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章贪婪的目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1本章字数:3273字

    四月的江南,空气中带着惬意的暖风,草长莺飞,红花绿草,机场附近的田地里,大片金黄色鲜艳的油菜花开的正旺,充满了勃勃生机。

    路上,我接到海竹的手机短信:“哥——你和秋姐来明州干嘛?”

    我回复:“开会,除了秋总,还有集团的孙总!”

    “就是坐在你旁边的那个老男人?”

    我忍不住轻笑起来:“嗯……”

    “那好,你们忙,我抽空再和你联系!”

    “好的,再见!”我收起了手机,秋彤瞥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接着又扭头带着贪婪的目光看着窗外浓郁迷人的江南田园风光,眼神里带着些许的冲动和热烈。

    会议地点在明州东钱湖景区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东钱湖度假村。

    到酒店后,我们报完到,很快分配好了房间。

    孙栋恺属于与会领导,单间待遇。

    我和秋彤是标准间,按会议安排应该是2人一起住,不过,与会的女同志出现了单房差,秋彤幸运地独自一间。

    我的房间和秋彤的挨在一起,和会议的承办者——明州报业集团的一名同行同住。

    不过,我还是幸运的,那位同行说他孩子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晚上他要回家协助媳妇看孩子,不在这里住。

    这么说来,我也算是独自享用一个单间了。

    孙栋恺的房间和我们不在一层。

    东钱湖度假村我不陌生,曾经这里也是我经常招待客户的场所。站在窗口,我看着窗外碧绿的湖水和远处起伏青翠的山峦,心潮翻涌。

    我不知道,此次来明州的几天里,将会发生多少让我心悸让刻骨让我难忘的事情。

    自古人生多变幻,而这变换的瞬间,往往铭刻在毫无思想准备的不经意间。

    不经意间,很多事情就发生了!

    晚饭后,孙栋恺一本正经地对秋彤说:“秋彤,走,到湖边走走,边散步我边给你说下明天发言稿的具体注意事项和内容,还有我的几点想法。”

    我此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孙栋恺在飞机上突然不谈了,原来他是要找合适的机会单独和秋彤谈。

    “好,孙总!”秋彤冲孙栋恺点点头,接着对我说,“亦克,走,跟我和孙总到湖边走走,边散步边听孙总关于明天发言稿的指示内容,我记不住的地方,待会儿弄发言稿的时候,你好给我做补充!”

    我点点头:“好!”

    孙栋恺翻了翻眼皮看我,我装作没看见。

    孙栋恺神情有些不快,背起手就往外走,秋彤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们紧跟着出去,到湖边散步。

    东钱湖是一个山水交融的湖泊风景区,又分为谷子湖、经湖和击湖,三湖东西贯通,南北对峙,幽旷相间。

    我们走在黄昏的湖边,极目远眺,山水相融,远峰叠翠,夕阳影射下的群山,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把湖水染得分处娇艳。

    秋彤被这迷人的湖光山色迷住了,脸上露出震撼和迷醉的神色,痴痴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脸上露出感动的表情。

    “太美了,真是西子风韵、太湖气魄。”秋彤喃喃地说。

    孙栋恺看看秋彤:“真有这么美吗?这不就是个湖吗?我看,这山美水美还不如人美,呵呵……”

    虽然我就在跟前,孙栋恺看着秋彤的目光还是荡了一下。

    我相信他是无法压抑自己了。

    秋彤的目光沉了下,收回欣赏风景的眼神,抿了抿嘴,看着孙栋恺:“哎——孙总,这还没谈正事呢,不能光看风景了,得开始听你的工作指示了!”

    孙栋恺转了转眼珠:“不急,先逛一会儿风景吧。”

    孙栋恺说不急,我们自然是不能急的。

    于是,我们继续沿着湖边逛,一直逛到天黑,才往回走。

    这期间,孙栋恺闭口不提发言稿的事情,他不提,我们也不提。

    走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孙栋恺突然说:“秋彤,我先回房间去洗个澡,过半个小时,你到我房间去,我们讨论下发言稿的事情。”

    秋彤爽快地答应着:“好!”

    孙栋恺满意地点点头,上楼去了。

    我和秋彤在大堂里坐着看外面的夜景,秋彤托着腮帮怔怔地看着窗外,似乎很入神。

    “秋总——”我叫了她一声。

    秋彤回过神,看着我:“在!”

    “你真的没弄出发言稿来?”我提出了早就在寻思的疑问。

    秋彤笑了:“你猜!”

    “我猜你昨晚就弄出来了!”我说。

    “哈……猜对了,加十分!”秋彤说。

    “那你为何又……”我说。

    “我故意不告诉孙总说已经弄出来的,不给他找茬鸡蛋里挑骨头的机会,省得反反复复修改个没完没了!”

