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玩花样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183字

    这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你好,请问你是亦克吗?”

    对方的口气很客气。

    “是啊,请问你是?”

    “我是海州都市报社的办公室主任,代我们总编辑发出一个邀请,想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和你一起坐坐,大家交个朋友,不知你是否赏光。”对方直言不讳开门见山,声音里却又没有底气。

    “哦……”我脑子里急速转悠着,边哦边迅速做出了决定,“好啊,谢谢你们的盛情邀请。”

    对方似乎对我的痛快答应感到很高兴:“那今晚可以吗?一起共进晚餐,在新开业的海州皇冠大酒店3楼餐厅单间。”

    我立刻回答:“行,没问题!”

    “那好,谢谢赏光!晚上见!”对方说:“此事还请不要让外人知道。你懂的。”

    “我懂的,没问题,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绝对不告诉外人!”我信誓旦旦地说。

    接完电话,我立刻去了秋彤办公室。

    秋彤不是外人,可以告诉。

    秋彤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我轻轻推门走了进去,看到秋彤正托着腮呆呆地出神地看着电脑屏幕发呆,眼神里带着她在人前极少显示出的惆怅和忧郁,还有些许酸楚和悲凉。

    我的心一沉,秋彤看电脑屏幕干嘛,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为什么如此表情?

    看到我进来,秋彤身体微微一颤,迅速恢复了常态,右手握住鼠标操作了几下,然后看着我,微微一笑:“亦克,有事吗?”

    我走到秋彤办公桌面前,站在她对面,说:“秋总,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海州都市报的办公室主任受他们总编辑的委托,邀请我晚上出去吃饭。”

    秋彤眼皮一跳,看着我。

    “我来征求你的意见,去还是不去!”

    “你怎么给人家回复的?”

    “我答应了!”

    秋彤噗嗤笑了:“你都答应了还问我干吗?”

    “答应归答应,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去了!”

    “既然答应了,那自然还是去,人家邀请你吃饭,这是你的个人事情,没必要征求我的意见吧?”

    “但是对方的身份特殊,我还是要先和你说的。”

    秋彤抿嘴一笑:“那就去吧!”

    “不知对方邀请我吃饭,是何目的?”

    “你说呢?”

    “我猜不透,问问你!”

    秋彤眼珠子一转,狡黠地看着我:“你是真没猜到呢还是给我玩花样?”

    我忙说:“我不敢给你玩花样,我猜了个大半,不敢确定。”

    “那我估计你基本猜对了,他们和你以前不熟悉吧?”

    “是的,从来没打过交道!”我说。

    “那就是了,他们邀请你吃饭,肯定是带有目的的,无非是想邀请你加盟呗!”秋彤轻松地说。

    “那你还同意我去?”

    “这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

    “你不担心我……”

    “担心你什么?”秋彤笑嘻嘻地看着我。

    “担心我跑了?被那边的高官厚禄拉走了!”我说。

    “呵呵,不担心!”

    “为什么?”

    “一来,基于我对你初步的人品和性格的了解,我知道,高官厚禄是打动不了你的,这一点,你很难得;二来,你要是有二心,就不会来告诉我这件事了;三来,你要是真的有想走的想法,我担心也没有用啊。”

    秋彤说的很在理,我点了点头:“那我晚上就去赴宴了。”

    “嗯,好,吃好喝好!”秋彤说,“免费的晚宴,不吃白不吃!在海州这么多家生活类报纸中,海州都市报是海州晚报最强劲的对手,他们的很多做法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你去和他们接触,也许能学到不少好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

    “他们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很准确。”秋彤沉吟了一下,“集团内部知道这方案是你亲手操作的人都寥寥无几,他们却这么快就打探地这么清楚,看来,他们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我于是说了那天下午下班后见到曹莉进复印店的事情,当然我没说我是专门跟踪曹莉的,只是说偶尔遇见。

    秋彤听了,脸上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这事你知道就行,除了我,谁也不要告诉。”

    我知道秋彤这么说是为了我好,在保护我,就点了点头:“我只和你说的,没和别人说。”

    秋彤叹了口气:“集团内部的人际关系相当复杂,人事斗争非常激烈,看起来一派祥和团结,但是,暗斗是你死我活残酷无情的,高层领导之间、中层干部之间、基层同事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都在斗个无休无止。没有人真正会关心集体的利益,没有人会关心群众的死活,即使关心,也是出于自己往上爬的需要。”

    “但是,我认为,你不是那样的人!”

    “我?”秋彤说:“你就这么高看我?”

