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惨叫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100字

    大堂里混乱一团,里面正有7、8个小伙子正拿着短铁棍在殴打酒店的两名保安。两名保安抱头躺在大堂里打滚,发出阵阵惨叫。

    在那几个人旁边,还站着一个30多岁的艳丽女人,手里夹着一颗香烟,正声嘶力竭地跳着喊叫:“打——打——打死这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的姑娘来这里做生意也敢拦,这明摆着是不给李老板面子。”

    这女人够猖狂的,甚嚣尘上,这伙人也真都大胆的,竟然敢到五星级大酒店来打人。

    周围的客人躲得远远的观看,服务总台前的服务员吓得个个浑身颤抖,胆小的几个服务员吓得尖叫哭了起来。

    秋彤吓得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手都在颤抖,不停地说:“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我把秋彤推到大堂门外:“你离远点,注意安全,别过来!”

    然后我又走进大堂。

    我毫不犹豫摸出手机准备报警,刚要拨号码,突然发现那几个打人者中有两个熟悉的面孔。

    瞬间,我改变了主意,放下电话,冲着那帮人大吼一声:“住手——”

    我的嗓门很大,整个大堂都能听见。

    那帮人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住了手。

    我走过去,边说:“五子,小六,你们这是干嘛?”

    五子和小六似乎很意外在这里看到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指着地上那两个浑身是血的保安说:“这俩小狗日的作死,我们的小姐来这里拜访客人,就因为说了房间号说不出客人姓什么,他们竟然不让上楼,把小姐赶回去了。这不,我们俩带人来教训这俩不知好歹的东西。”

    原来是这么回事。一般的五星级酒店都是这样,非住店的单身女人要进来,保安看那女人要是像干小姐的,一般都会问找什么谁的,哪个房间号,要是说不出,就不让进。

    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维护酒店客人的安全,二来也是防止外来小姐进入,保障酒店本店小姐的利益。

    对于在酒店干保安的,一般都能看出小姐的身份来,小姐一般都带着自身独特的气质。

    不知是哪个傻鸟客人,酒店自身的小姐不要,非要找外面的。

    不过,这也说明,李舜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知名度越来越高了,客户范围越来越广泛,果然如秦小兵所言,特殊服务的触角几乎遍布明州的高档酒店。

    “你们太胡闹了,怎么能这样!赶紧住手走吧!”我说。

    “亦哥,这事你最好不要管,我们这也是在明州发展和生存的需要,是打地盘的需要,要不狠狠教训这两个人,他们就不知道我们的厉害,还会影响我们今后的生意!这叫做杀一儆百。”五子不热不冷地看着我,“我们可都是给李老板干活的,奉的都是李老板的旨意。”

    五子话音刚落,小六又大吼一声:“打——继续打——往死里打——”

    那帮人接着又开始劈头盖脸打下去,保安又发出阵阵惨叫,满地打滚。

    我正欲伸手去阻止,五子一转身站到我面前挡住我,脸色阴沉:“亦哥——兄弟我不想在这里和你翻脸,更不想让李老板为此生气,做个聪明人,好不好?”

    我不打算理会五子的警告,刚要一把将五子拨开,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利的愤怒的断喝:“住手——”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这是秋彤的声音。

    秋彤一定是认出了五子和小六,看到我劝阻无效,才站出来的。

    五子看到秋彤,脸色陡变,忙招呼小六他们住手,小六看到秋彤,浑身一个哆嗦,忙跑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吗?你们太无法无天了!你们——”秋彤愤怒地看着指着五子和小六,脸色发白,手指都在哆嗦。

    五子和小六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那个刚才在跳骂的艳丽女人过来了,冲到秋彤面前,指着秋彤劈头盖脸就骂:“哪里来的骚狐狸,敢管老娘的事情!你是不是来这里卖的,想跟老娘我抢生意,老娘我先扒了你的衣服……”

    这个泼妇讲话无耻而厚颜,肮脏而嚣张。

    “啪——”五子脸色骤变,突然抬手一个巴掌就冲她狠狠扇了过去。

    泼妇被五子这一巴掌直接扇地倒在了地上,躺在地上差点背过气去,半天才回过神来,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颊,坐在地上,惊恐莫名地看着五子,一时懵了。

    那几个打手也都懵了,呆在那里看着突然发生这一切。

    “我靠你马尔戈壁!”小六唯恐表现落后,一步上前,一把抓住泼妇的头发,直接将她拖到秋彤面前,接着又踹了肚子一脚,“你个臭娘们是活腻了,谁都敢骂,老子生气割了你的舌头。跪下,磕10个响头赔礼道歉!”

