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章讹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241字

    上次我放倒四大金刚,靠的是闪电出击出其不意攻其无备,这次他们有了防备,要想把他们放倒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打了半天,打成了平手,他们被我击中了几次,我也挨了好几脚,手上也划出了好几道血口子。

    正在这时,听到走廊里有女人的叫声:“快来人啊,这里有流氓滋事——”

    这是芸儿在喊叫。

    听到芸儿的喊叫,四大金刚突然停住了手,采取守势退后几步,互相看了一眼,小胡子说了一声:“撤——”

    说撤就撤,行动很快,四大金刚像是训练有素,拉开门迅速鱼贯而出,小胡子最后一个出去的,临走前说了一句:“亦克,你等着,这笔账早晚还得给你算。”

    接着,四个人都窜了,剩下我自己站在一片狼藉的大包间里,随即,芸儿冲进来,看见满地的混乱和我手上的血,惊叫了一声,急忙掏出手绢为我包扎。

    这时,几个保安手里拿着电击棒冲了进来,一个领头的叫着:“流氓在哪里?人呢?”

    “跑了!”我说,“就是刚才的四个光头!”

    “跑了?”领头的保安看着我和芸儿,“刚才是谁喊的?”

    “我——”芸儿说,“那四个光头是流氓,寻衅滋事。”

    “和谁打的?”

    “我!”我说。

    “你?”领头的看着我,又看着房间里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你们打架弄的吧?”

    “是的!”我说。

    “你喝了不少酒吧?”领头的保安凑近我,吸了吸鼻子。

    “我们是那个小包的客人,来这里除了喝酒,还能干吗?”我说。

    “这里砸坏的东西,里面也有你的功劳了?”

    我看着领头的保安没有吭声,然后拉了芸儿就要出去。

    “站住,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想干什么?”我回头看着保安头目。

    “干什么?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损坏了东西,要赔偿的,你知道不知道?”保安头目说,“你给我老实点,不然——”

    我不想把事情弄大,说:“怎么个赔偿法?”

    保安头目对另一个保安说:“去把经理叫来,核损一下。”

    很快,经理带着几个人来了,我同样不认识这经理。

    “经理,今晚这房间里有打架斗殴的,跑了4个,还剩下这一男一女,男的是参与者——”保安头目说,“酒后打架斗殴,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要是他老老实实赔偿损失也就算了,不然就把他弄进去蹲几天。”

    经理带着人员核查损失,很快,一份清单出来了,经理念给我听:“打坏茶几一个,价格5000元;酒杯4个,每个100元,共400元;麦克风2个,每个1000元,共2000元;花瓶2个,每个5000元,共10000元,音响也被打坏了,价值10000元……还有,这个大包的消费,综合统计,共计需要赔偿5万元。”

    我靠,抢劫啊,这里的物品都是天价!太宰人了!

    “对不起,你的要价太高,我赔不起。再说,打架是他们引起耍流氓引起的,不是我找事的。”

    “对不起,我们这里物品的价格都是这样,损坏了就得照价赔偿,至于你们是怎么打架的,我们不管,反正你参与了,现在就剩你在这里,就得你来赔!”经理蛮横地说,接着又看保安头目,“看好他,不赔钱,捆起来送局子。到时候,不但得赔钱,还得被罚钱,而且,还要吃苦头。”

    经理话音未落,几个保安就拿着电击棒向我靠过来。

    “住手,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客人,你们这样做,是在宰客,是在胡作非为!”我将芸儿拉到我身后,冲他们喊道。

    “操——少给我讲狗屁道理,像你这样的无赖我见得多了。”保安头目手里的电击棒离我和芸儿越来越近,“怎么着,是乖乖拿钱呢还是尝尝这电击棒的味道。”

    我此时意识到面对这帮人,我是逃不了的,因为还有芸儿在,如果要是来硬的,一定会吃亏。

    好汉不吃眼前亏,看来,我必须要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是,现在,没办法了。

    “好,你们等下,我打电话叫人送钱!”我忙摸出手机说。

    “哎——这就对了嘛,识相就行!”经理满意地说。

    “我告诉你,打电话别耍什么花招。”保安头目说,“我们这里,没人敢惹。”

    我不做声,打通了五子的电话,把事情经过简单一说,五子在那边一听,火冒三丈:“妈的,我靠,他们真是狗眼不识泰山了,竟敢对你下手,亦哥,你叫那经理接电话。”

    我把手机递给经理:“经理,送钱的人要和你说话!”边说,我边按了手机免提键。

    经理有些狐疑地拿过电话,傲慢地说:“喂——说话!”

