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今夜有暴风雪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8本章字数:3136字

    呆坐了一会儿,我摸起电话打到秋彤的办公室,立刻就通了。

    “你好,我是秋彤!”电话里传来秋彤柔和的声音。

    “是我,秋总!”

    “亦克啊!有事吗?”秋彤说,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我刚才在想去元朵家需要带什么东西,还有带多少钱的事情!”我说。

    “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安排好,带的东西我已经安排人去超市买好了,钱呢,上次从缅甸带回来的钱还有不少剩余,我看,带3万吧,就说这是元朵攒下来的公司加年终奖金的总和。”

    我表示赞同:“嗯,行!”

    “还有别的事吗?”秋彤又问我。

    “没了!你很忙吧?”

    “是啊,刚发完邮件关了扣扣,正打算出去拜访几个客户呢。你这电话来的倒是很及时,再晚一会儿,我就出办公室了。”秋彤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异常。

    我呆了下,这说明浮生如梦已经看到我的回复留言了,难道我的回复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和秋彤打完电话,我又闷闷地想了半天,没有任何头绪。

    下午之后,天气变得阴沉起来,北风逐渐加大,天气预报里说的那股强大寒流开始影响到海州了,预报里说今天会有暴风雪。

    海州这边开始要有暴风雪,那西北方向的科尔沁草原那边必然已经开始下雪了。

    到了4点多,天空里飘起了鹅毛大雪,伴随着呼啸的北风,肆虐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我顶风冒雪到了海州火车站候车室,秋彤早已经到了,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不知里面为何物。

    站在秋彤旁边的,还有小猪和雪儿,她们当然是来给秋彤送行的。

    看见我,小猪咧嘴一笑,对丫丫说:“丫丫,你看,哥哥来了!”

    丫丫看见我,嘻嘻一笑,扑过来就让我抱,不为小猪的煽动所迷惑,叫着:“叔叔好——”

    我抱起丫丫,说:“乖,丫丫,还是丫丫好,不听小猪姐姐的胡言乱语。”

    小猪一怔,脸一拉,瞪眼看着我:“喂——老弟,你说什么呢?怎么没大没小的,有这么和姐姐说话的吗?”

    秋彤站在旁边眼神有些怅怅的,似乎在思考什么,对我和小猪的斗嘴皮子似乎没有听见。

    我看着小猪:“小猪,我正式警告你,你得板板正正叫我大哥,没大没小的是你,要是你再不听话,我就……”

    “你就什么?”小猪挑衅地看着我,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我就杀猪过年炖肉吃!”我说着转向丫丫,“丫丫,喜欢吃猪耳朵不?喜欢的话,叔叔弄猪耳朵给你吃。”

    丫丫摇摇头:“叔叔,我不喜欢吃猪耳朵,我喜欢吃猪尾巴。”

    我做面有难色状:“哎——你这孩子咋这么挑剔啊,咱家的猪没有尾巴,难道你不知道?”

    丫丫很奇怪:“叔叔,猪都是有尾巴的啊,为什么咱家的猪没有尾巴呢?”

    我说:“因为咱家的猪不是乖猪猪,调皮,不听话,尾巴被小狗给咬掉啦。”

    丫丫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我正得意着,小猪伸出粉拳就对我背部来了一下子:“你这个大坏蛋,发动群众斗领导,敢含沙射影捉弄我,污蔑我,我打你这个大坏蛋。”

    小猪的拳头落在我背上,好似在按摩一般,比较舒服。

    这时丫丫冲秋彤叫起来:“妈妈,不好了,姐姐打哥哥了——”

    丫丫这一叫,我和小猪都愣住了,丫丫一下子把我俩的辈分都给降低了。

    秋彤被丫丫从沉思中唤醒,看着我们打闹的样子,抿嘴笑了下,然后伸出胳膊把丫丫从我怀里抱过去,亲了亲丫丫的脸,疼爱地说:“乖,雪儿,阿姨和叔叔怎么成了姐姐和哥哥了,不可以这么叫的哦。”

    丫丫搂住秋彤的脖子,伸出小手摸着秋彤的脸,说:“妈妈,不是我要这么叫的呀,是叔叔和阿姨让我叫的啊。”

    秋彤扭脸看了下我和小猪,笑着说:“你看你俩没大没小,都把俺闺女弄糊涂了。”

    我和小猪都呵呵笑起来,我觉得小猪实在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一会儿开始检票,我和秋彤与小猪和丫丫告别,丫丫挥舞着胳膊冲秋彤喊:“妈妈再见,妈妈早点回来呀——”

    秋彤微笑着和丫丫招手:“乖女儿再见,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这几天你要乖乖地听小猪阿姨的话哦。”

    小猪这时冲我说:“大兄弟,路上好好照顾好我的阿彤姐,不然,回来有你好看的。”

    “知道了,大妹子!”我说。

    小猪眼珠子一转,低头对丫丫说:“丫丫,快和哥哥再见!”

