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章忙不完的旧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145字

    远处,飘来一阵歌声:“忙不完的旧情续不完的梦,快刀难断藕丝情,你可记得那个霜冷日,你可记得那阵木鱼声,情侣走尽天涯路,双眸痴痴伴孤灯……”

    此情此景,听到这首歌,我的心里涌起万般情怀,心潮起伏,温情涌动。

    “情丝正像藕丝织缆绳,拴住日光和月影,怎能忘记夏夜听蝉鸣,怎能忘记冬晨踏雪行……”

    芸儿似乎也被这歌声所打动,眼角渗出晶莹剔透的泪花。

    “久别的人盼重逢,重逢就怕日匆匆,一次次离别一次次重逢,路也漫漫泪也朦朦……”

    歌声继续,我内心的冲动和激情再度被激发,再也无法压抑,嘶哑着又一次呼唤芸儿:“芸儿。”

    “小克。”芸儿似乎也被歌声渲染了激情,被我的声音唤起了热情,声音有些哽咽着叫了我一声。

    我终于张开双臂,像以前无数次那样。

    芸儿终于扑进了我的怀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

    多么熟悉而陌生的拥抱,多么亲切而久违的情感,多么接近而遥远的人儿。

    我和芸儿紧紧拥抱在一起,紧紧地。

    仿佛过去的从前,我们从来没有如此紧密如此冲动地拥抱过。

    我又闻到了芸儿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感受到了芸儿那熟悉的体香。

    想着这过去9个多月的坎坷经历和苦苦思念,想着那过去岁月的情感流逝和海誓山盟,想着再次相见时的物是人非,我的眼睛潮湿了。

    芸儿紧紧搂住我的腰,脸紧紧埋在我的肩头,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喉咙里发出无声的抽噎。

    我知道,此刻,芸儿一定是热泪长流。

    我不知道芸儿在过去的时光里都做了些什么,是怎么过来的,也不想知道芸儿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做过那些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只知道,我的心里一直没有忘记她,我一直无法忘记她,她一直在我的心底里无法泯灭。

    我只知道,我们现在又重逢了。

    这一刻,过去的所有猜疑,曾经的苦难岁月,都灰飞烟灭,我都不愿意再去想,我只看到了我朝思暮想思念的芸儿正在我的怀里,芸儿是我的初恋,是我刻骨铭心眷恋的女人,在我失去她9个多月后,我又将她拥有在怀抱里。

    在失去芸儿之后的流浪岁月,我遇到了秋彤,她是那么地让我神魂颠倒那么地让我刻骨铭心,让我产生了一生不曾有过的美妙幻觉,让我会暂时忘却芸儿离去的伤痛而得到迷幻的抚慰。

    可是,只要是梦,总有一天会醒来,秋彤正在走向她的现实,正在一步步将我的梦幻化为齑粉,而浮生如梦,已经划出了一条红线,将自己明智地置于红线的另一侧,再也不肯越过。

    在我的梦幻即将频于崩溃之时,现实里我的初恋我的芸儿竟然出现了!我失去了一个梦幻,回收了一个现实,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都是命运的必然?

    不能拥有秋彤和浮生如梦让我耿耿于怀却又无可奈何,失去芸儿让我撕心裂肺心如绞痛,不知不觉,浮生如梦和芸儿成为了我生命里的女人,一个在虚幻的空间里,一个在现实的世界里。

    虚幻的世界里,我将永远不会将浮生如梦忘记,现实里的世界里,时光没有磨灭我对芸儿的刻骨思念。而秋彤,我是多么希望能将她和浮生如梦化为一体,但是,我知道,这将永无可能了。

    记得有人说过,当幻想和现实面对时,总是很痛苦的。要么你被痛苦击倒,要么你把痛苦踩在脚下。而我,却缺乏把痛苦踩在脚下的决心和勇气以及胆量。

    而海竹和元朵,她们能走进我的亲情世界,却无法走近我的生命里。这不是我刻意要这么安排,而是冥冥之中的命运。

    忽然觉得命运之神还是公平的,对我还是有所恩赐的,在芸儿离去之后让我遇到了秋彤,虽然无法在现实里得到,但是却在虚拟的空间里得到了浮生如梦的抚慰,让空幻伤悲的灵魂得到了继续生存的空间。

    而在我终究无法将幻想成为现实,在幻想即将破灭之时,芸儿又出现在我跟前,让我有机会重新去找回过去,让我落寞的心灵再次得到安慰。

    良久,当我们稍微平静下来,芸儿离开了我的怀抱,从随身的手包里掏出纸巾低头擦了擦眼睛,然后抬起头再次看着我,神情变得镇定。

    璀璨的霓虹灯下,我有些看不清芸儿的眼神,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有些迷离。

    “你瘦了,黑了,结实了。”芸儿上下打量着我。

    “你也瘦了,却依旧是那么漂亮。”我有些心疼地说着,又夸了芸儿一下。

    过去,芸儿总会不厌其烦地问我一个问题:我漂亮吗?而我的回答永远也是两个字:漂亮。

    听我这么说,芸儿轻笑了一下,笑容里有些凄苦,还有些不安,我看了心里又疼痛起来。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芸儿又问我。

