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漂亮的空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6本章字数:3368字

    飞机平稳后,我突然有了便意,急匆匆站起来去卫生间,狭窄的走道里,一位漂亮的空姐正推着小车在给乘客发放饮料。

    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动作过于大,正好碰到了端着饮料的那位空姐的胳膊。空姐躲闪不及,纸杯里的饮料洒了出来,溅到了我的身上。

    空姐惊叫一声,忙抬头看着我:“对不起,先生,实在对不起。”

    “没事,应该对不起的是我……”我应付着,尿急阵阵,没停脚步,没再理会那空姐,直接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我刚坐下,那位空姐过来了,我以为她又是来道歉的,忙说:“小姐不要客气,刚才是我不小心碰了你,不怪你的。”

    “亦哥——你是不是亦克大哥啊?”那位空姐没有理会我的话,却带着美丽的笑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啊,你是——”我呆呆地看着这位身穿制服窈窕迷人的空中小姐,脑子里却怎么也想不起她是谁?

    美丽的空姐莞尔一笑,刚要说话,看了下前方,低声对我说:“亦克大哥,我还在工作时间,不能和你多说了,等到了明州机场,你在出口处等我。”

    说完,这位空姐急忙往前走了。

    我坐在那里,傻乎乎地看着她苗条的背影,挖空心思也没想出她是谁。

    下机后,我在出口处等了一会儿,果然,那位空中小姐轻盈地冲我走来,脸上带着动人的笑,一直走到我跟前才停住脚步。

    我愣愣地看着她。

    “嘻嘻……亦克大哥,你是不是很迷惑呀,在想我为什么认识你你不认识我呢?”她开心地笑着。

    “嗯,是啊,请问你是——”我看着她俊美的脸庞,还有一笑就露出的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我叫海竹。”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脸上带着调皮的笑。

    “海竹?”我重复了一遍。

    “是啊,我叫海竹!”

    “可是,我没想到我认识你啊,你是——”我看着海竹。

    “嘻嘻,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呢,我经常在哥哥的房间看你的照片,还看过你们同学聚会时候你们喝酒唱歌的视频呢。这回,亦克大哥,你该想起来了吧?”海竹抿嘴笑着。

    “原来你是海枫的妹妹啊?”我恍然大悟,长出了一口气:“早就听海枫说她有个可爱漂亮的妹妹,没想到今天在这儿遇到了。”

    海枫是大学时候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和我关系特铁,我们和段翔龙是一个班的,但不是一个宿舍。

    大学毕业后,海枫独自去闯深圳,在一家跨国公司发展,哥儿们难得见一次面,只有中间同学聚会时见过几次,最近的一次是我破产前几个月,我还风光的时候。

    那次是我做东在开元大酒店请客,带着芸儿一起参加的,段翔龙和其他几个在明州发展的同学也参加了,酒足饭饱之后,大家一起找了一家歌厅狂歌乱舞到凌晨2点。

    那次我和海枫都喝醉了,海枫还专门为我和芸儿献了一支歌。

    哥俩私聊的时候,海枫还带着巨大的遗憾狠狠揍了我一拳,说我找女朋友的速度也太快了,他还想这次回来介绍他妹妹给我认识,想让我做他妹夫的。

    当时我只知道傻乎乎地笑,海枫还摇头晃脑地自豪地夸耀他妹妹是如何地漂亮温柔。

    没想到几个月之后,我就成了破落户,公司没了,芸儿也没了。黯然离开明州的时候,我谁都没有告诉,包括远在深圳的海枫。

    不曾想,今天在这里遇到了他的漂亮妹妹。

    “亦哥,你是到海州出差的?”海竹边和我一起往外走边问我。

    “不是。”我说:“你哥没告诉你?我明州的公司垮了,现在在海州做事,这次回明州是来办事的。”

    我知道,我公司破产的消息很快就会在同学和朋友的圈子里传开,海枫很快就能知道,只不过,我原来的手机号码不用了,他找不到我。

    “啊?你明州的公司垮了?怎么回事啊?”海竹惊讶地看着我:“我哥没和我说过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海竹一直不知道,那就是海枫一直没告诉她了。我淡淡地笑了下:“这年头像我这样的小公司破产的不计其数,很正常。至于怎么回事,一言难尽,不说了。”

    海竹带着同情的目光看着我:“那,亦哥,你在海州还好吗?工作还算如意吗?”

    我笑了下:“很好,一切都很好,怎么?你经常去海州?”

    “是啊,我经常飞海州和明州。”海竹说:“亦哥,我哥经常在我面前夸你有能力,敢干敢闯,这次公司垮了,你可要挺住啊,不要气馁。”

    我看着海竹点点头:“嗯,好,我不气馁,你看,我这不是还很好吗?谢谢你的关心和鼓励啊,海竹!哎——海竹,多好听的名字。”

    听我这么说,海竹不由捂着小嘴巴笑了起来,一会儿说:“亦哥,你这次回来,恐怕不单是公事,还附带着有私事吧?”

