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章调皮的笑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19本章字数:3212字

    这时,我的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董事长这一出现,一下子就把此事化了了,既表扬了秋彤又给了孙栋恺台阶下,还同时不轻不重敲打了一下孙栋恺。

    看看秋彤,眼里的神色也轻松了,在我看她的同时,她也扫视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调皮的笑意,转瞬即逝。

    看看赵达剑,神情沮丧。

    看看曹莉,眼神里露出巨大的遗憾和失落。

    看看曹滕,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凝神看着董事长,似乎在认真聆听董事长的指示。

    而苏安邦这会儿变得轻松了,突然冒出一句:“董事长,这次的活动,是我亲自分管考上抓的,综合业务部的零售方案,也是我亲自负责制定的。”

    “方案呢,我看看!”董事长兴致勃勃地说。

    “这就是!”孙栋恺把方案递给董事长。

    董事长接过方案,认真看起来。

    董事长足足看了20多分钟,然后抬起头,神色庄重,看着我们:“这方案是谁做的?”

    “我——”曹滕立刻就回应了一句,然后看看大家,又接着一句,指了指我:“我和亦克一起做的!”

    “哦,你们二位是——”董事长显然也不认识曹滕,看着我们。

    “我叫曹滕,他叫亦克,我们都是综合业务部的。”曹滕这时候突然来了劲头,“报告董事长,我是海州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本科毕业后正式分配到集团来工作的,在发行公司工作好几年了。”

    听曹滕一说这话,孙栋恺赵达剑都皱了皱眉头,曹莉则面带喜色。

    “小伙子很能干啊!大学生头脑就是灵活,接受新鲜事物快!”董事长赞扬了曹滕一句,接着看着我。“亦克,这个名字很好听嘛,是不是不亦乐乎的亦,克服的克?”

    董事长学问很大,竟然一下子就能猜出来,我点点头:“是的!”

    “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董事长看着我。

    “社会大学!”我说。

    “什么?社会大学?”董事长笑了,“小伙子很幽默嘛,没上过大学就能做出这样的方案,更不简单,看来,你一定是有比较丰富的实践经验了,比起理论知识来,实践更重要啊。”

    董事长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秋彤笑得尤其开心。

    “亦克是集团的正式职工吗?”董事长这回是看着秋彤问的。

    “不是,临时工身份!”秋彤回答。

    “哦……”董事长若有所思地看看我,然后看着秋彤,“秋彤同志,我又想批评你几句了,发行公司要发展,离不开经营人才,对于在工作中涌现出的人才,你们要积极往上打报告争取政策啊,不能只知道使用而不知道怎么留住,现代报业发行的竞争,说白了,就是人才的竞争,你也是在集团人力资源部干过好几年的,关于人才的利用问题,我想不用我多说。”

    董事长这么一说,秋彤面露喜色,忙点头:“领导批评地对,我们回去一定认真研究落实领导的指示。”

    我这时说:“领导,其实你不能责怪秋总,我是以前在发行公司干过一段时间后来自己辞职,年后刚回来的。”

    “哦,是这样啊,”董事长笑着看我,“亦克同志,为什么走了又想到回来呢?”

    “因为没找到更合适的工作,为了吃饭,就回来了!幸亏秋总心善,又收留了我!”我回答地毫无闪光点。

    “小家伙说话很直爽嘛。”董事长笑着,“好,小伙子,这回既然回来了,就不要走了,好好在这里干!”

    接着,董事长看着孙栋恺:“孙总,我看,下一步,你们经营委能不能出台一个政策,集团各经营单位的有能之士,要在身份和政治经济待遇上给予适当的照顾和优惠,能给予正式聘任的尽量给予办理聘任手续,只有这样,才能留住人心,留住人才。”

    孙栋恺点点头,接着看着曹莉:“曹主任,回去落实领导的指示,尽快出台一个草案!”

    曹莉忙点头:“好!”

    董事长又看着曹莉:“曹莉,文件可以慢慢出,对于已经发现的人才,可以先落实办理着,办事不要太死板,要灵活性和原则性相结合,当然,我说归说,你们经管办还是要先认真先做好审查工作,要保证聘任人员的思想道德素质和工作能力水平,严格把关,这德还是要放在第一位。”

    我明白了董事长的意思,他是要曹莉考虑为我申报办理聘任手续,让我成为集团的聘任制员工。

    经营系统的人员办理聘任制,要统一经经管办先审核,然后报集团人力资源部审批。

    当然,董事长也没把话说死一定要给我转正,而是把初审权放给了经管办,也就是放给了曹莉,因为董事长对我并不了解。

    我靠,这事玩大了!我越走越远了!

