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章闷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172字

    这时,我看清楚了周围的地理位置,和我方案里设计的图纸如出一撤,按照我设计的方案,过了这道门,要往左拐走,穿过一个20米长的走道,然后再进入一个小铁门,之后往右拐,走大约10米,再进入一个铁门,才到赌场大厅。

    平头小伙子没有往左拐,却直接往右拐去,我在身后忙提醒他:“喂,兄弟,走错了,应该先往左拐。”

    “没走错,就是这样走的!”小伙子说着,脚步没有停。

    难道是后来又改道了?我这样想着,跟着小伙子往右拐,走入了一个没有亮着微弱灯光的长廊。

    走了大约20米,长廊到头了,是个死胡同。

    我刚要问小伙子,那小伙子突然停住脚步,接着转过身来看着我。

    “我说你走错了嘛!”我刚说出这句话,走廊里的等突然灭了,乌黑一片。

    我还没来得及适应过来视线,走廊尽头一侧的墙壁突然打开了一扇门,接着,很迅速,一个硬邦邦冰冷的东西顶住了我的脑门。

    这一切发生地太突然,我毫无防备,猝不及防就被枪口顶住了。

    “别动,动一动,你就没命了!”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

    我没动,我知道,这不是说着玩的。

    接着,我的脑袋上就被套上了一个黑布罩,眼前顿时一片乌黑。

    “哎——哥们,别误会,我是来玩的。”我忙说。

    没有人理会我的话,枪口依然顶住我的脑袋,接着,我感觉到4只手在我身上摸索起来,我的手机和钱包都被掏走了。

    “就这些东西,钱包里就这几百块钱!”一个声音说道。

    “妈的,带着最破的手机,带着这几百块钱,还说是来玩的,找死啊,我看不是地道人!”那个嘶哑的声音低声说着。

    刚说完,脑后生风,我的脑袋突然被什么东西重重击了一下,立刻就昏了过去。

    等我苏醒过来,眼前依旧一片漆黑,头上还带着头罩,身体却动弹不了,四肢都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困得很结实。

    我晃了晃脑袋,接着头罩被取下了,眼前灯火通明,刺得我睁不开眼,好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东西。

    原来我正在一间空房子里,面前正站着3个人,中间是一个脸上带着几道疤的秃头,两边是两个精干的小伙子,秃头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小伙子手里每人拿着一根铁棍。

    秃头看着我,眼神有些狰狞,嘶哑地说:“小子,说,来干什么的?哪一路的干活?”

    “没谁派我来,我自己来玩的,不行吗?”

    “妈的,还嘴硬,就你这穷酸样还敢说自己是来玩的,我看你是哪位老大的探子,来这里摸底的吧?”秃头晃了晃手里的手枪,慢悠悠地继续用嘶哑的声音说,“小子,老实交代,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大爷我要是真生了气,你这一对眼珠子今晚可就保不住了。”

    我一听,急了,我知道这些人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忙说:“别胡来,自己人,我是你们李老板的熟人!”

    我话音刚落,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笑毕,秃头说:“我靠,吓坏了是不,开始胡诌了,连李老板你都敢攀,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听说过李老板有你这样的熟人呢?李老板这样老大你也敢攀,妈的,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我看你是真的想吃罚酒了!”

    接着,秃头脸色一变:“给我狠狠教训教训他,问清他到底是谁派来的。李老板吩咐了,对陌生人要格外注意,别被人钻了空子。”

    “是——”

    两个小伙子一得令,拿着铁棍着我胸口和肩膀就抡起来,打得我疼得钻心彻骨,直冒冷汗。

    “我靠,你马尔戈壁的秃子,你再打老子,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叫起来。

    “我靠,还敢骂我,使劲打!封住他的嘴——”秃子继续说道。

    立刻,我的嘴巴被他们用胶带纸封住了,三个人干脆围着我拳打脚踢起来。

    这回我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有挨打的份,我努力运气抵抗他们的拳脚。

    最后,他们打累了,又把头罩给我罩上,开始抽烟喝水。

    “把他绑在这里关上几天几夜,不给吃不给喝,到时候自然这家伙就服软了,什么都能交代出来!”秃子说,“走,我们出去吃夜宵去!”

