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我要你陪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8本章字数:3252字

    “哥——”海竹叫住我。

    “阿竹,怎么了?”我看着海竹。

    海竹站在我跟前,脸色绯红起来,胸口急促起伏着,紧紧咬住嘴唇,两眼火辣辣地看着我,突然就扑到我的怀里,两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哥,我不让你走。”海竹喃喃地在我耳边低语着,丰满的身体紧紧地挤压着我,“哥——我……爱你……”

    海竹的嘴唇摩擦着我的耳廓,身上淡淡的体香沁入我的鼻孔,青春火热的身体传递给我颤栗而又多情的信息。

    我无法抵御海竹热情的主动,突然就紧紧搂住了海竹的身体。

    头晕目眩颤栗间,不知何时,我和海竹开始了忘我投入的热吻。

    “哥……哥哥……今晚……我要你陪我……”海竹呢喃着,紧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梦幻一般。

    海竹的话更加让我不能自已,我一把就把海竹饱了起来,走进了卧室。

    就在我要采取关键行动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浮生如梦,闪出了秋彤。

    我的身体突然就僵硬起来,浑身的滚滚潮水急速退却,那疯狂的热度即刻就冷却下来。

    我的动作停滞了,身体僵持在那里,一动不动,面部肌肉不由狠狠抽搐了几下,大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似乎觉察到我的停止,海竹微微睁开眼睛,娇柔娇羞地看着我。

    “哥——”海竹软软地羞羞地叫了一声。

    海竹的叫声将我唤醒,我一个激灵站了起来,随即伸出手,将海竹轻轻拉起,整理好她凌乱的衣服,伸手轻轻梳理了一下她被我弄乱的头发。

    海竹疑惑地看着我,坐在床边:“哥——你怎么了?”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看着海竹:“阿竹,对不起。”

    海竹站起来,抿了抿嘴唇,看着我:“哥——你怎么了?你说什么呢?我……我是自愿的……我……我爱你……从我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了你……今晚,我愿意。”

    “对不起,阿竹。”我语无伦次地说着,“我……我……”

    此刻,我的心里竟然感到了一种极度的痛苦,乱成了一团麻。

    “哥,你难道不爱我吗?”海竹看着我。

    “阿竹,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我说。

    “我说的是爱,不是喜欢,哥,难道你不爱阿竹吗?”海竹喃喃地说。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海竹:“阿竹,爱和喜欢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从喜欢到爱,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毕竟,我们刚认识不久,互相了解还不深。”

    “可是,我早就深深喜欢你,从海枫哥那里,我早就了解了你,虽然那时还没有见过你的真人,自从见了你,我就开始爱上了你。”海竹说。

    “可是,我认识你却很短暂,我不想欺骗你,阿竹。到目前为止,我可以告诉我,我很喜欢你,但是,爱,真的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还需要时间来孕育培养爱情,我真的希望我们肉体的交融是爱情自然升华的结果,是灵魂深化的结果,没有爱情的性,不是我的追求。”

    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些心不由己,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想要和阿竹培育爱情还是想找个借口来拖延磨蹭自己,为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脱那迷幻的纠葛。

    一方面,我迷恋着阿竹,想在现实里寻找一份真正的爱情,两情相悦的真爱。

    另一方面,却又无法割舍那虚幻世界里的真挚情感。虽然那是空幻的,但是,秋彤就在我眼前活生生地存在着,她就是我无法挥去的浮生如梦。

    虽然明知她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但我仍然无法说服自己去全身心接受另一个女人,心中那不安的感觉无法排遣出去。

    我不想欺骗海竹,我也不想欺骗自己,我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痛苦挣扎着,内心聚成一个大大的结,这个结,我自己似乎无法解开。

    而在这个大大的结之外,还有两个不大不小的结,一个是元朵,一个是芸儿。

    虽然对元朵更多的是亲情,但是,我却在事实上和她有了那种关系,我不知假如元朵哪一天醒来,我会如何面对她。

    芸儿虽然在渐渐从我的心中淡化,但是,短时间内,是无法消除的,毕竟,我们有过那么深邃那么刻骨的一段恋情,我是那么深深地爱着她。

    世上有万般情意,只有爱是无法忘记的。

    我相信一点,今后,岁月流逝,即使我爱上了别的女人,但是,我对芸儿曾经的爱,却是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岁月无痕但爱有痕,这是心灵上深深铭刻的印迹。

    海竹听了我的话,神色渐渐平静下来,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哥,你说的对,我理解你的想法,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你今天这么说,我愈发爱你了。我会给你时间,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爱上我,我有足够的信心让你爱上我,而不仅仅是喜欢。”

    我笑了,拍拍海竹的脸:“阿竹,男人的爱,有的来的很快,但是,也有的来的很慢,或许,我是慢热型的吧。谢谢你的理解,说真的,我越来越喜欢你,我想,等我彻底战胜自己的内心,我会爱上你,我会用全身心去爱你的。”

    “战胜内心?”海竹看着我:“哥,你指的是芸儿吗?到现在你还是不能忘记她?”

