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永远的铭刻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8本章字数:3195字

    “客客,你不要说了,即使那天你不说那些话,我也已经开始有了这些想法,只是,那天你的留言成为了一个催化剂和导火索。既然早晚要痛,那么,晚痛不如早痛。”浮生如梦说,“人生都是缘分,相聚相散都是缘分,我能和你认识,是缘,我们分开,也是缘,这缘,都是命中注定的。命运从来都是不可更改的,无论是现实的还是虚拟的。客客,感谢你带给我的那些快乐,感谢你带给我那些永世难忘的点点滴滴,我会永远铭刻在心间。

    客客,你是我的空气,漂浮在尘埃里,环顾在我的周围和气息里,无所无时不在,呼吸进我的身体,分解为我的氧气,融化为我的血肉。客客,我会永远记得你,记得从没有见过听过接触过的你,永远……客客,忘了我吧,忘记这个虚无缥缈的我吧。”

    “如梦……”我的手颤抖地厉害,无法继续打字了,我的心里涌起无比的悲凉和绝望,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现实里的秋彤我咫尺天涯,虚幻里的如梦也要离我而去了,成为我心目中永远的海州绝唱。

    我知道,此刻的浮生如梦一定是极其伤心痛苦的,说不定,此刻,她正泪流满面悲痛欲绝,只是,我看不见。

    我知道,秋彤一定是在从通辽回来后才下了这个决心的,和我一起去通辽的几天,她虽然在思虑,但是并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不然,她那时绝对会精神崩溃,不会还谈笑风生。

    我知道,秋彤比我理智,她一旦意识到我和她的这场精神恋爱有可能带来的结果,一旦认识到虚拟里的这份情感永远也不可能走进现实,一旦觉察到对我的现实选择和今后的人生道路产生的影响,她绝对会强行用自己的理智战胜情感。虽然这对她来说无比艰难,虽然她极其不愿意,虽然她的内心极其希望和我在虚拟的世界里共享爱河,共浴爱的光辉。

    我知道,假若没有李舜的存在,假若没有恩人的存在,假若秋彤不是孤儿,假若秋彤的人生可以重新续写,秋彤一定会义无反顾冲破虚拟,走向现实,和我共同奏响爱情的乐章。

    但是,在现实面前,这一切皆无可能,秋彤的性格决定了她的命运,她必须要报恩,要服从,要接受冷酷的现实。

    “客客,最后再叫你一声客客,永别了。每一天,每一个时刻,我呼吸到空气的时候,我都会感觉到你在我身边,就让这份情感化为空气吧。客客,我走了,忘记我,祝你在现实里找到真爱,找到属于你的真正幸福,不管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深深地祝福你。”浮生如梦发过来一个悲痛欲绝的表情,接着,下线了,那彩色的头像瞬间变成了灰白。

    我木木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对话窗口,木木地看着秋彤已经变成灰白的头像,懵了,傻了,呆了,痴了。

    我的如梦走了,永远离我而去了,我完蛋了!

    失去浮生如梦的这一刻,我猛然感觉到我对浮生如梦的爱有多深,它超越了我对芸儿的爱,超越了我有生以来的所有情感。

    我懵懵地站起来,狠狠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一头栽倒在元朵旁边的床上……

    这一夜,我没有合眼,彻夜未眠,看着天花板发了一夜呆。

    第二天,我茶水不思,滴米未进,继续被失恋的感觉重创着,这感觉甚至超过了芸儿给我的打击。

    我终于领教了网恋的厉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于现实。

    天色黑下来时,我终于下了床,看着病床上的元朵,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不能倒下,我必须要医治好元朵,我必须要唤醒元朵。

    我木然坐在元朵身边,边继续给元朵按摩边继续沉浸在绝望和落寞中,和浮生如梦从认识到交往的一幕一幕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闪现。

    随着这些镜头的闪现,我的心变得愈发惆怅和忧郁起来。

    我不知道,此刻的秋彤会如何,她是否能承受住自己的决定带给自己的重创。

    想起秋彤,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浮生如梦走了,可是,秋彤还在,年后,我就能天天见到秋彤和她一起工作,浮生如梦就是秋彤,她们是一个人啊,既然是一个人,我就等于天天看到浮生如梦啊,我为什么要如此悲伤如此凄凉呢?