    “是有人告诉我的。”我说完接着问芸儿,“你呢,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晚上,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女孩的电话,她让我来这里的。”芸儿说,“她只说有事找我约我面谈,却不知,她是让我来这里等你。”

    果然,这一切都是海竹的安排。想起海竹,我的心里又涌起阵阵愧疚,不仅觉得对不住海竹,还觉得对不住海枫。

    “小克,那女孩是谁?你知道的,是不是?”芸儿看着我。

    我点了点了头:“海枫的妹妹,海竹!”

    “海枫的妹妹?”芸儿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芸儿又问。

    我看着芸儿:“此事说来话长。”

    芸儿没有再问,抬头看着夜空,轻轻呼了一口气。

    我也沉默了。

    再次相见,万语千言,却又一时无从说起。

    离开了芸儿的身体和拥抱,闻不到芸儿的体味,我突然觉得芸儿有些陌生。

    我的心突然闪过一丝惊惧,为自己刚才的感觉。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半晌,我说。

    “我想去喝酒!”芸儿冒出一句。

    “好,你想去哪儿?”我照例像以前那样,出去玩,到哪里玩,都是芸儿说了算。

    “D8!”

    芸儿所说的D8就是现在的2046,那是我和芸儿以前经常来蹦迪喝酒的所在。

    “现在改名叫2046,听说是一个北方的老板收购的!”芸儿又补充了一句。

    我点点头:“好,我们走——”

    我和芸儿一起并肩往2046走去,虽然是并肩,芸儿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挽住我的胳膊,我想揽住芸儿的肩膀,却迟迟抬不起手臂。

    难道,时光真的能带走一些东西?

    走进2046,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光怪陆离的灯光迎面扑来,还有浑浊的弥漫着烟酒味道的空气。

    我要了一个小包,和芸儿走进去,服务生来点单。

    我要了一个果盘和一些点心,都是以前芸儿最喜欢吃的品种,在点酒的时候,我看了看芸儿。

    “芝华士!”芸儿说。

    芸儿以前顶多喝点啤酒。

    我点点头,要了一瓶芝华士。

    东西上齐后,我让服务生出去关上门,我们自己勾兑芝华士。

    服务生关上门出去,外面喧嚣的音乐被关在了门外,房间里安静下来。

    我勾兑好芝华士,给我和芸儿分别倒上。

    芸儿从包里摸出一包三五,递给我:“还抽烟不?”

    我点了点头。

    “抽吧!”

    我抽出一支烟,刚要点火,芸儿说:“给我一颗!”

    芸儿开始学会抽烟了,我没有说话,递给芸儿一颗,然后帮芸儿点着,自己也点着。

    芸儿轻轻吸了一口烟,吐出一缕青烟,看着我:“我会抽烟了,奇怪吗?”

    秋彤也会抽烟,但是,我觉得她俩抽烟的性质似乎却不相同。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芸儿。

    芸儿低垂下眼脸,接着端起高脚酒杯,看着我:“小克,9个多月不见,来,我们喝9杯,为过去的9个月,每个月一杯。”

    说完,不等我反应,芸儿举杯就喝,一口干了。

    我也干了,然后又倒上。

    芸儿没有停歇,又端起酒杯:“来,第二杯。”

    说完,自己又干了。

    我随着干了。

    芸儿一杯接一杯不停歇,很快,我们都喝了9杯,一瓶芝华士光了。

    芸儿的酒量见长了,芸儿似乎今晚很想喝酒,特意想把自己喝醉。

    又要了一瓶芝华士,这回,芸儿没有接着立刻就喝,而是目光怪怪地看着我。

    芸儿白皙的面孔现在已经变得绯红,眼神也变得有些迷醉,虽然是迷醉,但那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些许凄然和苦楚。

    “为什么来找我?”芸儿眼神直勾勾地盯住我,声音有些干涩。

    我吞咽了下喉咙,心里一阵凄苦,看着芸儿,没有说话。

    芸儿看了我一会儿,突然无声地笑了一下,晃了下脑袋,接着摸起一支烟,自己点着,抽起来。

    看着袅袅的烟幕之后芸儿有些漠然的眼神,我的心继续伤感凄然着。

    芝华士的后劲不小,我的酒量虽然不小,却也有些脑袋发沉发晕,我想芸儿也应该有些醉了。

    “你不该来找我的?知道吗?”芸儿脑袋摇晃了一下,看着我。

    我还是没有说话,心里隐隐作痛。

    “想知道过去都发生了些什么吗?”芸儿又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弥漫在她眼前,让她的眼神变得有些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