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身边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292字

    “这个,暂时还不得而知。”老秦说,“不过,这个段翔龙现在得意忘形,耍钱却开始不得意了,前几天,一个晚上就输了80万,前几场赢的钱都吐出来了。这家伙现在疯狂了,现在正泡在场子想翻本呢,身边的女人又换了一个。”

    我身体不断发颤,说不出话来。

    “老弟,那位被击垮的竞争对手,我想你应该知道是谁吧?”老秦说。

    “老秦,你……你都知道了。”我的声音很无力。

    “以前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这才知道,你曾经是明州商界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一个曾经如日中天的小老板。”老秦说,“其实,我早就对你的过去经历和身份有怀疑,今天,无意中通过打探段翔龙,我知道了。”

    “老秦,你要把这些都告诉李老板?”我的声音愈发微弱。

    “你希望我把你的底细告诉李老板?”老秦说。

    “不!”

    “那你还问我这个干什么?”老秦说,“如果我打算告诉李老板,我还会和你打电话吗?”

    “谢谢你,老秦!”我说。

    老秦说:“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看透你那位大学同学的真面目,让你知道你的企业是怎么完蛋的。我看出来了,老弟是个有才华有能力的人,但是这只是在做生意上,而在做事情混社会方面,老弟还是幼稚了些,在社会上混,光有业务能力还不行,还得多几个心眼,学会防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在社会上混,该狠的时候就要狠,你带有一颗善良的心去对待别人,怜悯对手,不注意防备小人,而对手却不会放过你,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对手的圈套,就会被对手所利用。

    当然,被人家钻了空子,也说明你在经营上还有弱点,比如做经营缺乏战略气度和意识,只讲战术不讲战略,没有长远眼光,没有宏观意识,没有做好宏观的管理和协调。不然,对手是难以钻空子的。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未必就正确。”

    老秦的猜测正好说中了我的症结。

    我再一次发自内心地感谢老秦。

    “老弟,你放心,关于段翔龙的事情,我在给李老板汇报的时候,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我心里是有数的!”老秦说。

    “嗯。”

    “老弟,一个人失败跌倒不要紧,不可怕,可怕的要紧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跌倒会失败,找不到失败的原因,才是最可怕的。”老秦说,“我很欣赏老弟的为人和做事,很佩服你的才华和能力,我想,假以时日,老弟定会再度东山崛起,一定会比以前做得更好更成功。”

    “嗯。”

    年轻人当有雄心壮志,要有任何困难都打不垮的气魄和精神,跌倒了再站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认输,不能气馁,要立志做英雄,不能做狗熊。”老秦说,“一个人,最可怕的不是被别人打倒,而是被自己击垮。我相信我的眼光没有看错人,我相信老弟是一个英雄而不是一个狗熊。”

    老秦用激将法在鼓励我。

    和老秦打完电话,我心潮起伏,难以平静下来,站在窗口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反复琢磨回味着老秦和我说的那些话……

    凭着我对老秦经验经历和阅历以及做人做事的了解,我相信老秦今天告诉我的话都是真的,他没有骗我。

    如果不是老秦亲口告诉我,我绝对不会相信段翔龙会对我有如此作为。毕竟,以前我没有对段翔龙施展过任何下三流的手段,我和他无论在商场还是情场从来都是公平公开竞争,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去害他。毕竟,我们是大学4年的同学。

    今天,老秦把这个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无法不相信这一切,无法不相信段翔龙对我下了黑手。

    我不由又想起了芸儿,芸儿现在是否还在死心塌地跟着段翔龙呢?她是否知道段翔龙在外面花天酒地找女人赌博的事情呢?

    想着芸儿和我的曾经岁月,我不由深深地为芸儿担心担忧起来。

    想到芸儿,我又想起了秋彤,秋彤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那边李舜的父母刚刚调整了职务,才过了一天,秋彤就紧急赶回海州,这其中是不是有着什么关联呢?秋彤把我当普通朋友不告诉我,那么,浮生如梦会告诉异客吗?

