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章面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0本章字数:3331字

    秋彤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嘴唇一抿,说:“你愿意,但是我不愿意,我得从公司的工作大局来考虑问题,不能只考虑关系和面子!”

    我看着秋彤没有说话。

    秋彤说:“孙总的所谓卡住,并不是说直接否定了我对你的任命,而是把我叫去说的很委婉,一个劲儿强调公司的人事安排不但要考虑工作大局,还得考虑全盘,要综合考虑如何更加有效地调动全员的工作积极性。

    说白了,孙总就是要我考虑到现实的人际关系,让我自己主动去体会意图。我知道,作为集团高层,孙总是不会直接越级提名谁干什么职务的,他说那番话的目的,是想让我自己主动去领会。”

    “这就是水平啊!那你怎么回应他的?”

    “我没回复他,他签批完元朵的人事任命之后,把综合业务部的任命报告返回给我,建议发行公司再进一步的研究。然后,孙总还提出让我和他一起单独吃顿晚饭,说可以在饭局上继续商讨这事,我推说有事拒绝了。”

    我心里当然明白孙栋恺邀请秋彤一起吃饭的目的何在,他总是想打着工作的名义找一切机会和秋彤接近。

    我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秋彤说:“还没想好,正为这事烦恼。这公家的事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集体的利益是放在人情关系之后的,这一点,我想私企就绝对不会。”

    我说:“要不算了,你不要和孙总硬顶,就让曹滕做经理吧,我做下属就行,没事的!”

    秋彤摇了摇头,神情显得很坚决:“这绝对不行,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你升个什么所谓的官,有什么权,我是从公司的工作来考虑的,综合业务部这一块,你比曹滕更合适。你们俩的能力差别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曹滕我承认他在工作上也有一些想法和思路,但是,有你在,他的弱势就看出来了,我不能拿公司的工作来做交易。”

    “但是,孙总那关过不去,如果你一味坚持,和孙总硬顶起来,大家都不好,那不是更损害公司的工作?”

    秋彤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这一点,我心里明白。我正在琢磨着,实在不行的话……”

    秋彤话没有说完,似乎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实施什么新办法。

    我陷入了沉思。

    “小伙,在想什么呢?”秋彤看着我说。

    我没有理会秋彤。

    “小亦同志,干嘛不理我!”秋彤伸手推了推我的胳膊。

    我回过神来,看着秋彤,突然咧嘴笑起来。

    “你傻笑什么?”秋彤似乎被我感染了,不由也跟着笑起来。

    我挠挠头皮:“我刚才想到了一个主意,不知行不行。”

    秋彤眼前一亮,笑眯眯地看着我:“小伙,说!”

    秋彤让我说我自然得说,于是,我开始说。

    刚要开始讲,突然想起秋彤刚才没说完的话:“秋总,你刚才时候说正在琢磨实在不行的话是什么意思?”

    秋彤说:“你先说吧,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我停顿了下:“我的想法可以归纳为8个字。”

    秋彤抿嘴一笑:“我的想法也是8个字,那不如我们都用纸下来,看是否是同一个意思?”

    “好。”

    于是,向服务员要来了纸和笔,我和秋彤各自写下来,然后一起打开看,不约而同都笑了,我和秋彤写下的这8个字竟然一模一样:愈合不能,分而治之。

    “亦克,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看来,你和我想到一起了。”秋彤带着奇异和兴奋的表情说,“说说你对这8个字的理解。”

    我说:“既然孙总卡住了我的任命,那么,孙总的想法必然是想让曹滕担任综合业务部的经理。但是,这又和你的想法相背道而驰,你又不能接受,而孙总并没有直接提出他的意思。

    那么,我想,是否走折中路线,在目前综合业务部的基础上,成立综合业务一部二部,由我和曹滕分别担任负责人,两个业务部的工作区域范围各自划分,将市区化为两部分,分别负责,各自独立开展业务

    这样,两个业务部之间在制定活动方案和落实工作时带有竞争性,或许更能激发工作者的主观能动性和工作热情。当然,前提是要在公司整体工作思路的统一思路指导下进行,各项活动的整体思路和政策必须是统一的。”

    “亦克,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也是这个想法。这个折中方案,既算是对孙总的一个妥协,也算是对今后综合业务部工作一个尝试,这也算是被逼出来的思路,逼出来的办法,或许,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秋彤边说边带着赞许的表情看着我。

    我呵呵笑了:“是的!分为一部二部,只要协调地好,并不会产生矛盾,而是可以对立统一起来。制定政策和活动方案的时候,两个部可以各自拿出自己的设想,由公司领导统一决定采用哪一个或者综合成一个更加完整的。一旦产生了最后的方案,则两个部都要认真去落实实施,两个部之间自然而然就形成了比、学、赶、帮、超的关系。”

    秋彤说:“是的,你的理解很到位,哎——亦克,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

    我笑笑:“从以前卖保险的时候有业务一部二部三部得到的启发而已,贩卖过来的。”

    “拿来主义啊!”秋彤笑着说,“你的主意坚定了我的想法,就这么办。”

    “嗯。”

    “亦克,你认为曹滕能独立干好这份工作不?”秋彤看着我说。

    “曹滕其实很聪明,依照他本身的素质和能力,只要他认真去干,就能干好,当然,要是有其他因素掺杂在里面,就难说了。”

    秋彤沉吟了下,看着我:“亦克,你害怕竞争不?”