    “可是,过一会儿,他不是还要你到他房间里去。”我说。

    “去他房间好啊,我担心什么!”秋彤说,“这不是有我的亦经理在吗,待会儿,我需要亦经理跟随我一同去房间里听领导指示,一起参与讨论啊,三个诸葛亮,顶一个臭皮匠,这样才能让发言稿更加完美更加充实啊。”

    我呵呵笑了。

    “你笑什么?”秋彤看着我。

    “你心眼还挺多!”

    “都是逼出来的!木办法!”

    说完,秋彤又继续托着腮看着窗外的湖光夜景,一会儿喃喃地说了一句,“明州的山水啊,明州的人……”

    说到这里,秋彤的眼神里露出淡淡的哀愁和惆怅。

    我看着秋彤的神色,默默无语。

    半小时后,秋彤站起来:“走,去领导房间接受指示去!”

    我和秋彤上楼去了孙栋恺房间,到了房间门口,秋彤对我说:“你先进去!”

    我会意,敲门。

    刚一敲门,就听见孙栋恺迫不及待的声音:“进来,快进来——”

    我推门进去,看到孙栋恺正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烟,睡衣下摆下露出带着黑毛的小腿。

    看到进来的是我,孙栋恺一愣,站起来:“怎么是你?”

    我说:“秋总正在门口,让我一起来听听,然后一起弄发言稿!”

    孙栋恺不快地重重哦了一声,看我盯住他这身装束看,不自在地晃动了一下身体,说:“你先出去下,我换上衣服!”

    我退出去,关上房门,看了秋彤一眼,秋彤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过了一会儿,孙栋恺说:“进来吧。”

    这次,孙栋恺的声音有些沮丧和失落,我和秋彤进去,他已经穿好了衣服,神色正经地坐在沙发上。

    于是,我们开始谈发言稿的事情,主要听孙栋恺的指示。

    孙栋恺前言不搭后语地草草说了几点,然后说:“就这样吧,你们去弄吧。”

    显然,孙栋恺没有了心情。

    我和秋彤于是站起来告辞出去,下了楼。

    下楼后,秋彤对我说:“亦克,陪我去市区逛逛好不好?”

    我自然答应,于是打了一辆车,直奔市区。

    “你想去市区哪里玩?”我问秋彤。

    “天一广场,城隍庙!”

    “好,这两个地方挨在一起,玩起来很方便!”

    “你怎么知道?”

    “我之前不是跟李老板来过这里吗?”

    秋彤点了点头。

    于是,出租车直奔市区天一广场。

    到了天一广场,秋彤却似乎无心逛风景,沿着广场边快速走着,边看着周围的景物。

    我跟在秋彤后面,看着秋彤不一会儿走到了我以前公司的那座小楼前,凝神注视着。

    我的前公司小楼这时已经没有了灯光,都下班了。

    我曾经的经营场所现在已经归段翔龙了。

    “应该是这儿了。”秋彤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什么这儿?”我站在秋彤身后问了一句,秋彤身体一颤,回头看着我,眼神闪烁了一下,“没什么。”接着又转身继续看着,似乎要从这里看出什么来。

    看了好久,秋彤叹息一声:“走吧,去城隍庙!”

    此时的城隍庙,游人如织,灯火辉煌,热闹非凡。我老远就看见附近那2046酒吧显眼的霓虹灯招牌在夜空中闪耀,酒吧门前人来人往,顾客盈门。

    “亦克,我们去吃小吃吧!”秋彤似乎来了吃的兴致。

    我们一起品尝了好几种明州风味的小吃,秋彤吃的津津有味,赞不绝口。

    然后,我们继续逛,不知不觉到了2046酒吧门前,秋彤突然要进去看看。

    一进门,震耳欲聋的快节奏音乐扑面而来,带着浑浊的烟味、酒味、香水味以及说不出味道的气息。

    里面灯光迷离,人头攒动,摇头晃脑的男人和坦胸露背披头散发的女人在那里随着音乐放纵肢体摇摆不休。

    我们找了个座位坐下,要了两瓶水,我环顾四周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熟人。

    不时有浓妆艳抹的女郎从我们周围走过,有的独自一人,有的和男人勾肩搭背调笑喝酒,还有的一会儿就被某个男人带着往外走。

    我明白,酒吧里有配备的坐台女,专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

    李舜在明州广开财源,把特殊服务业做得有声有色。

    秋彤坐了一会儿,左顾右看,半天,冲我摆摆手,接着站起来就往外走。

    出了酒吧,我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

    “还想去哪里?”我问秋彤。

    秋彤仰脸看看夜空,说了一句:“回去!”

    于是,我们打车往回走,路上,秋彤冒出一句:“2046是不是李舜开的?”

    秋彤猜出来了,我点了点头:“嗯!”

    “乌烟瘴气、乌七八糟!”

    我没做声。

    秋彤重重地叹了口气,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失落,还有无尽的哀愁。

    “秋总,你怎么了?”我说。

    “没怎么,我累了!”秋彤疲倦地说了一句,伸出右手轻轻揉着额头。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11点了。

    还没走进酒店大堂,就听见里面有嘈杂的叫喊声,还有摔打东西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打架。

    我们走进去,一下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