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舒服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125字

    我轻轻拍着元朵的后背,宽慰着她,心里觉得酸酸的。

    许久之后,元朵停止了哭泣,轻轻地抽噎着,从我的怀里出来,擦擦眼泪,说:“大哥,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

    我说:“没什么,心里积郁的东西,哭出来反倒好。”

    元朵说:“嗯,我现在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我说:“那你笑一个给大哥看!来,笑一个!”

    元朵破涕为笑,带着泪花给了我一个笑容。

    “哎——这就对了,丫头。”我拍拍元朵的脑袋,“元朵,记住,不管生活带给我们多少苦痛折磨,在心里啊,始终要保留一份阳光,要让自己觉得幸福更多一点,要永远乐观面对人生,学会放下,学会舍得。”

    元朵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大哥,我听你的,你说的话我都愿意听,我听秋总说了你这次搞的零售大动作,你真的好棒,策划方案搞的太高明了。”

    我说:“秋总有没有问起以前我帮你做的方案之事呢?”

    元朵摇摇头说:“没有问,其实,我本来想主动告诉她的,只是这几天太忙,没抽出空,大哥,现在,你还需要遮掩吗,现在,你的本事,不光我知道,秋总也知道了,公司集团的人都知道了。不过,我想啊,你之前帮我做方案之事,还是要告诉秋总的,不然,我占据了你的劳动成果,心里会觉得不安生。”

    我摇摇头:“元朵,不用告诉秋总了,没那必要了。”

    我此时心里已经明白,元朵说不说都没必要了,秋彤是何等聪明之人,她根本没有必要问元朵。

    我这次做的零售方案,和以前的移动通讯积分回报赠报以及小记者团方案,在思路上具有异曲同工之处,依照秋总的聪慧,她一定能感觉出来几个方案是出自一人之手。

    元朵看了看我,没有说话,听话地点点头。

    我和元朵在海边沙滩上走了一会儿,清冷的略带咸味的海风吹过来,元朵不由打了一个寒蝉。我脱下外套搭在元朵身上,元朵没有拒绝。

    我们默默地走着。

    一会儿,我问元朵:“家里父母还好吗?”

    “嗯。”

    “见到你回家,一定很高兴吧?”

    元朵点点头。

    我笑起来。

    元朵突然停住脚步,看着我:“大哥,你和秋总年前到我家里去,带的那些东西,还有那钱,真的是公司的年货和奖金?”

    我说:“怎么?你不相信?”

    元朵说:“嗯,所以我才问你。”

    我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那时不在公司上班,我怎么会知道呢?你还是当面问秋总吧。”

    元朵说:“大哥,你莫哄我,你一定知道的。我在发行公司工作了这么多年,发行公司从来就没有发过这样高档的年货,更没有发过那么多奖金,即使秋总来了公司效益好了想发奖金,额度也是受集团控制的,自己做不了主,像我的身份和位置,是绝对拿不到这么多奖金的,何况,我还住院一直没上班。”

    看不出,元朵的小脑瓜还挺会转悠,我知道瞒不住她了,干脆就说:“好吧,实话告诉你,那年货是秋总自己掏钱买的,那钱,是从为你社会捐助的慈善款里拿出来的。”

    所谓的社会捐助,也就是李舜和我们在缅甸分头突围前留给我和秋彤的那十万。想一想元朵治病的钱,竟然大多数都是出自于李舜,一个渠道是那10万,另一个渠道就是通过我做保镖从他那里获得。

    元朵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半天,没有再说话。

    晚上,我和元朵在海边附近的一家川味馆一起吃了一顿饭。

    吃饭时,元朵的手机突然响了。

    元朵拿起手机一看屏幕,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

    看到此刻元朵的表现,我明白是谁来的电话,一定是张晓天。

    我不知道元朵此刻是什么想法,虽然元朵告诉我她要将过去的一页揭过去,但是,感情这东西,毕竟是说不清道不白的,毕竟,她和张晓天都到了快要登记的地步。

    我可以在张晓天面前发狠话不让他打扰元朵,但是,毕竟我不是元朵,我不能替她做主,事情的真相我已经告诉了元朵,到底要怎样,主动权决定权还是在她手里。

    我沉默地看着元朵,没有说话。

    电话继续响着,元朵的身体继续颤抖着。

    元朵紧紧咬住嘴唇,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就将电话按死,关了手机。

    “他打来的。”元朵将手机装起来,轻声说了一句,边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此刻猜不透元朵心里的想法,我想虽然张晓天的绝情离去会让元朵对他心里升起怨愤,对他的感情会极大疏远。

    但是,依照元朵的性格,她在和张晓天即将登记之前将身子给了另一个男人,或许她会心里有愧疚之感,觉得对张晓天有愧意。

    “大哥,你说我该不该恨他?”元朵说了一句。

    我看着元朵:“我不知道!”

