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章没有那么娇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9本章字数:3280字

    我想了下,草原的空气和环境以及家人的温暖,无疑对元朵的大脑完全康复是很有利的。

    秋彤点点头:“嗯,这倒也不错,草原的环境比起城市来是好得多,有利于你大脑的康复。”

    我说:“你打算什么时间走?”

    元朵说:“越快越好,我想明天就走,亦大哥,麻烦你帮我买张火车票吧!”

    我说:“没问题,我买2张,我送你回家!”

    元朵的脸色微微一变,停止了活动,看着我说:“不,亦大哥,不用你送,你在这儿好好陪海竹姐姐吧。”

    元朵的语气很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心里明白元朵的想法,但是让元朵自己回家,我实在是不放心,就说:“你自己回去,那怎么行,无论如何不行!”

    秋彤这时说:“要不,元朵,我陪你回家吧?”

    元朵又摇摇头:“秋总,不用,你还有丫丫要照顾呢,我自己真的可以的,没问题的,我现在已经好了呢,我没那么娇气的。”

    元朵又拒绝了秋彤。

    秋彤沉思了下,眼前突然一亮:“好了,我想到一个最合适的人了。元朵,我让小猪陪你回家,她一直念叨着想去草原看看,上次我和亦克去你家,她就羡慕地不得了。”

    元朵一愣,看着我们:“你们去我家?”

    秋彤笑着说:“傻丫头,年前你没醒过来啊,我们担心你父母着急,我和亦克去了一趟你家,顺便把公司里发的年货还有你的年终奖金工资一起捎了回去。”

    元朵睁大了眼睛:“秋总,我不上班,还有工资和奖金?”

    “当然!”秋彤如无其事地说:“你还是我公司的员工,当然会有这些,那个大客户部还等着你回去上班呢,当然,要等你完全康复了,在你没有彻底康复之前,亦克主持你那部室的工作。”

    我发觉在我的带动下,秋彤撒谎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快出师了。

    元朵的眼睛睁得更大了,看着我:“亦大哥,你、你不走了?你又回去上班了?”

    我点点头:“春节后就回去上班,我不走了!”

    元朵的眼神瞬间迸发出了光采,但是,接着就黯然下去,点点头,喃喃地说:“好啊,不走了,好。”

    秋彤看着元朵和我的表情变化,沉默了一下,接着对元朵说:“元朵,亦克主持大客户部的工作,你放心吗?”

    “放心,当然放心了,其实……”元朵脱口而出,接着想说什么,似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住了嘴。

    秋彤敏锐的目光看着元朵,没有继续追问。

    事情就这么定了,小猪陪元朵回家,秋彤当场就给小猪打了电话,小猪在电话那边高兴地哇哇大叫。

    我给元朵办了出院手续,秋彤陪元朵回宿舍,我去车站买车票。

    临出院前,元朵看着我:“大哥,我住院的花销都是哪里来的?”

    我看了看站在身边的秋彤,笑了下,说:“有张晓天的,还有社会的好心人捐助的。”

    元朵看看秋彤,秋彤点了点头,接着扭过脸冲我努了下嘴角。

    元朵带着半信半疑的表情,跟随秋彤去了。

    对于张晓天的背弃,元朵似乎没有受到什么打击。对于海竹的出现,元朵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带着黯然但又自卑的心理接受了这一切。

    而秋彤,虽然说话不多,但是,似乎在用敏锐的目光观察审视着这一切,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猜到我和元朵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元朵终于彻底好了,我心头的最大一块石头落了地,彻底轻松了。

    我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了医院,直奔火车站。

    路上,我回味起自己刚才和元朵的谈话,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没有了离开海州的意识,按照我一直的想法,我始终是要继续去漂泊的,元朵身体没好,我没有理由离开,现在元朵的身体康复了,那么,我应该有理由离开了。

    但是,此刻,我脑子里继续漂泊流浪想法竟然不知不觉消失了,竟然顺利成章觉得我应该去秋彤的公司工作,在秋彤的领导下干活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或许,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停止流浪的步伐不想离开海州了,为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真的不知道原因还是不敢不愿去想。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为什么总是这么纠结?我想让自己活得潇洒一点,却总是那么难。难道就因为我是有思想有感情的高级动物?难道大家不都是吗?难道我的人生注定要在在纠结中前行?亦或是生活就是我们身处的环境,其实大多数人生活的很辛苦,纠结是所有人心中的矛盾。

    当天晚上,我回到万达广场的宿舍,海竹正在客厅里饶有兴趣地摆弄李舜遗留给我的望远镜。

    那把手枪我还没来得及还给李舜,被我藏到了一个保险的地方,海竹是发现不了的。

    一会儿,海竹拿起望远镜,站在客厅的窗户上往外看,边说:“呀——哥,这望远镜真好,外面的东西看的好清楚,后面那座楼里的人家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笑笑,没说话,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

    突然,海竹“啊——”了一声,脸色变得通红,放下了望远镜。

    我说:“阿竹,怎么了?”

