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家贼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9本章字数:3234字

    接着,秋彤又说了一句话,让我感到很意外:“凡事欲速则不达,此事要抓紧但是也不能太急,慢慢来。曹滕的方案综合完成后,直接从电脑里发给我,我要进行全面的修改,修改完善后我亲自去交给经管办曹主任,由经管办审核完后呈报集团领导,领导批示通过后,我们再去实施。”

    听到秋彤这话,赵达剑和曹滕脸上都微微一怔,但是随即都恢复了正常,赵达剑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似乎在嘲笑秋彤的昏庸和糊涂,竟然看不透集团这个经管办的副主持就是最大的家贼。

    看着秋彤淡定的表情,我的心中突然一动,转转眼珠,琢磨开了秋彤的意图:秋彤绝对不昏庸,也不糊涂,她在这里说这句话,一定是有目的的,她一定知道其实有赵达剑和曹滕在,这个密是保不住的,刚才自己的话也是很快会传出去的。

    而她在声色俱厉地发出警告之后,却又主动提出要把完善后的方案亲自交给曹莉,再由曹莉呈交集团领导,虽然这符合工作流程,但是,难道她不知道曹莉一旦得到了这个完整的方案,马上就会在背后捅上一刀子?说不定这方案的复印件即刻就会被送到我们的竞争对手那里。

    那么,秋彤说这话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心里不停嘀咕着,却始终没有猜透秋彤的真实意图,也不知她此刻是怎么谋划的,要使用哪些计策。

    上兵伐谋,秋彤难道这次要亲自来导演出演一场智斗?不知这场戏里有没有我,我能出演个什么角色?

    一想到演出就要开始了,我不由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内心里压抑已久的好斗又在蠢蠢欲动。

    回到办公室,我掏出u盘直接递给曹滕:“曹兄,辛苦你了。”

    曹滕接过u盘,看着我:“你昨天白天一天不在,没用电脑,用别的电脑打的?”

    “是啊,昨晚加班写的,在网吧写的,写了一个晚上,我打字刚学会,速度超慢,只有劳驾你了。”

    “我看你昨天在这个电脑上打字速度不慢啊,噼里啪啦的,很熟练嘛!”曹滕边复制文档边说。

    “我那是胡敲呢,敲得快不等于打上去的字多啊,我是急性子,打字效率很低的,今后,我得多练练。”

    曹滕复制完文档,拔出U盘递给我,然后看着我:“亦兄,真看不出,你还真有两下子,我曹滕以前看走眼了,你今天的方案算是让我开了眼界了,佩服之至啊!”

    我笑笑:“曹兄过奖,小弟胡写一通,今天的汇报让曹兄笑话了!”

    曹滕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亦兄,如此谦虚,有这个必要吗?在外面谦虚我可以理解,在办公室里,就我们俩,你觉得有必要吗?我看,没必要吧,咱连虽然以前打交道不多,但是,今后,可就是一个锅里摸勺子了,没必要太遮掩吧。亦兄,我觉得咱俩能成为好兄弟,你信不信?”

    我点点头:“信!”

    “我这次能调回来,我相信你也该明白,我在集团和公司还是有人的,除了我堂姐曹莉,孙总对我还是很赏识的,这次我回来,就是孙总亲自给秋总提议的。”

    曹滕矜持地说:“你这次辞职后能回来工作,应该是很幸运的,应该是和公司里缺人手有关系,不然,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发行公司是出去容易回来难,不过,今后,咱俩是兄弟了,我会帮助你的,有什么难处,你可以找我。你一个外地南方人在这里打工,没关系没后台,要想混出个模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是海州本地人,在当地还是有很多熟人和关系的,不管是单位里还是社会上。”

    我又点点头:“谢谢曹兄关照!”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开始做咱俩的综合方案了,哎——这可是废脑子的活。”曹滕冲我大度地点点头,似乎他已经成了我的救世主。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亦克,我是秋彤!”

    “哦……”我没有对秋彤下称呼,边看了一眼坐在电脑前正忙乎的曹滕。

    “在办公室是不是?”秋彤说。

    “嗯。”

    “那好,你听我说,我在公司院子后面那条路往东500米处的两岸咖啡,你过来,我请你吃午饭!我在二楼的东北角,靠窗的位置!”说完,不等我回话,秋彤就挂了电话。

    回公司上班第三天,秋彤要请我吃午饭。

    我不知道秋彤何意,这顿饭是不是还有其他意图。

    到了两岸咖啡,秋彤正坐在二楼靠窗的角落,位置比较隐蔽。

    秋彤此刻正托着腮看着窗外,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走过去坐下:“秋总,我来了!”

