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突然颤了一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6本章字数:3435字

    我按照医生说的几个部位,先轻轻刺激元朵的腋窝,又自己脚心,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不由有些焦躁,深呼吸一口,鼓足勇气,揭开被子,将手轻轻触摸她的大腿内侧……

    半天过去,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我最后下了决心,决定试试触摸元朵最敏感的那个部位。

    我吞咽了一下喉咙,然后慢慢伸出手……

    手指按住那部位,我轻轻地揉搓了一下,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

    元朵那部位周围的肌肉突然就颤了一下!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凑近,手指又揉搓了一下,果然,那肌肉又颤动了一下!

    我的心里一阵狂喜,老天,原来这里有反应,医生说的没错!

    太棒了!

    我又将手伸到那部位边缘,轻轻揉捏,周围的肌肉同样也颤动了一下!

    靠,这里的触觉最敏感啊!我心里阵阵激动,脑子里没有了任何杂念,轻轻用手指轮流揉搓着元朵的这两个部位,附近的肌肉不断出现颤动,越来越明显。

    我长出了一口气,思考着,是不是元朵的这个部位刺激激发了触觉中心的神经,从而带动了其他部位的触觉敏感度呢?

    我再次用手触摸元朵的大腿内侧,这次这里竟然也开始有了轻微的颤动。

    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又开始触摸元朵的脚心和腋窝,这里同样也开始出现肌肉颤动现象。

    我的心里高度兴奋,恨不得立刻就告诉秋彤这个惊人的好消息,可是,想了下,我决定先不告诉她,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和她说我触摸了元朵的那个部位。

    还有,告诉了她,她肯定会今夜兴奋地失眠,那可不好。还是等明天吧,到时候就避开触摸那部位的事情,直接说触摸了脚心和腋窝。

    打定主意,我给元朵盖好被子,看着沉睡的元朵那美丽洁净的面孔,心里涌起一阵疼怜,不由轻轻低头吻了元朵的嘴唇一下。

    嘴唇接触的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了元朵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几乎要狂叫起来,妈呀,元朵的嘴唇也有触觉了。

    我极度兴奋地在屋里蹦了起来,用力挥舞了几下拳头,无声地狠狠狂笑了几下。

    好半天,我才安静下来,心情非常愉快地打开了电脑,插上上网卡,登陆扣扣。

    浮生如梦在线。

    我直接和她说话:小梦梦,我是你客客大哥哥哦……”

    “哈!小客客,小客客,我是你梦梦大姐姐哦……”浮生如梦高兴地回复我。

    我开心地笑起来:“看到你的留言了,真为你那位小妹妹高兴,也为你对你那小姐妹的感情所感动,如梦,你是好人啊,你那位小妹妹也是好人。这个世界上,不管有多少苦难,多少波折,好人终归还是要有好报的。”

    “是啊,嘻嘻……”浮生如梦说:“哎——客客,我今天好高兴啊,这么多年,没有这么高兴过。今儿个可是双喜临门。”

    “看到你的开心,我也好开心啊。双喜临门,还有一喜是什么呢?这会儿不许卖关子,老老实实坦白出来。”

    “哎呀——人家想让你猜猜呢!”浮生如梦貌似带着撒娇的语气,我看了不由心里一动,要是秋彤能在现实里也这么和我撒娇,那会将我融化的。

    “我猜啊,我猜——哎——猜不出啊!”

    “笨客客——不好玩,你猜不出,我就不告诉你!”秋彤发过来一个小锤敲击脑袋的表情。

    我在电脑这边傻呵呵地笑起来,笑够了,才开始回复:“哎呀——我突然想起来了,该不会是你复职了吧?是不是啊?一定是的,我想,绝对是!”

    “哇咔咔——你猜到了哇!好聪明的客客哦。”浮生如梦开心地大笑起来,我这边也忍不住继续大笑起来,当然是无声的笑。

    过了一会儿,我安静下来,问她:“如梦,告诉我,你是怎么顺利复职的呢?”

    “呵呵,这个事情,我周围的人谁都没告诉,但是,我当然要告诉你,让你分享一下我的智慧。”浮生如梦说,“客客,你看,我是不是很不谦虚啊,我只在你面前这样骄傲呢!”

    我心里涌起一阵感动,说:“我喜欢你这样,你在我面前越活泼越真实,我越喜欢!好了,从实招来——”

    “是,俺这就给客客汇报!”浮生如梦发来一个调皮的表情,接着说,“其实很简单,我的直接上司因为某些原因对我不满,在我复职这个事情上设置障碍,我呢,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我琢磨了一下,重新写了一个检查。

    这个检查说是检查,倒不如说是工作和思想汇报,我先对自己的工作失误进行了检讨,然后呢,重点谈我到发行公司以来的工作,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特别是我对发行工作的认识和领悟,以及我自己结合实践的看法,还有我关于下一步工作的打算和思路。

    总之,写的很详细,很具体,认识很到位,措施很得力,写完后,我打印了好几份,然后,我给每个集团高层成员都送了一份,包括我们老大,也包括我的直接上司。

    然后,我就不管了,就等着集团裁判。这不,今天上午集团高等成员开会,老大做出了英明决定,恢复我的职务,元旦那天正式回去上班。客客,汇报完了,就这些!”

