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掰不过大腿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1本章字数:3377字

    我一怔,还没说话,董事长却摆了摆手:“老孙,不要这么说,亦克的话是实在话,说的没错,我们处理错了,人家委屈是应该的!”

    孙栋恺然后笑了下,不说话了。

    然后董事长继续看着我:“既然委屈,为什么不申诉?”

    我说:“申诉也没用!”

    “为什么没用呢?”董事长说。

    “我一个临时工,没地位没身份没关系没靠山,说话有什么力度?胳膊掰不过大腿呗。”

    我这话说的太直了,一出口,大家都瞪眼看着我,元朵的眼里带着几分紧张。

    小会议室一时沉默起来,气氛略微显得有些紧张。

    董事长突然哈哈笑起来:“小家伙讲话很直接啊,行,爽快,我就喜欢爽快的人,说的都是大实话。”

    董事长一笑,大家都轻松起来,也跟着笑。

    接着,董事长说:“亦克,这事我得给你道个歉,这事我处理错了,我没经过调查就做出了武断的决定,即使你不申诉,我也要给你一个说法,不但要向你道歉,我还得向秋总和苏总道歉。”

    董事长的一番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

    我还想试试这董事长的度量和气量,于是略一沉思,故意说:“董事长,我对你知错就改的态度很欣赏,你的这番话我听了很满意,你能有今天这一番表态,我心里不觉得委屈了。”

    我这话明摆着是说的没天没地,胆大妄为。

    大家一听,都愣了,谁了没想到我没头没脑冒出这样的话来。

    董事长一愣之后,接着又大笑起来,看着孙栋恺说:“听见了吗,我得到亦克这小子的表扬了,他对我很满意呢,还很欣赏,哈哈。”

    董事长笑得很开心。

    董事长一笑,大家都憋不住跟着笑起来,秋彤边笑边摇头,似乎觉得我今天玩得有点过了,胆子太大了。

    笑完之后,董事长装作正色对我说:“好小子,你对我很满意,我很高兴,今后,我要好好工作,让你持续满意。”

    董事长话音未落,大家又都笑起来,我知道董事长是在调侃我,也笑着。

    然后,董事长对我说:“亦克,不光你对我满意,我对你也很满意,听说你不但转正了,还提拔成部门负责人了,我得给你祝贺祝贺,怎么着,今晚是你请客还是我请客呢?”

    董事长还在调侃我,我也给他来个反调侃,说:“我请客是自己掏钱,贵了请不起,那还是你请客吧,公家出钱,还排场。”

    言毕,大家哄堂大笑,董事长笑得尤其开心,不住点头:“好啊,你小子要吃我了。”

    此时,我想在座的大家都没有想到,我有这个胆量敢和高高在上手握各位生杀大权的董事长开玩笑。

    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玩笑可不是轻易敢开的。而董事长似乎觉得遇到我这样不怕事的主儿很新鲜,很刺激。

    调侃完了,然后谈正事,秋彤开始汇报工作,汇报年后公司的整体工作安排以及下一步的思路。

    听完秋彤的汇报,董事长点了点头:“发行公司今年的工作思路很清晰,计划很周密,基本可行,我赞同。关于发行公司今后的工作,我谈几点看法……”

    这时,我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大家面前都多了一个笔记本,都手里拿着笔开始记录。

    我靠,领导讲话要记录啊,我怎么不知道这一点。此时,我显得有些尴尬。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元朵悄悄塞给我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我忙打开笔记本,也开始准备记录。

    董事长开始侃侃而谈,大家认真地记着,孙总边记录边点头。

    谈了会工作,董事长扫视着大家,加重了语气:“发行公司的领导层尤其要搞好团结,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要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战斗集体,严禁内耗!对于内耗,对于损害集体利益图谋个人私利的行为,对于拉帮结派的朋党行为,一旦发现,严厉惩处,绝不姑息!我别的本事没有,撤销几个中层干部的权力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董事长的口气甚至有些严厉,停下来看着大家。

    会议室鸦雀无声,大家都神色严肃地听着,孙总神色平静,甚至还点燃了一支烟。

    我这时感到了董事长的威严,老虎发起威来,还真不是病猫。

    接着,董事长的口气又缓和下来:“最近,我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如何将办报和发行有机地结合起来,甚至和广告也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紧密的合作体,做好办报和经营结合这篇文章,今天我给你们出这个题目,你们回头琢磨如何做好这篇文章吧。”

    听着董事长的话,我心里明白,他是在给发行公司甚至孙总下指示了。

    秋彤凝神听着,眼睛一眨一眨的。

    孙总这时看着秋彤:“秋总,董事长出考试题目了,试卷要你们来做,怎么交一份合格的答卷,就要看你们喽。”

    秋彤笑着点头:“我们会认真考虑的,力争向党委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董事长笑看秋彤:“秋彤,出题容易答题难啊,可不要让我久等哦。”

    秋彤郑重地点点头。

    然后就散会了,董事长和孙总走了。

    董事长这鸟人似乎忘记了他要请我客的话。

    当然,我也不奢望他请我吃饭。

    接着,秋彤立刻就召集苏安邦和我还有曹滕,讨论研究如何落实董事长出的那个题目。

    “董事长刚才说的比较笼统,但是站的高度很高,我们要深刻去体会。”秋彤说,“刚才董事长的话,我的理解,说到底,就是一句话:如何做好编辑部和经营部门之间的结合文章,让报纸和读者的利益更加密切!大家说一说,如何做好这篇文章?”

