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踩在下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1本章字数:3309字

    大家顿时愣住了,接着,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来。

    董事长的高姿态,不但没有影响大家对他的印象,反而提升了大家对他的尊敬和尊重,提高了他的威望。

    我相信,董事长这段话,不是偶然才起意讲的,一定是早有打算,一定是有自己的意图。

    我之所以这么想,就因为他不是一般人,他是一个集团的老大。

    汇报会圆满结束,通过这次汇报会,我在董事长和孙栋恺面前,在集团众多媒体老总和部门负责人面前,将曹滕狠狠地踩在了下面,同时,极大地为秋彤长了脸,争了光。

    同时,通过这次汇报会,我也觉察到了孙栋恺对我态度的变化。

    他的变化我理解,毕竟,对他来说,我和他无冤无仇,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发行公司的工作上去了,是他分管的成绩,是给他出政绩的,他没有理由不高兴。

    至于他对秋彤的企图,和曹莉的关系,那又是另一回事。他和曹莉睡觉,那是生理的欲求,他想扶持曹莉替代秋彤,那是出于对得不到秋彤的报复,想借此来打击秋彤逼秋彤就范。

    在他心里,未必就真的想让曹莉干发行公司老总这个位置,秋彤干的好了,他脸上有光,政绩斐然,干的差了,他可以抓秋彤的把柄要挟她实现个人私欲,进退都可以。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把秋彤拉下马的,他一定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假如秋彤要是真的被他拿下了,调到其他部门,脱离了经营口,他分管不着,反而更加实现不了自己的企图了。

    但是,他睡了曹莉,该做的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总不能白睡了,总得给曹莉一个回报,对曹莉的要求也不能置之不理。

    而孙栋恺目前最大的困扰应该是他不是一把手,人事任命的事情,他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说了不算,只能不停给曹莉开空头支票安抚稳住她,以便他可以继续享用她的肉体。

    此时,孙栋恺当然不会知道我心里的打算,不知道我对他恨之入骨的态度,不知道我和秋彤的私人关系。

    此时,我没有想到秋彤今后会有一场差点夺去她精神和肉体生命的灭顶之灾,只看到了董事长——集团一把手对秋彤的赞誉和肯定。

    我想当然地认为,有一把手的肯定和支持,秋彤的位置只会更加牢固,事业会更加蓬勃。

    而秋彤的事业越顺利,她和李舜的婚姻则就越陷入泥沼,这正是我心不由己自觉不自觉想看到的结果。

    汇报会结束的当天晚上,秋彤单独请我吃西餐。

    坐在上岛咖啡靠窗的一个角落里,在弥漫在大厅那舒缓的音乐里,我看着柔和灯光下娴静温雅的秋彤,看着她那娇美俊俏的脸庞,看着她眼里流露出的温柔和恬静,心里涌出无限柔情蜜意,不由想起我那消逝已久的浮生如梦,想起我和她难刻骨铭心的点点滴滴……

    从虚幻到现实,从现实到虚幻,来来去去,反复轮回,在眼前的消逝在记忆里,而记忆中的却就出现在眼前。

    我不由心中涌起万般情怀,痴痴地看着眼前我这位天仙一般美丽的女上司。

    秋彤一定是觉察到了我的异样目光和表情,白皙的脸上涌出两片红晕。

    “亦克——”秋彤看着我说了一声:“你发什么呆。”

    秋彤一说话,我顿时清醒过来,忙收回目光。

    “你看人眼光怎么老是这样?”秋彤带着略有责怪的语气说。

    我有些尴尬,说:“对不起,秋总,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我忙低头吃东西。

    秋彤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也低头吃东西。

    一会儿,秋彤冒出一句:“大手笔!”

    我抬起头看着秋彤:“秋总,你说什么?”

    秋彤这会儿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看着我说:“我说你今天的发言今天的内容是大手笔。”

    我笑了下:“秋总过奖!”

    “不是过奖,而是心里话,”秋彤说,“亦克,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操作方法的呢?说实话,我是没有想到。”

    我说:“这要感谢你啊,是因为你的提示,我受到了启发,不然,我是真的想不出这个方案来!”

