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几分冲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8本章字数:3091字

    直到天色大亮,我才趴在元朵的床头睡去。

    睡了几个小时,我醒了,被秋彤的电话声音惊醒的。

    “亦克,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件事,这件事,需要你的协助才能完成!”秋彤在电话里说。

    秋彤要说什么事呢?我边想边说:“秋总,你说!”

    “我在想元朵这事,亦克,你看,这还有不到10天就要过年了,一般来说,春节放假,按照惯例,发行员都是要回家过年的,假如元朵在春节前还不能醒过来,那么,就无法回家过年,不能回去,那就要给她父母有个交代。”秋彤在电话里说,“如何和她父母交代好而又不让她父母担心,不让她父母知道元朵的事情,这可是个大事。”

    秋彤和我想到一起了,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她甚至比我想的还要提前。

    “是的,这是个问题,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父母知道元朵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然,会给她父母带来巨大的打击,元朵父亲的身体。”我说,“你一定想到什么好主意了,是吗?”

    我没有先说出我的打算,我想先听听秋彤的主意。

    “我想了一个办法,这办法我觉得应该是最可行的,但是,这计划的实施,需要你的协助,因为,你是我周围唯一知道元朵家地址的人。”秋彤说,“我想,在春节前,我和你一起回元朵老家一趟,打着出差路过的名义,专门去看望元朵的父母,捎带些东西和钱回去,就说这是元朵发的年货和奖金,然后说元朵春节期间要参加值班,今年不能回来过年了,委托我们顺便捎带回来。”

    秋彤说的办法和我昨晚想的一模一样,我的计划实施之所以需要秋彤的帮助,就是因为秋彤是发行公司的老总,她和我一起去元朵家看望元朵的父母,告诉元朵父母元朵要春节值班不能回家过年。

    秋彤的身份决定了此话的可信度,元朵父母没有理由不相信,而秋彤的计划需要我参与,是因为我知道元朵的老家地址,是找到元朵家必不可少的人。

    我听秋彤说完,说:“你的这个主意很好,我觉得可行!”

    “只是,我们需要撒一个大谎,你说,这不是欺骗呢?”秋彤的话里带着一丝不安。

    我知道秋彤从来不会撒谎,所以才会感到不安,我本来也是极少撒谎,但是,自从到海州以来,特别是和秋彤认识以后,撒谎对我来说,成了家常便饭,我一直在秋彤和浮生如梦面前撒谎,都习以为常了。

    我说:“秋总,就算这是欺骗,也是善意的谎言,用意是好的,你想想,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就算等以后元朵的父母知道了,他们也不会生气的,会理解的。”

    秋彤沉吟了一下,说:“也只有这样了,我这段时间公司内外的事情不少,主要是忙于节前走访重要的客户,元朵的事情,我会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尽快安排时间,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去通辽科尔沁大草原,去元朵的家。你的时间方便安排不?”

    “好的,我等候你通知!”我说,“我的时间没问题,年前李老板的事情也不多,我的时间还是比较宽松的!”

    我没有告诉秋彤李舜让我做方案的事情。

    “那就好,先这么说定了!”秋彤说。

    一想到我很快就要和秋彤一起奔赴白雪皑皑美丽的科尔沁大草原,我的心里不由感到几分冲动。

    和秋彤一起去通辽,来回路上要用好几天时间,为了不耽误李舜安排的事情,我得尽快加速干完剩余的两个方案。

    我洗了把脸,来了精神,立刻又扑到电脑跟前,开始做地下场子的整体运营方案。

    在缅甸的那次经历,因为事先李舜的叮嘱,我对新东方娱乐公司的运营流程观察地很细致,加上有秦小兵的解说,对他们的运行规则和周围的安保以及场面管理都有了一个比较规范的了解。

    其实这个东西很简单,主要是把工作分解清楚,人员各负其责。

    我脑子里浮现出那天从进门到离开的所有场景,按照切块分割的几个流程,边思考边快速打字,不到2个小时,一个运营流程和管理方案就出笼了。

    打完之后,我又修改了一遍,算是成稿。

    3个任务完成了2个,我的心里轻松了许多,决定马不停蹄继续弄完第三个方案,也就是酒吧营销的那个。

    对于酒吧营销,对于以前经常出入酒吧的我来说并不陌生,同样,对于李舜来说,也未必不熟悉,他出入泡在酒吧夜总会的次数和时间一定比我多比我长,不用专门学如何营销,就是耳熏目染知道的也肯定不少,这就决定了我要做的营销方案,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要突破常规,要带有新意,不能落于俗套。

    我冥思苦想着,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海竹打来的。

    “哥——嘻嘻,你这2天忙不?”海竹笑嘻嘻地说。

    “还行,你说——”我心不在焉地说。

    “啊哈——我刚刚请好假了,休息几天,今天下午就到海州去找你玩。”

    这丫头,说来就来,昨天才说要来,今天就来了。我一怔,接着笑起来:“好啊,来吧,欢迎,热烈欢迎,怎么来?”