    原来事情是如此简单,我一度以为秋彤是走了上层路线,找了李舜的父母,他们出面说的话,不过,我又一直觉得不大可能,因为这不符合秋彤的性格。

    我不由为秋彤的聪慧感到自豪,快速回复:“有时候,看起来很复杂的事情,操作起来竟然是如此简单,这说明,老大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嘛!”

    她说:“是啊,老大用人,其实很多时候还是要考虑工作的,因为他需要有能力的人给他出政绩啊,你干不好,对他的前途自然也会有不好的影响,你出了成绩,那出彩是的老大,他在给上面汇报时,自然是有风光的。

    所以,我根据这一点,采取了这个办法,不但给老大送了一份检查,其他集团高层成员都发了一份,这样,老大拍板的时候,其他人也会心服口服。这样,俺复职就是众望所归呶——”

    我由衷地称赞她:“如梦,你好聪慧!看来,今天真是个好日子,难得见到你如此高兴。”

    浮生如梦说:“是啊,其实我今天最高兴的还是我的小妹妹病情有了重大好转迹象,我的工作复职,当然也值得高兴,但是不是主要的,因为我决定采取这个措施的时候,我就对自己复职满怀信心了。我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采取这个措施,是考虑到我直接上司的看法,我不想和他弄得太僵,但是,到后来,他逼得我没办法了,我只能如此。”

    我说:“你这样做,是对的,他估计也说不出什么来!”

    “是的,这年头,好人谁都会做啊,你知道吗,我复职的消息最先就是从我的这位直接上司那里知道的。会议还没结束,他就跑出来打电话给我了,说他在会上是如何力排众议,做了大量工作,坚持要我复职的,最后说服了老大和其他成员,大家才一致通过。”

    “那你刚才说是老大直接拍板的?”

    “因为,会议结束后,我又分别接到了其他几位高层成员还有办公室主任的电话啊,综合他们说的情况,我做出了这个判断啊,呵呵,笨笨客客,这个都想不到!”

    我笑起来:“上司真会送人情!”

    “一个电话,一句话的人情谁不会送啊,很多时候,上司都会给下属送这种人情的。这算什么?我工作这么多年,见到的比这复杂的多了,这只不过是皮毛而已!哎,跟人家打工,不如自己出来开公司做老大。哎——咱没那本事啊,不过,我知道你是可以的,等你东山再起做了大老板,等俺吃不上饭了就投靠你去,跟着客客老板打杂!”

    “你是在讽刺我吧?”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现在都成了人家的保镖兼打手了,还谈什么东山再起,谈什么大老板呢!

    “客客,我是很认真的话哦,我觉得,你绝对具备做大老板的素质,或者说是潜质,虽然你曾经失败过,但是,失败一次并不代表永远不能崛起,人生有无数次机会在等待着善于发现机遇并能抓住机遇的人!”

    我沉默半晌,说:“今天不谈这个,这么高兴的时刻,谈这个扫兴,我好希望你天天都这么开心,这么高兴!”

    “有生以来,打我记事以来,我这么开心的日子还真是不多,寥寥可数,人生就是这样,欢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浮生如梦的话让我的心隐隐作痛:“如梦,你从小到大,一定受了很多苦吧?”

    “嗯,其实,物质上的苦我不怕,最痛苦的莫过于精神。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最痛苦的就是两个时刻,一是逢年过节万家团圆而我孤零零独处的时候,二是上学时周围的小朋友同学围着我起哄欺负我,叫我野孩子野种的时候。”

    看到这话,我抬起手擦了一把眼睛。

    第二天,我还没来及等到秋彤来元朵病房,就接到了李舜的电话,让我马上去机场,飞往明州,机票已经安排人给我订好,航班号也告诉了我。

    李舜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离起飞时间还有1个半小时,我急匆匆给值班护士交代了一下,打车直奔机场。

    路上,我给秋彤发了一个手机短信:“秋总,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晚你走了之后,我继续给元朵做触觉治疗,元朵的嘴唇、脚心和腋窝都有反应了。”

    很快,秋彤回复:“啊——太好了,亦克,你真厉害,辛苦了!我过会儿就去医院。”

    “好的!”

    “你还是不能告诉我飞往哪里吗?”

    “不能!”我回复说:“飞机10点25分起飞,我正抓紧往机场赶,不和你多说了!”

    我知道,聪明的秋彤根据航班时刻,一定会知道我要去哪里。

    “哦,好的,一路平安!再见!”秋彤回复。

    很快,我坐在了飞往明州的飞机上,座位在最后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