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章珠联璧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395字

    海竹说:“看,我的运气多好啊,我就是个能给你带来财运福运的人,你信不信?”

    “信!”

    “这以后啊,你有了我,保准能财运亨通,事业大展宏图。”海竹自得地说着,“对了,哥,今天我领奖品的时候,你们晚报的记者还采访我了呢,给我拍了照片,明天说不定晚报上就有我的照片呢,记得留一张报纸啊。”

    我没有说话。

    吃完饭,我下午还得上班,海竹自己先去了我宿舍,我本来想让她找个地方自己去逛,她不乐意,说没我陪没意思,不逛,说去我宿舍收拾房间,然后出去买菜做饭,晚上等我回来吃饭。

    “哥,还有剩下的年糕,晚上我炒年糕给你吃好不好?”分手时,海竹问我。

    “好!”我答应着。

    正说着话,一辆黑色的奥迪A6缓缓停在我们面前,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张晓天。

    这是我年后第一次见到张晓天,此刻的他似乎春风得意,容光焕发,头发油黑发亮,穿一身黑色的笔挺西装。而且,还开上了奥迪A6。

    海竹看了看张晓天,问我:“哥,这是谁?”

    “一个熟人!”我边回答海竹,边冲张晓天点了点头示意。

    张晓天停下车,打开车门,走过来,边走边打量着海竹。

    海竹不自觉地伸手挽住了我的胳膊,身体向我靠拢了一些。

    “亦老弟,这位是……”张晓天问我。

    “我朋友,海竹!”我边回答边对海竹说,“这位是佳华房地产公司的张总!”

    “张总好!”海竹礼貌地冲张晓天打个招呼。

    “你好——”张晓天笑呵呵地海竹说,“海小姐好漂亮啊,和亦老弟站在这里,一看就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天生一对。”

    海竹听了,脸上升起一阵红晕,害羞而开心地笑了。

    “你们这是——”张晓天看着我。

    “刚吃完饭!”我说,“我正要去上班呢,她去忙别的事情!”

    “正好我这会没事,有车,要不要送送你们其中一位?”张晓天说着,看着我。

    我知道张晓天是想和我说话,就让海竹打车先走,然后上了张晓天的车。

    “张兄混得不错啊。”我坐在副驾驶位上,调侃张晓天说,“刁老板可真大方,给你配这车,看来是对你相当地不错。”

    张晓天开着车笑笑,又有些炫耀地说:“这不是刁老板配的,这是我自己买的,私家车!”

    “看来,张兄发财了,恭喜!”

    我明白张晓天手里现在是有钱的,这狗东西现在是吃两家,刁世杰给他一份,李舜还给他一份,甚至于李舜给他的钱要超过刁世杰的。

    当然,张晓天这钱也不是白拿的。

    我这时心里有些怒气,马尔戈壁的,有钱了只图自己买车快活,却忘记了被他弄成植物人的元朵,这狗日的,良心被狗吃了。

    而张晓天虽然没有给元朵送钱的想法,却不代表他忘记了元朵,接着就问我:“亦克,元朵现在咋样了?还在医院里不死不活躺着?”

    我看了一眼张晓天:“这是你的希望?”

    张晓天忙摇头:“别,亦老弟,千万别误会,我怎么会那么想呢,我其实心里想……”

    “你其实心里想她能彻底离开这个世界,这样你就彻底放下心事了,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是不是?”我冲张晓天挥舞了一下拳头。

    张晓天脸上露出惧色,忙说:“绝对不是,我是真心希望元朵能康复,能恢复成正常人的生活和身体状态。这是我的真心话。”

    我放下拳头:“那就托你的福了,元朵已经醒过来了,已经彻底恢复了,已经出院了。”

    “啊——真的?”张晓天嘴巴半张开,扭头看了我一下,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元朵真的醒过来了?真的恢复了?”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看着张晓天。

    “她神智正常嘛?”

    “和正常人一样,和没出事前一样,你说正常不正常?”我反问张晓天。

    “哦,好,好,真没想到,没想到……”张晓天有些语无伦次。

    “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元朵现在在哪儿?”

    “在老家休养,很快就回来上班!”

    “你又回发行公司了,是吗?”

    “是的!”

    “在李老板那边不是很好嘛,你怎么要走呢?”

    “李老板待你当初不好吗?你当初为什么要走呢?”我反问张晓天。

    “这个,这个……”张晓天尴尬地笑了下,没有回答。

    沉默了一会儿,张晓天深呼吸一口,问我:“亦老弟,那个……元朵有没有问起我?”

    张晓天终于问起这句话了,这是他一直就想知道的。

    我看着张晓天,淡淡地说:“问起了!”

    “你怎么说的?”张晓天神色紧张地看着我。

    我冷笑了下,看着张晓天:“你想我会怎么说?”

