

    张晓天惊魂未定,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李舜,说:“李老板,谢谢你,那……我走了?”

    “呵呵,走吧,走吧,走好啊,我不送了。我今天给你说的话要记住哈。”李舜说。

    “请李老板放心!”张晓天点点头,接着转身离去。

    李舜站在门口,看着张晓天走远。我和五子和小六都站在客厅里,透过窗户目送张晓天的背影消失在树林中。

    接着,李舜转过身来,脸色突然又阴冷起来,关上门,冲我走来。

    我站在那里没有动,静等李舜过来,走到我跟前。

    李舜二话不说,突然抬手冲我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啪——”声音又响又脆。

    我本来是可以躲避过他的这一巴掌的,但是,我知道,此时,我不能闪避,我只能挨着。

    “操——王八羔子——”李舜的眼睛几乎就要喷火,咆哮起来:“混蛋——你差点就坏了我的全部计划,幸亏我早有预见,不然我将你装进麻袋扔进大海去喂鱼——”

    我一动不动,心里涌起巨大的屈辱感。

    五子和小六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

    李舜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看着我:“亦克,我揍你,你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