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心潮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9本章字数:3329字

    我一怔,平总似乎话有所指,难道最近秋彤又遇到什么事情了?还是平总听说感觉到了什么迹象?

    李舜和我有交代,我可不能掉以轻心。

    即使李舜不交代,我当然也不会掉以轻心。

    说完,平总重重叹息一声,下楼走了。

    我刚要上楼,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连续响了起来,竟然同时来了好几个短信。

    先看第一个,是海竹的:“哥,最近忙吗?回到发行公司工作还顺心吧?哥,我希望你不管在哪里做,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开心,开心最重要,一定要开心啊。我现在正在明州,晚上飞海州,不过不能去看你了,到海州后机务组要开会。想你……”

    我深呼吸一口气,接着看第二个短信,是元朵的:“大哥,我在家里,这几天过的很舒心,身体和精神都恢复地很顺利,勿挂念,小猪姐已经回去了。这几天,我在家里想了很多很多,你是一个好男人,一个让我热爱让我挚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好男人,但是,我走不进你的世界,我想属于你但你却永远也不会拥有我,你不属于我的类群,不属于我的圈子。

    能和你有过一次,能将我的第一次给你,我知足了。阿竹姐才是你心中的女人,才是适合你的女人,能看到你的你们的幸福,我自己也是快乐的。大哥,好好生活,开心工作。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能和你一起工作,能每天看到你,我别无他求。”

    看完海竹和元朵的手机短信,我怅怅了半天,心潮难平。

    下班后,我先回了宿舍,把手枪装进口袋,然后就接到了李舜的电话,让我到小天鹅去涮火锅,在3楼的一个单间。

    我答应着直接过去,车子早就还给李舜了,现在出门要打车。

    小天鹅火锅楼客人很多,人流攒动。

    刚上二楼,我突然看见一个房间的门打开,曹莉走了出来,手机放在耳边,边往走廊另一侧的没有人楼梯口走走边说话。

    我突然心中一动,放慢脚步,跟了过去,看曹莉站到楼梯口站住,我急忙闪进一个没人的房间,这里很静,曹莉的声音听得很清楚。

    “好了,这里安静,你说吧,说说今天汇报会的情况。”曹莉说。

    我屏住呼吸听曹莉接电话。

    “别给我说具体的方案内容,啰嗦,我一听这个就头疼,说说她的表现。”曹莉不耐烦地说。

    “你今天表现不错,还有,她最后怎么说的,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明白,一定是曹滕在给曹莉打电话。

    “哦……她是这么说的,哼……”曹莉发出一声冷笑,“她这话是在给自己壮胆呢,她根本就知道以前那几件事的真相,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吓唬你们而已,不然,她还能说最后那句话?还能让你综合那方案?看来,她心里还是有数还是明智的,知道我这个经管办副主任的作用,经营部门的任何活动,都得经我的手,谁也跑不了,她自然也不敢例外。

    你不用给我看你综合的方案,我要她最后给我的修改后的方案就行,她必定会给我的,这一点确凿无疑,你放心,所有经营单位的活动都必须经经管办审核,这是经营委再三申明的程序和纪律,谁都不能违反,她违反了,我正好捏住她的把柄。你那个方案,我看了也没用,说不定到她的手里会改动不小。”

    我凝神听着。

    “我明白了,我心里有数,上次让她咸鱼翻身了,这次,哼哼,只要方案到了我的手,有她好看的。我到时候让她哭都没地方去哭。”曹莉的声音变得很阴冷,我听了心里都打个寒蝉。

    “你给我在那边好好表现,规规矩矩听她的话,不要让她抓住任何把柄,一定要争取她的信任,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反馈。”曹莉又说,“至于赵达剑,在表面上不要和他走得太近,甚至要故意疏远他,这是个脓包,经常会坏事,而且,他也一直在窥视着那个女人的位置,现在他表现地对你挺好,到了关键的时候,要是我和他发生了利益的冲突,他会翻脸的,因为你毕竟是我的弟弟,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我继续听着。

    “至于那个亦克,我对他印象不错,小伙子很帅气,听说还有点小能耐,你和他要搞好关系,不要和他发生冲突,他是外地人,在本地没有什么背景和根基,一个打工仔而已,要把他拉拢过来,成为自己人,为我所用。”曹莉继续说,“这样的人,最好拉拢了,不过,你是男的,没优势,呵呵……到时候适当的时机,我会出面的。好了,先这样吧,我在陪孙总招待客人,挂了!”

