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何为江湖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134字

    这微小的变化逃不过我的眼睛,我开始肯定自己的判断。

    四哥看着我,脸上依旧带着笑:“兄弟,何谓江湖呢?”

    “你懂的!”我微笑着看着四哥。

    四哥突然压低了嗓门,神色变得很戒备,看着我:“兄弟,尊姓大名?你认识我?”

    “免贵姓亦名克,我当然认识你!”

    “你真的认识我?”四哥的神色愈发戒备,还有些紧张。

    “是啊,不认识你我们怎么能坐在一起喝酒呢?我们认识也算有几十天了吧?”

    四哥松了口气,仿佛虚惊一场,看着我:“亦老弟挺喜欢开玩笑。”

    “四哥活得似乎挺小心。”

    “亦老弟似乎对我很感兴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我笑起来:“我只对好人感兴趣,对坏人是不感兴趣的,四哥是好人,这就是原因!”

    “亦老弟在哪里发财?”

    “以前送报纸发财,现在失业了,无地方发财。”

    刚说到这里,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海竹打来的。

    “海竹,什么事?”我说。

    “哥——昨晚我想说……”海竹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昨晚我没告诉你我突然要离开那酒吧的原因。”

    “你不用说,我知道!”

    “你看到那几个人了?”

    “是的!”

    “那个领头的人,就是过年那次在火车站见到我们的人,那人不是好人。”海竹说,“你和他认识的,是不是?他叫什么名字?”

    “是的,他叫刁世杰!”

    我一说出刁世杰的名字,看到四哥的身体猛地一颤。

    “哥,那人不是好东西,你今后可不要和这样的人接触打交道,尽量远离他。”海竹叮嘱着。

    “好的,海竹,再见!”我挂了海竹的电话。

    我看着四哥,想着他刚才身体的一颤,认定四哥是知道刁世杰的,而且,不仅仅是知道,恐怕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里突然心思一动,对四哥笑着说:“不知好人四哥能否发发善心,帮我找个谋生的差事,不求钱多钱少,能有口饭吃即可!”

    四哥打量了我几眼,说:“你像吃不上饭的人?看你这气派和穿着,怎么看也不像?”

    我呵呵笑起来:“四哥,人可不能光看外表啊,这年头,开着宝马欠人家一屁股债吃不上饭的人不也多的是?”

    四哥眼珠子一转:“嗯亦老弟这话也有道理,既然你这么说,我这里倒是缺一个洗碗的勤杂工,工资按天数算,一天30元,管吃不管住。”

    我一拍手:“哦了,木问题,我干了!”

    四哥不动声色地看着我:“有话在先,这活可是又累又脏的。”

    “我保证能干好,你放心就是!”我对四哥说,“四哥能给我一个吃饭的差事,我自当不辜负四哥的期望,一定把活干好。”

    四哥说:“那明天就开始来做工。”

    我站起来,挽起袖子:“不用等明天,今晚就开始,算半天,给我15元就行,现在我就开始干。”

    四哥笑了,站起来按住我的肩膀说:“兄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坐——我们继续说会儿话。”

    四哥按住我的肩膀的手看起来很平和,但是,我却感到了一股劲力,力气很大,于不经意间似乎就能把我按到座位上去。

    我本想运气试试四哥的气力,想了下,没有这么做,而是显得毫无气力一般一屁股坐到了座位上。

    我对四哥说:“四哥好大的气力!”

    四哥说:“乡下人,以前干农活,只有一身蛮力。”

    “听四哥口音似乎不是海州本地人。”

    四哥看着我:“听老弟口音似乎是南方人!”

    “是!四哥似乎是海州还要往北的人吧?”

    “是,我是在北方的北方!”

    “四哥何以孤身来到海州发展餐饮业呢?”

    四哥反问我说:“亦老弟何以孤身来到海州发展报业呢?”

    我笑起来,四哥也笑了,我和四哥似乎心有灵犀,一点就通,彼此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废话,虽然面子上都在说含蓄客气话,心里却已经互相较量了几个回合,都在摸着对方的底子。

    从四哥包子铺出来,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四哥坚持不让我今天晚上立马上岗,说明天不迟,我也就从了他,毕竟,他是我的老板,我得听他的话。

    摇摇摆摆刚走了不远,在前面人行道上,突然一个穿着裘皮大衣带着绒线帽的女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正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看着她,是曹莉,这娘们这么晚了怎么正好遇到她呢?

