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章我们是兄弟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167字

    海枫脸上的神情尴尬起来,勉强打个哈哈:“应该是相信的。哎——芸儿,今天我们一起出去春游吧。”

    芸儿看着我:“小克,我听你的——”

    我说:“一起去吧,出去散散心,你还没在海州游览过吧。”

    芸儿点点头:“我去收拾一下。”

    说完,芸儿起身去了卧室。

    海枫看到芸儿一进卧室关上卧室的门,立刻就变了脸色,一把抓住我的脖领,咬牙切齿,压低嗓门:“混小子,怎么回事?说——”

    “海竹告诉了我芸儿的近况,然后,她约了芸儿,又告诉了我,让我们会面。海竹和我谈了心里话,她决定放弃。”我低声说。

    海枫一听,脸色发灰,怔了半天,手无力地松开我,喃喃地说:“我的傻妹妹,她怎么?我早就知道了这事,一直在瞒着你,没想到,她——唉,我家妹子和你无缘啊……”

    我看着海枫:“海枫,我想和你说,我和海竹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你相信不?”

    海枫看着我,半晌:“我信!”

    我点了点头:“谢谢兄弟!”

    海枫看着我,继续压低嗓门:“哥们,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很坏,你是不是很恨我,恨我不告诉你芸儿离开段翔龙的消息?”

    我看着海枫,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海枫,我们是兄弟。”

    海枫低下头:“谢谢兄弟。其实,自从我知道芸儿离开段翔龙的消息,我心里就一直隐隐有些预感,我知道你对芸儿的感情,知道你一直在想着她。可是,海竹是我妹妹,海竹对你一直很痴情,要是换了别人,或许我就告诉你了。可是,因为海竹,我一直没有和你说。”

    我说:“海枫,我说了,我们是兄弟。”

    海枫咬紧嘴唇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了,海竹这丫头一直没和我说,昨晚她跑到我那里住我就有些奇怪,不过也没问什么。说实话,这事我私心重了,对不住你,也对不住芸儿。”

    我冒出一句话:“不要和我说什么对不起,而且,对芸儿,也不必。”

    我心里想起了芸儿和段翔龙。

    海枫皱皱眉头,接着低声说:“兄弟,据我最近打探到的可靠消息,芸儿是被段翔龙这狗日的骗了,段翔龙用了极其卑鄙的手段,利用芸儿急于救你帮你脱离险境的急切心情,骗取了芸儿的信任,要挟了芸儿,搞垮了你的公司。

    然后,在达到他的无耻目的后,露出了真面目……芸儿最终知晓自己被欺骗后,愤然摆脱了段翔龙的控制。可以这么说,芸儿是为了你而被段翔龙耍了害了。”

    我心里一震,想到去年芸儿来海州,那么,那一定是她刚摆脱段翔龙控制的时候,她是看来海州找我的,在没有找到后,她一直没有再继续找我,那么,应该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对不住我而放弃了寻找。

    我喃喃地说:“真的?可是,芸儿为什么不告诉我?”

    海枫沉默了一会儿说:“可能芸儿是考虑到从她嘴里说出来,你未必会相信她的话,毕竟,这事对你伤害太大了。她应该想到,无论她说什么,你都未必会真的相信。所以,她干脆不说。”

    其实,也不是芸儿不想说,是我不让她说,我害怕听到其他的情况,一直不敢问芸儿,同时也怕让芸儿说出这些,让芸儿回忆起往事,对她再次产生心里的伤害。

    “其实,她说什么,我都会信的,我一直都信她的话的。”我继续喃喃地说。

    “但是,她未必会这么想。”海枫说,“毕竟,事实已经发生了,她必定是有顾虑的。”

    我一把抓住海枫的脖领:“兔崽子,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一直不告诉我?”

    “我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之前,我一直以为芸儿……”海枫满脸愧疚和沮丧,“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和芸儿,我一心想撮合你和海竹,我太自私了,你揍我吧,我绝不还手。”

    我慢慢松开了海枫,说:“段翔龙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整垮我欺骗芸儿的?”

    “具体情节我还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我和你说的大概,或许,芸儿是明白这一切的。”海枫说,“我实在没有想到,段翔龙这狗娘养的会对你下此狠手,完全置大学同学的关系于不顾。”

    此时,虽然我还不明白段翔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但是,我心里已经对段翔龙定性了,只要性质定了,也没必要再去问芸儿,那样只会让芸儿再次受到心里的伤害。

    而且,芸儿或许只会知道段翔龙是如何骗她的,而段翔龙是如何搞垮我的公司的,依照段翔龙的性格,未必会全部让芸儿知道,芸儿或许只知道结果而不晓得全部过程。

    此刻,我对段翔龙积淀的恶感和怒火升腾到了极点,想到老秦和我说的情况,结合海枫告诉我的话,我心里涌起对段翔龙的无比愤恨,牙齿咬得咯咯响。

    我此时迅速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彻底将段翔龙击垮,我要让他死得很难看。

    老子不是圣人,也不想做圣人,还是老秦说得对,一个男人要想成就大业,该狠的时候必须得狠。这个世界,好人未必是有好报的,老子不想一味做好人了。

    此仇不报,我亦克就不是男人,就不是亦克!

