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仁者见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7本章字数:3010字

    “嘴巴长在人家脸上,人家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淫者见淫,我自己心里有数就行!”秋彤不甘示弱地说。

    “有数?我叫你有数!我告诉你,秋彤,以前我们结婚的前提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必须辞职回家给我当全职太太。现在,两个了,那就是你必须给我把那孩子弄走,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办不好这两件事,你就甭想踏进李家大门,这一点,我绝不会让步,天王老子说情也不行。我还真不信就制服不了你了,我看咱俩谁能撑劲,看谁经得起拖。”

    李舜的声音听起来很强大,但我感觉却似乎有显得有些中干,似乎在装腔作势口是心非一般。

    我不知道秋彤能不能听出来,凭我目前的了解,她应该听不出来。

    “结不结婚是你的事,反正我是没有决定权的,我说了也不算,但是,干工作和收养孩子,是我的事,除了这两个事,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要我辞职不做事情,要我不管这孩子,我做不到!”秋彤不卑不吭的声音。

    “你今天专门来我这里,就是来气我的,是不是?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你好另找主是不是?”李舜的嗓门更高了,“我给你说,我李舜的女人,谁也甭想染指,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除非我真的死了,但是,我告诉你,让我死,没那么容易。”

    “李舜,你很无聊,我不想和你再说什么了!对不起,我走了!”话音刚落,李舜办公室的门突然就打开了,秋彤脸色严峻地站在门口,我们闪躲不及,正好碰面。

    “哎——这——嘿嘿——”五子和小六尴尬地冲秋彤笑笑,我神情专注地看着秋彤。

    秋彤没有看五子和小六,看了我一眼,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转瞬即逝,接着就冷起了脸,然后擦肩而过,径直走了。

    我和五子小六在站在门外还没反应过来,接着听见室内传来李舜的一声断喝:“都给我进来,少他妈鬼鬼祟祟装神弄鬼!”

    貌似李舜早就知道我们在门外偷听。

    我和五子小六进去,李舜正怒气冲冲地站在屋子中央来回踱步,脸上的表情很可怖。

    五子和小六看见李舜这样子,面有惧色,大气不敢出。

    我心里倒没有什么感觉,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李舜这表情是故意弄出来给别人看的,未必就是他内心的真实反应。

    为什么会这么想,我依旧不知道。

    还有,我觉得,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外表往往会很温和平静,一个外表貌似强大的人,内心其实很虚弱。

    来回踱步几次,李舜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掏出一支烟,正要点,小六眼疾手快,忙掏出打火机凑过去给李舜点着。

    李舜深深吸了两口烟,然后又重重出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舒缓了。

    “老板,别生气,气坏了身子那可是自个儿的事!”小六笑着说。

    李舜看了小六一眼,接着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老板,你别发愁,其实,嫂子领养孩子这事,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小六凑到李舜跟前说。

    李舜眼皮一翻:“有屁快放!”

    “老板,这事你完全可以不管,你只需要把这事告诉家里的老太太,老太太要是知道了,必定会出来过问,这没过门的儿媳妇有了孩子,老太太当然不会罢休的,而这未过门的儿媳妇更是不敢得罪老婆婆的。如此,此事不就好办了?”小六说。

    我闻听,心中一竦,此计甚毒,小六虽然不知道秋彤的身世以及秋彤和老李家的关系,但是,借用老婆婆来打压儿媳妇,确实是一个高招,特别是秋彤此时的处境。

    秋彤可以和李舜软磨硬拖死缠烂打阴奉阳违,但是,对于自己的恩人,未来的老婆婆,秋彤是断不敢硬性对抗的,起码不敢像对李舜这样不甘示弱,特别那老李太太似乎是个比较苛刻冷傲之人。

    妈的,这个小六,馊主意倒是不少!我心里暗暗咒骂小六,眼神注视着李舜。

    李舜听小六说完,眼皮猛地一跳,接着就直勾勾地看着小六。

    小六说完,满怀期待地等着李舜给予他夸奖,夸他有此妙计。

    李舜看了小六半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起来不休。

    小六不明就里,也跟着李舜笑起来。

    我在旁边看着李舜笑,忽然觉得他笑得有些不正常,一会儿,就觉得李舜的笑里含着阴森森的杀气,接着就看见李舜突然抬起脚,对着小六的肚子就踹了过去,速度比较快,力度比较大。

    小六猝不及防,当然就是他发觉了也不敢防不敢躲避,小六直接被李舜这一脚踹到了墙角,伴随着“哎哟——”一声,噗通仰面朝天倒在地上。

    五子一下子愣住了,大气不敢出,呆呆地看着李舜,又看看小六。

    李舜这时收敛了笑容,声音变得阴沉而有怒气:“马尔戈壁的,老子的家事谁让你掺和的?狗日的,以后再听见你掺和这事,老子阉了你!”

