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马不停蹄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9本章字数:3132字

    第二天开始,除了每天上午对流动售报队进行培训之外,下午的时间,队员去发展固定售报点,熟悉各自的区域,第二天上午汇总小结前一天的情况。

    我呢,就开始跑飞机场、火车站、长途客运站、港口联系报纸上机、上船、上车事宜,挨家进行谈判协商,确定分数,确定费率,确定人员,确定交接模式和结款方式,等这些事情全部商定后,一家一家签合同。

    同时,我又和乐购、家乐福、沃尔玛、麦凯乐、大润发这些巨型超市进行同样繁琐的谈判项目,每一个环节和细节都要反复争论商榷。

    这些外资台资企业谈判的难度比车站机场港口那些国企大多了,寸步不让,分分计较,提出的问题很多,想得相当周全。

    幸亏我以前就有和外企打交道的经验,知道虽然和他们谈判的难度比较大,但是,一旦合同签了,他们在执行合同上都是很守规矩的,现在谈细致了也好,今后也会避免很多麻烦。

    在进行这些的同时,我马不停蹄进行有奖买报活动的落实,刮刮卡那边第二天就拿出了样稿,我审定后游拿给苏安邦和秋彤看,大家都同意后就开始印制,对方确保5天之内印制出20万个。

    那20万袋洗发水,我直接带车去拉来,在快下班的时候悄悄进了发行公司的仓库。

    这几天,是我最近几个月来最紧张的时期,白天到处奔波,晚上在宿舍里总结一天的事情,筹划第二天的事项,琢磨合同的细节,思考培训的纰漏,梳理新发展的固定售报点……常常忙到半夜才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又投入了战斗。

    这几天,苏安邦给予了我高度的密切配合,只要是我提出的要求,百分之百给予满足,每天上午我给发行员进行培训的时候,他都亲自参加,我签完的合同,首先交给他,他接着交给秋彤,秋彤审阅完后然后盖章签字。

    秋彤这几天哪里都没去,一直在公司呆着,紧盯住公司内外的一举一动,我想她忙碌和紧张的状态不会亚于我。

    一切都在暗中不动声色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

    到了正月15这天,一切全部就绪了,下午,我和苏安邦在秋彤办公室,我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综合汇报。

    “秋总,正好6天,方案的所有内容全部落实完毕,明天就可以投入正式运营,零售数目今天下午就可以给统计室报份数了,明天就可以给固定售报点和机场、车站、港口以及各大超市发报!”我说。

    “亦克,真有你的,工作效率真高!明天我们的零售数量就可以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增长,我估计,很多人都会大吃一惊的!”苏安邦快乐地说。

    秋彤眼神发亮,抿着嘴唇思考了下,然后看着我:“亦克,明天零售的总份数能到多少?”

    我打开手里的本子,看了下,说:“按照固定售报点百分之5、流动售报零退报率来统计,明天零售的总份数可以达到60000份!”之前发行公司的固定零售售报退保率一直是10%,我给降低了一下。

    秋彤的眼神又亮了一下,看着我:“确保?”

    “这是明天的最低数字,运营几天后,这个数字还会有变动,但是,只会增长,不会降低!”我肯定地说。

    “为什么这么肯定?”秋彤紧盯住我。

    “基于严格慎密的市场调查!”我利索地回答。

    秋彤点了点头:“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明天,我们的零售份数就会是现在的3倍,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海州报业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突破,我们发行公司要在海州报界放一个卫星,这个制造卫星的元勋,就是你亦克!”

    听了秋彤这句话,我心里觉得喜滋滋的。

    然后,秋彤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手里掂了掂,我看了一眼,正是那零售方案。

    看来,秋彤要给曹莉送方案了。

    秋彤这时看着苏安邦说:“苏总,给统计室报份数吧,同时和分拣室、发行车队那边衔接好,还有,按照亦克的布置,那些流动售报员都是就近到附近的发行站去领零售的报纸,你再给各个发行站长打个招呼。”

    苏安邦点了点头,突然又有些难色:“秋总,各发行站属于赵总分管,我直接打招呼,这不大好吧,似乎有越权之嫌。”

    秋彤笑了下:“这有什么不好的?赵总出差了,你代劳,我安排的,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这不是越权,这是份内的,必须的。”

    苏安邦点点头:“那好,有秋总这句话,我就不担心了!”