    想到这里,我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

    海枫看着我:“怎么了?”

    我恢复了常态,看着海枫,微微一笑:“没怎么。”

    海枫笑了下:“没怎么?我明白你小子是怎么想的。”

    我哈哈一笑:“明白就好。”

    海枫缓缓说了一句:“打算用阴谋还是阳谋?”

    我阴沉着脸说:“不择手段!”

    海枫说:“我想,尽量还是用阳谋,少用阴谋。”

    我说:“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大学同学。毕竟,还是要考虑到大家在同学面前的形象,我不想在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你。段翔龙可以不要自己的脸,但是,你不能不要。

    所以,能用阳谋尽量还是不要用阴谋,能在背后尽量还是不要在前台,能做到隐蔽尽量还是不要暴露,真正的高手,是让对手死的不明不白,甚至直到死了,还感谢对手。这样最好不过。”

    我一拍海枫的肩膀:“我靠,你貌似光明正大,实则比我还狠,还阴。”

    海枫哼笑了一声:“上兵伐谋,不管是商场还是情场还是战场,都是如此,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我知道你功夫牛逼,但是,不能光凭武力,不能一味做个武夫,要善于开动脑筋,要有一个规划,换句话说,要有战略,还要有战术,战略和战术相结合。”

    海枫又提到了战略,这正是我的死穴,我心动了下,接着点了点头,又狞笑了一下。

    海枫说:“操——你能不能别这么笑啊!”

    “怎么了?”

    海枫说:“我看了心里发寒呢!”

    我笑起来,海枫也笑了。

    “你们这对狐朋狗友在笑什么?”芸儿从卧室里出来。

    海枫呵呵笑着:“没什么。哎——芸儿,你这身打扮,可真漂亮!”

    海枫开始奉承芸儿。

    芸儿开心地笑了下,接着又板起脸看着海枫:“哼——你说漂亮有什么用,又不是穿了给你看的!”

    说着,芸儿看着我。

    听了刚才海枫的话,我心里对芸儿不由又多了几分疼怜,看芸儿的眼光看着我,我点点头:“这身衣服很好看,衣服好看,人更好看!”

    芸儿笑起来,看着我们:“还是我家小克会说话,二位,走吧——”

    我们下楼,我对海枫说:“坐你的车还是坐我的?”

    海枫说:“我的!”

    芸儿一听,看着我:“小克,你还有车?”

    “公司配的,普桑!”我说。

    芸儿点点头,轻轻叹息了一声:“我们以前那辆车多好啊,能抵得上好几辆普桑。”

    我有些默然,拉住芸儿的手:“以后,我们会有更好的车!”

    芸儿干涩地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下楼后到了海枫车子跟前,一看后排,正坐着元朵,原来海枫说的邀请了10多次的美女是元朵。

    其实,海枫进门时说的那句话我就想到应该是元朵了。

    海枫看中了元朵的善良淳朴和清纯,一直在追元朵,而元朵却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互动。

    看到我们过来,元朵下了车。看到我和正挽着我胳膊的芸儿,眼睛睁大了,嘴巴甚至都半张了起来——

    海枫给大家介绍:“芸儿,这是元朵,亦克的同事,发行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然后海枫对元朵说:“元朵,这是芸儿,亦克的初恋女友。”

    芸儿笑着向元朵伸出手:“你好啊,小妹。”

    元朵看着海枫的表情,看着芸儿,又看看我,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看到芸儿的手伸过来,忙和芸儿握手:“芸儿姐,你好!”

    “元朵,多好听的名字。元朵妹子是哪里人啊?”

    海枫抢过话头:“小元朵家就在科尔沁草原上,元朵可是草原上最美丽的花儿。”

    元朵不好意思地笑笑。

    芸儿看看海枫,又看看元朵,似乎悟到了什么,亲热地挽住元朵的胳膊:“来,妹子,上车,我们俩坐后面。”

    芸儿似乎对元朵一见面就很有好感,我想,要是芸儿知道我和元朵过去的事,恐怕就不会对元朵这么亲热了。

    元朵晕乎乎地和芸儿上了车,我坐到副驾驶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