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不争气流了出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7本章字数:3342字

    坏了,我靠,还有大队后援人马。我急了,倏地掏出手枪,打开保险,直直地对着他们,往前迈开几步,沉声说道:“朋友,借个道,否则,我的枪不认人。”

    那帮人动也不动,反而往前走了几步,马刀一起举了起来,寒光闪闪。

    我心里有些恐惧了,妈的,一把手枪对付不了这么多人,我今儿个难道要葬身这里了?

    眼看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和李舜开始步步后退。

    这时,我急眼了,用枪对准中间一个黑衣人,看似好像是小头目的样子,对准他的大腿就开枪了——

    “啪——”刺耳的枪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哎哟——啊——”随着一声惨叫,那黑衣人倒地,惨叫不休。

    这群人一阵轻微骚动,但是,迅速就有3个人将受伤者抬了出去,剩下的人继续向我们逼来。

    我很奇怪,这帮人为什么不用枪,他们身上肯定是有枪的。

    正想着,突然身后的李舜“啊——”了一声,我回头一看,糟糕,不知何时,李舜身后站着一个黑衣人,黑洞洞的枪口正顶住李舜的后脑勺。

    “把枪放下,不然我打死他——”一个粗闷的声音。

    我略一迟疑,那帮人突然猛地围了过来,将我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放下枪——”黑衣人又说道。

    “亦克,放……放下枪。”李舜颤颤抖抖地说着。

    我将手枪扔到地上。

    立刻,我和李舜就被那帮人抓住,捆了个结结实实。

    “搜——”拿手枪的黑衣人似乎是个头目,命令道。

    立刻,就有人来搜我和李舜的口袋!

    “回头告诉山上的,如果问起来为什么放枪,就说刚才有个兄弟走火了。”黑衣人又对另一个人说。

    “是——”

    我不知道山上的是什么人,貌似赌场这帮人好像还挺忌惮。

    李舜的银行卡被搜出来了,黑衣人用枪口点点李舜的下巴:“密码——”

    李舜竟然很顺,说了一串数字,黑衣人点点头,将卡递给身边一个人:“试试——”

    那人现场就拿出小机器,开始验证,很快点点头:“对了!”

    拿手枪的黑衣人头目把银行卡装进口袋,然后对着李舜说了句:“上次那胖子赚了便宜侥幸跑了,就估计还得换人来,果然是。一直在等你们来,终于来了,敢在我们这里下招,那是找死,二位,今儿个对不起了,赃款没收,人进蛇蝎洞。”

    “哎,你们别这样,我们没使招——”李舜还没说完话,嘴巴就被黑衣人用东西塞住了,我的嘴巴也同样被一块发着霉味的烂布塞住。

    “你们先回去,我带2个人送他们进洞就可以了!”黑衣头目说。

    其他人散去,黑衣人带着两个拿马刀的人押着我和李舜在三岔路口往左走,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进了一片黑压压的树林,接着就是上山,踩着脚下松软腐败的树叶往上爬。

    我知道,这周围都是原始森林,白天遮天蔽日,晚上更是黑暗,月光都进不来。

    黑衣人打开了手电,在前面照路。

    大森林里很静谧,不时传来野兽野禽的叫声,听起来让人胆寒。

    我不由想起来当年中国远征军穿越野人山的情景,也是在这片区域,4万人还剩下不到3000。

    越往前走,我心里就越恐慌,我靠,要进什么蛇蝎洞,这蛇蝎洞是干什么的?是个山洞名字?要把我们压在山洞里当人质?

    走了老半天,最后在一座黑洞洞的铁皮房子面前停住,黑衣人带我们进去,屋内一股腐败发霉的味道。

    黑衣人用手电筒照着,一个马仔揭开铁盖子,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二位,这就是蛇蝎洞,洞深8米,口小肚大,里面有很多毒蛇蝎子蜈蚣等着你们,等你们进去,不超过几个小时,就会只剩下一堆骨头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黑衣头目低声说道,“像你们这种不守规矩的大陆傻鸟,我已经送进去不下十个了,今儿个是我新年第一笔开洞,也算是开张了。好了,二位,再见吧,祝你们进洞愉快!”

    说完,那两个人就要将我和李舜往洞里推。

    我他妈的此刻吓得腿肚子都软了,毛骨悚然,早知道还不如刚才一枪崩了我呢,妈的,让这么多毒蛇和蝎子蜈蚣啮咬,那比凌迟还要可怕。

    李舜也吓坏了,两腿已经软了,瘫在了地上,我好歹还能站住脚跟。

    “推进去——”黑衣头目下命令了。

    李舜突然就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先把这个没晕的送进去,吓晕的这个等醒过来再推进去!我要听听他们在里面唱歌的声音——”黑衣头目残忍而快乐地说。

    那两个人开始把我拉到洞口,就要把我推进去——

    我闭上了眼睛,妈逼的,老子要成毒虫腹中之物,要忍受万蛇啮咬之罪,要客死在异国他乡了!

