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蜕化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7本章字数:3300字

    “原来是这样,那就等于是官商勾结,黑白勾结了。”我说。

    “山上的根本就不能算是官,不过是一帮地方武装,打着自卫军独立军区的口号,其实就是原来缅共的一支部队,缅共解散后他们自立山头,拉起一帮人占领了这里,开始从事贩毒、走私、设卡收税、收取保护费等业务。”老秦说,“这山上的武装头目,也是个中国知青,原来还是我手下的一个连长。”

    “原来如此。”李舜说,“那很牛逼啊,中国人打出国门开拓疆域了,干脆,让他们把这一块加入中国算了,也算是增加一点领土,妈的,这200多年,都是减少领土,这回可以增加点了。”

    老秦笑道:“李老板很幽默很爱国,呵呵,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就说现在武装割据的几只大的队伍,头领都是中国知青,但是,此时的他们,已经不是当年的热血爱国青年了,早就已经蜕化了。”

    我默默地听着,心里颇多感慨。

    我们边小声说话边往外走。

    我这时才发现,老秦虽然年龄大了,但走起路来,脚步很敏捷,动作很轻巧,落地几乎无声,但抬脚速度又很快。

    我猜当年老秦一定是丛林战的高手。

    很快走出了原始森林,见到了月光,我们不再做声,加速下山往回赶。

    穿过一片茂密的甘蔗林,又穿过一片芭蕉林,我们见到了老秦的车子。

    上了车,老秦发动车子,开始往边境方向疾驰。

    走了大约5分钟,老秦突然一个急刹车,接着将车子拐进了一条黑暗的胡同,熄了车灯。

    接着,我往大街上看,看到好几辆敞篷吉普车飞速过去,车上站着不少人。

    “这是他们的车子,他们已经发觉了,在赶往边境堵截,我们走不了了。”老秦低声说。

    “那怎么办?”李舜看着老秦。

    我也看着老秦,这会儿,老秦成了我俩的主心骨。

    “暂时走不了了,先安顿下来,我不能拿你们两个生命冒险,我得对你们负责,对你们负责,就是对我以后的生意和信誉负责。”老秦说,“李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们安全护送出境的。从现在开始,你们要一切听我指挥!”

    “好,听你的!”李舜和我点头。

    老秦趴在方向盘上开始沉思。这会儿我把那张银行卡交给李舜,李舜接过来装进口袋,又摸出手机看了看。

    刚才那班人没有搜走我们的手机。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马上就是1月4做了,元旦假期结束了,秋彤那边的投递工作应该是已经理顺了,一连两个晚上没有上网见到浮生如梦,不知她会怎么想。还有,元朵不知是否又有了更大的好转。

    一会儿,老秦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说的却不是汉语,而是当地话,我和李舜都听不懂。

    此刻,我和李舜已经给予了老秦充分的信赖,老秦救了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信任他,我们当然此时也别无选择。

    老秦打完电话,开始发动车子,出了胡同,沿来路往回走,左转右转,竟然又转到了新东方娱乐公司附近,在一家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到了,你们下车,绕过院子,从后门进去,到308房间,门已经打开,你们直接进去就行,我已经安排好了。”老秦说,“房间是临街的,进去后,不要开窗,不要拉窗帘,不要出门,吃的喝的用的我会安排,任何人敲门都不要理会,除了我,我敲门的暗号是敲两下门,然后咳嗽两声。”

    我点了点头,李舜说:“老秦,在这里,我靠,太危险了吧?”

    “越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的,迈扎央是个小地方,你们在这里是无处可藏的,他们的人遍布全城,很快就能搜出你们。这里和新东方紧邻着,拉开窗帘就看到新东方的大门,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你们敢住在这里。”老秦说,“进去吧,记住,308,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和李舜听老秦说的有理,就下车绕到后院,从后门径直进了酒店,直奔308,果然,门开着,没有人在。

    老秦安排地倒是很周密。

    我和李舜进去后迅速关好门,打开灯,原来308竟然是一个豪华高级大套房,豪华程度不亚于四星级大酒店。

    我撩起窗帘一角往外看,果然看到了新东方娱乐公司的大门,正灯火辉煌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李舜有些惊魂未定,看着我,脸色蜡黄,眼神有些失神,还有些发怔。

    一会儿,李舜突然说:“把老秦电话号码给我。”

    我告诉了李舜,李舜马上就拨通了:“老秦,给我弄点冰过来,我得定定神。”

    打完,李舜放下电话,看着我说:“老秦要明天才会送来冰,我靠,今晚怎么过?”

    我说:“李老板,你就不能戒掉?”