    “曹主任啊,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我走近曹莉,嘴里喷出一股酒气。

    曹莉笑了下:“谈不上巧,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

    我一怔,我靠,既然她是专门来这里等我的,那么,她就自然知道我刚才在四哥包子铺喝酒,自然就是早就跟着我了,我被她跟踪了,竟然毫不知觉。

    “你跟踪我多久了?”

    “你一出公司门我就跟上你了。”曹莉得意地说,“然后,你在那包子铺吃饭,我就在对过的永和豆浆吃饭,看到你结束了,我就出来了。怎么样,没发现吧?”

    我点点头,冲曹莉伸了下大拇指:“高——厉害!说,跟踪我,什么鸟事?”

    “就是想和你谈谈!”曹莉说,“要不要找个暖和的地方谈一谈?”

    “你很冷?”

    “我不冷,我是怕你冷啊,冤家!”曹莉娇滴滴地说着。

    “要是到远洋洲际大酒店开一个房间谈比较好。”我自言自语地说。

    曹莉喜出望外,娇滴滴地说:“好啊,我们这就去,我去开套间。”

    我哈哈笑了:“你是不是说梦话的?”

    “我说的是真话,不是梦话!”

    “那就一定是我刚才说梦话了!”

    曹莉脸色一变:“你——亦克,你耍我!”

    我呵呵笑起来:“曹主任,别生气啊,我耍你,你应该感到荣幸,你看,大街上那么多人,我为什么不耍她们,单独耍你呢?这是我眼里有你啊,你说,你应该不应该感到高兴呢?”

    曹莉瞪眼看着我:“你继续在耍我,兔崽子,没良心的东西!”

    “好了,不耍你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我不冷,哪里也不去,快说吧。”

    曹莉瞪眼看了我一会儿,冒出一句:“那个中奖的叫海竹的真的是你女朋友?”

    “怎么了?这与你何干?”

    “我就想知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怪不得你对我一直这么冷淡,原来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在你身边。”曹莉的声音听起来醋意很浓,“看不出,你小子艳福还不浅,还找了个空姐。”

    “这都是个人的造化!和你有神马关系?”

    曹莉说:“你对她很在乎的吧?我想一定是的,你一定想设法讨她的喜欢的,这次中奖事件,就是你专门讨好她而弄的吧?”

    我看着曹莉没有说话。

    曹莉继续说:“哎——可怜的傻瓜蛋,想讨好女朋友没错,可是,你做的隐蔽一点啊,别暴露了你们的关系啊,看看现在,啧啧,偷鸡不成蚀把米,刚刚要到手的转正机会没了,还被扫地出门了。”

    我哼笑了一声:“如果我说我没作弊,你一定不相信,是不是?”

    曹莉笑起来:“鬼才会相信?我想,不但我不会相信,周围所有的人,没有人会相信,除非有傻子才会相信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我看你啊,就是聪明过头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笑着说:“不知道这世界上,能有几个傻子相信我的清白。”

    曹莉说:“好了,别做梦了,这事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你这个处分一点都不冤,没追回你那笔记本电脑,算是给你面子了!”

    “既然能给我处分,那就是认定我作弊了,那为什么不追回笔记本电脑呢?”

    “我也说不清楚!”

    我冷笑一声:“因为这一切都是凭着大人物的主观臆想做出的判断,没有任何人可以拿出我作弊的真实凭据来,只能依据我和海竹的关系来做出武断的臆断,然后就凭着这个空想的判断来给我处分。没有真实的证据,自然是无法追回笔记本电脑的。”

    “真实凭据?到哪儿找什么真实凭据?除了你或者海竹亲口承认,否则,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但是,即使没有什么真实凭据,整个集团的人,没有人觉得冤枉了你,没有人不认为这其中没有猫腻,没有人对集团的处理决定感到不正确。”

    “老子是背着黑锅离开的,还牵连了秋总和苏总。”

    “好了,亦克,你就认了吧,别鸭子死了嘴还硬,至于秋彤和苏安邦,那是他们咎由自取,我看,处分还轻了。”

    我看着曹莉说:“其实,你恨不得撤了秋总的职务,然后你取而代之,是不是?”

    曹莉眼皮一翻:“这话我可没说!”

    “是,你没说,是我代你说出来的!这不是你的心里话吗?”

    曹莉又是白眼皮一翻:“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有本事别让人抓住把柄。”

    我笑了:“你最喜欢抓人家把柄小辫子了,是不是?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或许也有一天会被别人抓住小辫子呢?”

    曹莉脸色一寒:“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有些话说透了,就没意思了!”我不轻不重地点拨着曹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