    苏安邦的神情有些茫然,似乎脑子里很空。

    曹滕做深思状,皱着眉头开始苦想。

    我的脑子里一时也没有什么东西,看着秋彤的目光正看着我,略一沉思,说:“自然,做好这篇文章,是要有一个好的载体!”

    “载体?”秋彤眼神一亮,看着我,“什么载体?”

    “这个我现在也想不出。”我实话实说。

    秋彤转了转眼珠,抿嘴一笑,说:“我同意亦克的说法,是的,寻找一个好的载体是必由之路,但是,采取什么样的载体,又如何运作好这个载体,是一个需要认真琢磨的问题,这个任务,就交给二位崭新的经理了。

    你们分头去琢磨吧,争取最快的时间拿出各自的方案,方案被采纳后,公司统一安排实施。还有,我想提醒一下二位,这个方案,不会是一个单纯的营销方案,社会效益是要重于经济效益的。”

    听秋彤的话,似乎她心里大致已经有了方向了。

    我和曹滕的又一轮角力开始了。

    现在,我和曹滕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分别带领各自的队伍,分别管理各自的区域。

    我和曹滕的较量,不单是我们二人的单兵对弈,更重要是我们各自部室的业绩对比。

    我要想拖死曹滕,不能仅靠我个人能做几个方案,关键是要靠部室的整体工作业绩,说白了,就是数字。

    当然,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我必须要拿出一个成功的方案出来,这不仅是把曹滕比下去,更重要的是要协助秋彤完成董事长交给的任务。

    对我来说,秋彤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一连三天,我都在冥思苦想着这事。

    我反复琢磨着那天董事长的话以及秋彤的建议,反复运转着自己以前做营销的经验和模式,反复寻思着报纸和读者以及经营部门的关系……

    想地头疼,查阅了大量相关的资料,脑子里模模糊糊有些东西了,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

    看曹滕,似乎也没有想出什么道道来,显得很是一筹莫展。

    而这三天,秋彤显得似乎很沉着,并不着急催促我们,没事的时候偶尔来我们办公室转悠转悠,要几个报表或者数字,然后就走了。

    第四天开始,我转换思路,埋头往下跑,走访调查读者,走访市民,走访报摊,到各发行站去跑和发行员私下交谈,又私下约了记者部的几个记者一起吃饭,听他们侃……

    一直持续了一周,我肚子里的货越来越多了,却仍然找不到破解的入口。

    而曹滕这几天似乎也没闲着,办公室里也很少见到他的影子。

    这些日子,我每天晚上都上扣扣,通过那软件,我竟然发现浮生如梦每天晚上都隐身在线,都在那里沉默着。

    每每看到浮生如梦在那里沉默着,我的心就隐隐作疼,她到底在看什么想什么呢?她为什么不说话呢?她知道我也在看着她吗?

    好几次,我忍不住想和浮生如梦说话,每次抬起手,却最终又艰难地落下,现实和虚拟的差距如此之大,我能和她说什么呢?她又能给我承诺什么呢?

    终究来说,虚拟是一场飘渺的梦幻,而现实却又是不可更改的,她无法走出那个现实,再和我在这里接触,最终毁掉的会是什么?

    为什么我就不能勇敢面对现实接受现实忘却这场注定要空幻一场的梦,让自己从不可救药的沉迷里走出来呢?

    想想芸儿,想想海竹,想想元朵,想想秋彤,我的心就高度纠结起来。

    现在,元朵和我之间似乎保持了一种相对平和安分的关系。

    虽然我已经知道芸儿不再属于我,但是,我绝望痛楚的心里却依旧难以忘怀那刻骨铭心的初恋,那往昔难忘的岁月经常还会在我的梦里和脑海里闪现。

    每当想起芸儿,我的心依旧还会痛,时光和现实并没有泯灭我内心里那深深的印迹。

    我想过,从现实的和长远的角度考虑,海竹无疑和我是合适的,但是,我想走进海竹却又被无形的心结阻挠着,我想放开自己却又被深深的矛盾束缚着,我觉得自己在一张无形的网里正在愈陷愈深,几欲不能自拔。

    在蛋疼的纠葛和忙碌的工作中间,我浑浑噩噩地让自己麻木地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