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章不想刺激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1本章字数:3337字

    吃饭时,元朵和海竹小声交谈着什么,我和海枫聊起来,聊起他的工作。

    “忙乎了这些日子,终于初步把这个烂摊子理顺了,等于是个二次创业。”海枫说,“累死我也,妈的,这几天,连一个安稳觉都没睡好!”

    “创业艰难百战多啊。”我笑着,“这外企的一把手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责任和收入都是成比例的,收入高,付出也大。”

    “确实是这样。”海枫说。

    “哥——”海竹这时停止和元朵的交谈,看着我,“我怎么看你最近又瘦了,是不是工作累的啊,你可要注意休息啊。”

    “死丫头——”海枫伸手打了下海竹的脑袋,“眼里光看着那个哥,怎么不关心关心你亲哥,我都瘦的变形了。”

    “你赖皮,人家刚下飞机不就关心你了,还不知足!”海竹笑着。

    元朵安静地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海枫海竹和我,眼里流露出几分失落和空寂。

    “来,元朵,喝一碗蟹粥!”海枫亲自盛了一碗粥端到元朵面前,看着元朵,“你初愈不久,需要好好补身体。”

    “谢谢你,海枫哥!”元朵感激地看了海枫一眼,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

    海竹眼巴巴地看着我,我本想给海竹端一碗粥的,但是,元朵坐在这里,我不想当着元朵的面对海竹表示什么亲昵,不想刺激元朵。

    我坐在那里没有动,装作没看见海竹的目光。

    海竹嘟起了小嘴。

    海枫这时又端了一碗粥给海竹:“哟,我的小妹妹,嘴巴挂油瓶了,来,哥给你也来一碗。”

    边说,海枫边伸手捏了下海竹撅起的小嘴唇。

    海竹笑起来,不怄气了。

    然后,海枫继续和我交谈。

    “这次我到海州办事处,我想在经营方式上尝试一种的模式。”海枫说。

    我看着海枫:“什么新思路?”

    “我想改变以前的直销经营模式,在海州市场推行产品代理制,设二级三级代理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海枫的话突然激起了我的一个想法,有形的商品可以推行代理制,那么,无形的广告商品能不能也推行代理制呢?

    而广告实行代理制,要采取哪种方式才能实现达到最高效益呢?这其中又要采取哪种有效的管理和操作模式呢?

    毕竟,广告是一种特殊的商品,涉及的行业范围非常广,而且从属于新闻媒体,新闻媒体的性质决定了其受到的制约面必定很多。

    我不由思考起来,思考的范围不仅仅是我的那30万份小册子,还考虑到了整个媒体的广告业……

    两天后,我走进了平总的办公室。

    在平总办公室,意外地看到了秋彤,正和平总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谈论着什么。

    看到我进来,平总和秋彤都笑了,平总对秋彤说:“说曹操曹操到!”

    秋彤呵呵笑着,看着我:“亦克,我们正在谈论你呢!”

    我坐在他们对过的沙发上,看着秋彤和平总:“谈论我什么啊?”

    “正在说你肚子里到底还有多少没挖掘出来的货呢。”平总哈哈一笑,“我倒是很乐意做一个挖掘工,开发挖掘你这家伙!”

    我淡淡笑笑:“已经挖地差不多了,再挖,就是五脏六腑了。”

    平总摇摇头:“我看未必,老弟这脑瓜子里的东西我觉得还有很多。”

    我说:“一个读者俱乐部,已经把我淘尽了,真的没货了。”

    秋彤这会儿看着我和平总说话,含笑不语。

    平总掏出烟,刚要递给我,又看着秋彤:“秋总,我俩抽支烟,你不反对吧?”

    秋彤皱皱眉头,接着又叹口气:“这是在你的地盘,你问我,我反对有什么用呢?抽吧。”

    平总笑呵呵递给我一支烟,我和平总抽起来,平总接着对秋彤说:“要不,你也来一颗?”

    “去你的,教唆我啊,我是从不抽烟滴。”秋彤边说边瞟了我一眼。

    我想起了那次秋彤在我面前抽烟的情景,笑着没说话。

    “老弟,前几天我们说的那事,你考虑地怎么样了?”平总问我。

    “这不,来向你汇报呢!”我说。

    “别说汇报,要汇报你找秋总,来我这里,只能说是交流。”平总说着,看了一眼秋彤。

    秋彤抿嘴笑着,不说话。

    “平总,那天和你交谈之后,我回去琢磨了2天,我想,关于那30万本小册子的广告,能不能采取版面代理的办法呢。”我小心翼翼地说着。

    “版面代理?”平总眼前一亮,看着我,“老弟,继续说下去。”

    “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广告版面拿出来,面向社会公开招广告代理商。招商的对象不再是广告客户了,而是社会上的广告代理公司,代理方式采取公开投标竞拍的方法进行……这样的话,不但印刷费用出来了,还很有可能多赚不少钱。”

    “好家伙,老弟,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平总兴奋地说,“最近我一直在琢磨这事,当然,不光是你这小册子,还包括我的广告公司。你这个小册子要是公开竞标代理权,我这个广告公司也参与竞标……”

    秋彤眼神发亮,看着我和平总,笑意盈盈。

    “秋总,你别光笑,你说这个办法好不好?行不行?”平总看着秋彤。

    秋彤说:“发行我还是新兵,广告我更是外行,我不懂啊,你这个广告界的元老觉得行,那就肯定行!”

