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章泼妇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146字

    “什么?”赵达剑一愣,睁大眼睛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似乎就明白过来,脸色涨得通红,一下子就气得暴跳如雷,指着我就开始放声大骂起来,那架势,很像农村吵架骂街的泼妇。

    我这会儿早已想好了,对赵达剑,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弱势姿态。

    而赵达剑似乎是个君子,动口不动手,只骂不抬手。

    赵达剑这一撒泼,苏安邦一下子愣了,放下电话,吃惊地看着他:“赵总,你疯了,骂人干嘛?”

    这时,其他办公室的人也都被惊动了,都伸头探脑地看着,还有的跑出来围观,元朵也出来了。

    赵达剑指着我继续破口大骂:“这个兔崽子,敢辱骂我,我看他是想滚蛋了。”

    大家都吃惊地看着我,元朵也睁大了眼睛。

    我做无辜状委屈地看着赵达剑:“赵总,你可不能空口无凭冤枉好人啊,你是领导,我哪里敢骂你啊。”

    “你还敢耍赖,苏总就站在这里,他就可以作证!”赵达剑说。

    “苏总,您听见我骂赵总了吗?”我看着苏安邦。

    苏安邦肯定地摇摇头:“我没听见,绝对没听见,我就听见你说有什么牵扯发行站工作的事情要请示赵总,然后就听见赵总破口大骂。”

    然后,苏安邦用责备的眼光看着赵达剑:“赵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你还是领导,下属有什么事请示你,即使不是你分管,你也用不着这个样子,好歹你也是个副总,二把手,怎么一点都不注意你自己的形象,你看看在大家面前你这幅样子,像什么话?”

    苏安邦这么一说,大家也都带着不平的目光看着我,替我打抱不平。

    赵达剑急了,看着苏安邦:“苏总,他刚才骂我了,他不骂我,我能和他一般见识。”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赵达剑也有些顾忌,不敢那么粗野地骂了。

    苏安邦看看围观的同事,正色看着赵达剑:“赵总,亦克刚才骂你什么了?”

    赵达剑说:“他骂我,说他想操——”

    赵达剑觉得心理有些障碍,自己的老妈终归说不出口了,刚一停顿,我立刻接过去,“我说我操作了一个活动,这能是骂人吗?幸亏刚才苏总也听见了,不然,这黑锅我可是背定了。”

    苏安邦点点头:“这话我的确听见了,我刚才虽在打电话,但是我也听见了,亦克的确是说自己操作了一个小活动,因为牵扯到发行站这一块,才请示赵总。赵总,今天这事,的确是你不对,我认为,你应该向亦克道歉。”

    这时,周围的同事也都窃窃私语起来,对着赵达剑指指点点。

    赵达剑急了:“我靠——苏总,你是瞎子啊,亦克刚才趴在我耳边骂我,你就没看见?”

    苏安邦被赵达剑这么一骂,恼了,不管是否看没看见,索性开始全面支持我,冲赵达剑嚷道:“赵总,你才是瞎子,我刚才一直就站在你俩旁边,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怎么净说瞎话,亦克什么时候趴你耳边骂你了?你怎么净血口喷人呢?就你这样做领导的,怎么在下属面前树立威信?”

    这下子赵达剑吃亏大了,苏安邦一口咬定赵达剑无事生端,张口就骂人,大家的天平自然倾向于我这边,我同时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更博得了大家的同情。

    有苏安邦的人证在这里,赵达剑有口难言,气地脸成了酱紫色,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好,亦克,算你行,你等着。”

    说完,赵达剑拂袖而去。

    然后,苏安邦冲大家说:“好了,大家散了吧,不要看了,都忙自己的事情去。”

    大家愤愤不平地议论着,纷纷回了自己办公室,我也下班走了。

    此次让赵达剑吃了个哑巴亏,我心里舒坦了不少,走在路上都想乐。

    此次捉弄赵达剑,我知道赵达剑肯定气死了,愈发得罪了他。

    但是,即使我这次不捉弄他,他对我仍然会抓住机会进行整治的,他一直就把我当成了眼中钉。

    这次教训他一次,说不定会让他觉得我没那么好欺负,说不定会让他对我有所收敛,有所忌惮。

    晚上,在宿舍里,吃过饭,我无聊地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了一会儿新闻,心里又想着秋彤下午到孙栋恺办公室的事情,不知道事情结果如何。

    孙栋恺将对我的任命卡住,原因很明显,那就是因为曹滕,提拔了我,曹滕怎么办?曹滕脸面往哪里放?

