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越雷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1本章字数:3128字

    海竹照例会不定期来看我,也看海枫,我们3个人经常在一起吃饭玩耍,每次玩耍结束,海枫都自己离去,将海竹留给我,不过问海竹在哪里住宿,似乎他觉得海竹在我哪里住是当然的事情。

    我和海竹虽然住在一起,但是,我依旧没有越雷池一步。

    虽然海竹经常对我做出一些暗示,但是,我心里很明晰,在我内心没有真正爱魔都竹之前,在我内心里的纠葛没有理清之前,在我没有真正能让自己一心一意专心对待海竹之前,在我没有走出芸儿的阴影和秋彤浮生如梦现实与虚幻的纠结之前,我决不能和海竹发生那种关系,那样,伤害的不仅仅是海竹……

    至于伤害的还有谁,我没有想,不是不愿意想,而是不敢去想。

    每每面对海竹炽热而期待的目光,我只能选择回避,尽量避免两人深夜独处的尴尬。

    更多的时候,我带着海竹在海边散步,边享受着初春温柔的海风抚慰边听着海涛的轰鸣边谈心。

    我们的关系一直就这样持续着,维系着,我想努力让自己全心全意去接纳海竹。

    我心里也明白,在目前,面对现实,我唯一能选择的就是海竹。但是,我一方面让自己努力去面对现实,一方面却又在逃避着现实,在灵魂的另一个角落将自己置入虚幻的世界里,让自己沉溺其中。

    生活在继续,生命在延续,纠结也在持续……

    这天,我接到秋彤通知,孙栋恺要去南方参加一个沿海城市报业发行论坛,点名要秋彤随行,同时带一名工作人员,秋彤要我一起随同。

    上次的全国发行经验交流会,赵达剑带曹滕去的,好事轮着来,这次让我去,也合乎情理。

    而且孙栋恺带秋彤出去,我也不放心,让我去也正合我心意。

    我爽快答应了,然后问秋彤去南方哪个城市,秋彤带着憧憬而期待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抬头看着北方春天里那碧蓝的天空,深深呼了一口气,吐出两个字:明州。

    看到秋彤说出明州这两个字时候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表情,我知道这两个字对她此刻的含义,心不由顿挫了一下。

    明州,明州!

    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就想把明州深埋于我的记忆,甚至想从我的记忆里抹去,可是,却总是无法摆脱它。

    李舜几次把我拖到明州,欲罢不能,好不容易脱离了李舜,刚要喘口气,这次秋彤又要拉我去明州。

    明州,难道要成为我无法摆脱的梦魇?

    “几天?”我问道。

    “论坛实际开会时间1天!”

    “还有其他活动?”我问。

    “其余两天时间安排的是旅游!”

    “哦……开一天会,玩两天!”

    “是的,总共和孙总一起开会3天,然后,孙总回海州!”

    “我们不和孙总一起回来?”我听出了秋彤话里还有话。

    秋彤果然点点头:“现在是征订淡季,公司里的事情没有那么多了,我想论坛结束后,借着这次去南方的机会,到明州周边的地市走走,多去几家同行单位看看,学习取经。我给孙总汇报了,他也同意。”

    我看着秋彤:“那还得几天?”

    “大致一周吧!也就是说我们这次出去总共大概要10天左右!”秋彤看着我心意沉沉的表情,“怎么?你有事,出去不了这么多天?”

    我能有什么事,不管我心里是否愿意去明州,秋彤要出去,我必须得跟着,特别是秋彤跟着孙栋恺这个大色狼出去,不跟着我怎么能放心?

    一旦答应出去,时间就由不得我了,我得善始善终。

    一想到能够有一周的时间单独和秋彤呆在一起,我的心里又浮起一种别样的感觉。

    “我能有什么事!跟着领导出去学习考察,时间多久不是我说了算的,一切服从工作!”

    秋彤点点头:“那好,今天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出发。”

    “怎么走?”

    “飞过去!”秋彤接着回答,笑了下,“说不定,明天飞机上还能见到海竹呢!”

