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章老鼠眼眯得更细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8本章字数:3275字

    “哎——亦克兄弟,别着急了,别误会。”地下皇者摆摆手,说,“我还没说完,你还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可是没有任何责备老弟的意思,我是将军的人,你是李老板的贴身人,我们俩谁站在门口把风还不都是一样呢。甚至,我还得感谢你,你替我在门口站岗了,这幸亏是没有外人出现,不然,要是被将军发觉了,我还得受批评。”

    我看着地下皇者的眼睛,听着他真假难辨的话,感觉强将手下无弱兵,这个地下皇者能跟着伍德混,能做伍德的贴身之人,必然不是个善茬。

    我不由对他多了几分戒备心理,脸上笑了笑:“黄老兄真会说话,不过,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至于感谢,那就不必了,我替你把风,也是应该的。”

    “呵呵,亦老弟这么讲就对了,都是自己人,不必见外,不必多虑。”地下皇者微笑着,老鼠眼睛眯得更细了。

    虽然他在微笑,我却分明从他眼睛的缝隙中感到了一分阴险和奸诈。

    我的心中一凛。

    伍德和地下皇者离开之后,我去了李舜的办公室,将3个方案放在李舜的办公桌前。

    李舜递给我一支烟,让我坐在他对过的椅子上,然后,他直接摸起那个地下场子的方案,点燃一支烟,凝神看起来。

    李舜看地很认真,我第一次看到李舜能如此投入地看一个东西。

    老半天之后,李舜放下手里的方案,突然一拍桌子:“好!”

    我明白,这个方案通过了。

    “好,很好!”李舜点点头,看着我:“这趟缅甸没白跑,值!你小子脑瓜子还真行,琢磨地很透,此方案完全可行!”

    接着,李舜就叫你来一个工作人员,将方案递给他:“给我发传真,发给明州那边,让他们按照这个方案,给我全面抓落实——”

    工作人员答应着出去后,李舜又摸起那两个方案,扫了几眼,然后摸起电话,叫来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经理。

    经理来了之后,李舜对我说:“亦克,经理在这里,这房地产营销方案我先不看,看文件太累脑子,你给我们口头先简要讲讲,我们先有个印象。”

    于是,我开始给李舜和那经理简要讲方案。

    李舜边听边看着经理,经理凝神听着,眼神越来越亮,最后兴奋起来,赞不绝口:“太棒了,实在太高明了。”

    李舜高兴起来,将方案递给经理,吩咐他回去抓紧落实。

    然后,李舜看着我:“易大师,我的2046呢,说说——”

    我定定神,侃侃而谈……

    李舜听得眼睛发光,使劲点点头:“我靠——这方案超级棒,看不出,你小子鬼点子真多,出乎我原先的预料。”

    接着,李舜又叫人进来,吩咐马上把这个方案传真给明州那边。

    这时,我彻底放心了,松了口气,妈的,哦了!我终于可以安心走了!

    李舜这时摇头晃脑地得瑟了一阵子,接着突然盯着我看,不做声。

    我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看着他。

    过了半天,李舜突然冒出一句:“亦克,我告诉你个事情。”

    “什么事,李老板请讲!”我说。

    李舜摇摆了一下脑袋:“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我的心里一惊,看着李舜:“李老板这话何意?”

    “何意?我突然不想放你走了!”

    我急了:“李老板,你不能不讲信用,你说话要算数!”

    “信用?”李舜突然仰脸哈哈大笑起来,笑毕,看着我,伸长了脖子,一字一顿地说,“兄弟,我给你说,信用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屁!”

    我腾地站起来,看着李舜,也一字一顿地说:“李老板,我要是决定离开,就一定会离开,没有任何人能阻拦得了我!”

    李舜也站起来,看着我:“真的?”

    “真的!”我看着李舜,毫不退缩。

    李舜眼睛直勾勾愣愣地看着我,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

    我被李舜笑得心里直发毛,操你大爷的,干嘛这么狂笑不止!

    李舜终于笑毕,脑袋在脖子上转悠了一圈,然后突然冲我伸出了大拇指:“行,你小子行,打架行,弄方案行,脾气犟起来,也行,有种!”

    我看着李舜,依旧不说话。

    李舜看着我警惕戒备的神色,咧嘴一乐,接着伸手拍拍我的肩膀:“好了,小子,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你老这么看我,我会心虚的。我放你走,行了吧?”

    李舜的话让我辨不出真假,我担心他又出尔反尔,还是不说话。

    “对别人我李舜可以不讲信用,信用绝对是个屁,对你来说,我还是要讲信用的,不然,我对不住你,怎么说,你也是秋彤的救命恩人,还在缅甸和我有一段出生入死的经历,也算是患难兄弟,我怎么能耍你呢?”

