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章隐忧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135字

    我不知道刚刚过去的这个夜晚,秋彤是怎么度过的,也不知道她是如何面对李舜父母的,更不知道李舜如果会不会拿出丫丫的事情来阻击订婚之事。

    如果丫丫的事情不能阻拦住订婚的步伐,那么,李舜的父母会怎么样对待未婚妈妈秋彤?作为权贵豪门讲身份讲面子的他们,能接受秋彤没结婚收养孤儿的事情吗?

    如果他们一面继续坚持订婚,有一面逼迫秋彤放弃丫丫,那么,秋彤将如何应对?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感到了巨大的不安和隐忧。

    还有,如果李舜和秋彤订婚了,那么,李舜会不会对秋彤提出同居的要求呢?

    从某种风俗和规则上来说,李舜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而秋彤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拒绝的。

    或者即使李舜不提,李舜的母亲会不会要求秋彤和李舜住到一起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阵阵绞痛,剧烈跳动起来,不敢往下想了。

    虽然不敢往下想,我却分明感到,我对秋彤和浮生如梦的梦幻都已经接近灰飞烟灭了。

    我这时觉得自己很卑鄙,一方面想着芸儿,一方面却又想着秋彤,一方面正在重新拥有芸儿,一方面却又在迷恋着那虚幻世界里的浮生如梦。

    我深深感到了自己灵魂深处的肮脏和龌龊。

    我明明知道自己现在应该面对现实和芸儿再回到从前,却又挥不去现实里的秋彤和网络里的浮生如梦,却又对李舜和秋彤的结合感到耿耿于怀。

    我有什么资格去这么想呢?在李舜和秋彤之间,我算又什么呢?我能扮演什么角色呢?我想当秋彤的救世主吗?秋彤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我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就算我拯救了秋彤,那么,芸儿呢?我如何面对芸儿?难道芸儿不是一直在我的心里无法抹去吗?我不是一直在刻骨思念着芸儿吗?

    我陷入了深度纠葛。

    一会儿,我又想到了海竹,这个一直对我痴心痴情的女孩,在苦苦追求没有得到自己心上人的情况下,决然离去,并将芸儿推到我面前,那么,昨晚,她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呢?她能睡得安逸安心吗?

    爱情,从来是自私的,而海竹,却在这方面表现出了豁达和理智,表现出了她做人的可贵品质,虽然她是笑着离开我的,但是,她的心里真的就能放下能那么轻松吗?

    我的心里不由纠结起来,感到很对不住海竹,还觉得见了海枫无法交代。

    懵懂中,我的脑海又一个激灵,我突然想到了那天在海州皇冠大酒店听刁世杰打电话说的事,想起那晚刁世杰姐夫和伍德在一起吃饭的事,又想起李舜父母的突然调动职务,还有李舜刚刚离开海州,四大金刚在2046的突然出现……

    我的心快速跳动起来。

    这几件事发生在一个密集的时间段里,集中出现,显得是那么巧合偶然而又必然,这之间,会不会其中有着什么不可切割的联系呢?这其中,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呢?

    难道,我之前隐约感觉到的那股源自于海州暗流开始加速涌动,很快就要喷发了?

    我用手摁摁额头,努力想弄清楚这几件事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想想明白股暗流如果真的存在,将会怎么涌动,将会在何时何地喷发。

    可是,想到头疼,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毕竟,我的社会经历和阅历还不够丰厚,我的心计心机还没有那么纯熟复杂,我目前无法看透事情的玄机在哪里。

    当然,此时,我更无法知晓这些事情会对秋彤的今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将会怎么样左右秋彤的命运。

    不知想了多久,劳累和困意袭来,我终于熬不住了,酣然入睡。

    这一觉,我睡得昏天黑地,一塌糊涂,不停地做梦,一会儿梦见秋彤和李舜在订婚的情景,一会儿梦见海竹泪眼迷蒙地看着我,一会儿梦见元朵那消瘦忧郁的脸庞,一会儿梦见芸儿看着我的那审视目光。

    最后,我梦见自己和秋彤站在一个悬崖边上,背后是无底深渊,正面对来自李舜、刁世杰和伍德的联合追杀,秋彤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跳下无底深渊……

    “啊——”我大叫一声,猛地醒来,浑身大汗,湿透了内衣。

    睁开眼,我看到芸儿穿着洁白的棉布睡衣,头发还没干,正站在床头看着我。

    室内光线明亮,看看窗外,阳光明媚。

    “小克,你醒了——”芸儿说。

    “几点了?”我擦擦额头的汗。

    “上午11点了。”芸儿坐在我床边,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小克,你做噩梦了。”

    我坐了起来,看着芸儿:“你早就醒了?”