    秋彤回过脸看着我,脸上的神情有些捉摸不定:“亦克,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闻听秋彤此言,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我迅速镇静下来,笑着:“秋总此话何意呢?”

    秋彤看着我,沉吟了一下,说:“亦克,我一直就觉得是在营销方面很有能力,一直没有机会当面验证,今天,我总算领教了。现在,你还敢说你对营销一窍不通,只是交了好运吗?”

    我笑着:“秋总,我真的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营销能力,只不过,我的运气确实不错,这次的方案,是我结合以前卖保险和做传销时候的一些做法,受到了一些启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出来的。当然,有一点我承认,那就是做任何事,都要实现进行周密的调查研究,我卖保险的时候,讲师经常强调这一点,我记得很牢固。”

    “这么说,那就是你自己也没有发觉到自己在这方面的潜能,这次在我这里被激发出来了?”秋彤半真半假地看着我说。

    “也许吧,应该是。”我做诚恳状,“我的确没有意识到自己还能在营销方面有所作为,以前做保险的时候,我的销售业绩是最差的,做传销的时候,不但没赚到钱,还差点没抓进去。

    不过,虽然做的不好,但是,也还是有一些经验和教训,还有,我做足疗师的时候,顾客中经常有一些商界的成功人士,他们经常边做足疗边侃一些经营之道,或许,时间久了,耳熏目染地多了,也潜移默化受了影响吧。”

    秋彤突然笑起来,笑得很开心,很轻松。

    秋彤的笑让我心里摸不到底,不知她的笑里是否藏着什么玄机。

    看着秋彤开心的笑,我的心里热乎乎的,我多么希望秋彤永远都是这样开心啊。

    秋彤半天才笑完,看着我说:“这么说,亦克,你是自觉不自觉地成长起来的,积蓄了不少的能量,自己也不觉得,现在是属于厚积薄发喽。”

    “应该是吧,我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做出这样一个让领导满意的方案来,今天在会上听了领导对我的肯定和夸奖,我很高兴,今后,我要努力好好学习业务知识,不断提高自己的营销能力,做一个合格的发行业务员!”我挺直腰杆自豪地说。

    “亦克,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你的话呢?”秋彤又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

    “应该相信!”我忙点头。

    秋彤看了我一会儿,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一会儿眉头舒展开,一会儿眉头又皱起来,沉思了半晌说:“好吧,我自己也有些想不通的地方,既然想不通,那我就只有相信你了。暂且,我就信了你。”

    我松了口气,自言自语低声说了声:“必须的!”

    “你说什么?”秋彤看着我。

    “没说什么,我肚子在咕咕叫呢!”我说。

    “你看,光顾着和你说话,忘记点餐了!”秋彤接着招呼服务员过来点餐。

    很快,西餐上来,我和秋彤一起开始吃西餐。

    我有些饿了,熟练地操作着餐具,大口吃起来。

    秋彤看着我的样子,突然冒出一句:“你对吃西餐很熟练嘛——是不是做足疗师的时候经常去吃西餐?”

    我一愣,忙放慢了动作,说:“秋总,你真会开玩笑,洗脚的师傅那里能经常吃得起西餐呢,我是最近跟李老板学的。”

    听我提到李舜,秋彤的目光突然黯淡下来,低头不声不响开始吃起来。

    这时,我也想起,我好些日子没有见到我的江湖大佬李舜了,不知他现在在哪里。

    自然,我不能问秋彤,因为秋彤都未必知道李舜的确切行踪,除非她再去移动公司找人给李舜定位。

    过了一会儿,秋彤抬起头对我说:“亦克,说真的,今天听了你的方案汇报,回到办公室,我又认真仔细看了你的书面方案,我真的受益匪浅,学到了很多东西。你的灵活思路,你的开阔视野,你的创新思维,你的前卫意识,都反应体现在了你的方案里,在你的方案里,我看到了一种时隐时现的智慧之光。看来,我这次邀请你回来做营销,算是找对人了,我这个伯乐,应该是发现了一匹千里马哦,你这次的高调亮相,一下子能堵住很多人的嘴。”

    我说:“秋总言过了,把我抬得太高了,我可不是什么千里马,不敢当,我能在秋总手下混口饭吃,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能对得起秋总的赏识和任用,就心满意足了。”

    秋彤微微皱了皱眉头:“亦克,我有一种感觉,你似乎对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把自己看的太低了,甚至,我觉得,你有时候在刻意贬低自己,虽然说做人要低调,但是,有时候,也不能过分了。”

    我低头吃饭,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