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章施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00:22本章字数:3114字

    海枫开车出了城,直奔旅顺中路而去,旅顺中路两侧的风光不错,群山起伏,苍翠茂密的森林覆盖了群山。

    不一会儿,海枫的车子经过红旗镇,开到了位于西山水库边上,在一家咖啡厅门前停了下来。

    我来海州这么久,从来没来过这里,竟然不知道在这湖光山色间还有这么一座美丽的咖啡厅。

    车子停下,大家下车,芸儿看着周围的风景,赞叹道:“真美——”

    元朵也说:“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呢,风光真好啊!”

    海枫哈哈笑起来:“我经常带客户来这里。怎么样,元朵,我熟悉地形的速度不慢吧?”

    元朵抿嘴笑笑。

    我说:“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别致的一座咖啡厅,你还真能窜,这儿你也能找到。”

    海枫说:“这咖啡厅好就好在建在水库边上,风景绝佳。这地方原来是一户老农的家,后来这个村的村长给老农在对面的山上建了一座房子,劝他们上去住,然后村长就把这地方变成了上岛咖啡厅,周围沿着水库边上搞了果园,夏天的时候搞自助采摘。”

    我点头,看着门前停地满满的车子:“这村长很有经商眼光。”

    大家进去,找了一个靠水库方向的位于外面走廊的座位,我和芸儿坐在一边,元朵和海枫坐在对过。

    元朵这会儿眉头一直微微皱着,她还没缓过神来,搞不清从哪里突然空降下来一个初恋女友,而海竹不知哪儿去了,还有海枫的神态也让她看不懂。

    大家点了咖啡和点心,边聊天。

    “海枫,今非昔比啊,以前我们在明州的时候,有自己的公司,小克是风光无限的老板,你那时只不过是外企打工仔,现在,你混大了,成了外企的高管,我们家小克却落魄了成了打工仔,要看人家脸色行事,靠人家施舍吃饭。”芸儿感慨地地说,神情有些郁郁。

    元朵睁大眼睛看着我和芸儿,脸上的神情有些震动,她终于知道我以前的身份了。

    海枫笑笑:“芸儿,亦克现在只是暂时的,依照亦克的能力,他一定还会东山再起,再说,亦克公司的垮掉,也是有原因的。你放心,我和亦克是兄弟,我们兄弟俩一起在海州,会互相扶助,一定能做出一番成就来。”

    芸儿哼笑了下,看着海枫:“兄弟?你这个兄弟做的可真不错,对你兄弟的个人事情照顾地真周到。”

    芸儿似乎对海枫还耿耿于怀,因为海竹的事情。

    海枫有些尴尬地笑笑。

    “说实话,我对海竹妹妹并没有什么看法,甚至,我得感谢海竹妹妹,没有海竹妹妹的牵线搭桥,或许我和小克还见不到面。还有,我还得感谢海竹妹妹这段时间对小克的照顾。”芸儿说,“只是,海枫,我对你还是有看法的,虽然我也知道人都是有私心的,你也想为你妹妹好。”

    元朵这时的眉头舒展开,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海枫脸上的尴尬表情更厉害了,显得很窘迫。

    “芸儿,不要说这些了!”我说。

    芸儿看了我一眼,撇了撇嘴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看着元朵说:“元朵妹子第一次听说小克真实的身份吧?”

    元朵点了点头:“嗯哪,我们周围的人没有人知道亦克大哥以前的事情。”

    芸儿看看我,然后看着元朵:“那么,元朵妹子就是第一个知道的喽。妹子,姐和你说个事,既然你知道了这事,那么,还请妹子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家小克现在是落魄了,但是,虽然落魄,我也不想让周围,特别是你们那什么发行公司的人知道小克以前是个拥有千万资金的老板,不想让那些人歧视嘲笑小克,我们都是要面子的人,小克丢不起,我更丢不起这个人。”

    元朵看看我,然后看着芸儿点了点头:“芸儿姐,你放心,我谁也不会说的!”

    芸儿满意地点点头:“谢谢小妹!”

    元朵接着说:“不过,我们公司甚至集团的人都知道亦克大哥是个有本事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但是,都知道他的能力是很超群的,他在我们公司干的非常出色。”

    芸儿轻笑了下:“超群又怎么样,出色又怎么样,还不是个打工仔,还不得看别人脸色行事?特别,你们那公司的老总还是个女的,一个大男人,在女人手下干,被一个女人使唤来使唤去,这可不符合我家小克的性格。

    我们家小克是做过老板的,是有自己的外贸企业的,现在到了这个状态,他不觉得窝囊,我都替他觉得窝囊。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想起这些,我就心疼小克,小克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要不是我们被人害了,哪里能到这个地步。”

    说到这里,芸儿的声音有些悲愤。

    芸儿说完这话,扭头看着远处的山水景色不语了。

    我们大家都沉默起来。

    一会儿,芸儿看着元朵笑着说:“元朵妹子,你别看我刚才说海枫,我知道海枫他是不会生气的,海枫和亦克是铁兄弟,我也是没把他当外人才这么说的,是不是,海枫?”