    “那场子那边呢?”一个小伙子问。

    “那边有五子和小六照看呢,没问题的!”秃子说。

    三人接着关上门出去了,把我自己留在这里。

    我心里很着急,妈的,嘴巴被封住了,想喊都喊不出来,这要是不来人,把我在这里关一夜,第二天秋彤找不到我,说不定还以为我失踪了。

    我的脑袋这时候有些疼,身上除了肌肉有些疼,骨头倒没伤到。

    我动不了看不见说不出,整个成了废人。

    我昏沉沉地迷糊着,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门口有人说话。

    “李老板,今晚抓了一个探子,这小子嘴巴很硬,还说是你的熟人,很不老实。我把他教训了一顿,捆在这里,正好你来了,你要不要看看。”秃子讨好邀功的声音。

    “还有这样的事,这明州还有人敢打我这赌场的主意,还敢冒充我的熟人,我的熟人哪里有自个儿不通过我直接来这里的?我看他是不是活腻了啊!”李舜的声音,“开门,老子要亲自审问,我倒要看看是谁派来打探我的内幕的。”

    我一听,操,李舜来了,我得救了。

    接着,门打开了,有人走进来的脚步声。

    接着,我的身上又被踹了一脚:“老板,就是他——”

    “哦,我欣赏下尊荣!”李舜说。

    头罩接着被拿下来,我睁开眼,看到了正弯腰看我两眼距离我不到半米的李舜。

    “啊——”李舜怪叫一声,身体往后一退,似乎被我吓了一跳。

    “李老板,你怎么了?”秃子等三人也吓了一跳,意外地看着李舜。

    “啊——”李舜又怪叫了一声,看着秃子,“快——快松绑,妈的!这是我兄弟!”

    “啊——”秃子等三人大惊,忙给我松绑,揭开嘴巴上的封条。

    我晃动麻木的肢体,慢慢站起来,看着李舜,苦笑一下。

    “我擦,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李舜看着我,脸上充满着痛惜交加的表情,“我靠,你怎么不和他们说清楚呢?”

    “我说了啊,他们不信,接着就把我嘴巴封住了,我还怎么说?”我说。

    “我靠——你们瞎眼了啊,狗日的。”李舜转身看着秃子三人,大吼起来,“马尔戈壁的,你们知道这是谁不?这是我兄弟,是我们这个场子的总设计师,妈逼的,你们也不问清楚就动手,操——看看打的。”

    秃子三人目瞪口呆,浑身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李舜掏出一支烟递给我,主动给我点着,我深深吸了一口。

    李舜这时看着一个小伙子:“把五子和小六给我叫来!”

    很快,五子和小六来了,进来一看这情景,吃了一惊,对我说:“亦哥,你来了。”

    我冲五子和小六点了点头。

    李舜接着骂五子和小六:“你们两个是吃屎的,亦克被关在这里挨揍,你们就不过来看看。”

    五子和小六低头忙解释:“当时我俩正在场子里转悠,今晚客人很多,我们倒是听说抓住了一个探子,但是,哪里会想到是亦哥啊。”

    李舜不说话了,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指指秃子对那两个小伙子说:“你们把他四肢给我捆起来,嘴巴封起来。”

    两个小伙子不由分说立刻上去把秃子四肢困得结结实实,把嘴巴封了起来,秃子呜呜地蜷伏在地上叫着,眼里带着哀求的神色。

    李舜看也不看秃子,接着指指那俩小伙子对五子和小六说:“把这俩也同样捆起来,封了嘴巴!”

    五子和小六得令,立刻动手,很快那两个小伙子也被捆成了秃子的模样,三个人一起躺在水泥地面上呜呜直叫。

    然后,李舜对我说:“亦克,去报仇吧,随你揍,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我摇摇头:“算了,一场误会。”

    我不肯动手打他们。

    李舜看了看我,接着扭头对五子和小六说:“既然亦克嫌脏了自己的手不想揍这俩,你俩代劳,狠狠教训他们一顿,给亦克出出气!”

    五子和小六答应着,拿起地上的铁棍就要动手,我忙拦住:“算了,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五子和小六看着李舜,李舜看着我沉思了一下,接着说:“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打他们了,关他们2天的禁闭,让他们深刻反省,回头严加管教!”

    我没说话,将自己的手机和钱包装了起来。

    然后,李舜对我说:“兄弟,既然你来了,就参观参观吧,看看你的劳动成果转化成了多么巨大的生产力,转化成了多么高效的印钞机。”

    我说:“去监控室看看吧!”

    “好,监控室能看到所有的角落,整个场子没有任何死角!”李舜说。

    我们正要出去,老秦气喘吁吁地进来了,看到我就说:“我刚回来就听说抓到一个探子,我正寻思该不会是你吧,没想到还真是你,亦老弟,让你受委屈了!”

    我笑了笑:“没事,没破相,就是受了点皮肉之苦。”

    “我说让你等我回来一起进来你不听,唉……”老秦说。

    “老秦,亦克要来这里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李舜有些不悦地问老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