    我点点头。

    “我真的有那么高尚吗?”秋彤笑了起来:“我这个人啊,也是有私心的,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哦。”

    “我确信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再次说。

    秋彤笑着,对我说:“亦克,你记住一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时候,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但是,在表面上,你是不能太超出于你所处的圈子的,在心里你可以世人皆醉,唯我独醒,但是,在圈子里,在表面上,还是要随大流。”

    我点点头。

    秋彤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说:“亦克,这次你回来,我希望你能在这里工作生活地快乐开心,希望你珍惜自己的大好年华,以一种坚定执着的心态,即使不为别人,为自己也要努力干出一番事业来。”

    秋彤的话让我的心中一动,不由想起了那消逝依旧却依然在我心里刻骨难忘的浮生如梦。

    浮生如梦离开异客很久了,亦克却依然和秋彤在一起。虚拟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难道真的可以超越现实?

    我懵懂地想着,心潮翻涌。

    正在这时,秋彤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秋彤打开手机看了下,脸上露出无奈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我说:“亦克,你的哥们海枫实在是个有意思的人,这家伙,貌似做事很执着。”

    我的心里一颤,知道这必定是海枫发给秋彤的短信,虽然我不知道海枫短信的内容,但是从秋彤的话里可以判断出,海枫最近一定在对秋彤进行狂轰乱炸地追求,对秋彤展开了紧锣密鼓地感情攻势。

    我心里有些发涩,对秋彤说:“秋总,你觉得海枫人咋样?”

    秋彤说:“我觉得呀,海枫是个很不错的人,年轻有为,有理想,有追求,有事业,有奋斗,人生态度很积极向上,性格很爽朗,讲话很风趣幽默。你说是不是?”

    “对,是的!”

    “其实,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俩能做哥们,我觉得也是你们的相同特点决定的。”秋彤继续说,“海枫的这些特点,在你身上同样也体现出来了,虽然不是那么明显,但是,我依稀能感觉地出,而且,和海枫相比,你似乎性格更加沉稳,思想更加深邃,内心世界更加强大,虽然你现在干地不如他出色。”

    秋彤的话让我觉得很中听。

    “亦克,我觉得,现在,我们不仅仅是同事,是上下级,还是朋友。”秋彤继续说,“抛开你对我的相救之恩,抛开我们的工作关系,单纯从朋友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包括海枫,大家都可以做好朋友,你说是不是?”

    “嗯,”

    “当然,我说的朋友,是指那种纯正意义上的朋友,不掺杂其他的任何内容!”秋彤又补充了一句,似乎在暗示她对我特别是对海枫的态度。

    我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些。

    从秋彤办公室回来,我开始安排明天第二次有奖读报刮刮卡的发放事宜,打开抽屉,拿出一等奖和二等奖的刮刮卡,掺到了那四万个末等奖刮刮卡里面去。

    放进去后,一整理盒子,我自己立马也找不出那一二等奖的卡片在何处了。

    这时,曹滕回来了,站在旁边看,边说:“是准备明天用的刮刮卡?”

    我点了点头:。

    “大奖都放进去了?”曹滕弯腰伸手摆弄着那些刮刮卡说。

    “刚放进去!”我说。

    “在哪儿?”曹滕问我。

    “在这里面啊,看外观,我也找不到了,除非一张张刮开看!”我说。

    “哦,我估计社会上很多商家举办的大奖也是这么弄的吧,这一二等奖的刮刮卡只要一进去,谁也不好找了。”曹滕说:“不过,那些举办大奖的要是把大奖留给自己,也是很容易操作的。只要把卡片送给自己的朋友或者熟人,到时候冒充顾客去领奖就行了。”

    曹滕似乎话里有话。

    我看了一眼曹滕:“曹兄此话何意呢?”

    曹滕笑着:“我是说那些社会上的舞弊分子啊,当然不是说我们。亦兄,千万别想多了。”

    我想了想,拿出剩余的装有一二等奖的信封递给曹滕:“要不这样吧,曹兄,剩下的几次活动,你来操作吧,这是大奖的刮刮卡。”

    曹滕忙摆手:“哎,亦兄,万万使不得,千万别啊,你实在是想多了,我对亦兄的人品,那是一万个放心和高看的。”

    我看了曹滕一样,将信封放回了抽屉。妈的,不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和电动车吗,你以为老子稀罕这个。

    我心里有些鄙夷嘲笑曹滕的龌龊。

    刚从秋彤办公室出来大好的心情被曹滕这个小贱人给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