    而孙栋恺之所以眷顾曹滕,无疑有赵达剑特别是曹莉的因素在里面。也许,孙栋恺对曹滕表现出的所谓能力比较赏识,加上曹莉的关系,爱屋及乌了。

    想着孙栋恺看秋彤时那色迷迷的目光,我的心里不由感到一丝隐隐不安,又感到很郁闷。

    我郁郁地登陆扣扣,看着浮生如梦的灰白头像发呆,这么久了,她一直不出现,难道她一直不登陆扣扣了?

    我如此这般地隐身看着她,她会不会也在隐身看着我呢?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可以看到对方隐身状态的软件。

    我立刻开始搜索起来,然后下载。

    重新登陆扣扣之后,我赫然看到,浮生如梦在线!

    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她在,她在的,她也在看着我的!

    这么多日子以来,我无数次躲在暗处看着她,看着我和她曾经的聊天内容,那么,她是不是也像我一般,无数次浏览着回味着我和她之间的交流呢?

    虽然她说要分手,可是,她终归没有忘记我,终归一直在惦记着我,就如我无法忘记她一般!

    我痴痴地看着浮生如梦的头像,心里起起落落。

    点燃一支烟,我在袅袅升起的青烟里怀想着鸭绿江上那难忘的一幕,想着无数个夜晚扣扣里那刻骨的心的交流。

    此刻的她,也是如我这般坐在电脑前,在怀想着我们那虚拟飘渺的过去吗?

    正怅惘间,突然看到浮生如梦下线了,我看看时间,不到10点,这么早她就要休息了?

    我关了电脑,站到客厅的窗口,看着冬末依旧清冷的深邃夜空发呆。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秋彤打来的。

    “亦克,睡了吗?”秋彤沉静的声音。

    “没有,秋总,有事吗?”

    “我想约你出来谈谈,你方便不?”

    秋彤这么晚了要约我出来谈谈,我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忙说:“方便,方便!去哪里?”

    “去中山广场旁边的那家格林酒吧吧,听听音乐,喝点咖啡,放松下心情。”

    格林酒吧是一家档次格调很高的慢节奏酒吧,我去过一次那里,平时客人不多,环境十分优雅。

    我答应了秋彤,飞快地下楼,打车,20分钟之后,我和秋彤在酒吧门口会合了。

    进了酒吧,在一个角落里找了个座位坐下,点了咖啡和点心。

    酒吧里客人不多,灯光柔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气氛分外温馨和高雅。在我们对过不远的座位上,坐着几个男女,正在轻声交谈说笑着什么。

    看着昏黄灯光下美丽的秋彤,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浮生如梦。

    我觉得自己的心绪又飘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虚拟的空间,又。

    “发什么愣呢?”秋彤的话将我从迷醉中唤醒,我忙晃晃脑袋,“没事。”

    秋彤抬起头,捋了捋头发,看着我:“亦克,我听说今天下午赵总骂你了,赵总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样?我明天要找他谈谈,太过分了!”

    我说:“别找他谈了,其实,今天并不是赵总先骂我的,是我先惹他的,他说话太过分,我忍不住想教训教训他。”

    秋彤看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秋彤听完,忍不住笑出声来,捂着嘴巴低头笑得浑身微微发颤。

    我看着秋彤笑的样子,也忍不住笑起来。

    笑毕,秋彤抬起头,脸色突然板起来,正色对我说:“亦克,我要批评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太不尊重领导了。”

    我忙点头认错:“我知错,我认罪!”

    “认罪到不至于,只是,你这样做,真的是不对呢!不管怎么说,赵总也是公司的二把手!”

    “那我明天去给赵总道歉!”

    “算了,你一道歉,他非借着这个势头整死你不可,说不定会无限扩大化!”秋彤说,“接受教训就是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听见没?”

    “听见了!”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秋彤的神色缓和下来,接着自言自语嘟哝了一句:“真是个鬼小子,亏你能干出来这样的事。”

    嘟哝完,秋彤又有些忍俊不住。

    看着秋彤的神态,我的心里轻松了,接着对秋彤说:“听说综合业务部的人事任命被孙总卡住了,没戏了,是不是?”

    秋彤沉默了片刻,神色有些郁闷,点点头。

    我说:“那孙总是什么意思?”

    秋彤看着我,没有回答我的话,却问我:“亦克,我问你,假如要是让曹滕做综合业务部的经理,让你做曹滕的下属,你愿意不?”

    我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说:“让我干什么位置我都愿意,不管是谁做综合业务部的经理,我都会一如既往认真负责地做好本职工作!”

    “这是你的心里话?”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