    “谁也不许动——举起手来!”突然,我身后传来一声嘶哑的断喝。

    推我的两个人一呆,我急忙转过身,看到一个蒙面人正站在黑衣人身后,手里拿着乌黑锃亮的微冲,枪口正对着黑衣人的后脑勺。

    我一阵狂喜,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我的神,刚才那声音虽然是故意压抑的变音,但我还是听出来了,这是老秦的声音,我的秦营长,我的知青前辈,我的切格瓦拉!

    黑衣头目缓缓举起手,老秦接着对那两个黑衣人说:“给他们松绑——快!不然就先让你们进洞——”

    那两个黑衣人吓坏了,不等头目吩咐,就快速给我和李舜松了绑。

    我迅速过去把黑衣人头目的枪拿了过来,然后对着剩下的两个黑衣马仔,让他们解下腰带,用腰带将他们捆在一起,背对背坐着。

    然后,我又把黑衣人头目捆了起来,把李舜的银行卡也拿了过来。

    这时,李舜悠悠醒了过来,一看这大逆转的形式,兴奋地蹦了起来,拿着手电筒拉开那三个黑衣人的黑头罩,逐个看着,每人赏了几个耳光,然后又用手电往蛇蝎洞里照,脸色突然就白了,不由吸了一口凉气:“妈呀——”

    我很好奇,也过来看,一看,倒吸好几口凉气,我的老天,洞子里面底部密密匝匝都是毒蛇蝎子和蜈蚣在蠕动,还有不少白骨……

    我的头皮阵阵发寒,两腿战战,胃里一阵翻滚。

    我急忙捂住嘴巴,离开那洞口。

    李舜却很有兴致地看着,一会儿说:“妈的,我把你们送进去,让你们尝尝这个滋味。刚才你们把老子吓死了,这会儿该我了——”

    说着,李舜一把抓起那黑衣人头目,就要往洞里推。

    “住手——”老秦依旧用变化的嗓音制止李舜,一把握住李舜的手腕,李舜想挣扎,竟然无法动弹。我这时才发现,老秦不是个低手,是会两手的,毕竟,他是在热带雨林里打过多年仗的,是丛林战的高手。

    我知道,老秦不想要这3个人的命,他或许是有什么顾虑。

    而且,老秦故意变化了嗓音,似乎是不想让他们听出什么来。

    接着,老秦一打手势,示意我们出去。

    我和李舜出了铁皮房子,老秦也跟着出来。

    “跟我走,快——”老秦这回用了自己原来的声音,拉下来头罩。

    “老秦啊,老首长,关键时刻还是老首长啊,今儿个我哥俩的命都是你救的。”李舜这才认出是老秦,激动地抱住老秦就感谢。

    “李老板,先别啰嗦,我们还没脱离险境,赶快跟我走,争取快速送你们出境。”老秦边说边拉着我们快速往另一个方向走。

    边走,李舜边问老秦:“老首长,这几个人为什么留着,为什么不灭了算了,这样的人渣,他妈的比我还人渣,留着何用。”

    老秦沉默半天,说了一句:“他们都是魔都知青的后代,父亲都战死在丛林里,母亲都是当地土人,都在家守寡。”

    老秦一说,我和李舜都不做声了,我理解老秦的心情,他饶恕了作恶的歹徒,不是因为他不憎恨他们,而是他对他们的父辈有着一种深深的情结,这情结,或许会伴随老秦一生。

    老秦实在是一个重感情讲义气善良的人。

    “我们需要抓紧往回走,那3个人时间久了不回去,他们就会来找,很快就会发觉你们逃跑的事情。那么,很快就会动员大量人马封锁边境追捕你们。”老秦说。

    我们加快了脚步,深夜里的大森林依旧是那么静谧,树丛里传来猫头鹰的叫声……远处,传来阵阵狼嚎和虎啸……

    “我们不能走回头路,不然或许会遇到他们的人,我们现在走的是另一条路,是马帮多年穿越这片森林踏出来的。”老秦说,“不过,就是要多绕一座山头,希望我们能在他们发觉以前走出去。”

    “老秦,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遇险的?”我问。

    “我开车正在接你们的路上,突然听到枪响,就估计坏事了,就估计可能是你们开的枪,在这里,山上有规定,任何人不准随便打枪,否则会惹麻烦。”老秦说,“然后,我就把车开到枪响的附近停下,穿过甘蔗林,正好看到你们被抓住,于是,我就一路跟踪而来。幸亏这三个小子毛嫩,没经历过丛林战,没发现我。不然,我也很难救得了你们。”

    “为什么不准随便打枪?山上是什么人?”我问。

    “山上,就是迈扎央经济特区的统治者,是克钦邦自卫军的一个独立军区,这里是实行军管的,你可以杀人,但是,随便放枪就不行,一般带枪都是防身用,真开枪了,都要去报告理由。这就是刚才那帮人为什么带马刀不开枪的原因,都不愿意多惹麻烦。赌场虽然很牛,但是,遇上山上的,也白搭。”老秦说,“不过,山上的对赌场都比较宽容,毕竟,赌场每年都会给他们很多钱,这也是他们养活人马的经费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