    李舜大大咧咧地说,“你放心吧,刚才我和你说了玩的,虽然我极其不舍得你走,但是,你已经铁了心了,我再留也无益,干脆,就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成全了你。”

    我放下心来:“谢谢老板!”

    “你离开我我提出的3个条件你已经完成一个了,很圆满,剩下的2个条件,可不要忘记哦。”李舜说。

    “这一点,请李老板放心!”我说。

    “我对你的话还是放心的,我很看中你的人品。”李舜说,“我其实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干的事情,好人不愿做,坏人呢,还不一定能干好,你不愿意跟着我混道上,我理解你的想法,不勉强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追求,我们在这方面没有共同语言,那就好说好散,以后还可以继续做个朋友。我要是真把你带坏了,还真觉得有些心里过意不去,起码再见了你父母,无法向老人家交代。”

    李舜又一次有意无意提及我的家人,我的心一缩,我知道李舜话里有话,貌似关心的语句里包含着某种形式的警告。这已经是李舜第二次拿我家人警告我了。

    我说:“年后,我就把房子钥匙交给你,还有那手枪和望远镜等警用器具。”

    李舜摆摆手:“不用,你只把手枪给我交回来就行,那望远镜等一套警用器具,送给你了,做个纪念,没事出去游玩也用得着,不错的东西。至于那房子,反正也闲着没人住,空着还长蜘蛛网,你继续住在哪里吧,等于给我看房子了。但是,也不是白住的,那物业和水电费,好贵啊,我交不起了,你自己交吧,我不负担。”

    我一怔,知道李舜是找借口让我继续住在那里,那点物业和水电费对他来说真的屁都不是,他怎么会交不起,他这是想给我送人情呢!

    我忙推辞,刚说了两句,李舜就拉起脸:“亦克,别给你脸你不要脸,怎么,瞧不起我,嫌我的房子肮脏,是不是?我让你住在那里,是基于我们俩纯真高尚的革命友谊,是出于我对你亦克人品的敬重,你别给我不识抬举惹我发火好不好?”

    看李舜发火了,我又担心这家伙反悔不让我走,不想这个时候再得罪他,决定暂时先答应下来,等以后再说。

    于是,我说:“既然李老板一片真心实意,我就不客气了,再次谢谢李老板!”

    “哎——这就对了,听话才是好同志!”李舜说,“你跟我混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这段光辉岁月一定会在你的人生经历中刻下重重的一笔,会成为你人生中的一笔宝贵财富,我虽然只做了你很短的几天老板,但是,在我的心里,不管你走到哪里,去干什么,我还是你的老板,兄弟式的老板,我希望你也能这样认为,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大家永远都是兄弟,好兄弟。”

    说着,李舜竟似有些动情,我的心里却一个咯噔,李舜在心里把自己当成我永远的老板,什么鸟意思?还没完没了了?

    我的心里不由蒙上了一层阴影,上过贼船,要下来,难道真的这么难?

    李舜又说:“这就过年了,年前我就不再打扰你了,提前给你放假,你也该忙忙自己的事情了。年后,你记得我就来给我拜个晚年,记不得,也就不用来了,直接去秋彤那里上班去吧。”

    我说:“李老板,我先提前给你拜个早年吧!祝你明年万事顺利,发大财!”

    李舜笑了下:“彼此彼此,互拜吧。祝你老弟和你的阿竹妹妹早日结成正果,哎,阿竹这姑娘,还真不错,你小子有福气,好好待人家,莫要辜负了她。”

    李舜的话是在祝福,我听起来却有些遗憾伤感落寞的味道。

    我打算告辞,刚说要走,李舜说:“等等——”

    我站住看着李舜,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动静。

    李舜回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摸出鼓囊囊的一个大信封,递给我:“拿着!”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5沓钱,5万。

    我看着李舜:“李老板,这是何意?”

    “给你的压岁钱!”李舜面无表情地说。

    “这钱我不能要!”我放到办公桌上。

    李舜拉下脸,很不高兴:“你嫌我的钱脏,是不是?”

    “不是,无功不受禄,李老板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承受不起!”

    “谁说你无功,不说缅甸护主有功,不说回来护花有劳,就说你给我做的这3个方案,给你这钱就不多!”李舜说。

    “那3个方案是我应该的本职工作,本来就拿着李老板的工资,再要这钱,过分了!”

    李舜耷拉着脸看着我,一会儿说:“那好,既然你这么说,这钱我就换个说法,不给你了,给元朵,行不行?就算是我做慈善了,捐助给元朵治病!你代收!”

    李舜一说这话,我大吃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在照顾元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