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章岌岌可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1本章字数:3191字

    秋彤点点头:“是的,省报集团刚刚调整了班子,新班子上任之后,首先要动的就是人事,要调整下面的各报刊各部门负责人,据我所知,海州都市报一把手的位置正岌岌可危,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思弄这个。”

    “为什么岌岌可危呢?”

    “省报集团的内部人事斗争比我们集团尤过之而不及,派系斗争很激烈,这些报刊的负责人,都是前任老大任命的,现在的老大是以前的二把手,现在成了掌门人,自然要安排自己的人到重要的岗位去了。你说,在这个时期,那总编辑还有心思干工作吗?呵呵,我听说海州都市报的各位老总副总最近都没大在海州,整天往省城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去了。”

    “原来如此。”我放心了。

    下午快下班时,我接到曹莉的电话:“亦克,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什么事?”

    我有些担心,这就快下班了,天色都黑了,曹莉让我去她办公室,别是又想潜我一下。

    “好事,正事,抓紧过来!”曹莉轻笑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别让其他人知道!”

    我看了一眼坐在办公室里的曹滕,没有在说什么,挂了电话,直接去了曹莉办公室。

    曹莉自己在办公室,见我进来,脸上展开了妩媚的笑容:“来,坐!”

    说着,曹莉指了指沙发。

    我没有坐,站在曹莉跟前:“不用坐了,曹主任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你看看你这副样子,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曹莉嗔怪地说了一句,然后站起来作势要拉我的胳膊,“坐不坐?非得让我拉你坐?”

    我于是自己过去坐下,看着曹莉,心里摸不透她到底什么心思。

    “放心吧,小亦亦,姐今天不会非礼你的,看你这副紧张的样子。”曹莉说,“别用这么敌视的目光看着我好不好?你再对我这副敌视的姿态,我会生气的哦。”

    曹莉说的语气不重,但是声音里带着不轻不重的不快,还有几分暗示和威胁。

    我看着曹莉,琢磨着今天秋彤和我说的话,寻思着曹莉对秋彤的不测之心,脑筋突然转了弯。

    我他妈真傻,我难道非要让曹莉看出来我和她势不两立不行?这样做对我以及秋彤有什么好处呢?我难道不可以利用曹莉对我的生理欲求稳住她获取她对我的信任,从而打入敌人内脏获取什么有利的情报吗?

    这样,自然对我站稳脚跟进一步发展对保护秋彤是极为有利的。

    当然,我也知道,这样做,我要冒着失身的危险,曹莉就像一只饿狼,虎视眈眈地看着我,随时都想把我摁倒在床上。

    不过,我想,只要我立场坚定,坚决不进去挖洞,曹莉是奈何不了我的。

    当然,要是想获取曹莉的绝对信任,干了她是最好的途径,但我不想那么做,那代价太大了,我得守住身子。

    至于是为谁守住身子,是为海竹还是芸儿还是浮生如梦还是秋彤,我没想过。

    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看着曹莉:“曹主任,你想多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心里是有数的,我怎么会敌视你呢?只是,我对我女朋友承诺过,绝对要忠于她,我不能做对不住她的事情。”

    曹莉一听我这话,转怒为喜:“你能说出这话,我很欣慰,你能理解姐对你的一片好心,我很高兴,我理解你对你女朋友的忠贞,这一点,我很赞赏你,你现在不愿意,我不勉强你,当然,你什么时候对姐有那兴趣了,姐这边随时等着你。”

    曹莉一说话就下道,我打断曹莉的话:“好,谢谢曹主任的好意,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感激曹主任的,从我来集团工作认识曹主任,就一直得到曹主任的呵护和照顾,我嘴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有数的,能得到曹主任的高看和厚爱,我很荣幸,今后,我的进步还需要曹主任多操心。”

    曹莉开心地笑起来,笑得很娇媚,浑身都发颤:“亦克,你放心,今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这次回来,打下的基础不错,转正了,成了聘任制员工,那天在董事长孙总裁面前又大大露了脸,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开局很好。

    只要有机会,我会多为你美言的,想必你也知道经管办在集团的位置,在经营委里的作用,我虽然是副主任,但是主持工作,在孙总面前,我还是能说进去话的。孙总年富力强,今后还是大有前途的,在集团里混,站好队,跟对人,是很重要的。”

    我做认真状听着,点点头。

    “今后,你只要好好听我的话,姐保证不会让你吃亏的。”曹莉接着柔柔地说,“小心肝,姐日夜都想着你呢,想好好疼你,哎——可惜……”

    我笑了下,岔开话题:“曹主任,你现在叫我过来,是什么事呢?”