    曹莉妩媚地看着董事长笑:“好的,董事长,最近正好好几个经营部门打了报告申请临时工转为聘任制人员的,我会统一认真研究,严格把关。”

    然后,曹莉又腻腻地看了我一眼。

    这会儿,曹滕一直看着我,眼里带着嫉妒的表情,似乎是因为董事长对我的看重。

    这时,孙栋恺说了一句:“这经管办正职一直在病休,曹莉这个副主任干的可是正主任的活,每天起早贪黑地到处奔波,任劳任怨,工作效率极高,很辛苦的。”

    孙栋恺这话纯粹就是在装逼给曹莉送人情,他想在集团董事长面前夸曹莉,什么时候不行,在集团高层会上岂不是效果更好,非得在这个时候?

    孙栋恺这时候守着曹莉说这话,等于在告诉曹莉,你看,你没有给我白付出,我还是没有忘记为你争取进步的机会的,我这不是在给你进言吗?

    曹莉听了孙栋恺这话,表情立刻有些激动起来,感激地看了一眼孙栋恺,然后谦虚地说:“领导夸奖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做的还不够好。”

    董事长微笑了下,看了曹莉一眼,没有说话,却又拿起那方案仔细看起来。

    董事长不做任何表态的神情,似乎让曹莉觉得有些遗憾,眼里闪过一丝失落的表情。

    然后,散会。

    一场后果不可设想的风波就这样被突然出现的董事长化解了。

    我心里一阵巨大的轻松,以为此事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中午下班时,我在附近的餐馆吃午饭,遇到了平总。平总兴致勃勃地和我坐在一起吃饭,边对我说:“亦克,昨天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很好玩,是不是?”

    我看着平总说:“昨天我怎么好像在会议室门口看到了你的影子呢?”

    “是吗,你眼睛可真尖,我正好办事经过那里!”平总不动声色地说。

    既然平总不肯多说,不肯告诉我真相,我也就没有必要多问了,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对了,亦克,我听到一个消息,你可能很快就要转变身份了,要成为集团聘任制人员了,这是好事啊,提前祝贺你,老弟!”平总说。

    一个临时工能成为聘任制人员,这对于任何一个在集团打工的临时工来说,都是喜出望外的事情,但是,对我来说,却没有什么激动兴奋的,我心里隐隐觉得有些纠结,我真的是要越走越远,要深陷这个海州传媒集团了吗?正式工和临时工,对我来说有什么大的区别吗?

    看我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平总说:“亦克,你不乐意?”

    我看着平总:“说心里话,我觉得没什么意义!”

    平总似乎被我的心态意外了一下,接着带着赞赏的表情看着我:“亦克,看得出,你不是燕雀,是一只鸿鹄。”

    我说:“不敢当,我就是一个打工仔!”

    平总呼了一口气,说:“秋总目前在发行公司的工作,是杀机四伏,虽然这一关过去了,但是,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大的风浪,谁也无法预料。目前,秋总最需要的就是得力的干将和助手,而这个助手,自然是位置越高越好,位置越高,越能更有力地施展自己的能力,越能更有力的帮助秋总,在集团现行的体制下,身份是很重要的,不改变身份,是无法走得更远,做到更高的位置的。

    你辞职后能再回来工作,是得益于秋总的赏识,也就是说秋总对你有知遇之恩,我毫不怀疑你对秋总的忠诚,也相信你希望秋总能干的越来越好,既然你这次回来了,那么,你为什么不利用好这些机会呢?”

    平总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是啊,我要想更好地保护秋彤扶助秋彤,自然是位置越高越好,假如我要是能做到公司副总,那岂不是可以更好地扶助好秋彤的工作,也不用看赵达剑之流的颜色,不用受他之流的制约。

    还有,秋彤要是真的被暗算搞垮了,被逼无奈真的辞职了,那李舜的计划不就得逞了?秋彤岂不是要和李舜结婚了?而假如秋彤的位置稳固了,自然不会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而按照李舜一贯的原则,他自然就不会和秋彤结婚。

    我这时竟然有了这个想法,虽然我知道李舜和秋彤的结合是无法避免的,早晚的事情,但是却从心里希望无限期拖延李舜和秋彤的婚事。

    我觉得自己心存不良,很坏!

    这时,我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好好干,往上爬!能爬多高就爬多高!

    当然,我这时绝对没有想爬到发行公司老大位置的想法,那是秋彤的,我在她手下干就心满意足。

    这么说来,这次改变身份的机会,还是要抓住的,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