    想了半天,我的心情慢慢找回了些许的平衡和安慰,逐渐平静下来。

    可是,我想到,秋彤却是不会如我一般能找到平衡的,她失去的客客是唯一的,是她在现实里无法找到的,虽然我就在他身边,但是,我却无法告诉她。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了,带着巨大的担忧,我拨通了秋彤的电话,但是,接电话的却不是秋彤,是丫丫。

    “叔叔,妈妈病了。”丫丫的电话里哭哭啼啼地说:“昨天晚上,妈妈搂着我睡的,半夜我被尿憋醒了,看到妈妈正抱着我在哭,我吓得没敢做声,都尿床了。”

    “啊!那你妈妈现在呢?”我着急地说,心里涌起对秋彤的无比关切。

    “妈妈早上没吃没喝就去上班了,这会刚回来,一回来,不吃饭不喝水就倒在卧室的床上了,电话扔在客厅茶几上。”丫丫继续哭哭啼啼地说。

    听到这里,我的大脑彻底乱了,呼吸几乎要窒息,心疼得不行。

    我决定立刻去秋彤家里看她。

    可是,此时我才意识到,我不知道秋彤家的地址。

    “丫丫,告诉叔叔你家的地址?”我说。

    “我家住在高楼上,28楼,要坐电梯。”丫丫说。

    晕倒!

    “丫丫,告诉叔叔是什么路那个小区几号楼几单元。”我说。

    “我不知道哇。”丫丫说。

    我懵了,一时有些无策。

    正在这时,我听到丫丫喊:“妈妈,妈妈起床了,妈妈,叔叔打来的电话,给你电话。”

    接着,我听了秋彤的声音:“亦克,你好!”

    秋彤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很平静,但是,我分明感觉到了深深的憔悴和虚弱。

    我的心紧紧揪着,急忙说:“秋总,我听丫丫说你病了?怎么回事?”

    电话那端传来秋彤干涩的笑声:“没事,就是昨夜受了风寒,没事的,躺下睡会儿就好了,谢谢你的关心。”

    我说:“我去看看你吧,你家地址是哪儿?”此时,我非常想去秋彤的小窝去看看,看看这个美女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看看她的电脑摆放在哪里,她每天晚上是坐在哪里和我说话。

    秋彤顿了顿:“你在哪儿?”

    “医院!”

    “那你不用来了,我去医院吧,我去看看元朵!”秋彤用委婉的方式拒绝了我的上门探望。

    我有些失望,却也无可奈何:“好吧!可是,那丫丫呢?她自己在家里?”

    我仿佛又找到一个借口。

    “小猪马上就到了,她在家看丫丫!”秋彤将我最后的一个理由封杀。

    很快,秋彤出现在元朵病房。

    见到秋彤的一刹那,我吃了一惊。

    虽然我对见到秋彤的情景已经做了某种程度的想象并已经有了某种思想准备,虽然秋彤略施了粉黛,但是,第一眼见到秋彤,我还是大出意料。秋彤仿佛大病一场,眼窝深凹,眼圈发乌,目光无采,神色憔悴,嘴唇干枯。

    我的心霎时剧痛起来,秋彤遭受的折磨比我强烈多了,她亲手给自己挖了一个坟墓,然后自己跳了进去,这坟墓对她的精神折磨不亚于金三角的干洞。

    见到我,秋彤也意外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神直勾勾的,声音嘶哑地说:“亦克,你怎么了?你病了吗?”

    “我没事,昨晚打游戏打了一夜,熬夜熬的。”我强自镇静地笑了下,然后看着秋彤说,“秋总,你这风寒可是不轻啊,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的面容这么憔悴?”

    秋彤深呼吸一口,关上病房的门,努力笑了下,淡淡地说:“风寒所致,休息不好,很正常。这女人啊,睡眠不足就是这样啊,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话虽这么说,我心里却明白秋彤这是身心煎熬的结果,她的心里所受的折磨远远大于身体的煎熬。

    我的心持久针刺般疼痛着,看着秋彤默默坐到元朵床前,看着元朵。

    一会儿,秋彤喃喃地说:“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又要过年了。”

    说完这话,秋彤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我:“亦克,你不回家过年了?”

    “路途遥远,折腾不起,不回去了!”

    秋彤看着我,似乎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说:“你是担心元朵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寂寞孤独吧?你是为了元朵才留下来在这里过年的吧?”

    我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秋彤看了我一会儿,接着站起来:“我看,让医生再全面给元朵检查测试一次身体吧。”

    我点头,然后和秋彤一起去找医生。

    医生很快安排护士弄来了一大堆先进的测试仪器,对元朵的各项器官功能进行测试,并进行了全面的体检。

    最后,结果出来了,医生神色轻松地对我们说:“检查结果表明,病人的各项指标都几乎和常人一样,全身的神经末梢敏感程度也接近于常人了,这段时间的触摸治疗,证明效果是非常好的,我看,说不定什么时候,病人就会苏醒过来!”

    我和秋彤听了都很高兴,秋彤急切地问医生:“大夫,你说,她什么时候会苏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