    我松了口气,李舜虽然和秋彤如此闹,却不想拿家里的老太太来给秋彤施压,难道是李舜刀子嘴豆腐心,心疼秋彤,不愿意让秋彤在老太太面前受委屈?还是其中另有别的深不可测除了李舜之外无人知晓的原因?

    小六爬起来忙给李舜认错道歉:“对不起,老板,我错了,我该死。”

    “我和秋彤的事,任何人都不得参与干涉,就连我爹娘都不掺和,妈的,你算老几,不知深浅高低充能,也不看看你算什么货色!”李舜挖苦小六道。

    “是,老板教训极是,我不是什么货色,我错了。”小六继续认错。

    李舜似乎不打算继续追究此事,摆了摆手:“好了,不提此事,过来,坐下,我给你们谈谈工作!”

    李舜的脸色突然就好起来,显得心情不错,似乎刚才他根本就没有和秋彤吵闹过,似乎秋彤今天来给他带来的不是烦恼,而是福音。

    李舜的情绪变化之快,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如果换了常人,别人会觉得难以理解,不正常,但是,知道李舜吸毒的人,就不会觉得意外,溜冰的人,情绪变化是很大很快的,这是冰毒对精神的控制和迷幻作用带来的后果。

    我和五子小六坐在李舜对过的沙发上,李舜递给我们每人一支烟,自己点着,然后摇晃起脑袋:“这次我和亦克去了趟缅甸,收获颇丰,虽然说他妈的差点把命丢了,但是也总算是没有空手回来。我这次带回来四个宝贝,安置在明州,五子,小六,过几天你俩去明州,负责保护安置看管好那4个小美女,好吃好喝好玩好招待,得伺候好了,还有,任何人不得打她们的主意,包括你们俩,不然,咔嚓——”李舜做了一个切菜刀的动作,“我割了你俩的小鸡鸡!”

    “是,老板请放心,保证不会出事!”五子和小六笑嘻嘻地说。

    “明州那边,我们的2046大型DJ酒吧很快就要开业,在春节期间,还会开业一家地下场子。”李舜继续说。

    听到这里,我的心豁然开朗,是了,李舜此去缅甸,其真实用意是在这里。

    他说的那四个宝贝,无疑就是发牌小姐了。

    李舜在保山多呆了几天,无疑就是办这个事情的,必定是通过秦小兵办的。如此说来,他送给秦小兵的150万元钱,也就不仅仅是救命之恩的酬金了。

    还有,李舜曾经叮嘱我要密切注意观察新东方娱乐公司的所有运作流程和操作环节,其用意也就是在这里了,他极有可能要我参与地下赌场的组建和运营。

    果然,李舜接着说:“这个场子的具体运营方案和管理办法,由亦克负责拿出来,同时,亦克,我这次回来,已经考虑好了,我要赋予亦克更大的重任,要重用你。我已经在明州注册成立了明州理顺实业总公司,我准备让你担任明州理顺公司的总经理,负责打理明州的一切事务,现在是酒吧和地下场子,下一步还会有典当行、担保公司,洗浴中心。”

    五子和小六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

    我不做声,平静地看着李舜,琢磨着如何找时机开口说辞职的事情。

    李舜继续说:“我为什么要在明州开设这些项目呢,是基于我们整体事业的发展需要,我们要学会走出去,积极开拓域外经营项目,不能把自己在海州圈死。老爷子在海州管治安,我在这里弄得太厉害,不好,会影响老爷子的形象。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明州经济发达,钱多,老板多,我们潜在的客户群数量巨大。”

    五子和小六频频点头。

    我默不作声,继续琢磨着如何向李舜开口。

    说实在,我倒是很佩服李舜的头脑,考虑的比较周全长远,连老爷子的影响都顾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