    “刚醒,刚洗完澡!”芸儿说。

    我看着刚刚沐浴后的芸儿,宛如出水芙蓉一般的新鲜和娇嫩,不由看得痴了。

    看到我的眼神,芸儿白皙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红晕,却接着眼神里又隐隐有些不安。

    我伸手拉过芸儿的手:“芸儿。”

    “嗯……”芸儿任我拉着她的手,低声答应着。

    “你真好看。”我由衷地说着,轻轻揉搓着芸儿纤细修长柔嫩的手。

    芸儿脸上的红晕开始扩散,接着却轻声叹息了一声,嘴唇紧紧咬住。

    “你去洗个澡吧。”片刻,芸儿轻轻将手从我的手里抽出来,站了起来,走到窗边,背对我看着窗外。

    我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看到芸儿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沙发上托着腮怔怔地想着什么。

    看我出来,芸儿抬起头看着我:“饿了不?”

    我点点头:“你呢?”

    “饿了!”

    “我们去楼下吃饭吧?”

    芸儿站起来。

    直到此时,我们都没有谈起下一步如何走,似乎谁都不愿意先提起这个话题。

    我们去了楼下的餐厅,点了我们曾经都最爱吃的炒年糕,默默地吃着。

    吃完饭,我们都没有离开,依旧坐在那里,互相看着对方,我知道,该到了说那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的时候了。

    “小克,你要走了,是不是?”芸儿先说话了。

    我点点头。

    芸儿说这话,无疑是说我要回海州了但是她却一直没有问起我在海州做什么。

    “哦……”芸儿哦了一声,眼神有些恍惚,还有些无法说出口的期待。

    “你现在在明州做什么?”我问芸儿。

    “我?”芸儿淡淡笑了下,“无业游民!”

    “那……你……你……”

    我想说:“你愿意跟我走吗”,吭哧了半天,却没有说出口,因为我不知道说出这句话后会遭到什么待遇。

    芸儿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我:“小克,你为什么一直不问我过去都干了些什么?”

    “为什么要问?你希望我知道吗?你想告诉我吗?”我说。

    芸儿缓缓地说:“昨晚我说过你不该来找我,这是一道坎,一道你我心中的坎儿,这道坎儿迈不过去,我,你,我们,都无法去谈下一步。所以,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告诉你,我都等着你来问。”

    我明白芸儿的所指,我的心刺痛了一下:“我不想问。”

    “为什么?”芸儿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还有些飘渺。

    我的心愈发伤痛着,低下头沉默良久,然后抬头看着芸儿:“离开了你多久,我就想了你多久,思念和分离同步。从昨晚相见到现在,你的表现都已经告诉了我,我相信,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不管过去你我做了些什么,我们过去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你,我们之间的那份感情都是真的。

    过去的时光里,我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分离的煎熬,再次相见,我相信,我看到,你对我仍旧带着过去那不曾泯灭的情意。不想问起,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我,我们再次受到伤害,是因为我相信我们还有明天。我们,仍然能拾回过去的回忆,我们能再回到从前,我相信,只要你我都有这个心,我们能迈过这道坎儿。”

    话虽然这么说,我的到底能不能真的迈过这道坎儿,心里却没有什么底儿。

    我自己心里没有底儿,对于芸儿能够迈过去,我同样没有底。

    我不想问过去,不代表我不在意,只是不管什么原因,事实已经发生了,再问,只能让过去再将彼此的心都刺痛杀戮一番,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我很想知道芸儿离开我的真正原因,但是,此刻,此时,刚刚再次相见,我觉得不能问,这不是时候。

    一来不是时候;二来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芸儿会背叛我们过去的感情,我宁愿相信芸儿是出于是被逼无奈,我带着一种逃避和侥幸的心理来回避过去的事情;三来我还不知道段翔龙到底是采用了如何下流卑鄙的手段对我出手的,我想给自己的思路梳理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听我说完这话,芸儿紧紧咬住嘴唇,怔怔地看着我,半晌说:“好,有你这话,我跟你走。”

    芸儿的声音有些嘶哑。

    芸儿愿意跟我走,我的心忽地松了下来,却又莫名感到了几分空洞。

    “好!”我点点头。

    “去年,我曾经去找过你,可是,没有找到,后来,我就没有动过再找你的念头,因为,我忽然觉得,我自己已经不配再找你了,虽然我的心里一直在想着你,可是,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不能原谅我自己。”芸儿喃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