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痛苦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238字

    我一愣,一看时间,已经9点了。我忙告诉海竹这就去,然后我飞快地下楼打车直奔酒吧。

    20分钟后,我坐在了酒吧里的一个角落,对面坐着海竹。

    海竹今天的表情很沉静镇静,见了我,微微一笑,很淡定。

    “今天没飞?”我有话没话地说,边端起杯子喝啤酒。

    “下午从海州飞回来的!”

    “哦……”

    “下午我在机场遇到秋彤了。”

    我抬头看着海竹。

    “不仅遇见了秋彤,还遇见了李舜,他们是坐同一班飞机去海州。”海竹又说。

    我继续看着海竹。

    “李舜带着两个小弟一起回海州的。一个叫五子的小声告诉我说今晚李舜要和秋彤订婚,他俩是专程回海州订婚的。”

    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吭声。

    “不过,我看李舜脸色似乎不大好看,理都不理秋彤,阴着脸在一边打电话呢。我听说这事后主动和秋彤说话,表示恭喜,秋彤的脸色似乎也很难看,勉强笑了下,连声感谢都没说。”

    我继续不做声,看着天花板。

    “秋彤不乐意也可以理解,这么好的女人跟了李舜这样的人,谁心里舒坦啊,不过,我不理解的是李舜为什么还不高兴,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有,我就不明白了,秋彤为什么非要跟着李舜呢,难道就是看中了人家的钱财和家庭地位?”我觉得,这这不符合秋彤的素质和本质,难道秋彤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别人的事,不要乱猜了!”我冒出了一句。

    海竹住了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说:“好,不提这个了,哥,我今晚约你出来,是想认真和你谈谈我们的事情。”

    我看着海竹:“你说!”

    “在谈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

    “问吧!”

    “你没有跟着秋彤一起回海州,是专门为了我留下的吗?”海竹的眼睛紧紧盯住我,似乎带着最后的期待。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海竹的神情有些沮丧:“假话。”

    “那我的回答就是你希望的答案!”我说。

    海竹的眼神瞬间黯淡下去,嘴唇紧紧抿着,似乎要忍不住哭出来。但是,最终,海竹没有失态,半天,抬起头,脸上强行笑了一下:“终究,你不肯欺骗我,有时候,我倒是希望你能欺骗我,可是,你终究是不肯。”

    “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海竹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坚强,目光直视着我,“好了,谈谈我们的事情吧。”

    我不敢看海竹明亮的眼睛,低头看着桌面。

    “我决定了——”海竹说。

    我抬起头,看着海竹:“你决定什么了?”

    其时,我的心里已经明白了海竹的意思。

    “我决定放弃了——”海竹轻声说出这句话,接着是深深的伤感的叹息。

    我沉默不语,心里带着对海竹深深的内疚。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是需要互动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海竹接着说,“我曾经尝试让自己走入占据你的心,我为止不懈地努力着,尝试着,可是,我终究明白,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爱,不是嘴巴上说说的,是深埋于心底的,口头上说爱或者不爱,并不能代表内心的真实感觉,而内心的真实感觉,有时候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我终究明白,你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放不下芸儿姐,不管你知道了她的什么情况,不管她是否还属于你,你的心里始终没有放下她,她在你心里的位置,我始终无法占据,我承认,我失败了,我认输。所以,我决定放弃努力,我决定将自己变成你的另一个元朵。”

    海竹的声音伤感而悲怆,却又带着几分坚定和释然。

    我看着海竹再次说:“海竹,对不起,我努力了,我想让自己努力去接受你,可是,我不想欺骗你,也不想欺骗自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海竹微笑着:“哥,不要自责,你这样,我心里会不好受的,我理解你的内心,我衷心希望,你能和你爱的人在一起,我希望看到一个幸福的你,一个开心快乐的你。以后,我就做你的妹妹吧,和元朵一样亲情超越爱情的妹妹。以后,我就有两个哥哥了,一个是你,一个是海枫。哥,你说好不好?”

    我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哥,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海竹说。

    海竹终于要说那件事了,我抬头看着海竹。

    “在说这件事之前,我想先代表我和海枫给你道歉!”海竹说。

    “哦……”

    “我想说的这件事,和芸儿姐姐有关,这件事,海枫哥知道地早一些,却因为我和你的关系,一直瞒着你,没有告诉你,而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海竹满脸愧疚地说。

    我一听,心缩紧了,盯住海竹:“你说下去——”

    海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啤酒,定定神,然后看着我说:“哥,芸儿姐已经离开段翔龙了。”

    我一听,脑门轰地一下,看着海竹,急切地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芸儿姐早就离开段翔龙了,这个消息海枫哥是年后知道的,我是最近才刚知道的。”海竹说,“芸儿姐现在一直自己一个人,海枫哥之前一直以为她还在和段翔龙在一起,春节后才偶然知道,知道后,他为了我和你的事情,故意没有告诉你。所以,我想代他向你道歉。”

    我对海枫道歉不道歉不在心上,我也不会因为这事记恨海枫,我理解他的想法,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芸儿在哪里?