    我不能回答海竹的问题,也无法回答,海竹哪里知道我内心的复杂纠葛呢。

    我苦笑了下。

    “哥——别让自己太为难,我不会给你增加思想压力的,其实,你现在还想着芸儿,我并不生气,也不吃醋,相反,我更加觉得你是一个重情义的男人,对感情专一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才是可靠的男人。时间会带走一切,岁月会抚平你心里的创伤,我会用自己真心的爱来浇灌你心中的干涸和枯萎。”海竹动情地说。

    我心里涌起一阵感动,冲海竹笑笑:“海竹,你很好,很好。”

    “哥——你今晚真的要走吗?”海竹说。

    我点点头:“今晚我真的有事,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我,我必须要去!”

    “嗯,好的,那你去吧!”海竹点点头,眼珠子转了几转。

    “好了,你睡吧,明早我带早餐回来!”我说。

    “好的,你不用为我靠心,我会好好睡的!”海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于是,我离开宿舍,直接去了医院。

    在病房里陪了元朵一夜,第二天天色微明,我醒过来,打算出去买早餐给海竹。

    刚一开病房的门,我愣了,海竹正站在门口,手里提着旅行包。

    “阿竹!”我心里有些惊诧,看着海竹,“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海竹的神色很平静,看着我:“哥——对不起,昨晚我跟踪你了,我在病房门口看了你很久,我看到你给她按摩放音乐了。之后,我去了值班医生那里,问了她的病情。我知道她叫元朵,是车祸造成的半植物人。你这两晚出来值班,都是在这里吧?”

    这个聪明的鬼丫头。

    我点点头,说:“进来吧!”

    海竹进来,坐到床前,看着沉睡的元朵,轻声说:“好可爱的一个小姑娘,老天,怎么会被车祸造成了这个样子。”

    我说:“海竹,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不再瞒你,你想听听我和她故事吗?”

    海竹点点头,看着我:“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

    于是,我从到发行公司开始打工结识元朵开始说起,讲述起我和元朵的事情,包括元朵和张晓天,包括元朵对我的帮助和关心以及爱慕追求,包括我对元朵的真实感觉,包括元朵在我走之前一起喝酒献身于我,包括元朵出车祸后张晓天弃之而去,包括我为了给元朵治病到李舜那里去做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海竹。

    在说这事的时候,我避开了所有和秋彤相关的环节,只字未提秋彤和其他相关事情。

    海竹听完,怔怔地看着元朵,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良久,海竹拉住元朵的手,轻声说:“元朵妹妹,你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其实,我应该感谢你,感谢你在我哥落魄的时候给予他的关心和帮助,真的很感激你。你是一个有眼光的女孩,能看出我哥是一个不平凡的男人,能在一个人沦落的时候看出他的魄力和内在。”

    你是一个可怜的女孩,自己爱慕的男人却对你更多的是亲情,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是发自内心的。你是一个不幸的女孩,在自己遭受大难的时候男友却将你抛弃。你又是一个幸运的女孩,在孤立无助的时候我哥能不离不弃在你身边,能一直呵护着你,能为了你去干自己并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坐在海竹身边听着,不禁为海竹宽阔的胸怀所感动。

    海竹继续说:“元朵妹妹,虽然你和我哥发生了那事,可是,我不恨你,我也不怪我哥,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现,我还没见过我哥,我哥还不认识我。我哥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这样的男人,当今社会,现在真的不多了。能认识他,是你的不幸,也是你的荣幸,当然,也是我的荣幸。衷心希望妹妹能早日康复,早日站起来,早日见到青春靓丽的你。我们会成为好朋友,会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的。”

    虽然我哥现在做的很多事还有很多我还不明白,但是,我相信他的人品人格,他会掌握自己的人生方向,他要做的事情,一定有他的原因。他现在不告诉我,也一定有他的理由,我相信,以后,我都会明白的,他也都会告诉我的。”

    海竹最后这句话,似乎在提醒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