    打完电话,曹莉接着就回到了房间,我悄悄出来,直接上楼。

    曹莉的电话让我出了一身汗,曹莉果然还要借机暗算秋彤,根本就没有打算罢休,曹滕就是曹莉暗插在秋彤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我忍不住摸出手机就要给秋彤打电话告知此事,但是随即又停住了,我思量了一下秋彤今天上午最后的那段讲话内容,越想越觉得值得回味,愈觉得秋彤似乎对曹莉是心里有所防备的,是有对付的办法的。

    我想了半天,将手机装进口袋。

    我决定赌一把,就赌秋彤会赢曹莉,我且看秋彤如何导演这出戏。

    我之所以敢赌,是因为我对浮生如梦的深切了解和对秋彤无可名状说不出来的一种直觉。

    我直接去李舜告诉我的房间,李舜正站在房间门口,看到我来了,哈哈一笑,对我说:“老弟,神秘嘉宾已经到了,正在里面,你进去看看——”

    我带着强烈的好奇一把推开房门,接着就看到了坐在桌子旁的那位神秘嘉宾。

    看到这位神秘嘉宾,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位神秘嘉宾原来是我在缅甸金三角的生死之交,我和李舜的救命恩人——秦小兵。

    看见老秦,我喜出望外,一把过去抱住老秦:“老秦,原来是你。”

    老秦站起来和我热烈拥抱了下,呵呵笑着:“小亦,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

    我和老秦亲热了一会儿才分开,然后大家坐定,上了酒菜,边吃边喝起来。

    我给老秦敬了一杯酒,然后看着老秦:“老秦,你不是?怎么——”

    老秦喝完杯中酒抹了抹嘴唇,简单说了下原由。

    原来老秦自我们走后,因为帮助我和李舜的事情败露,遭到当地黑势力的追杀,虽然将家搬到了腾冲,但是,因为就在边境上,还是很不安全。

    这时,李舜向老秦伸出了援手,努力说服老秦回原籍。出于对家人安全的考虑以及人年龄大了思乡的情感,老秦终于做出了决定,携带一家老小回到了魔都老家,在魔都近郊安了家。

    老秦的父母早已故去,其他直系亲属也早已去了外地,老家的房子人去屋空,老秦是典型的少小离家老大归,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帮助下,用李舜当时给他的巨额馈赠,在老屋的空地上盖起来一座小楼,安了新家,孩子们也都在内地学校开始读书,婆娘在家里照料家务,老秦在家没什么事,李舜就拉他到了明州,帮他打理事务。

    当然,李舜给他的待遇是不低的。

    老秦是属于被耽误的一代,当年读书的时候下乡,该工作的时候在缅甸热带丛林血战,现在年龄大了,一事无成,能在李舜那里谋个差使,也算是有个着落。

    听老秦说完,我点了点头:“回来好啊,落叶归根了,总不能一辈子总漂再外面,这根总还是要回来的。”

    老秦感慨地说:“以前总是有一种情结,离不开金三角,总是顾念着长眠在热带丛林的战友和同学,这次,不走也不行了。”老秦说着,眼神里又流露出一种惭愧和愧疚的表情。

    我安慰老秦:“老秦,你已经守护了他们那么多年,也算可以了,他们若地下有知,也会感激你的,理解你的,魔都是你的故土,出去那么多年,也该回来了。”

    老秦说:“这一走就是30多年,回来的感觉就是四个字:桑海桑田!故乡的发展变化太大了,记忆里的虽然模糊却依然清晰的东西,很多都不复存在了,当年的小伙伴和同学,很多都是大老板了,都开着自己的公司和工厂,想想自己,惭愧啊!”

    我说:“这是时代造成的,一个时代的悲剧。”

    老秦点点头:“是的,在时代的大潮面前,个人只能是随波逐流,无法左右自己,唉,当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少年意气风发的豪情壮志早已泯灭,曾经的豪情万丈早已灰飞烟灭,如今归来,是疲惫的身躯和空空的行囊啊。”

    说到这里,老秦颇有些伤感。

    这时,李舜说:“老首长,不要消沉,人这辈子就是这么回事,我看,你现在又要焕发人生的第二春了,这次你回来,也不能说是空空的行囊啊,老婆孩子齐全,小洋楼也盖起来了,家财万贯,哈哈,我看,你是归国华侨,荣归故里,锦衣还乡哦。”

    老秦说:“惭愧,惭愧,这得感谢李老板的大力提携,不然,我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

    李舜说:“哎——秦营长,这是说哪里话,没有你在金三角的鼎力相救,我们兄弟俩早就命亡金三角了,早就成了那蛇蝎洞里的冤魂了,这救命之恩,无以言报啊。

    还有,要是没有你帮助我在那边的运作,我怎么能顺利挖到那4个发牌小姐,我这明州的场子,又怎么能有今天的红火呢。哎——大恩不言谢,我也就不多说了,总之,今后,我们就是要命的交情,我们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了。”

    李舜又提到了明州的地下场子,我心里不由猜测老秦在李舜手下担当了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