    丫丫冲我挥手:“哥哥,姐姐让我和你说再见。”

    大家一下子都笑了,秋彤笑得尤其动人,难得一见。

    我和秋彤上车,软卧车厢,都是下铺。

    夜色已经暗了下来,站台上灯火通明,风雪依旧在舞动肆虐,车厢内暖意融融。

    我们的车厢有4个铺位,但是却只有我和秋彤,那两个上面铺位没人。

    此时正是春运期间,卧铺竟然还有空着的,想起我和元朵第一次坐火车去通辽的时候买了站票的情景,我不由心里有些奇怪,看看秋彤,她似乎毫无觉察,坐在铺位上,眼神看着车窗外的漫天风雪怔怔出神,不知又在想什么。

    很快,火车汽笛一声长鸣,缓缓启动,逐渐加速,在茫茫的风雪中向着西北方向隆隆奔驰而去……

    我和秋彤终于要一起奔赴冰雪覆盖的科尔沁大草原了。

    此刻,在路上。

    路正长,夜正长。

    车窗外大雪飘飘,寒风呼啸,一团漆黑,车厢内暖意融融,灯火通明。火车疾驶在东北大平原上,一直向西北方向的内蒙古大草原开去。

    我和秋彤面对面坐在各自的卧铺上,大眼瞪小眼。秋彤似乎根本就不打算说话,虽然眼睛在看着我,但是心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先打破沉默,没话找话说:“秋总,这车厢就我们两个啊,上铺竟然都没人,上次国庆节我和元朵回通辽,连硬座都没有了,还是买的站票。”

    秋彤一怔,看着我,似乎刚才没注意我在说什么,说:“你刚才说的什么?”

    我心里一阵懊丧,原来秋彤根本就没注意听我说话,我只得又复述了一遍。

    这回秋彤听懂了,看着我,突然莞尔一笑:“这上面不会有人了,这车厢直到终点,也就只会有我们两个!”

    我一楞,看着秋彤:“秋总,你这话的意思是说。”

    “这个你可以懂的!”秋彤恶作剧地看着我。

    “这个我懂,可是,我想不明白,这不是浪费钱吗?”我说。

    “必须的,没办法!”秋彤说。

    “为什么?”我说。

    “你很好奇?”

    “是的,我想知道!”

    “很简单,就因为若干年前,我乘坐火车,买了软卧,下铺,其他三个铺位都是男的,一开车,那三个男的就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有话没话地搭讪,目光里充满淫邪。

    而且,那三个男的脱了鞋之后,都不知多久没洗脚了,满屋子散发出脚臭味。最可恶的是,晚上10点后,他们说要睡觉,就把门关死了,把灯灭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还能睡着,就起来打开了灯。”

    开灯后一看,吓了一大跳,下铺对过的那个男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三角裤衩,被子也不盖,正趴在那里佯装睡觉,上铺的两个也正贼眉鼠眼地探头往下看。我恶心之至,逃出那卧铺车厢,在走道里的座位上硬是坐了一夜,天亮才敢回去。”

    我听了,点点头:“所以你这次就……”

    “是的。”秋彤点点头,“自那以后,我坐火车再也不敢买卧铺,都是买硬座,能不坐火车尽量不坐,尽量选择其他出行方式。这次因为和你一起,我就买了卧铺车厢,却也不想再遇到那种不轨的男人,干脆索性就买了4张卧铺票,把这车厢包了,倒也省事!”

    我说:“没必要啊,和我一起出门,你尽管放心就是,没人敢对你有任何不轨行为,谁敢多看你一眼,我就揍死他!”

    秋彤笑了,说:“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有个顺利的旅途,不想惹麻烦,也不想给你添事,这样不是很省事安静吗?”

    我笑了:“呵呵。”

    秋彤看着我:“你笑什么?”

    我说:“没什么!”

    秋彤抿嘴一笑:“亦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啊?”

    我忙摇头:“没啊,你此言何来?”

    “现在是春运高峰期,大家都买不到票,我却一下子买了4张票2个人用,这岂不是故意捣乱吗?”秋彤说,“我自己觉得自己这样做挺坏的,不道德!”

    我说:“都已经做了,还说这些干嘛啊,再说,又不是偷的抢的,花钱买来的,不要这么感觉!”

    其实,我这话说的有些违心,我也觉得秋彤这么做有些过分,虽然不是炫富,但是有烧包不讲道德之嫌。

    这要是别人这么做,我一定会觉得义愤填膺,痛加指责,但是,这事是秋彤做的,我思维起来,自觉不自觉地就袒护起秋彤。

    因为在我从来的意识里,秋彤做什么都是对的,她永远都没有错,现在即使她是错的,在我看来,那也是个美丽的错误,她的所有缺点在我心里和眼里都是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