    海竹将望远镜放到茶几上,脸色绯红,手足有些无措地说:“没……没什么,我去洗澡了。”

    说着,海竹去了卧室。

    我拿起望远镜,站到海竹的地方,开始往外看,看到8楼的时候,明白海竹刚才脸色通红的原因了。

    原来曹莉和孙栋恺正在客厅里做那事。

    我看着他们的活动,今天是大年初一,这两人不在家和家人一起过年,跑这里做运动了。

    我这时觉得身体有些躁动,浑身发热,忙放下望远镜,坐回到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脑子里却有些心猿意马。

    一会儿,海竹洗完澡出来了,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布睡衣,头发披散着,脸色桃红,显得格外娇嫩。

    我不敢看海竹的样子,怕自己收敛不住。

    “哥——我洗完了,你去洗澡吧!”海竹颤巍巍地说着。

    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答应着。

    海竹走到我跟前,身上散发出诱人的淡淡的香味,我不知道是她洗澡沐浴液的味道还是身体的自然体香。

    “哥——你看,我这身睡衣好看吗?”海竹低声道。

    我快速扫了一眼,接着又继续看电视:“好看,真好看!”

    “你喜欢吗?”

    “喜欢!”我心跳加速。

    “我专门买了穿给你看的,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就一直穿这个颜色和式样的。”海竹的声音更低了,脸上露出几分娇羞。

    我吞咽了几下喉咙,没有说话。

    “哥——那我先睡了,你去洗澡吧,睡衣我给你放好了。”海竹说着转身去了卧室。

    “好!”我转过脸,目送海竹婀娜的身姿进入了卧室。

    海竹进了卧室,轻轻将门关了,却没有关死,虚掩了一条缝。

    过了大约10多分钟,我起身去洗澡,经过卧室的时候,看到海竹的房里已经关灯了。

    我洗完澡,经过海竹卧室的时候,停留了脚步,静默了一会儿,深深呼了一口气,去了客房。

    当我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听到卧室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厨房里传来叮当的声音,还有煎鸡蛋的香味。

    我刚要起床,客房的门被推开,海竹出现在我床前,看着我:“哥——大赖虫哥哥,起床啦,早饭做好了。”

    我起床,去卫生间洗涮,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

    洗涮完毕,我和海竹一起吃早餐,海竹的手艺不错,我不由夸赞了海竹几句。

    海竹开心地笑着:“以前我什么都不会做,这都是最近才开始学的,哥,只要你喜欢,以后,我会天天做给你吃的。以后我的手艺会越来越好的哦。”

    我笑笑,伸手刮了下海竹的鼻梁:“不错,有点家庭主妇的模样了。”

    海竹更加开心了:“我可不仅仅是个家庭主妇呢,我要做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你们男人都是喜欢这样的女人吧?”

    我说:“应该是,起码,我是喜欢的!”

    “嗄——只要你喜欢就行!”海竹笑着说。

    吃过早饭,海竹收拾完桌子,对我说:“哥——今天去哪里玩?”

    我说:“你想去哪里?”

    “我想去欢乐谷!”海竹说。

    “嗯,行,不过,我们要先去火车站送元朵!”我说。

    海竹点点头看着我:“嗯哪!”

    我说:“元朵要回家看父母,我想送她回去,她坚决不答应,最后小猪送她回去。”

    海竹说:“元朵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你难道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让你送吗?”

    “明白!”我说。

    “我其实不忍心伤害她,我衷心祝愿她幸福,可是,有些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我知道她是爱你的,从她醒过来之后我就确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但是,我也知道,你对她更多的是亲情,毕竟,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是双向的。”

    我看着海竹。

    海竹继续说:“我爱一个人,我会追求他,但是,我绝对不会死缠烂打,绝对不会要死要活抓住你不放,那样的爱情是枯燥无味的,哥,虽然我很爱你,但是,假如你告诉我你爱的是元朵,喜欢元朵胜过我,那么,我会毫不犹豫舍身而退,我会成全你们,但是,现实是……”

    海竹的心态让我很赞赏,和她在一起,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压力。

    我此时没有想到,海竹的这种心态最终是成全了我还是将我拖入另一个深渊。

    这是后话。

    我和海竹收拾停当,一起出了家门,去火车站送别元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