    “不怕!”

    “你就那么有信心能胜过曹滕?”

    我随意笑笑:“总共两个部,做不了第一就做第二呗,反正至少都是前2名,第二名要是亚军啊,不丢人!”

    “呵呵,你这心态倒是不错!”

    其时,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我此时心里暗暗发狠,想的是假如真的实施了这个分而治之的机构设置方案,我不仅要超过曹滕,而且要狠超,要在工作上拖死曹滕。

    拖死曹滕,不是单纯整治曹滕,而是拖给孙栋恺看,拖给曹莉看,拖给赵达剑看,拖给周围的所有人看。

    当然,我是靠真本事去拖死他,而不是搞什么阴谋诡计。

    当然,我的工作越出色,就会对秋彤越有利,这个道理显而易见。

    果然,第二天,秋彤将新的方案报上去之后,孙栋恺痛快地签批了,人力资源部也在当天统一批准下来,发行公司设立综合业务一部二部,曹滕为一部经理,我是二部经理。

    下午,秋彤召集我和曹滕到她办公室开会,赵达剑和苏安邦都参加,秋彤宣布了人事任命。

    曹滕显得很兴奋,秋彤来发行公司之后,他先是被秋彤将办公室副主任拿下,发配到偏远发行站出苦力,经过了一番折腾,不但杀回了大本营,职位还比以前高了,这也总算是在公司诸位同仁面前挽回了面子。

    对很多男人来说,面子很重要,不管在女人面前还是在同事面前,不管是在单位里还是在社会上。

    赵达剑对我的任命耿耿于怀,对我昨天对他的耍弄还恨恨不已,冷冷地看着我说:“亦克,不要得意,没有曹滕的提拔,你提拔个屁!这个二部,就是专门为了照顾你才设立的。”

    我冲赵达剑尊敬地笑笑:“赵总所言极是!”

    秋彤带着捉摸不定似笑非笑地表情看了看赵达剑,然后又看看我和曹滕,接着说:“设立一部和二部,是根据集团领导的指示意见决定的,这是公司目前工作和现实情况的需要。一部和二部之间,工作上是并列互助关系,当然,还有竞争。

    但是,有竞争并不代表互相倾轧互相拆台互相捣鼓,要本着共同发展共同进步的原则去竞争,两个部的考核管理办法和经费拨付方式,都是一样的,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俗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今后,二位就各显其能吧。”

    然后,苏安邦主持划分两个部的分管区域,对已经存在并运作的零售队伍,也是一家一半,分成了两部分,由我和曹滕分别管理。当然,以公司名义进行的零售买报有奖活动等还是大家统一操作。

    关于办公场所,鉴于目前公司办公室比较紧张,一部二部仍旧在原来的办公室,一个办公室挂两个牌子。

    就这样,分家完毕,似乎皆大欢喜。

    刚倒腾完这事,元朵进来了,向秋彤汇报:“秋总,刚接到集团办公室的电话通知,董事长和总裁要来公司视察工作,马上就到。”

    董事长和孙栋恺要来,这自然是大事,秋彤吩咐元朵去安排好公司小会议室,准备接待领导。

    我们刚要散去,董事长和孙栋恺已到了公司,而董事长这次来似乎没有什么专门的目的,就说是要来看看,转转。

    秋彤邀请董事长和孙栋恺到小会议室去,董事长看见我和曹滕还有赵达剑和苏安邦,大手一挥:“你们几个一起来,大家拉拉呱!”

    于是,我们原班人马加上元朵一起去了小会议室,接受董事长的检阅。

    董事长坐定,秋彤还没说话,他就用手一点我:“你是亦克,是不是?”

    我点点头:“是!”

    “是不是就是搞中奖活动被我下令开除的那个亦克?”董事长又说。

    “是!”我又点头。

    董事长点点头,看着我:“开除你,你觉得委屈不委屈?”

    我说:“委屈!”

    话一出口,孙栋恺脸上露出不悦之色,皱起了眉头。

    “小亦,你是不是对集团有情绪?”孙栋恺上来就给我戴了一顶大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