    那泼妇顿时明白醒悟过来,虽然她不知道秋彤是谁,但是看到五子和小六的态度,知道是遇到重量级的了,忙趴在地上真的给秋彤磕起了头,嘴里边混沌地说着什么,因为被五子打肿了嘴巴,吐字不清。

    秋彤厌恶地看着那泼妇,转身急速走开,五子和小六忙跟过去,在秋彤身后一个劲点头哈腰擦汗:“秋姐,您别生气,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秋彤站住,看着五子和小六:“你们这是在犯罪,知道不知道?”

    “知道,这就改。”五子和小六继续低头说着,“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小六回头冲那帮人使了个眼色:“撤——收队!”

    “站住——”秋彤说:“你们就这么打了人走了就算了?”

    “哦,对,对,不能算。”五子忙说,“我们这就送他们到医院去包扎,然后,我们再赔他们医药费。”

    秋彤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看着我。

    我知道,事情目前只能这样处理,五子说给包扎赔医药费,那是说给秋彤听的,出了酒店,不把这俩保安给扔到湖里去就算万幸了。

    “算了,你们走吧,让120来就是了!”我说。

    秋彤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看着五子和小六:“你们这帮人渣——滚——”

    “是,是,我们是人渣,我们这就滚,这就滚——”五子和小六陪笑着边后退边弯腰鞠躬,一直退到大堂门外,然后一个转身,一溜烟带着打手和泼妇窜了,消失在沉沉的夜幕里。

    随后120和110都来了……

    第一天到明州,我就见识到了李舜在明州飞速发展肆无忌惮的势力,不由心惊。

    秋彤的表情显得非常愤懑和忧虑,脚步沉重地郁郁地回了房间。

    我刚回到房间不久,就接到了李舜的电话:“兔崽子,和秋彤一起来明州干嘛的?什么时候来的?”

    “来开会的,今天来的!”

    “谁让你管这事的?吃饱了没事撑的,是不是?”

    “正好遇到!”

    “真好遇到,真巧啊,好事都让你们遇到了。”李舜哼了一声。

    “李老板,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是你能问的?”

    我不说话了。

    “秋彤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李舜又问。

    “不知道!”

    “她人呢?”

    “回房间了!”

    “哦……”

    “李老板,这么搞是不行的,会出事的!”我又说。

    “用不着你来教育我,你懂个屁!”李舜有些恼火,“妈的,都怨608那个房间的客人,狗日的告诉房间号不告诉姓什么。妈的,要不然,哪里会出现今天的事情。”

    我一听,608是孙栋恺的房间,这么说,要特殊服务的是孙栋恺,他耐不住寂寞在找小姐,也不怕参加会议的其他人知道,要是传出去,这脸可就丢大了,丢的不是他本人的脸,更是海州传媒集团的脸!

    “在明州,谁耽误我的生意,谁挡我的道,谁就得倒霉,挡我者——死!”李舜气势汹汹完,接着变得有些沮丧,“今儿个算是我倒霉,遇上你俩大仙,行了,好好开会去吧,别告诉秋彤我给你打电话的事情!”

    “嗯。”

    “会议开几天?”

    “3天!”

    “嗯,好,我有数了!就这样吧!”李舜说完挂了电话。

    我明白李舜的意思,这几天,他是不会安排人来这里招揽客人或者来滋事的,无形之间,李舜似乎对秋彤还有几分忌惮。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同行都在议论着昨晚酒店发生的血案,说的越来越玄乎,说什么昨晚一帮道上来酒店滋事,遇上一位女大侠突然出现,施展了什么惊天绝技,镇住了那帮黑势力,屁滚尿流吓跑了。

    昨晚那时候,开会的人都睡了,他们不知听哪位酒店的人说的。这些人和我们都不认识,自然也不会认出我和秋彤。

    我和秋彤低头吃饭,不掺和他们的议论。

    孙栋恺显得有些心神不定,一会儿问我和秋彤:“昨晚那事儿,你们听说了吗?”

    “我昨晚在房间里加班做方案,不知道这事!”秋彤摇摇头。

    我则点点头:“今天早上起来跑步的时候听说了,听说是一位客人要外面的特殊服务,这里的保安不让上楼,那边的保镖就来了,大打出手。”

    孙栋恺点点头。

    “好像还听酒店的人说了那客人的房间号,号码是多少来,我想想啊……”我说着,做思索状。

    孙栋恺的脸一下子变得发白,眼睁睁地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