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吃了豹子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237字

    四哥做惶恐状:“不知啊!”

    “他是卖报纸的一个穷鬼,还是我以前的贴身护卫,你知道不?”李舜这话听起来不伦不类,“我的前保镖,你竟然敢让他来你这里洗碗,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

    “现在知道了,原来亦老弟是李老板的贴身护卫。”四哥看了我几眼,接着看着李舜说,“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李老板多包涵。”

    我说:“李老板,你莫怪四哥,是我主动要求来的。”

    李舜歪着脑袋看着我:“亦克,我发现你就是个贱人,贱命,就算他妈的那个报社不要你了,你也犯不着跑这里来洗碗啊,老子那边不是随时都能回去?在我那里干上一天,收入不比这洗碗一个月赚得多?行了,灰溜溜被人扫地出门,我看这发行公司你是回不去了,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去明州。”

    我摇摇头:“我不跟你走!”

    李舜一瞪眼:“不跟我走你去哪里?”

    “这是我的自由!”

    “自由个屁,你还有自由?”李舜大吼一声,“跟过我的人还有自由?你做梦去吧。操——跟了我,你就是我的人,到哪里去,我必须得同意你才能去。让你去发行公司跟那帮穷鬼混,是看在秋彤的面子上,还给你安排了任务,你这个兔崽子任务没完成,反倒自身难保,惹了一屁股屎。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别的出路?我告诉你,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乖乖跟我去明州,到那里,吃香的喝辣的,票子大大的,女人多多的。”

    我看着李舜,不说话。

    李舜看着我:“说话!”

    “我无话可说!”

    李舜瞪着我,半晌:“为什么?”

    “因为没有共同语言。”

    “没有共同语言可以培养,总会有的,两个人之间,总是要有个互相适应的过程。”

    李舜这话我听了觉得忒别扭,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李舜说:“靠——你以为我这段时间在明州海州的消息就不灵通了?告诉你实话,你小子每天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你一出事我就知道了,你钻进这旮旯里,我照样能把你挖出来。”

    我苦笑了下:“你这么关心我,挖我出来干嘛?”

    “这是你咎由自取,谁让你出事的?你出事了,我自然要找你算账。还有,我刚才说了,你跟过我,知道我的事情太多了,我实在不放心把你放到别的地方去,所以,你既然不能在那个鸟发行公司干,那就得跟我走。”

    我顿了顿脑袋,呼了口气,然后看着李舜说:“我要是不答应你呢?”

    说完这话,空气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五子和小六放下手里的包子,看着我和李舜。

    四哥站在墙角看着我,正在擦桌子的手也停住了。

    李舜似乎没有听明白我的话,看着我:“亦克,你说什么?”

    “我要是不答应你呢?”

    这回李舜听明白了,看着我点点头:“哦,你是说,你不想跟我走,你决定拒绝我,你要抗拒我,你要对抗我。”

    我看着李舜,目光毫不回避。

    李舜突然大笑起来,狂笑不止。

    李舜的笑让我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笑毕,李舜用阴沉地目光看着我,缓缓地说:“亦克,你知不知道,你不答应我,我好害怕,我好好害怕,我害怕死了!你看,你多厉害啊,你这么一说,我都怕了你,我既担心我自己,还担心我的家人。”

    李舜阴阳怪气地一番话,让我的心里一竦,我明白李舜话里的意思。

    李舜阴涔涔地笑了起来。

    这时五子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对李舜说:“老板,和刁世杰约定的时间到了。”

    闻听五子这话,我注意到四哥的身体又是一颤。

    李舜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我给你一天时间善后,后天老老实实跟我去明州。”

    然后,李舜看着四哥:“喂——姓四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收留他在你这里,你这店就废了。我的话你明白不?”

    四哥点头:“明白!”

    然后,李舜看着我:“兔崽子,我告诉你,海州没有哪家单位敢收留你,不信你试试!”

    然后,李舜带着五子和小六大摇大摆离去。

    李舜他们走后,店里安静下来,四哥走到我跟前坐下,看着我。

    我冲四哥苦笑了下,说:“对不起,四哥,给你惹来麻烦了。”

    四哥笑了下,看着我:“兄弟,我早看出你不是一般人了,果然……”

    “四哥,你放心,我不会牵连你的。”

    “你打算怎么办?”

