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包间大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6本章字数:3435字

    我点了点头,对经理说:“你先去忙你的,这里先不要管了,保安也不要过来,等我通知!”

    经理答应着走开,我又对小六和五子说:“你俩在门口守住,我不叫你们,你们不要进来!”

    五子和小六点点头,又有些担心,五子说:“亦哥,我现在知道你手上功夫不错,但是,那里面可是4个大汉,你能行?我看,要不还是哥仨一起进去收拾了他们吧,在房间里打,外面也听不见,不会惊动客人!”

    儿子和小六从来没当面见识过我的手脚,不服气和怀疑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笑笑:“咱们是做生意的,不是专门打架的,能不打还是不打,和平解决最好,如果实在需要动手,我打不过的时候,会叫你们的!”

    五子问我:“家伙带了吗?”

    我上次“请”张晓天的时候用的枪没有带,藏到宿舍床底下去了,这东西带在身上可是有危险的,非法持有枪支,是要坐牢的。

    我说:“没有!”

    五子伸手就往怀里摸,边说:“给你,带着进去——”

    我一把摁住五子的手:“别——这样的场合,千万别动用这玩意儿,不然,会惹大麻烦!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枪,知道不?”

    五子不情愿地点点头:“好吧!听你的——”

    小六也点了点头:“听亦哥的!”

    这时,服务端着酒杯和啤酒过来了,我拦住服务员,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然后推门进去。

    大包间装饰很豪华,空场也很大,4个光脑袋的彪形大汉正坐在沙发上边抽烟边神侃,对我的进来毫不以为意,以为我就是个服务员。

    我半蹲下,将酒杯放好,打开啤酒,开始缓缓倒酒,边听他们说话。

    “操他马儿个巴子,这房间多好,又大又宽敞,那狗日的服务员和经理看来是故意不想让咱们哥们快活,瞧不起咱们四大金刚。”一个声音说。

    另一个接过来:“妈逼的,刚到海州就吃了这么一口窝囊气,真他妈晦气,这事要是明天让刁老板手下的其他兄弟们知道了,还不耻笑咱啊?咱以后怎么在刁老板下面立足?咱们才不过跟了刁老板不到一周,刁老板对咱们不错,咱们刚来必须要树立威信。”

    我听了一震,这四个光头是刁世杰的人,还号称什么四大金刚。显然,他们刚来海州,不知道这是李舜的夜总会,甚至都不会知道李舜是谁。

    “说得对,是这样的,刁老板刚损失了五只虎,我们四大金刚从牡丹江投奔过来,刚一开始怎么说也得露露脸,弄点漂亮活给刁老板看看,不然,以后他也会小瞧了咱们兄弟四个。我看,今晚这气不能白吃了。”

    “咳咳——”又一个声音咳嗽了两声,似乎是提醒他们注意到我的存在,接着说:“好了,哥们,不谈这个了,今晚咱们只图快活,待会要几个女人来,等唱完歌,玩喝酒,就把小姐带走算了。”

    “你有没有听说那进去的五只虎,听说是因为女人进去的,在海边遇到了一个美女,美得惊人啊,这几个哥们打算地挺好,想带回去轮了,没想到她身边一个傻小子身手不凡,硬是和他们打了个热火朝天,放倒了4个,剩下的那个也没跑了,一窝端,都进去了,现在还在没出来。”

    “那说明那五只虎徒有虚名,要是遇上我们兄弟,那傻小子早就上西天了,那美女……哈哈……”

    4个人一起不怀好意地狂笑起来。

    他们在侮辱秋彤,马尔戈壁,我心中怒气陡升,怒火开始积聚,恶向胆边伸。

    我知道,今晚这四大金刚是肯定要在这边找茬惹事了,不管如何伺候他们,他们是要为刚才的事情挽回面子的。

    “喂——小子,去把音响给我打开,老子要唱歌!”一个光头冲我说。

    “对不起,先生,这个包间的音响坏了,暂时不能使用,刚才已经和您解释过了。”我做礼貌状说。

    “坏了抓紧去修,听见没?不能修,把别的房间的音响给我换过来,老子们就在这里喝酒等着,去告诉你们经理,按我说的办。还有,给我叫20个小姐过来,老子要挑选4个漂亮妞陪酒。”另一个光头冲我脸上喷了一口烟,蛮横地说。

    “今晚要是不让老子们玩的开心,就砸了这个场子!滚出去,把我的话转告给那狗日的经理,让他爬进来见我!”最后一名半天没说话的光头也说话了。

    我站在那里没动,看着四大金刚,不说话。

    “咦——兔崽子,你是聋子?没听见老子和你说话?马尔戈壁,敢这样看着老子,老子先废了你个小狗日的——”一个光头火了,站起来,摸起酒瓶冲我脑袋就砸过来。

    我心中刚刚积郁的怒火瞬间开始爆发,不假思索就开始出手了——

    眼看那酒瓶就要砸到我的头上,我的右手迎过去,迅疾一把抓住光头拿酒瓶的手腕,接着一个翻转,用力一扭,猛地往后一拉:“哗啦——”光头的身体被我硬生生越过茶几拽了过来,砸在茶几上,紧接着,我的右膝盖猛地顶在了他的裆部:“啊——”随着一声惨叫,我一松手,光头捂着裆部倒在了地上。