    “说你马尔戈壁!”五子在那边破口大骂,我们都听得很清楚,“经理,我靠你妈,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胆了,敢敲诈他,你知道他是谁不?你想死了是不是?我靠你老母——”

    经理被五子一顿骂弄懵了:“你——你是谁?”

    经理竟然还一时没有听出五子的声音来,而保安头目这时却听出来了,脸色陡变,对经理说:“电话里是五子哥啊!”

    “啊——五子哥!”经理惊叫了一声,忙说,“你——你是五子?”

    “不是我还能是谁?我靠你妈。”五子继续大骂道,“亦哥是谁你知道不?亦哥来我们2046喝酒,就和到自己家一样,没有亦哥,能有2046的今天吗?你们几个狗日的,瞎了狗眼了,竟然敲到亦哥头上了,要是让老板知道了,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除了我和芸儿,屋里的人都变了脸色,保安头目的两腿已经开始哆嗦。

    “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我不用多说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五子说完挂了电话。

    经理脸色惨白,哆哆嗦嗦把电话递给我,接着点头哈腰陪着笑:“亦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都是瞎了狗眼,不认识你老人家,太抱歉了。”

    保安头目这时也赶紧弯腰赔笑:“亦哥,误会,您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们这班小人计较。没事了,你们继续去玩吧。”

    “对,对,你们继续玩吧,今晚所有的费用都算在我身上,我请客,给亦哥压惊。”经理忙不迭声地说。

    我松了口气,说:“该付的费用我还是会付的,只是你们这要价也太离谱了。”

    “哎——亦哥,你就赏我一个脸吧,千万别再提那事了,今晚您要是掏一分钱,我这经理也就不用干了,我也没脸干下去了。”经理满脸愧色地说,“希望亦哥给我们这个面子,千万别和我们计较。”

    “噗嗤——”芸儿在我身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虽然她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我们都安全了。

    听经理这么说,我知道真要付钱的话,包括我和芸儿的消费,他们是死活不会要的,我想了下,说:“好吧,我们今晚的消费记在账上。”

    然后,我拉了芸儿就走,经理和保安头目抹着额头上的汗,千恩万谢低头哈腰把我们送到门口。

    出了2046酒吧,芸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亦哥,他们叫你亦哥,今晚太刺激了,好像是天方夜谭一般。”

    我没有笑,心事重重地走着。

    芸儿突然不笑了,一把将我拉住,看着我:“小克,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么惊人的大逆转,这家酒吧怎么还和你有什么关联,那个什么五子,还有五子的老板好像都和你还有不错的关系?”

    看着芸儿强烈好奇的眼神,我低头不语。

    “小克,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芸儿拉着我的胳膊摇晃着。

    我抬起头,看着芸儿:“芸儿,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一句两句是说不清楚的,我现在心情很坏,不要问了,好吗?”

    芸儿看了我半天,说:“好吧!我不问了,我不为难了你。我知道,小克,不管你这9个多月经历了什么事情,你都不会干坏事的,是吗?”

    我的心一颤,我想起了跟随李舜的那些日子,想起了金三角之行,不敢再看芸儿的眼睛,扭头看着远处的夜色,沉默了。

    芸儿看了我半天,脸上带着不安和忧虑的表情,半晌说了一句:“好了,不说了,走吧。”

    走,往哪里走?我一时又踌躇了,看着芸儿:“芸儿,你想去哪儿?”

    芸儿看着我:“你想让我去哪儿?”

    我看着芸儿,没有说话。

    芸儿扶着额头:“我头疼。”

    芸儿喝得太多了,加上今晚又受了惊吓,让她自己一个人呆着,我也不放心。于是我说:“我住在酒店里。”

    芸儿点点头:“走吧,我好累。”

    于是,我带着芸儿去了我住的酒店,芸儿的酒劲上来了,在路上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搀扶着芸儿刚进房间,把芸儿往床上一放,芸儿接着就迷糊着睡了过去。

    我弄了热毛巾给芸儿擦了擦脸和手,脱下外套,给芸儿盖上被子,然后草草洗了一下,躺到了另一张床上,关了灯。

    黑暗中,传来芸儿酣睡的声音,她睡得很深很沉。

    我此时身心俱疲,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睡。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那么多的事情都在今天一起爆发出来,秋彤突然回海州和李舜定亲,老秦告诉我段翔龙的事情,海竹的离去,芸儿的突现,还有2046遇到四大金刚……

    如此多的事情积聚在一起,让我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我觉得自己的大脑都要裂开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这些事情,无法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