    “为什么?”

    “因为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

    元朵眼皮低垂下去,沉默了一会,喃喃地说:“其实,我心里觉得,我不该恨他,毕竟,人都是现实的,我当时那个样子,谁愿意带着一个累赘过一辈子呢?这个社会上,像你这样的好人又能有几个?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像你如此这般地善良,还有,其实,在他对不住我之前,我已经对不住他了。”

    我不说话,看着元朵。

    元朵又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抬起头,说:“但是,我想,这一切都应该结束了,他如此做,也让我的心里找到了一丝平衡,既然大家都找回来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去继续,我不想为他负什么责任,也不想让他再对我负什么责任,大家扯平了,就算了。”

    说完,元朵深深叹了口气,眼神里透出淡淡的忧伤和忧郁,还有一丝惆怅和寂寥。

    经历了此次劫难,我发觉元朵变了,变得成熟了,会思考了。

    看到我不说话,元朵笑了起来:“大哥,你在想什么。”

    我说:“我在想你。”

    元朵看着我的眼神,说:“想我什么呢?”

    “想你长大了,成熟了。”

    元朵又无声地笑了,摸起桌子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烟,边拿起打火机,将烟递给我:“大哥,你抽支烟吧,来,我给你点着。”

    我没有拒绝,将烟放进嘴里,元朵为我点烟。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眼前升起袅袅的一股青烟,我的沉思的目光透过烟雾,看着元朵娇美的面孔发怔。

    元朵托起腮,入神地看着我,一会儿说:“大哥,我就喜欢看你抽烟沉思的样子,你现在的神态是那么地成熟,你的眼神里带着忧郁,还带着思想。知道吗,第一次见你,我就被你忧郁的眼神所打动,那种眼神里写满了经历和沧桑,从那时候起,我心里就朦朦胧胧觉得你是一个有经历的人,一个有思想的人,很多时候,不需要多交流,一个人的眼神就能代表着很多。”

    我心里一怔,元朵能透过我的眼神看出我的沧桑,秋彤当初能看出来吗?

    显然,当初秋彤是不会看出来的,当初我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极差,她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小混混。

    那么,现在呢?现在秋彤能看出来吗?

    正怅惘间,我的手机响了,是张晓天打过来的,我立刻就接了。

    “什么事?说!”我简练地说。

    “元朵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张晓天的声音。

    “无可奉告!”

    “那就是在一起了?”

    “我说了,无可奉告!”

    “她为什么拒接我的电话?还关机了?”

    “这要问你自己!”

    “不和你废话,你让元朵接电话!”张晓天似乎断定我此刻和元朵在一起。

    “接你马尔戈壁!”我开始动气了,对着电话说,“张晓天,我警告你的话你给我记住,别惹老子发火,要是活腻歪了,就直接来找老子!”

    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

    张晓天没有再打过来。

    元朵听完我的电话,沉默了半晌,一会儿看着我说:“大哥,你答应我一件事,行吗?”

    “你说!”

    “别打架,行吗?”元朵带着关切和恳求的目光看着我。

    我无法拒绝元朵此时的请求,不管我以后到底打不打架,此刻我都得答应元朵,于是我点了点头:“行!”

    元朵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希望看到你好好的。”

    我拿起勺子给元朵盛了一碗汤:“喝汤——”

    元朵乖乖地答应着,低头喝汤,我也继续吃饭。

    吃过饭,我和元朵找了一家咖啡厅,一起喝咖啡。

    这是元朵第二次和我一起坐在咖啡厅里,第一次是我首次发工资请她吃西餐。

    坐在环境幽雅灯光柔和音乐舒缓的咖啡厅里,我和元朵轻声交谈着。

    元朵对我说:“大哥,秋总说想给我调整工作岗位,打算让我到公司办公室做主任。”

    我心里一亮,暗暗赞叹秋彤的这步安排,办公室主任历来是领导的心腹,秋彤让元朵干办公室主任,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元朵对秋总的忠诚是绝对不用怀疑的,而且,元朵做事细致,人缘好,敬业负责,性格活泼,做这个位置自然是合适的。

    我说:“好啊,很好,办公室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岗位,好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