    “哈哈,你少拿我开涮,虽然你刚涉足经营,但是,秋彤,对于你的经营理念和进入角色的速度,还有你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我是十分钦佩的。别的不说,就是用人这一块,我就比不上你。。”

    秋彤说:“我觉得亦克的办法可行,搞代理制,肯定获取更大的效益,当然,拍卖后,要加强对代理商的管理,管理是尤其重要的。”

    “小册子是一次性印刷,广告也是一次性刊登,管理比较容易。”我说。

    秋彤点点头:“你的想法我基本同意,我看,可以操作。”

    “既然小册子可以搞版面广告招商代理拍卖,那么,我的广告版面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进行呢?”平总带着犹豫不决询问的表情看着我,“亦克,我想听听你对这一块的想法。”

    我说:“平总是老行家了,我岂敢班门弄斧。”

    我的话很含蓄,没有对平总的报纸广告版面代理提出赞同的看法。

    “越是老行家越容易受到传统思维的束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就是,我这个人,最善于纳谏了!”

    我低头抽烟,不说话,在揣摩着说话的尺度和内容,毕竟,平总是广告公司老大,在他面前谈论他的广告,是要注意分寸的,虽然他说但说无妨,但是,还是要注意一点好。

    见我不说话,平总和秋彤对视了一眼,秋彤说:“亦克,你是不是报纸广告这一块的代理,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呢?如果有,大胆说出来,不要紧,我和平总都想听听。”

    我说:“平总,我班门弄斧说几点我的想法,说的幼稚的地方,别见笑啊!”

    “没问题,说!”平总看着我。

    我说:“读者俱乐部加盟商小册子,是一次性的广告出售,相对是静态的,而报纸,是日报,每天都出版,相对来说是动态的,二者在广告经营上,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所以,我认为,版面广告代理,小册子可以实行,而报纸广告,不适合!”

    平总和秋彤一起专注地看着我,平总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嗯,老弟,继续说下去。”

    我抽了两口烟,不紧不慢地说:“我的不成熟想法是,报纸广告代理,不要按版面来进行,而是按照行业来代理!”

    “按照行业代理?”平总重复了一句。

    我点点头:“按照行业来代理,则不会出现版面受限制的问题,目前的广告客户,可以划分为很多行业,比如:汽车行业、房地产行业、服饰类、家电类、公告类、报花类、报纸中缝类、酒水类、餐饮类、娱乐行业……等等。”

    “好——”我刚说完,平总一拍大腿,兴奋地看着我,“这个办法好,老弟的思路太棒了,解决了一直困扰我的一个大难题。”

    “这只是我的一点浅薄看法,仅供平总参考!”我说。

    “你这个看法可不是浅薄了,是深邃,老弟,你的思维是广告经营的一个突破。”

    我说:“但是,这个操作模式还受到集团体制的制约,这样做,会不会和上面的一些规定抵触,会不会违反政策。”

    “路是人走出来的,老弟的想法让我有了醍醐灌顶之感,时不我待,我要抓紧给经营委提交方案,第一季度来不及了,那么,我要争取在第二季度开始运作。”

    我呵呵笑笑:“平总是个急性子!”

    平总笑着:“老弟,我得感谢你,你这点子是无价之宝啊。”

    这会儿,秋彤一直没有说话,一直睁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秋总——”平总喊了秋彤一声,秋彤回过神来,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看着平总。

    “咱俩商议个事,好不好?”平总笑看秋彤。

    “什么事,你说!”秋彤说。

    “你忍痛割爱,把亦克给我,行不行?”平总说,“如果方案集团批准了,我就立马开始实施,公司内部成立一个广告监理部,我让亦克来做这个监理部的经理。”

    “你这家伙,要挖我的人啊!”秋彤笑起来,“我可以给你,但是,得看亦克本人愿意不愿意啊。”

    “我就问你愿意不愿意?”平总说。

    “只要亦克同意,我尊重他的选择!”秋彤说。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老哥先谢谢你了!”平总哈哈笑起来,接着看着我,“亦克,别跟着秋总卖报纸了,跟着我做广告吧。”

    我看看秋彤,秋彤正在出神地看我,似乎又在思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