    我急切地看着海竹:“海竹,我不责怪海枫的,快告诉我,芸儿现在在哪里?”

    “明州!”

    “在明州什么地方?”我愈发着急,恨不得立刻就见到芸儿。

    到今天为止,我仍不知道芸儿当初为什么离开我。

    但是,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芸儿会背叛我们当初的海誓山盟,背弃我们的爱情。

    海竹今天说的这事,在我心中掀起了狂涛巨澜,我沉淀已久的思念和牵挂瞬间一起爆发了出来,我恨不得立刻就见到芸儿。

    我现在确信,去年那次才海州见到芸儿,一定是芸儿去海州找我的,她从我妈妈那里得到了我胡诌给妈妈的公司地址。

    海竹沉默了半天,紧紧咬着嘴唇,看着我不说话。

    我这时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看着海竹。

    海竹看了我半天,又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站起来,看了看手表,对我说:“哥,我该走了。”

    说着,海竹低头转身欲离去。

    “海竹——”我坐在那里叫了一声。

    海竹停住脚步,回头冲我笑了下,笑得有些勉强,然后说了一句:“我真羡慕她,哥,我走了。”

    说完,海竹匆匆离去。

    我木呆呆地坐在原地,傻了。

    一会儿,我的手机来了短信,一看是海竹的:“现在,在天一广场中心的喷泉左侧,你会见到她,去吧。”

    我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急忙结了帐,出了酒吧,疯狂地向广场中心的喷泉跑去。

    此时的天一广场,游人已经不多,跑到喷泉不远处,我一眼就看到了灯光下的喷泉边站着一个形只影单的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正背对我站在哪里,默默看着此起彼落正在喷放的泉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气喘吁吁疾奔到她的身后不远处,突然放缓了脚步,努力平息自己的呼吸,努力压制住自己的狂烈心情,缓缓走到芸儿身后……

    这是芸儿,果然是芸儿,是我魂牵梦萦的芸儿,是我刻骨思念的芸儿!此刻,她和我的距离就在咫尺,近得我几乎能闻到她身上那熟悉的体香。

    “芸儿……”片刻,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

    芸儿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接着,缓缓转过身来……

    就在几分钟之前,就在见到芸儿之前,我还以为不可遏制的冲动会将我自己淹没,久别的思念会让我疯狂,心底里深埋的激动会让我歇斯底里。

    可是,此刻,我竟然是出奇地平静,起码外表看起来很平静。

    令狐冲说:有些事情本身我们无法控制,所以只好控制自己。

    此刻,我就是这样,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失态。毕竟,我不是以前的我,芸儿也不是以前的芸儿,我们之间的状态也不是从前的那般。

    在见到芸儿的这一刻,我的大脑突然出奇地清醒,清醒到能认识到目前的现实状态。虽然我的心里还涌动着喷发着狂烈的激情伤情和悲情。

    我站在芸儿咫尺的距离,看着芸儿缓缓转过身来。

    我知道,芸儿此时的出现,一定和海竹有关,一定是海竹安排的。海竹似乎已经为今晚安排好了一切。

    “小克——”芸儿吐出这两个字,接着就紧紧咬住了嘴唇,两只眼睛死死盯住我,身体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芸儿——”我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栗。

    “小克——”芸儿的嘴唇不停地哆嗦着。

    周围很静,远处传来游人谈笑的声音,芸儿身后的喷泉依旧在喷发着,在五彩的灯光下映射出五彩的水花。

    我和芸儿互相对视着,忘记了周围一切的存在,忘记了春夜里弥漫在周围的夜风。

    芸儿依旧是那么俏丽,消瘦的脸庞上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依旧那么明亮,长长的睫毛扑闪着……

    那是我抚摸亲吻过无数次熟悉的脸庞和眼睛,那是我脑海里无比深刻的心灵之窗。

    我凝神看着芸儿,看着这曾经我无比熟悉曾经属于我的一切。

    芸儿凝神看着我,看着消失了9个多月突然又出现在她跟前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