    “我不知道!”张晓天的声音很虚。

    “我自然是实话实说!我把你的行为都告诉她了。”

    张晓天的神色顿时就黯淡下来。

    我说:“元朵已经看透了你,我们大家都看透了你,现在元朵康复了,我告诉你,张晓天,以后不准你再去骚扰元朵,否则……”我又挥舞了一下拳头:“你该知道后果。”

    张晓天看着我,嘟哝了一句:“我知道你会揍我,你不要动不动就拿拳头威胁我好不好?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是,你也不能老是靠武力来恐吓我,毕竟,我们还是朋友。”

    “朋友是必须的,但是揍你也是必须的,只要你不去惊扰纠缠元朵,我就不揍你!”

    张晓天看了我一眼:“怪不得你一直没答应元朵,原来你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既然你有女朋友了,为什么你还要管元朵的事情?今后元朵的个人生活,难道要接受你的管束?”

    “元朵和别人交往我不管,但是,你除外,明白不?”

    张晓天叹了口气:“亦克,你对我似乎成见太深了,有必要吗?我难道就是那么坏的人?”

    “人都是自己为出来的,你是个怎么样的人,你自己心里清楚!张晓天,我刚才说的话你都给我记住了,不准去找元朵,更不准纠缠打扰她,听见了没?”

    张晓天看了我一眼:“你这是在警告我?还是我在威胁我?”

    “都是!”我说。

    张晓天突然笑起来:“亦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还是在李老板那边的助理和保镖?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后台大老板罩着?你以为我和你发生矛盾的时候李老板一定会偏向你?你以为我现在在刁老板那边是白混的?老弟,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别把我惹烦了,惹烦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我也笑起来:“你脚踩两条船,要是让刁世杰知道了,恐怕你这身皮都得给剥光,你叫嚣什么?”

    张晓天听我这么说,脸色突变,厉声说:“亦克,你在李老板身边干了一段时间,知道的不少。我告诉你,我的身份就是李老板的秘密,你假如敢泄露我的半点身份,那就等于你在和李老板过去不,得罪了李老板的下场,我想你是知道的。”

    张晓天的话让我的心中一凛,我本来想拿这话来钳制张晓天,没想到他说出这话来,我记起了离开李舜时李舜给我的告诫和警告,不由多了几分顾虑,我是真不敢拿我家人的安危来开玩笑的。张晓天狗日的一下子击中了我的要害。

    张晓天看我不说话了,得意地笑笑:“亦克,做个聪明人,人贵有知之明,好好干你的工作赚钱养家糊口就是,何必非要和我过不去呢?只要你不惹我,我是不会惹你的,大家和平相处,做个朋友,不是很好吗?”

    说话间,到了发行公司,我下车,张晓天笑着和我告别:“亦老弟,后会有期!”

    我郁闷地进了发行公司,上楼,进了办公室,曹滕不在。

    我站到走廊里抽烟,边看着发行公司院子,一会儿,突然看到赵达剑和曹滕从经管办走出来,边走边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当天晚上,吃过饭,海竹想去酒吧听歌,我带着海竹去了一家DJ酒吧。

    刚进去坐定,海竹往周围看了几眼,神色突然骤变,站起来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有些不明就里,边往外走边顺着海竹刚才看的方向扫视了一下,正好看到在那边的开放式包厢里坐着刁世杰以及四大金刚,正在喝酒抽烟和几个小姐谈笑。

    在我和海竹站起来往外走我看到刁世杰的时候,刁世杰他们也正好看到了我和海竹。

    四大金刚立刻就站起来,似乎要向我这边走,刁世杰做了个手势,他们又坐下了,然后一起看着我们。

    我看到刁世杰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笑和冷笑。

    出了酒吧,海竹呼了口气,说累了,不想玩了,我此时也没了心情,于是就一起回去。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

    第二天早饭后,海竹走了,我去公司上班。

    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当天的海州晚报,上面果然在二版位置刊登了零售买报活动中大奖的新闻,刊登了海竹提着笔记本电脑的大幅照片。

    我刚看完这则新闻,接到公司办公室人员的电话,通知我到经管办去一趟。

    去了经管办曹莉的办公室,曹莉正在里面,沙发上还坐着神情严肃的两个陌生人,曹莉介绍说一位是人力资源部的,一位是集团办公室的。

    曹莉的表情也很严肃,不苟言笑。

    我坐下后,人力资源部的那位拿出今天的晚报打开,指着那副获奖的新闻图片问我:“亦克,我们找你来是想问你个事情,这位中奖的读者和你是什么关系?你认识她吗?”

    我点点头:“是我女朋友,当然认识!”

    人力资源部的那位和办公室的那位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然后办公室的那位接着问我:“亦克,这次你们发行公司搞的零售买报中大奖活动,活动的奖卡是谁负责发放的?”

    “是我!”我说。

    他们二位又对视了一眼,然后对我说:“好了,没事了,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