    “今晚皇冠大酒店有个饭局,我带你去参加——”曹莉说。

    我一听,原来是这事,推辞说:“算了吧,我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又不会说话,去了丢人,你自己去吧!”

    曹莉翘起了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亦克,这个饭局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

    我一听曹莉这话,心中不由一竦。

    于是我带着惶恐的表情问曹莉为什么,曹莉蹦出一句话:“孙总发话让你去的,领导的话你想不听吗?”

    我转了下脑筋:“自然是不敢,领导的话我是万万不敢违抗的。”

    “那不就是了?乖乖跟着我去就是了。”曹莉说着,看到我诚恐的表情,似乎被孙总震慑住了,又安慰我说,“哎——亦克,对领导要尊重,但是,也不要多怕,领导也是人啊,多大的事,我就从来不怕他!”

    我说:“你本身就是领导,你自然是不怕他了,我是一个刚转正的合同工,和这么大的领导一起吃饭,那里敢不紧张呢?”

    “我不怕他不是因为我是什么级别什么身份,而是因为……”曹莉得意地哼了两声,接着说,“亦克,我怎么觉得你胆子不小呢,和董事长都敢开那么样的玩笑,这董事长都不怕的人,怎么倒怕了总裁呢?”

    我说:“因为总裁直接分管经营啊,这可是最高的顶头上司。董事长天高皇帝远,一般是见不到的。再说,我也没敢和董事长开玩笑,是他调戏我,我被动回应的。”

    曹莉这会儿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沉稳,眼珠子不停地转悠着,不知在寻思什么。

    一会儿,曹莉正色说:“亦克,孙总要你参加今天的饭局,这说明领导眼里有你,集团这么多经营单位,有几个人下层人员有这种殊荣的?据我所知,你是第一个。”

    “那我应该感到很荣幸了!”我说。

    “嗯,是的!”曹莉说,“那天的汇报会,孙总对你种下了深刻的印象,你弄的那方案,说实话,确实高明,超过曹滕的。虽然曹滕是我堂弟,但是,我还是为你感到高兴,当然,孙总之所以会对你有深刻的印象,也是和我多次在他面前提及你为你美言分不开的。”

    曹莉这张嘴谎话张口就来,不过我也不想探究真假,就当她说的是真的好了,我对曹莉点点头:“谢谢你了!”

    “姐是把你当弟弟待的,甚至都超过曹滕。”曹莉腻腻地说着,“谢什么啊,我可不需要只是口头的感谢,我要的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感谢哦。”

    我没有做声。

    曹莉看了看时间,说:“好了,走吧!”

    出了经营区大门口,曹莉指了指马路对过工商银行大楼:“走,过马路,我的车停在那边楼下!”

    原来曹莉有车了,只是不停放在单位院子里。

    我和曹莉穿过马路,曹莉按了下遥控器,一辆白色的小宝马应声而响。原来这就是曹莉的新马驹。

    “这是你刚买的车?”我问曹莉。

    “是啊,怎么样?还行吧?”曹莉炫耀的看着我。

    “还行,不错,这车得好几万吧?是吉利牌的吧?”

    “我喷——什么好几万?要好几十万好不好,大哥,你怎么搞的,不会连宝马都不知道吧?”曹莉看着我说。

    “啊——”我半张嘴巴,“原来,这是宝马?宝马原来就是这样的啊,我还以为是吉利。好几十万啊,天啦,好贵啊!”

    “哈哈……”曹莉似乎很满意看到我反馈回来的表情,打开车门,“上车,让你感受下世界名车的味道。”

    我坐到副驾驶位置,曹莉开车,直接奔酒店而去。

    “你真实有钱淫啊,能买得起这么好的车!”路上,我对曹莉说。

    “嘿嘿……”曹莉深不可测地笑笑,然后说,“别对外说啊,自己知道就行,我故意不把车放到经营区院子里的,不然,在我们那里太惹眼,不想让人家说三道四,招来那些红眼病,做人要低调啊,你说,是不是?”

    “是,是!”我点点头。

    “哎——我这算是什么有钱淫啊,这车算是老娘辛辛苦苦付出得到的回报。”曹莉边开车边变得有些愤愤不平:“我们集团里有钱人多了,那些经营部门后勤部门的负责人,哪个不是百万富翁,都富得流油,妈的,就苦了我们这些行政管理部门的了,清水衙门。”

    我说:“也未必吧,我看发行公司就是个清水衙门,钱虽然多,但都是集团拨付的发行费,基本都支出用于人员工资和投递环节了,花销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