    我笑了下,没有说话。

    “对了,亦克,我那天去医院办事,顺便经过,又到四哥包子铺去了。”秋彤突然转移话题,“我和四哥聊了一会关于丫丫的事情。”

    我看着秋彤。

    “听四哥说丫丫是从人民医院门口的垃圾箱里被老爷爷捡到的,刚生下来就被抛弃了。”秋彤的声音有些压抑,“如此说来,丫丫的妈妈应该就是在市人民医院生下的她,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将孩子舍弃。而孩子的爸爸,也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也如此狠心。”

    “或许丫丫的爸爸在丫丫出生的时候根本就不在医院,根本就不知道丫丫被扔到哪里了!”我突地冒出一句。

    秋彤看了我一会儿,接着低头沉默了。

    关于丫丫的身世,至今仍是一个迷。

    四哥的出现,似乎为解开这个谜团带来了一线生机,但目前来说,却仍然似乎是迷雾重重。

    要不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丫丫的身世或许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而丫丫真实身世的揭晓,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同时,也揭开了一个惊天内幕。

    晚上,在电脑前,浮生如梦告诉我明天她要去明州出差开会,问我明州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说了几个地方:天一广场、小外滩、城隍庙、东钱湖……

    她接着又问我以前的公司在明州什么方位,我说在天一广场边上的一座小楼,只是雕阑玉砌犹在而朱颜已改,我问她要干嘛,她说只是随便问问,没什么别的意思。

    接着她开玩笑地说就要去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去瞻仰了,问我有什么感受,我说没什么感受,祝她在明州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她似乎觉察出我不愿意和她多谈及关于明州的内容,也就不再提及了,换个了话题。

    第二天上午,我和秋彤还有孙栋恺登上了海州去明州的飞机。

    跟着孙栋恺和秋彤出去,跑腿的自然是我,换登机牌、提行李都是我的活。

    登机的时候,空中乘务人员彬彬有礼站在机舱口欢迎乘客,我一眼就看到了海竹。

    海竹看到我和秋彤,眼里露出惊喜的表情,只是碍于身边还有其他同事,没有过多表露感情,只是甜甜地笑了下,冲我们做了个鬼脸,然后公事公办地点头致了一句欢迎词:“欢迎您乘坐南航客机。”

    然后,我们鱼贯进入机舱走道往座位方向走,我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孙栋恺,再后面是秋彤,我听见孙栋恺嘟哝了一句:“那个空姐好像对我们格外热情啊,笑得特甜!”

    他当然不知道,海竹不是对他甜笑的,我当然也没必要告诉他。

    我们三个人的座位是挨在一起的。

    到了座位前,我先请孙栋恺就坐,孙栋恺直接坐进了最里面靠窗的位置,然后抬眼看着跟在其后的秋彤,那意思是秋彤坐到他身边。

    我当然不会让秋彤挨着孙栋恺坐,什么都没说,把行李往行李架上一放,接着就一屁股坐到了孙栋恺旁边,也就是中间的位置。

    接着秋彤就坐到了我的旁边靠近走道的座位。

    孙栋恺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有些不悦地看了我一眼,我目光直视,装作没看到。

    孙栋恺无奈地摇了摇头,扭头看着窗外。

    一会儿,机舱里传来温馨甜美的欢迎词:“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欢迎来到南航空中之家。”中文之后是英文。

    这是海竹动听的声音,我听出来了,秋彤也听出来了,扭头看了我一眼,微笑了下。

    我也微微一笑。

    飞机开始滑行,很快离地腾空而起,很快飞到了万米高空,进入平稳飞行阶段,这时,空中乘务员开始给旅客发放食品和饮料,海竹和另一个空姐推着食品车在走道里开始移动。

    到了我们跟前的时候,海竹边递给我和秋彤食品盒边冲我们挤挤眼,秋彤看着海竹的样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海竹走过去之后,我和秋彤打开食品盒,看到我们两个人的里面各多了一块年糕。

    无疑,这是海竹给我们俩开的小灶。

    秋彤拿起年糕边吃边笑,我也拿起年糕吃起来,这时孙栋恺瞥了我这边一眼,又嘟哝了一句:“这飞机餐怎么不一样啊,我的里面怎么没有这玩意儿。”

    我和秋彤对视了一眼,无声地笑了,没搭理孙栋恺。

    过了一会儿,孙栋恺扭头看着秋彤:“秋彤,我明天开会的发言稿弄完了没有?”

    “还没呢,昨天刚接到会议通知,昨晚又有事,还没来得及弄!”秋彤一般正经地说。

    “那怎么行,明天开会我发言要用的,你该不会让我明天开会即席发言吧?”孙栋恺的声音有些不快。

    “孙总,你放心,我今晚加班加点保证弄出来,绝对不会耽误明天的会议!”秋彤说。

    “发言稿要有特色,要突出重点,要有创新性。”孙栋恺说,“特别是去年下半年和今年春节后集团发行的几个大策略,要揉进去,要找一根线穿起来。”

    秋彤答应着。

    孙栋恺好像还想说什么,看了看我,又看看秋彤,闭了嘴,往座椅后背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我不知道孙栋恺在打什么鬼主意。

    很快,飞机降落在明州机场。

    明州,阿拉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