    我摇摇头:“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啊。”四哥似乎深有体会地说。

    我看着四哥:“想必四哥也是过来人了,我看四哥也未必就是一般人。”

    四哥干笑一声:“老弟高看我了,我就是一进城卖包子的乡下人,混口饭吃而已。”

    我看着四哥,没有再说话。

    此时,不知怎么,我有一种直觉,四哥似乎和刁世杰有着什么说不清道不白的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此时我当然不得而知。

    当晚,我就离开了四哥包子铺,没有要四哥给我结算的工资。

    深夜,在宿舍里,我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上扣扣对话窗口里浮生如梦依旧灰白的头像。

    这么多日子过去了,浮生如梦一直没有出现,她在想什么呢?这几天,秋彤没有任何音讯,她又在干什么呢?现在的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我深深体会到,人生如棋,落子难悔。

    李舜今晚说的那些话,我不知道有几句是真几句是假,更猜不透李舜真实的用意,他说话办事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床,简单吃了点饭,在宿舍里无所事事。

    按照李舜的说法,过了今天,明天我就得跟他去明州,在那赌场的死命搏杀和酒吧的灯红酒绿里打发日子了。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决不能跟他走。可是,我又想起李舜那不阴不阳含混晦涩带有威胁的话,不跟他走,我又能干什么呢?

    我有些郁闷,出来独自去了海边,去了我曾经为了秋彤深夜血战的沙滩上,坐在海边的一块石头上,看着深蓝色的波浪起伏无边无垠的大海,听着海涛轰鸣的声音,感受着依旧寒冷刺骨的海风沁入我的骨骼和肌体。

    点燃一支烟,我默默地吸着,回味着自己到海州以来的经历,回想着自己走过的路,思索着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

    我苦苦思想,一辈子做人,怎样算是做好了人?一辈子处世,怎样算是成功的处世?依我现在的心态和修养,曾经沧海之后,再去看世情,我能做到云淡风清、日升日落般的泰然吗?

    秋彤的人生是一辈子,李舜的人生是一辈子,丫丫爷爷的一生,同样是一辈子,这同样的一辈子,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我纠结地想着,看着大海上无边的天际陷入了迷惘和失落。

    正在这时,我觉察到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身体猛地一震——

    秋彤正站在我身后!

    秋彤的身旁,站着元朵!

    秋彤出现了!

    元朵回来了!

    看到秋彤,我的心里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阿门,秋彤终于出现了,消失了这几天,对我来说,却似乎是一万年没有见到,似乎是很久违了。

    看着秋彤略带疲惫却依然精神的面孔,我那被海风吹得拔凉拔凉的心里涌出阵阵暖流。

    看到元朵,我的心情为之一振,在家里休养了一阵时间的元朵和刚醒过来时的虚弱消瘦憔悴相比,像换了一个人,容光焕发,面色红润,昔日那带着青春活泼灵巧眼神的元朵又回来了。

    看到元朵现在的神态,我心里感到莫大的安慰。

    我不知道秋彤这几天都干嘛去了,也不知道元朵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看到秋彤和元朵,我心里稍稍有些激动的感觉,觉得有很多话想和她们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也不知该先和谁说。

    带着一连串不是很强烈的问号,我缓缓站起来,看着秋彤和元朵,她们二位似乎没有我刚才那般忧郁失落的心情,正带着笑吟吟的表情看着我。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先迸出一句话。

    “我到移动公司给你手机定位查到的。”秋彤一般正经地说着,元朵站在旁边“噗嗤”笑出来。

    “真的?”我看着神情真真假假的秋彤和憋不住在笑的元朵。

    “你看我像在给你开玩笑吗?”秋彤板起面孔却又一副忍俊不住的表情。

    “我看像。”我傻乎乎地说。

    “哈哈,大哥……傻大哥……”元朵笑得浑身发抖。

    “既然你看像那你还问我干嘛呢?”秋彤也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看起来,秋彤和元朵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她们的笑感染了我,我也跟着不明就里地笑起来。

    笑完,元朵说:“很简单,就是巧了,我和秋总刚忙完,一起到海边来散散心,放松一下,正好就看到了你。其实呢,本打算晚上再给你打电话的。”

    我点点头:“元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就开始忙啊?”

    元朵明亮的目光注视着我:“大哥,我回来两天了。”

    “回来两天了?”我愣了下,“你怎么这才告诉我呢?”

    元朵看了一眼秋彤,然后说:“这一回来就没歇着,被秋总抓了差事,没来得及告诉你啊。这不,刚忙完,就赶紧到海边来找你报到了。嘻嘻……”

    元朵笑起来还是那么纯真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