    说完,苏安邦拿过我手里的明细单,直接去了统计室。

    秋彤办公室里这时只剩下我和她。

    秋彤这时看着我,说:“亦克,你几天辛苦了!”

    “不辛苦!”

    “说不辛苦是假的!这几天你明显瘦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这几天付出的艰辛和劳动,”秋彤感动地看着我,“全面落实这个方案,我给你6天时间,确实是难为你了,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逼你。其实,这几天,我一直提心吊胆。”

    我明白秋彤为什么会提心吊胆,她还是对我的能力了解不深,怕我完不成任务,这当然有情可原。

    我笑笑:“我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拼了全力来做的,希望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有些事情只靠出死力是不行的,落实一个方案,紧紧靠气力是达不到的,还得要有灵活机智的头脑和清晰条理的思路,我让你在这6天里完成这个任务,我自己也是赌了一把,我就赌你能行,我就冒险一次,结果证明,你能行,我赌赢了,我冒险成功了。”秋彤笑起来,“亦克,这次,从理论到实践,我算是全面检验了你一次,我对你的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什么全新的认识?”我心里喜滋滋地说。

    “你是一个高明的战术家,你身上蕴藏着巨大的等待挖掘的潜能,这种潜能也许你自己一直没有全面或者彻底地意识到,但是,一旦有了机会,一旦有了合适的土壤和环境,就会爆发出来。”秋彤说,“初战告捷,初露锋芒,我想,我应该祝贺你!”

    “谢谢秋总,这都是你领导指导的好,没有你的精明策划和领导,我的战术再高明,恐怕这次也得泡汤!”我说。

    “亦克,你还挺会恭维人啊,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秋彤又笑起来,笑毕,看着我说,“你看懂看透我这次所有安排的用意了?”

    “刚明白过来一点点!”我点点头。

    “是刚明白过来一点点呢还是早就看透了我的全部用意?”秋彤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是前者!”我的眼神里发出诚实的光芒。

    “亦克,我发现你这个人啊,有时候很诚实,有时候呢,又很狡猾,狡猾狡猾滴。”秋彤抿嘴笑着,“你说的话呢,有时候我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我挠挠头皮:“不明白秋总这话的意思!”

    “不明白那你就慢慢琢磨吧!”秋彤站起来,拿着手里的方案:“哎——我得去给曹大主任送呈方案了,是时候了!”

    秋彤的动作似乎示意我也该离去了。

    “秋总——”我坐在那里没有动,看着秋彤。

    “怎么了?亦克,还有事吗?”秋彤看着我,又坐下来。

    “秋总,我有句话想问你!”我说。

    “哦,你说——”秋彤看着我。

    “明天我们就开始正式投入零售的运营,你现在才把方案交上去,这是很明显的先斩后奏,从领导的眼光看来,还是目无领导,这样做,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被动和不利。”我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秋彤听我说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说:“亦克,你说的对,有道理,但是,在国企,做工作,总是要得罪人的,很多时候,想做成一件事,任何人都不得罪,是做不到的,我也不想这么干,但是,基于集团和公司内外的现状以及过去的教训,我不得不这么做,我是被逼的。

    还有,我们做事情,心里要有个大小,有个轻重,什么是大,什么是重,集体的利益是大是重,个人的事情是小是轻,只要有利于集体,只要有利于大局,个人的一些得失,也考虑不这么多了,至于结果,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我一听,懵了,原来秋彤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样做自己的后果,我当初还以为她考虑好全身而退的计策了。

    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这么出力啊,搞黄了算完,什么集体利益,在我的眼里,整个集团的利益也比不上秋彤的一根毫毛,集团跟我有什么鸟关系,秋彤在我眼里才是最重的。

    我这种想法,颇有些不爱江山爱美人之嫌。

    看着我糟糕的表情,秋彤笑了:“亦克,干嘛神情这么沮丧啊,我刚才话还没全部说完呢,当然,这么做,我是把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是,假如能顺便考虑好个人的得失,我也是不会不考虑的。”

    我一听,放心了一些。

    秋彤接着又说:“当然,个人的得失,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我没有主动权!”

    秋彤一说这话,我的心又提了起来,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