    想到这里,我急不可耐地打开电脑,登陆扣扣。立刻,我看到了浮生如梦的留言,是今天下午留的,也就是秋彤抵达海州后不久,是手机扣扣登陆的。

    我急忙看浮生如梦给我的留言,刚看了第一句,顿有如雷轰顶之感,直接就懵了。

    “客客,我今天晚上就要和男朋友订婚了。”

    我的大脑一阵发炸,怪不得秋彤接到那个电话后神情如此剧变,怪不得她会变得如此焦躁,原来,她是接到了海州某些人不可抗拒的指令,要回去和李舜订婚。这某些人,当然就是她的恩人了。

    我浑身颤抖着继续看下去。

    “我正在和亦克在浙江出差,正在你的老家明州,突然接到了恩人的电话,让我必须今天赶回海州,和他们的儿子举行订婚仪式。我知道,我一直想拖延却又无法抗拒的时刻在慢慢向我逼近,订婚之后,就是结婚。我精神深处那最恐怖和崩溃的一刻快要到来了,我很痛苦,却很无奈,我不能把握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我只能像一只待宰杀的羔羊,听任别人为我安排好命运的一步步旅途。

    我不知道命运之神将要把我带向何方,我最终的灵魂归宿又在哪里。或许,这就是我不可更改的宿命,既然不可更改,那么,客客,你是否应该祝福我?你会祝福我吗?现实的命运将我一步步拖向未知的深渊,我身不由己只能走进去。

    既然现实不可抗拒,那么,客客,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祝福我吧,我知道,我最后的肉体和灵魂都将不再属于我,肉体将会被残酷的现实所吞噬,而灵魂,我希望能永远停留在这个看不见的世界里,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我希望能让自己在回忆中保留一分美好的记忆。”

    看完浮生如梦的留言,我的大脑接近崩溃的边缘。

    我知道,无论我在现实里和秋彤如何接近,我都无法改变她的命运,她的命运已经不能由自己来主宰,我大脑里无数次幻想过的海市蜃楼正在逐渐幻灭,而最后,将会彻底破碎,彻底消失。

    她终归是要属于李舜的,要做李家的媳妇,而绝对不会是亦家。

    我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

    我不明白,李舜不是一直信誓旦旦要秋彤离职要秋彤放弃丫丫,才会答应和她结婚的吗,现在虽然不是结婚,但也是向结婚迈进了一大步,李舜难道放弃了初衷,妥协了?

    对于这次订婚,李舜是否心里真的愿意呢?还是他迫于父母的强大压力不得已而答应呢?对于做事反复无常不按常理出牌的李舜,我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量他,我猜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管怎么想,我心里清楚,我自己刻意制造的美丽的肥皂泡正在逐渐分解膨胀,很快,就要化为乌有。

    我一味让自己沉浸在虚幻的梦境里,最后的结果是我将毁灭自己的灵魂。

    我继续看下去。

    “客客,不说这些了,说这些会让你和我都不开心,都不快乐。其实,这都是早晚的事情,我自己也不该为此而老是郁郁于怀,让大家都不开心,我的命就是如此啊,我为什么老是要和命运过不去呢,我应该学会放下,学会接受命运安排的这一切。呵呵,你看,我笑了一下,我真的笑了。”

    我能感觉到此刻她的笑里包含着多少泪水和苦楚,我不由地眼睛湿润了,心如刀绞。

    “客客,说说你的事情吧,我这次出来考察,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在一个报业经营高手哪里,我得到了点化,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在报业经营管理上存在的巨大缺陷,同时,也突然想到,这也是你的致命弱点。”接下来,浮生如梦谈的就是我在柳月那里听到的关于经营战略和战术的论述。

    我没有心思再看下去了,我知道浮生如梦在安慰我,在转移话题,我失魂落魄地关了电脑,在房间里疯狂来回踱步疾走,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再次站在窗口,看着窗外深邃的夜空,我的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开始思考着自己的现实和未来,秋彤终归不是我的,我一味让自己迷幻着,在虚拟的世界里和浮生如梦纠葛不休,在现实里的世界里梦幻着秋彤,于我于她,有什么益处呢?我这样下去,伤害的是我,还是她,还是我们?

    秋彤是理智的,她及时刹住了虚幻的脚步,去接受那宿命的现实,而我,在现实里却不肯清醒,让自己在现实里几度沉迷,不肯走出那飘渺的幻境,我是否在自甘堕落自我甘灭呢?

    我麻木地胡思乱想着,神情不由恍惚迷离起来。

    我明白自己应该在现实里怎么做,我跟前就看着一个海竹,一个对我真心实意的海竹,但是,海市蜃楼里的秋彤和曾经刻骨铭心的芸儿,却每每从我的心底里冒出来,无时不在干扰着我的视线我的心扉。

    我无法让自己在心底萌生对海竹的真情和真爱,我无法违心让自己在海竹面前表达出虚伪的情感,我不能欺骗海竹,也不能欺骗自己,否则,我无颜面对海竹海枫,也无颜面对自己。

    不知过了过久,我的手机又响起来,这次是海竹打来的。

    “哥,我已经到酒吧了,没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