    “应该是我感谢你,你让我考试通过了!”秋彤笑着说,“董事长今天很满意,你的方案正合他的胃口。”

    我说:“那还是我得先感谢你,没有你给我的点拨,我说不定就弄砸了。”

    “套用你今天下午的发言,我只不过是给了你一片绿叶,你却给了大家一个明媚的春天。”秋彤说,“亦克,你下午的发言很精彩,思路清晰,用词准确,收放自如,侃侃而谈,毫不怯场,看得出,你的口才很好,给大家包括我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就奇怪了,平时你说话磕磕巴巴的,一到关键时候,就发挥自如。”

    我笑了:“那是被逼的,我是故意脱稿的,我就是要让大家看看,让大家知道,你是会用人的,你让我重新回发行公司,是很有用人眼光的。”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秋彤开心地笑了,“亦克,我希望你能成为发行公司一员得力的干将,成为海州发行界一名高手和专家,希望你的风头能超过我,超过所有人。”

    “不敢想,没那么高的想法,尽自己所能,干好自己的本质工作,能让秋总满意,我就满足了。”

    “方案我会根据董事长的意见进行归纳整合的,等方案最后批下来,就要开始实施了。目前来说,方案还只是纸上谈兵,最重要的是落实,这个方案,要想落实好,还需要付出巨大的劳动和智慧。”

    我点点头,然后看着秋彤,又冒出一句:“秋总,我发现你赌性很大!”

    秋彤一怔,接着轻笑起来:“何出此言?”

    我说:“明摆着,你连我和曹滕的方案看都不看,直接就建议董事长直接听汇报,你就不怕砸了锅?就不怕都通不过董事长不满意?你这么做,担的风险可是很大。所以,我觉得你这是在赌博。”

    秋彤说:“也许吧,我这次就是想赌一把,我就赌你或者曹滕能行,特别是你能行,赌赢了,大家皆大欢喜,特别是董事长以及集团其他领导和同事会对你刮目相看,大大提高你在大家心里的位置,也彻底封住某些人的嘴。

    赌输了,我来承担责任,大不了董事长批评我一顿,大不了失败了重头再来,做工作,谁也不能保证全部成功,失败是难免的,失败没有什么可怕的。有时候,失败也是一种财富。”

    我这时想起浮生如梦以前勉励我的话,和秋彤现在说的是多么相似。

    “看不出,你胆子挺大,这次可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行?”

    秋彤摇摇头:“不,我也不敢确定你到底能不能真的一定行,但是,我既然下决心要赌一把,那就不能去考虑那么多后果和风险,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什么风险都没有,人要想做点事情,总是要敢于冒险的,如果一个人指望什么事都百分之百的保险才去做,那么,这个人永远都成不了大事。”

    我点点头:“你的赌性,只包含了工作和事业,而没有包含生活吧?”

    秋彤眼皮一跳,看着我:“亦克,这个话题,我们可以不谈吗?”

    我说:“好,对不起,秋总,我不该问这个问题。”

    “不用说对不起,没什么,”秋彤说:“工作上,我们是同事,是上下级,但是,在工作之外,我想我们可以做朋友,做很好的朋友。”

    秋彤的话让我觉得心里很受用,蓦然发觉,我在现实中不知不觉在走进秋彤,她在慢慢接纳我,从当初她眼里的那个小流氓已经成了好朋友。

    我不知道,如此下去,我和秋彤会走到哪一步。

    晚上,孤独躺在床上,我看着无边的黑暗,脑子里想着今晚和秋彤的谈话,想着秋彤的表情,想着我曾经如流星般崛起而又消逝的短暂辉煌和大起大落的人生。

    我带着郁郁和凄楚迷迷糊糊地进入了睡梦里,恍惚间,脑海里回荡着一个飘渺的声音:“客客,人生一场赌,只要你还在做,只要你还活着,可以说你就还在局中,结果就没有出来。”

    这声音分明是浮生如梦的,虽然我没有听见过她的声音,但是,我太熟悉秋彤的声音了。

    我蓦地醒来,在黑暗中坐起,靠在床头,怔了许久……

    第三天,秋彤安排元朵把自己亲自整合后的方案报给了孙栋恺,等他审阅后报给董事长签批,然后执行。

    报给孙栋恺之前,秋彤给我看了下整合后的方案,什么整合,完全就是我的方案。

    “你自己看了心里有数就行,这往上报还得说是整合后的。”秋彤说。

    我明白秋彤话里的意思,笑着点点头。

    “那我是不是可以先去落实那些措施了呢?”我说。

    “不!先不要行动,一切等董事长批复后再说!”秋彤的回答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为什么?”我问秋彤。

    “这个……”秋彤无奈地苦笑了下:“这个是集团规定的工作程序,违反一次可以,再次违反,可就不好交代了。”

    “可是——”我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心里不由有些担忧起来。

    秋彤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放心好了,这个方案,我们不怕对手去模仿。这次的方案,不是一个发行部门挑头短时间单独就可以操作起来的,也不是轻而易举有了方案就可以操作成功的,是需要上下联动整体配合才能运作起来的,而且,我们的对手那边,现在自身正在水深火热之中,恐怕也没这心思弄这个了。”

    我一愣:“那边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