    “当然是坐飞机了,阿拉家自己的飞机了。”

    “哟——侬发财了,自己家有飞机了,厉害——”我打趣道。

    “哈——侬少开阿拉玩笑了。”海竹开心地笑着,“哥,阿拉去了,侬晚上带阿拉去哪里玩呢?阿拉想见识海州有特色的好玩的地方。”

    我想了下,说:“晚上阿拉带侬去酒吧玩,海州的酒吧很多,阿拉让你见识见识海州别具风格的酒吧,好不好?”

    “好啊,看不出,哥还很有情调啊,我们晚上去酒吧蹦迪听音乐,太好了,我好久没去酒吧放松过了。”海竹说。

    “几点到海州?我到时候去机场接你!”

    海竹接着告诉了我航班到达的具体时间。

    海竹当然不知道我要带她去酒吧玩的用意是公私兼顾的。

    和海竹打完电话,我继续开始思考自己的问题,边出了房间,在医院院子里随意溜达着,不知不觉到了医院的传达室门前。

    这时,一个邮政局的邮递员正在送报纸信函,和传达室人员在交接物件。

    我站在旁边看着,突然不经意看到报纸里掉下一张印制精美的宣传单,掉在地上。我帮忙捡了起来,同时大致瞟了一眼,是一家海鲜店开业的广告宣传单,印制地十分精美。

    “这是什么?也是你专门投递的?”我问投递员。

    “DM啊,这是要求夹在报纸里投送的部分!”投递员说。

    “DM是什么?”我重复了一句,看着投递员:“除了报纸夹页投递的部分,还有别的投递方式?”

    “DM就是广告印刷品,一般都是按照客户的要求以邮寄的方式直达特定客户群的,也有夹在报纸里投递的。”投递员笑笑说,“这是我们邮政快达公司主业之外赚外快的方式,我们送报纸的也能增加点收入。”

    投递员说完就走了,我站在原地琢磨了老半天。

    突然,我的大脑豁然开朗,有醍醐灌顶之感,突然想到了即将开业的2046酒吧,同时,还想到了秋彤的发行公司,想到了每日投递的几十万份各种报纸,想到了覆盖海州全市各个角落的自办发行网络,想到了下一步发行公司的工作……

    我摇头晃脑沉思着,慢慢踱步又回了病房。

    回到房间,我边给元朵按摩边继续思考。

    下午5点,我到机场去接海竹,出发前,我临时决定玩个浪漫的,买了一大束鲜花。

    明州飞海州的飞机准时降落在海州机场,不一会儿,海竹出现在出口处,老远海竹就从接机的人群中看见了我,兴奋地冲我招手致意。

    海竹出来后,我将鲜花递给海竹:“海竹小姐,海州欢迎你,欢迎你到海州来——”

    “哇——好棒啊,好美的鲜花,太浪漫了。”海竹接过鲜花,低头深深地嗅了一口,然后抬头看着我,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哥,你真好,谢谢你。你送我的鲜花我好喜欢,这鲜花会永远绽放在我的心里,永远也不会枯萎。”

    我心里感到很欣慰,接过海竹手里的行李,带海竹出去,到我停车的地方。

    到了车跟前,海竹看着车,说:“哥,你在这里买车了?”

    “不是,是公司里配的!”我边说边将行李放进后备箱,又拉开车前门,弯腰摆个手势,“海竹小姐,请上车!”

    “嘻嘻,哥,你好绅士哦。”海竹笑着坐进车里,我上了车,发动车子,直奔市区而去。

    “哥,我们现在去那儿?”路上,海竹问我。

    “先安排你住宿的地方!”我边开车边说。

    “那我住哪儿呢?”海竹说。

    “到海州了,当然是住我的宿舍,住我那!”我随口说着,脑子里却又开始思考我的方案。

    海竹的脸腾地红了,轻轻啊了一声,接着低头不语,显得很是羞涩的样子,还有几分紧张,两手放在膝盖上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