    芸儿看着海枫。

    “啊哈——是啊,是啊!”海枫打着哈哈。

    芸儿接着又看着元朵:“其实呢,海枫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能力很棒,做人也很讲义气,就是一点,在个人问题上眼眶子很高,轻易没有美女能让他心动。这能让他连续邀请10次的美女,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看来,妹子很有福气啊,跟着海枫啊,会很享福的,我看,跟了海枫,你那什么发行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也不用干了,海枫养你,绰绰有余。”

    海枫听了,咧嘴笑。

    我看着元朵,也忍不住想笑。

    元朵急了,脸色绯红:“芸儿姐,你……你说什么啊……我……我和海枫大哥……我们……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

    看着元朵着急的神态,芸儿笑了:“好可爱的妹子,姐是在为你憧憬未来的,普通朋友也没事,这以后慢慢发展嘛,感情总是需要培养的哦。”

    元朵更急了,脸色通红:“芸儿姐,你——你都说什么呀——”

    海枫这时替元朵解围:“哎——芸儿,我和元朵同志是革命战友,你别让俺家妹子为难了。来,我们到水库边上玩玩去,去打水漂,看谁打的多。”

    我们大家一起到水库边玩,然后爬山。

    在我和元朵单独一起的短暂时刻,元朵在我身边低语了一句:“大哥,我终于了解你的底细了。”

    说完,元朵向前走去。

    看着元朵的背影,我发了半天怔,直到芸儿在前面喊我,我才回过神往前赶去。

    玩了一天,直到夜幕降临,我们才回海州,找了一家饭店吃饭。

    吃饭时,海枫看着芸儿半开玩笑地说:“芸儿,这次来了海州,就不打算回去了吧?”

    芸儿沉默了一下,看着海枫:“你希望我回去?”

    海枫一咧嘴:“不!”

    芸儿说:“那你还问这干嘛?”

    海枫讨了个没趣,低头吃饭。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元朵这时问芸儿:“芸儿姐,你打算在海州做什么工作啊?”

    芸儿看着元朵,怔了下,接着说:“不知道!”

    我的神情有些默然。

    海枫又抬起头看着芸儿:“芸儿,我知道你是注册会计师,很懂财务管理的。”

    芸儿努了努嘴:“那又怎么样,以前有自己的公司可以管理,现在呢?”

    我心里又黯然。

    海枫说:“芸儿,我的办事处正需要一名财务管理人员,总部人力资源部让我们自己在当地招聘,我正琢磨这事,我相信你的能力是完全可以担当的,要是你有意,不妨……”

    海枫说着,看了看我。

    我看着芸儿。

    芸儿看着海枫:“什么待遇?”

    “正儿八经外企员工的待遇,每月底薪不低于6000,奖金另算。做好了,升到总监,底薪不会低于10000。”

    “哇——这么高!”元朵说了一声。

    芸儿眼皮都没抬,懒洋洋地“哦——”了一声,看着我。

    我看着芸儿,没有表态。

    “芸儿姐,这可是个不错的职位啊。”元朵好像唯恐错过了良机,看着芸儿说。

    “小克,你兄弟要帮我们,要让我到他手下去打工,你什么意见?”芸儿仿佛没有听见元朵的话,看着我。

    “你自己决定!”我说。

    “我自己决定?那就是说你没意见喽。”芸儿说。

    “嗨——我兄弟没意见,就看你的了!”海枫说。

    芸儿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然后抬头看着海枫:“海枫,这么说吧,我首先感谢你的好意,不谦虚地说,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做财务管理,不管是外企还是内企,只要我想干,就一定能做好。”

    海枫点点头:“你的财务管理能力,我当然相信。”

    “只是,我想回去和我们当家的商议商议。”芸儿看看我,又看着海枫说,“这会儿,或许我们当家的有些话不好当着大家的面讲。”

    我知道,芸儿是有话要和我说,不想当着海枫和元朵的面讲。

    海枫看着芸儿,又看看我:“好的,芸儿,我等你消息,只是,别让我等太久啊。”

    晚上,回到宿舍,我和芸儿躺在床上。