    李舜摇摇头:“不能。这玩意儿,你不吸不知道,吸了才知道人生是多么美好,才会知道人生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是多么地美妙。”

    我摇了摇头,换了话题:“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别吸了,睡会觉吧。你睡里面的大床,我睡外间的沙发。”

    “没办法,只能睡了,可是,我他妈很累却又睡不着,今晚那蛇蝎洞真把我吓坏了,太可怕了。”李舜说着,脸上又露出了惊惧的神色,“金三角这里的黑帮,他妈的太狠了,手段太毒辣。”

    我说:“今晚幸亏了老秦。”

    “是的,老秦救了我俩的狗命,他现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李舜点点头,“不过,今晚你表现也很好,出击那4个,很利索,看得我眼花缭乱,精彩之至,可惜,后来他们人太多了,我竟然没注意什么时候背后被人用枪指着了后脑勺。”

    “这趟赌博我们可真不值,吓个半死,李老板,你怎么不去澳门呢,那里多安全啊。”

    李舜摆摆手:“这你就不懂了,你以为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赌博?我不过是顺带玩几把,没想到掉进去了,妈的。”

    “那李老板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收购玉石?”我说。

    “嘿嘿,这个,等以后你就明白了。”李舜神秘地笑笑,“我这次来啊,主要是考察工作哦,对了,我吩咐你注意观察赌场的各个流程和环节,你都看了没有?”

    我点点头:“按照你的吩咐,我都看了,了解地比较仔细!”

    “那就好:“李舜点点头,“对了,我问你,你是怎么找到赢钱的窍门的?怎么出去这一会儿,就成了神。”

    我说:“五万块钱,找了个高人指点,巧了,那高人只能指点二号厅。但是,我疏忽了,没想到赌场也早就有了防范,我们被他们盯上了,翻盘过快,露了馅。不然,也不会有今晚这些事。”

    李舜点点头:“那高人是谁?”

    我说:“对不起,老板,我答应过那人对谁也不说,希望老板理解,别为难我……”

    “是老秦吧?”李舜看着我。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说:“老板,你该休息了。”

    李舜晃了晃脑袋,站起来,去了洗手间。

    当夜无话。

    第二天,我和李舜睡到中午12点才起,是被老秦的敲门暗号声惊醒的。

    开门,老秦闪身进来,立刻关好门,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吃的喝的东西,还给李舜带了一小包冰和几根吸管还有矿泉水瓶。

    李舜掏出一把钱要给老秦,老秦不要:“这里冰到处都是,一克才几十元,不值钱,我找他们要的,也没给钱。”

    “我靠,这玩意在海州一克700多,比黄金还贵,怪不得贩毒利润高呢,我看,我他妈这次还不如贩点毒品回去卖,买上几公斤回去,赚大了。”李舜边亲自做冰壶边摇头晃脑地说。

    我闻听脸色一变,李舜看了看我的脸,笑了:“小子,别怕,我说了玩的,我还没堕落到那一步。”

    老秦笑了笑:“李老板真会开玩笑,李老板那里值得上为了这个钱铤而走险呢。贩毒的,都是亡命之徒才干的事,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过了今天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李舜笑了笑,做好了冰壶,迫不及待地吸起来……

    房间窗户不敢打开,我去卫生间打开了房间的排风机,排一排房间的毒品气味。

    一会儿,来了精神,对老秦说:“老秦,今天能走不?”

    老秦摇摇头:“大街上到处都是他们的人,边境处也是,看来这次他们是不抓到你俩不罢休了,你们暂时不能离开,就在这里好好住着,一有机会,我就会来这里接你们走。目前,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放心好了,我在这里安排的人,是很可靠的。”

    看来,我和李舜就要在这里住下了,不知何时能离开。

    就这样,我和李舜就在这个豪华的闷罐子里呆着,既不能出门也不敢开窗,连窗帘也不敢拉开。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到了傍晚时分,我和李舜的手机都没电了,都自动关机了。行李都放在老秦车上没带下来,充电器也在那里。

    我们联系不上老秦,也不能出去,成了睁眼瞎。

    又是一连两天过去,老秦都没有出现,幸亏我们房间里吃的喝的都不缺,饿不着。

    到了7日这天上午,李舜终于忍不住了,在房间里又蹦又跳,有些发疯:“我靠,不行了,这和蹲监狱似的,我受不了了。老秦干嘛去了,怎么鸟动静都没有。”

    说着,李舜一把拉开窗帘,霎时,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我的眼睛被明亮晃了一下。透过窗户,我们看见新东方娱乐公司门前正站着几个穿黑西装的人。

    李舜接着又要开窗:“我靠,呼吸下新鲜空气——”

    我忙过去制止:“李老板,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