    第一个金刚被我放倒了。

    我很明白,对付这样的4个人,只能快速出手,主动出手,争取一招放倒,不然,我又会吃上次在海滩对付五只虎的亏。不过这次没有秋彤,我没有顾忌。

    放倒第一个光头后,剩余的三大金刚似乎被我的突然出击弄懵了,猛地站起来,瞪着我,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我毫不停歇,紧接着摸起一个啤酒瓶,对着离我最近的一个金刚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啊——”一声惨叫过后,光亮的脑袋开始冒血,那金刚捂着脑袋歪歪斜斜就倒在了沙发上。

    剩下的两个金刚明白过来,怒吼一声,齐齐摸起桌上的酒瓶,冲我打过来。

    我在给第二个光头开花的同时,并没有停止动作,在两个剩下的金刚向我冲来的时候,我的右脚已经快速飞出,狠狠踢在左边光头的裆部,左边光头闷叫一声,摇摇晃晃就倒了下去,身体弯成了大虾米。

    还剩下最后一个金刚,我从容了,弯腰快速闪避过他挥舞过来的酒瓶子,接着一个急转身,挥拳对准他的面部狠狠击了过去:“噗嗤——”随着光头一声怪叫,面部尽开颜,成了大花脸,随即,我用肘部对着他的胸部用力猛击一下,最后一个金刚应声而倒。

    不到1分钟,四个金刚被我尽数快速放躺,干净利索。

    我搓搓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对自己这次的表现表示满意。

    然后,我拉开门,五子和小六正站在门口,接着冲进来,一看这情景,呆了。

    “哎呀——亦哥,真有你的,你自己收拾了4个,你太厉害了!”五子叫了一声,带着佩服的表情对我说。

    “亦哥,你是怎么放到这四只狗熊的?”小六带着同样敬佩的眼光看着我。

    我淡淡笑了下,说:“很简单啊,这是四头笨熊,我一出手他们就倒了,他们今晚要惹事,不教训下不行了。好了,出去叫保安来,把他们拖出去,叫服务员把房间收拾干净。还有,打110,就说有人寻衅滋事。”

    小六和五子又狠狠踢了倒地的两个金刚一脚,然后出去了,很快叫来了几个保安,两人拖一个,像拖死猪一样把他们往外拖,经理也过来了,带着几个服务员开始打扫战场。

    四个金刚被拖到了夜总会门外,不一会儿,来了两辆面包警车,车里的人下来问询完情况,然后就把四大金刚带走了。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大家回到房间,五子和小六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这四大金刚的狼狈。我走到另一个无人的房间,摸出电话打给了李舜,把情况详细和李舜说了一遍。

    李舜听完,沉吟了一会:“又是刁世杰的人,妈的,这个刁世杰,上次秋彤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找他算账,他倒是主动上门来找死。待会我给曹所长打个电话,非得让刁世杰出出血不行!”

    我说:“老板,我当时来不及给你汇报,就先出手了。”

    “你给我装什么逼!”李舜哈哈大笑:“当时那个情况你怎么给我汇报?操——干得好,干的漂亮,有勇有谋,既维护了经营秩序,又教训了几个混蛋,很好,我对你提出重重表扬!看家护院有功。”

    不知为何,李舜这话我听起来感觉自己好像是一直看家狗,在得到主人的嘉许。我心里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很郁闷。

    我现在似乎是不折不扣的一个职业打手了!心里感到了阵阵悲哀。

    同时,我心里又隐隐觉得,此事不会这么轻易了结,刁世杰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和李舜打完电话,在夜总会又坐了一会儿,换了衣服,我回到了医院病房。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一阵优美的旋律和动人场景迎面扑来,秋彤正坐在窗前,握着元朵的手,随着电脑里播放的音乐在轻轻哼唱,目光里充满了温情和柔和。

    “蓝天下的相思,是这弯弯的路,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

    歌声婉转悠扬,情意切切。

    我第一次听到秋彤唱歌,声音竟然是如此好听动人。

    我呆呆地看着唱歌的秋彤和沉睡的元朵,看着我来海州后认识的这两个女人,想着和她们的一幕一幕,百感交集,不由又想起了不知在海州何处的芸儿,心里既温馨又惆怅。

    秋彤偶尔一抬眼皮,看到了我,歌声随即戛然而止。

    秋彤的脸色微微红了下,接着对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发现呢?”

    我走进来,说:“刚回来,正好听到你唱歌,秋总,你唱歌真好听!”

    秋彤不好意思地笑笑,站起来说:“瞎唱的呗……好了,我困了,元朵刚洗完澡,我要回去睡觉了。”

    说完,秋彤告辞离去。

    我知道,秋彤今晚回去,必定要上网,去虚拟世界找她的客客。

    离秋彤回家到上网还有一段时间,我坐到元朵窗前,又开始给元朵进行触觉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