    “没有啊,都是公事,没有私事!”

    “骗谁呢,我可知道你是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哦,看过你俩和我哥的合影,还有视频时你们一起唱歌跳舞的视频。”海竹笑着点点头,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么说,那两次在飞机上见到的就是她了,应该就是她喽,没错的,哎——我当时还不敢确定,愣是没过去和她招呼,早知道,我该去叫声嫂子啊。”

    我一震:“海竹,你说什么?飞机上见到的是谁?”

    海竹吃吃地笑着:“还能是谁啊,是你女朋友呗。”

    我睁大眼睛看着海竹:“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见到她的?在哪儿见到的?”

    “亦哥,你看你这话问的,我整天飞来飞去,当然是在飞机上见到的了,当然是在明州到海州,海州到明州的飞机上才能遇见她了。”海竹快人快语地说,“当时我还觉得有些疑惑,现在明白了,她一定是去海州看望你的,然后又坐飞机回来明州,你怎么不带女朋友一起去海州发展啊,两人相距这么远,飞来飞去的,多受罪。”

    “啊——”我呆了,一把拉住海竹的胳膊,看着海竹:“海竹,你具体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竹看着我的神态,不觉有些奇怪:“亦哥,你怎么了?”

    我心里很着急,对海竹说:“海竹,先别问,你先告诉我具体情况。”

    海竹歪着脑袋看了看我,然后说:“第一次大约是在上个月中旬,我从明州飞海州,在飞机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当时就觉得面熟,想了半天,才想起这女孩特像我在照片和视频上看到的你女朋友。当时想和她说说话的,可见她表情有些闷闷不乐,又怕认错人了人不好意思,就没过去搭讪。”

    我的心剧烈跳动着,那时间和我在海州市区购物广场见到芸儿的时间基本一致,这么说,芸儿真的是从明州飞往海州的。

    “那第二次呢?快说!”我看着海竹催促着。

    “第二次,就是大约一周前了,我从海州飞明州,又见到了她,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服,神情沮丧地靠窗坐着,独自沉思,我还是担心认错人,又看她神情不对头,没敢过去打扰她。”

    “啊!”我不由发出了一声,浑身都麻木了。这么说,这段时间,芸儿一直在海州的,她一定是独自去的海州,一定是去找我的,找不到我,呆了这么久,最后绝望而归。这么说,芸儿现在应该在明州了。

    我的头皮蒙蒙的,阵阵发麻,呆立在原地不动。

    “亦哥,你怎么了?我说的那女孩是不是就是你女朋友啊?她为什么闷闷不乐呢,是不是你们吵架了?还是你欺负她了?”海竹摇晃着我的胳膊。

    我抬头看着明州上空那灰蒙蒙阴沉沉的天空,半晌没有说话,最后长长地出了口气,看着海竹说:“我们早就分手了,我破产后,她就离开了我……”

    “啊?”海竹用意外的眼神看着我:“你们分手了哇。那她去海州,不是去找你的?”

    我没有做声,心里极其郁闷。

    “也许,她是后悔了,去找你和好的了,她飞到海州没有找到你,然后又独自飞回来了,是吗?”海竹很聪明,似乎猜到了什么。

    我叹了口气,对海竹说:“走吧,别问了。”说完,我抬脚就走。

    海竹紧跟上来,对我说:“亦哥,你别难受了,这个事……这个事情……唉……我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努力笑了下:“海竹,谢谢你,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事的。”

    海竹不说话了,跟在我后面,一起出了机场,然后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

    分手时,海竹看着我,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我直接去了开元大酒店,找到了李舜。

    李舜早就安排给我好了房间,还是上次我住的那间,李舜也还是住在原来的房间。

    “哈哈,我的亦哥来了,时隔一天,我们又见面了!”李舜见了我,张开双臂,亲热地和我拥抱起来。

    不知怎么,李舜一拥抱我,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总觉得和普通男人间的拥抱不同。

    可是,我又不能推开他,他是我的老板啊,操——

    好不容易承受完李舜的拥抱,我和李舜一起共进午餐。

    饭后,李舜对我说:“夜总会已经顺利接手了,我们的人正在进行整理,大部分设备都很好,换一小部分就可以,里面的装饰都是崭新的,直接不用动,这样,我就省心了,很快,我们在明州的夜总会就要开业了,营业手续已经办好,夜总会的名字叫——2046!”

    “2046?”我说。

    “是的,这个名字不错吧!”李舜说。

    “嗯,不错,挺有特点的,让人想起那部电影。”我说。

    “我就是冲那部电影才起的这么名字,以后2046就是明州最高档的豪华DJ酒吧!近期就会开业!”李舜手一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